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113章 窘迫的金刚
    “老子就不信了!再来!”

    李玉龙声音低沉地说了一句,随即就拾起牌,一边洗牌。

    坐在一旁充当看客的关九听到这话,完全是出于好心的劝说了一句:“小笔盖玩牌是真的有一手,劝你别玩了,要不然输更惨!”

    闻言,李玉龙有点红眼地瞪了关九一眼,骂道:“老子输不起钱还是咋的?就五块的底而已!”

    听到这话,关九当时就皱了皱眉头。

    关九本来就是那种话不多,有点闷、独的人,这种人一般自尊心很强,有点敏感,所以,关九听到这话,当时就有点不快,但一想到大家也算认识,忍着没说话。

    劝说无效,没多久,三人继续玩着斗地主。

    就在这时候,“咔咔”

    铁门被推开,金刚与斌子两人迈步走了进来。

    “龙哥。”金刚缓步走到李玉龙身后,轻轻拉了下李玉龙后颈衣衫,低声说道:“龙哥,你出来一下行吗?找你有点事儿。”

    “啥事儿啊?”李玉龙一边抓牌,扭头扫了金刚一眼。

    “龙哥你出来行吗?真有急事!”

    李玉龙真输得有点上头,再说这会正抓牌呢,哪想走开,闻言他提高了音量,头也没回地说道:“啥事儿啊?就在这说不行啊?没看我正忙吗?”

    田笔盖一边抓牌,目光扫视金刚和李玉龙一眼,口无遮拦地笑着说道:“金刚!你小子是不是想找龙哥聊聊断背山那点事儿啊?”

    “滚!再扯卵犊子我劈了你!”闻言,金刚脖子都红了,瞪着眼珠子冲田笔盖说道:“我妈病了,正住院呢!”

    闻言,田笔盖摸摸鼻子,没敢再接腔。

    李玉龙一边理牌,头也没回,只皱眉说道:“你妈那事儿我也听说了,昨天进的市三院吧?”

    金刚眼眶有些泛红地点了点头。

    李玉龙沉默片刻,随即从兜里掏出钱包,从里头抽出七八张百元钞票递给金刚:“拿着吧!好好陪陪琴姨。”

    金刚接过钱,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嘴巴张了张:“龙哥……能不能多借我点?”

    李玉龙闻声眉头微皱,沉默半晌后,叹了口气说道:“最近一两年,我经济方面也很难,你不是不知道,我上月还在镇上和朋友投了个饭馆,我是真没多少钱了,今天出来玩牌还是趁你嫂子去娘家了……”

    金刚浑身有些颤抖,没说话。

    “算了,金刚咱回去吧!大家都挺难的!”

    斌子冷笑着看着桌上那一大把一大把的散钱,在旁边劝了一句,随即又拉了金刚一下。

    “龙哥……谢谢!”

    金刚咬牙说了一句,随即跟着斌子迈步离开。

    金刚一走,桌上的气氛顿时有些沉闷,直到玩了一圈后,田笔盖才抬头小声地冲李玉龙说道:“龙哥,刘胖子他妈得了啥病啊?看他那样子挺严重的。”

    “乳腺癌!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了!”李玉龙叼着烟,翘着二郎腿,随口说道:“你们说说,就这病还能治吗?治也是白忙活!这就是个大窟窿啊,深不见底的大窟窿,投再多钱都听不见响声的!”

    闻言,田笔盖陈百川和李鸿明以及关九他们,全部皱眉,眼神有些厌恶地看了李玉龙一眼,没一个人接话。

    当天晚八点,邵d,沈恩赐家。

    沈恩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眼睛余光突然发现躲在门口偷偷看电视的沈诗诗。

    “沈诗诗!!”沈恩赐眉毛一挑,扭头冲女儿喊了一句:“你作业做完了?”

    沈诗诗撅着小嘴巴,大眼睛眨了眨,小声回答道:“做完了啊!”

    “你就做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天一放学你就和小钢在玩!这才做一会就完了?”

    沈诗诗嘟着嘴巴,小脸有些委屈地嘀咕说道:“真做完了!”

    “呵呵!我检查下,要没做完!打肿你屁股,你妈都护不了你!”

    沈恩赐板着脸说了一句,随即就翻身从沙发上拿过沈诗诗的书包。

    “爸爸!别动我书包!”沈诗诗包被动,当下突然有些急了,连忙迈开小脚丫子,快步奔了过来,伸手就要抢走书包。

    沈恩赐一看女儿这样,就越是好奇,平时他是很少检查的,但看今天这情况,似乎有点惊喜啊?

    当下沈恩赐拉开女儿,一把就把书包拉链拉开了,随即手伸进书包掏了掏。

    没多久,沈恩赐脸色就难看起来。

    这一掏,果然有惊喜!

    居然掏出一封粉红色的折成爱心的情书!

    人家说,养女儿就像是种白菜,这会白菜还没长开呢?难不成要被猪拱了?

    想到这,沈恩赐心中感觉有十万头草泥马飞过。

    沈恩赐拿着情书,挑眉喝问了一句:“那个娃娃崽写给你的?”

    “哼!”

    沈诗诗躲在沙发后面,只露出半张小脸偷偷观察,也不说话。

    沈恩赐本想拆开情书,可转头一想,感觉这毕竟有点侵犯女儿,所以就没拆开,只将情书搁在茶几上,随即手再次伸入书包准备掏课本检查作业。

    可沈恩赐没想到,这第二掏,掏出了更大的惊喜!

    一把把的钱!全是百元大钞!粗略一数,至少都有两三千。

    当下,沈恩赐脸都黑了,径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指着沈诗诗大喝道:“我一天就给你五块钱零花钱!这里最起码有两三千块!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沈诗诗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下,感觉爸爸这次是真的发火了,当下尖叫一声,撒腿就往厨房跑。

    而正在厨房的沈恩赐媳妇旷永华听到动静,连围裙都没解,拎着一把菜刀就从厨房冲了出来。

    “沈恩赐!你长本事了是不?诗诗才上小学!冲女儿吼什么?”

    旷永华一把将女儿护在身后,瞪着凤目,拎着菜刀冲沈恩赐吼道。

    “你起开,你个傻娘们!你知道她干的啥事儿吗?书包里莫名其妙多了几千块钱!这是小事吗?!”沈恩赐手指着旷永华和沈诗诗吼道:“今天这事儿必须说清楚!不然我连你一块收拾!”

    沈诗诗大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小脸上的委屈无以复加,目光不敢看沈恩赐,只嗫嚅着说道:“呜呜呜!又不是我偷的!这是张军哥哥的朋友给我买棒棒糖吃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