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118章 远亲不如近邻(感谢黑的不是社会是心哥们打赏!

第0118章 远亲不如近邻(感谢黑的不是社会是心哥们打赏!

    当天下午,坉山镇,秦宝山家。

    秦宝山常住地是在镇上靠近郊区的一动乡村别墅里。

    为啥叫乡村别墅呢?

    因为这种房子虽然装潢档次很高,屋内装修很精致,但终究和市郊区里的别墅比不了,造价上比真正的别墅要低不少。

    但即使如此,在那个大多数还是土砖房子的年代,能在镇郊区砌一座三层小别墅,这逼格也挺高的了。

    别墅二楼。

    一个穿宽松的睡衣,梳着大背头,看着能有五十岁出头的马脸中年正拿着手机打电话。

    “刘局这事儿还要拜托你多上点心啊……嗯,我不需要赔钱!我只要他伏法!……嗯对!对!张军藏的枪!另外一个叫关九的小孩开的枪!……这个张军我知道不好弄,但关九不搞他我不甘心!……嗯……有人证啊,曾子豪亲眼看见的呢!……唉,刘局你是没亲眼看到啊,我侄子爹娘死的早,我是把他拿儿子养的,我可刚刚他回来的时候……小涛腿都快被打穿了……就算花钱治,也很难痊愈,以后可能要瘸了啊!!”

    这个打电话的中年就是秦宝山,他时不时点头;“嗯嗯……那多谢了!”

    ……当天下午五点多,天刚擦黑,一辆执法车就开到了同乐村李顺庚家。

    “咣!”

    车门打开,随即镇派c所所长领着四五名穿着制服的片警就下了车。

    所长名叫屈安运,是个四十五岁左右,有点小肚腩,身材中等的中年人,他领着几名下属,全程冷着个脸,一下车径直来到铁门前重重地敲了敲。

    出了这档子事儿,李家早就料到派c所会来,所以,正在楼下的李玉龙没有任何迟疑,上前就开了门。

    屈安运面无表情地扫视李玉龙一眼:“小龙,顺庚在吗?”

    李玉龙点点头:“在呢,在二楼,安运叔,我领你上去。”

    “这边走!”

    说着,李玉龙就在前面引路。

    屈安运点点头,带着几名下属跟着就上了二楼。

    二楼客厅内,屈安运一进门,目光扫视坐在隔间红木椅上喝茶的李顺庚两兄弟一眼,随即目光停留在坐在沙发上正看着电视的田笔盖等人身上。

    “今天上午,湘情酒家后面打架的有你们几个吧?”

    田笔盖等人闻言,都是一愣。

    屈安运冷着脸指了指田笔盖等人,“那个领头的张军和关九呢?!”

    闻言,陈百川和田笔盖等人只默默看着屈安运,没人说话。

    “找我吗?我在这呢!”

    门口,张军刚上完洗手间,甩了甩手上的水渍,目光望着客厅内的屈安运,声音不大,却中气十足地说了一句。

    张军本来是没想来李顺庚家的,但后面刚把关九送到易九歌家,李顺庚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所以,张军想了一下,也就来了。

    屈安运冷眼看着张军:“胆子还不小,还敢出来啊?!”

    “这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啊,有啥不敢来的呢?再说我也没杀人没放火,就路上捡了把破玩具枪,咋了,还要叛我死刑啊?”

    张军轻声说了句,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就进了客厅。

    屈安运寒声说道:“关九人呢?”

    “什么关九?啊?你说那个抢我枪的啊?这我怎么知道,我和他不熟。”

    “呵呵,不熟?我看你一会进去了还能不能这么说话!”屈安运冷笑一声,一手插兜,单手指了指张军,冷然喝道:“给我铐上!”

    话音落,几名片警上前,就拿出了手铐。

    张军很顺从地举起了双手,没躲也没藏,只站在原地,目光望着旁边的李顺庚。

    本来,这一次张军是完全可以躲在厕所不出来的,毕竟这事儿也不算太大,应该不至于在李顺庚家大张旗鼓的搜人。

    但如果不出来的话,很可能田笔盖他们就要进局里遭点罪了。

    所以,张军想了想,就站出来了,同时也想看下李顺庚的态度与其在当地的能量。

    “安运。”正在泡着功夫茶的李顺庚终于说话了,他笑着看了屈安运一眼:“大老远来一趟,也挺幸苦的,坐下吃碗茶呗。”

    “顺庚!你莫扯卵蛋,我正执行公务呢!”

    李顺庚笑了笑说道:“这个张军也没多大事儿吧,真要带走啊?”

    “事还不大啊?都动枪了!”

    闻言,李顺庚放下茶碗,站起身来,目光望着屈安运,轻声说道:“安运,咱们去那边单独聊聊,行吗?”

    听到这话,屈安运略显犹豫地看了几名片警一眼,沉默一会儿后,点点头。

    李顺庚笑了,领着屈安运来到走廊,目光看着他,含笑说道:“安运,这么多年了,咱们处得还好吧,我也没得罪你吧?”

    屈安运皱眉说道:“这不是得罪的事儿……”

    李顺庚摆手打断说道:“老话说得好啊,远亲不如近邻,秦家手伸得再长,可往后处日子的还是咱们啊,你说是这个理不?”

    “话是这么说,可你不知道啊,老刘给我电话了,我也是左右为难啊。”

    听到这话,李顺庚双眼虚眯看着他,也没吭声。

    屈安运沉默半天,目光看着李顺庚,皱眉说道:“事情是可以变通的嘛,再怎么样,我来都来了,你总不能让我空着手回去吧?”

    闻言,李顺庚脸上绽放笑容,他想了想,转身进了物理掏出两个巴掌大做工很精致的铁盒子塞到屈安运手里:“呵呵,安运,那就拜托你了哈!你来一趟,我也没什么好招待的,这还有两盒茶,你一定收着!”

    “别来这一套!我拿着这玩意怎么出去?你让我怎么见人?”

    “也不是什么高档货,就几十块钱一盒的茶叶有啥了?”

    “不行!朋友归朋友,这个真不能要!”

    见状,李顺庚犹豫一会,也没硬塞,只点了点头说道:“那行!回头常来我这喝喝茶,下下棋什么的哈!”

    屈安云没说话,微微一点头,弯腰撩起帘子就进了客厅。

    五分钟后,张军带上手铐进了警车。

    当晚,张军在镇派c所呆了一晚上,做了个笔录,随即第二天上午就被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