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130章 关九被抓
    关九点点头,连忙说道:“太客气了,阿……大姐,我自己来就好,不用客气的。”

    在旁边闷头吃饭的易九歌听到这话,当时就瞥了关九一眼,心说你叫我妈大姐,那把我当什么?

    但易九歌也是个小闷屁,不太善于表达。

    这样的四个人围在桌前吃饭,其实是没啥意思的,两个闷屁凑一块,全靠易苏苏和柳青两个女人在活跃气氛,不然这饭吃的其实是会有点尴尬的。

    闲话不提,只说四人一顿饭吃到尾声的时候,突然对面的马路上疾驰奔来两辆警车。

    “嘎吱!”

    两辆警车在路边停滞,随后车门打开,七八名穿着防弹衣的警C举着枪就下了车。

    “唰唰!”

    七八名警C一下车,举着枪,小跑步的很快就将易苏苏家给包围起来。

    正在桌前吃饭的易苏苏一家人全部一脸的诧异,而关九见状,坐在座位上没动,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站住!你是关九是吧?”一名警C枪指着关九,喝道:“手举起来!”

    闻言,柳青俏脸微白,皱着黛眉望着关九。

    而易九歌和易苏苏毕竟和关九相处有小半月了,多多少少也知道关九身上可能有点事儿,所以,见到警C直奔关九而来,心里也没太多意外,只是皱着眉头,眼神有些忧虑地望着关九。

    “手举起来!”

    警C见关九坐着没动,就再次提高了音量喊了一声。

    关九坐在座位上犹豫两秒,随即起身,面无表情地看了易九歌和易苏苏一眼后,就举起了手。

    “铐走!”

    领头的警C喊了一声,紧接着关九当场被铐走带上警车,没一会后,警车呼啸而去。

    一个多小时后,收到消息的张军赶到镇派C所。

    在李顺庚打了招呼后,张军才得以在派C所见到了关九。

    单独小房间内,张军抬头看着关九,轻声说道:“老九你别急,你这事儿没太大事儿,没干的事儿就别往自己身上揽就行。”

    “我明白。”关九神情挺放松的,闻言笑了笑,目光看着张军轻声问道:“多大的事儿我心里大概有数,我只是好奇……我好端端在易九歌家呆着,谁点的我呢?刚开始我以为是易九歌,后来我想了想感觉他不像是那种人。”

    闻言,张军眼睛微微泛红,轻声说道:“唉,这事儿是我对不起你啊。”

    关九眉毛微微一挑:“到底是谁点的啊?”

    张军闻声沉默,没说话。

    在心底下,张军很怀疑是李玉龙点的,毕竟上次在坝下一个小餐馆吃饭的时候,李玉龙是知道关九在易九歌这里的。

    除了李玉龙,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人,而以李玉龙的性格,这种事儿是很有可能干出来的。

    但张军显然不能跟关九说是李玉龙干的,不然他估计以关九的性子,可能找个没人的夜晚,挖个坑把李玉龙埋了都正常。

    “你别问了,这事儿是我的过失,没管住嘴巴,让好几个人知道了。”

    关九皱眉看着张军,没吭声。

    张军犹豫一会儿,随即轻声说道:“老九,你就安心在这里呆一阵,我肯定想办法把你弄出来。”

    关九点点头,“嗯。”

    与关九短暂见了一面后,一出了派C所,张军就有点上火了。

    虽然在里面张军说的很轻松,但现实不是童话,关九这事儿毕竟是涉.枪,还开枪了,并且有人指证的!

    幸好关九那天没有一枪崩死秦涛,否则这事儿秦宝山坚持上告的话,关九很可能被砸个无期,就没得缓了。

    张军在派C所门口想了半天,抽了半包烟,最后还是发现,以自己目前在邵D的关系,根本不可能摆平这件事儿,所以,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又拨通了李顺庚的电话。

    “喂?庚叔?”

    “张军你搞什么?!”电话那边,李顺庚的声音听起来相当的愤怒:“关九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开枪,还不跑?你们想干嘛?你以为公.A局是你们家开的吗?!”

    听到这话,张军相当的冒火,差点就跳起来骂娘了!

    他深吸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耐着性子轻声说道:“庚叔,这事儿是我的疏忽,但我也没办法,希望庚叔你能帮帮忙,行吗?”

    “你叫我怎么帮忙?!秦宝山那边一直支着曾子豪咬死关九开枪不松口!我怎么帮忙?”

    “庚叔,您在童乐坪经营多年……”

    “再经营二十年也没用啊!”电话那头,李顺庚声音低沉地说道:“小军,这种事儿你不是不明白,民不举官不究,但只要有民一直咬死,这事儿涉及到群众,就很麻烦!你很明白,这世上谁还能有杀人许可证啊?如果秦宝山硬要抓着这事儿扣关九一个杀人未遂我也很难办!”

    “那能不能搞定那个指证老九的曾子豪呢?”

    “呵呵,别人哪会干这事儿?曾子豪就是秦宝山的房亲,这个人就是秦宝山授意指证关九的,你说呢?”

    闻言,张军沉默。

    李顺庚拿着电话等了许久,见电话没挂,张军也没说话,当下想了一会,才皱眉轻声说道:“这样吧,小军,你等我一会,我给周江霖打个电话问问。”

    话音落,李顺庚就挂断了电话,随即找到周江霖的手机号拨了出去。

    “喂?小周啊,在忙啥呢。”

    “啊,庚叔啊,我在陪朋友下棋呢。”

    “啊——”李顺庚“啊”了一声,既没问,也没再说话。

    “啥事儿啊庚叔?”

    “你不正下棋嘛,呵呵,怕打搅你。”

    “哈哈,庚叔你说这话太见外了昂!以后你要再这么说,我可不敢再去你家玩了!”

    “呵呵。”李顺庚笑了笑,随即轻声说道:“是这样,张军你知道吧?上次和秦涛干起来这事儿你听说过吧?这不,就在刚才,张军的朋友因为涉.枪被抓进去了。”

    “啊,这样啊。”电话那头,周江霖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庚叔你这事儿找我也不顶用啊,我也没那么大权力叫警C放人啊。”

    “小周,你说这话就有点不地道了昂!”

    “呵呵。”周江霖沉默一会,笑了笑后轻声说道:“这样吧,庚叔,你叫那个张军来我这一趟,我问问他具体情况。”

    听到这话,李顺庚当时就皱起了眉头。

    周江霖口中的问具体情况显然是托辞,目的是想见张军!

    而李顺庚心下是不希望张军和周江霖搭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