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108章 有实力才有话语权!
    张少华望着走进包间的周江霖,眉头忍不住皱了皱,随即放下手机。

    “张老板没意见哈?那这钱我就提走了哈!”

    见状,张军笑了笑,伸手就抓住了桌上的小皮箱,拎了起来。

    “老张……”

    黑虎这边的一名中年双手撑着地面,爬起来,见到这情况,忍不住把目光看向了张少华。

    张少华撇过头去,一声没吭,也不去看那中年。

    “和气生财嘛,何必打打杀杀的呢。”

    周江霖笑了笑,从座位上起身,一边说着,拍了拍张少华的肩膀,随即迈步就往外走。

    张少华目光略显阴沉地望着周江霖的背影,说道:“周江霖,这种事儿你也要掺和是吗?”

    闻言,周江霖身子微微一顿,但也没接腔,大步离开房间。

    张军挑眉扫了张少华一眼,随即拿起桌上的五粮液,用牙咬开五粮液盖子,然后给自己斟了半杯酒。

    “张老板,事已至此,我张军想要说一句。”他端起酒杯,目光看着张少华,沉吟说道:“初到贵地,有些事儿我也是情非得以,并非有意与张老板为难,不管你怎么看我张军,这杯酒算是我的赔礼,我干了。”

    说着,张军仰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走了!”

    一杯酒喝完,张军放下酒杯,拎着小皮箱,随即就领着张浩文等人,跟着李玉龙离开了包间。

    酒楼门口。

    周江霖摆手冲李玉龙说道:“玉龙,那我先回去了哈!”

    “急什么,吃过中饭再走嘛。”

    “真没空,老头叫我回去有点事。”周江霖笑着说了一句,随即手指了指迎面走来的张军,扭头冲李玉龙说道:“这位是?”

    李玉龙轻描淡写说道:“一个朋友。”

    “哦!”

    周江霖本来想认识下张军的,可听到李玉龙这么说,也没有介绍的意思,只好作罢,当下挥挥手,转身离去。

    而迎面走来的张军见状,顿时微微皱眉地看了李玉龙一眼,但也没说什么。

    “怎么样,今天就别走了,晚上留下来喝杯酒吧?”李玉龙微笑冲张军说道:“这边的事儿庚叔肯定知道了,你要不急的话,就留下来呗,晚上再好好聊聊。”

    闻言,张军略一犹豫,就答应下来。

    之所以来办张少华这个事儿,等的就是李玉龙这句话,张军当然不会拒绝。

    “军,那我和李鸿明就先回邵d了哈,毕竟那边也需要看着点。”

    旁边的张浩文见状,想了一下后,抬头冲张军说道。

    张军目光望着张浩文,沉吟说道:“除了恒宝路,其他地方也可以看看。嗯,你们回去吧,这边有我们四个足够了!”

    张浩文点点头。

    随即两拨人分开,张浩文领着李鸿明回邵d,而张军与关九四人则继续跟着李玉龙。

    另一边,202包房内。

    在张军等人离开后,没多久,张少华就起身拿着电话去了酒店洗手间。

    “李家这是找了外援了啊。”

    洗手间内,张少华嘀咕了一句,沉默一会儿后,就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小涛啊?你大伯现在在坉山吗?”

    “张叔是你啊……我伯刚去了娄d,可能要过几天才回来,怎么了?”

    “是这样,你们不是正和李家谈水库的事儿吗?”张少华挠挠鼻子,犹豫了一下,随即说道:“但我感觉这事儿恐怕没那么好谈了。”

    “张叔你说童乐坪水库的事儿啊?那有啥不好谈的啊?李家虽然树大,但根已经腐烂了,后辈没一个能行的,要不是仗着老一辈在县里的关系,他李家早从同乐镇除名了!”

    “不是啊,我今天遇到点事儿。”闻声,张少华轻声就把君悦酒楼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

    ……

    另一头,下午三点多,李玉龙领着张军一行人在同乐镇水库周边玩了一上午后,随后带着众人再次来到逸风酒楼。

    酒楼大门前,关九见张军要进去谈正事,随即轻声说道:“军,那我们就玩去了!”

    田笔盖眨眨小眼睛:“是啊,军哥,要是有什么大宝剑之类的活动的话,记得带上哥几个就行!”

    张军目光看着关九,沉吟说道:“一起去吧,咱们几个还分什么彼此?”

    闻言,关九龇牙笑了笑,随即摇头:“不了,我们进去没啥用,你们高层次谈话我也整不明白。”

    关九心头明白,如果要把这个团队比作是一个完整的人,那么田笔盖李鸿明他们只能算是四肢躯干,真正的大脑只能是张军。

    而事实上,张军之所以能领着这个队伍,走在这个队伍的前面,那也是有原因的。

    除了张军这个人本身不笨,有情义之外,他还有着高于他这个年纪的生活阅历,此外,张军的为人处事的方式也让关九他们服气……

    “那行,我进去了!”

    张军想了一下,点点头,与关九他们告别后,就跟着李玉龙上了二楼。

    李玉龙将张军送到203包房后,随手就拉上了门,转身离开了。

    “哈哈,小军,我们等你快半个小时了,总算来了。”

    李顺庚脸上挂着笑意,并且笑容明显比前些天要灿烂许多,他看见张军进了包间,一边笑着招呼一声,一边主动起身,弯腰就倒上了一碗茶。

    “呵呵,顺庚叔你太客气了。”张军笑着接过茶,目光看着坐在旁边,面带微笑的李顺兴,“这位是顺兴叔吧?我听玉龙提起过。”

    李顺兴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主动伸出手与张军握了一下,随即说道:“后生可畏啊。”

    “哈哈,没有没有。”张军喝了口茶,微笑着看着李顺兴,嘴上说着连他自己都恶心的话:“顺兴叔你才是老当益壮啊,看你这年纪,满四十了吗?”

    闻言,李顺兴一愣,大笑着指了指张军:“小军,你可真幽默哈,叔我今年都49了!”

    “是吗?你不说还真看不出来。”

    “唉,老了,今年五月份满49了。”

    “呵呵,男人是酒,越久越醇,就你这身姿,最起码也是个茅台啊。”

    张军一边喝着茶,吃着水果,一边笑着与李顺庚两兄弟寒暄着,三人聊了能有十几分钟后,李顺庚才把话题拉到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