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104章 帮个忙呗?
    童乐坪镇某酒楼房间里,在李顺庚的召唤下,李顺兴、李玉龙以及一些房亲,总共能有七八个人,全部赶来。

    童乐坪水库的承包以及农家乐那都不是李顺庚一个人的,除了李顺庚这个最大的股东外,还有李顺兴和李玉龙父子,还有一些房亲,还有周江霖等一些白面人物。

    当然,像周江霖这类人那都是拿干股的,只为农家乐提供关系支撑,平时这种内部决策他肯定是不会参加的。

    “既然大家都来了,那就好好商量下。”李顺庚摆摆手,示意大家落座之后,沉声说道:“刚才我和张军谈了下,这小子对我开出的一年四十万并不满意,而且直到最后也没说出自己想要的价格,我感觉这小子胃口不小,这事儿大家怎么看?”

    李顺庚话音刚落,就有一名五十岁左右留着寸头,中等身材,脸型刚硬的中年冷笑出声:“一年四十万还嫌少?这小子也不怕被撑死!”

    说话的这人叫李顺兴,是李顺庚的亲弟弟,也是李玉龙的父亲,是童乐坪产业中除了李顺庚之外的第二大股东。

    一位五十岁左右,穿着唐装的中年目光看着李顺庚说道:“顺庚,那依你看,张军这人的胃口到底有多大呢?还有他到底有没有这个实力?有没有和秦宝山抗衡的资本?”

    李玉龙插话说道:“依我看这张军够悬,秦宝山都混多少年了?从最初在坉山搞煤矿起家,到现在搞网吧,搞运输,药材等各种生意,实力在坉山根深蒂固!他张军一个外来的小年轻,要根基没根基,要钱还没钱,凭什么跟秦宝山斗?靠嘴吗?!”

    李顺庚闻言,右手摩挲着下巴,没吭声。

    在场十来人中,李顺庚可以说是对张军的底子了解最多的,昨晚金刚跟他聊了不少有关张军的事儿,而后来李顺庚也托H市的朋友打探了一下。

    所以,李顺庚是知道张军一伙人在H市的往事的。

    当然,话说回来,知道归知道,但这也不代表李顺庚就看好张军,毕竟现在的张军已经脱离了大和集团。

    一名李家房亲目光看着李顺庚,沉吟说道:“秦宝山张口就要30个点的干股,这事儿没得谈,咱们费多大劲才把事儿干起来,他狗日的就露个脸,摆张台子,张口就吃这么难看,完全不给咱们活路啊!至于这个张军嘛,依我看,价格是可以再高一点,必要时候给他点股份也可以,但前提是……这人必须立得住!站得稳!”

    李顺庚手指敲击着会议桌面,目光扫视众人一眼,沉吟良久后才缓缓说道:“行!大家的意思我都明白了,这样!张少华不是还欠咱们四十多万的货款没赔吗?这事儿就让张军去办!他要真行呢!那就继续谈!”

    屋内众人本来就以李顺庚资历最高,股份也最多,所以众人听见他开口后,稍微想了下,也就纷纷认可

    ……

    当天晚上,邵D某饭店内,与关九张浩文他们一块,正在吃晚饭的张军接到了李玉龙的来电。

    “嘘。”

    张军冲陈百川他们示意了一下,随即接听电话:“喂,龙哥啊?”

    “张军啊,吃晚饭没,忙着呢?”

    张军咧嘴一笑,调侃说道:“刚吃呢!有什么指示啊?”

    “呵呵,指示可不敢,就是我们遇到了一点困难,想请你帮个忙,行吗?”

    张军目光一凝,轻声说道:“你说说看。”

    “是这样,童乐坪镇上的张少华欠我们一笔赔偿款一直没给。”李玉龙沉默了一会,才缓缓说道:“最近我们经济也挺吃紧的,张少华欠我们四十多万的货款,这事儿挺重要的,我一想你们原来不是在H市干过催收嘛,所以就找你问问。”

    张军挠了挠鼻子,轻声说道:“我听着呢,你仔细说说。”

    “这个张少华啊,是干物流的,在镇上弄了一条从邵D到郴Z的线,大概是去年秋吧,我们一批货物发给他,然后他们在运输的时候给毁了,当时我们找过他,可他一直推卸责任,说运输的是易碎品,损坏不赔的,你说说,哪有这个道理嘛!这要是万把块钱的事儿也就算了,可是四十多万的货呢!”

    张军皱眉说道:“易碎品我知道,物流运输中一般都会有这个规矩的,也是有损耗率的,5%的损耗率属于正常情况,但这个一毛钱不赔是有点过了。”

    “就是啊!我们也不要多,47万多的货物,只要拿回四十万就行!”

    “行!这事儿我知道了,明天我去问问。”

    “嗯,那就太感谢你了哈!回头你来同乐镇,再一块喝酒!”

    “嗯!”

    挂断电话后,张浩文他们全凑了过来。

    “草!”田笔盖斜眼第一个说道:“又想兔子长得肥,又不舍得给草吃,前面的事儿都没谈拢呢,这李玉龙脸皮也真是厚,居然好意思。”

    张浩文思索一会,沉吟说道:“我感觉,李玉龙讨要这笔货款是其次,想看咱们马力才是主要的。”

    “对!李玉龙,李顺庚就是这个意思。”张军点头说道:“四十万货物对李氏他们来说,虽然也值钱,但绝对谈不上致命,这事儿李玉龙夸大了,本质上还是李顺庚他们想称一称咱们的斤两。”

    李鸿明轻声说道:“照这么说,这杆枪咱们还必须得当啊。”

    张军搓了搓脸颊,叹息说道:“是啊,咱们初来邵D,没有任何根基,急缺一个台面和机会啊!”

    闻言,陈百川慢悠悠站了起来,拍了拍胸脯,傲然说道:“军哥,不就是讨债吗?这个我最拿手,交给我去办就完了,我最近潜心研习铁头功,目前已经修炼到第九层了。”

    闻言,田笔盖斜视陈百川一眼,撇嘴说道:“你咋不练铁档功呢?这个更猛!”

    陈百川矜持说道:“铁档功啊……最近也在研习课程之内,没办法J.B太长了,练起来稍微有点难度。”

    “滚蛋,一边玩泥巴去!”张军笑骂了一句,沉吟道:“这个事儿和一般的借贷纠纷不一样,本身就是很难扯清的活儿,所以,咱们还需好好计划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