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100章 温饱的虎与饥饿的狼!
    半个小时后,邵d南岭路星光足浴内,付利见到了柴哥。

    付利眼中的柴哥看起来也就三十四五左右,中等个子,寸头圆脸加一双不算大的眼睛,唯一有点不协调的是,柴哥左脸有一颗黄豆大的黑痣,使得原本看着挺和气的一张脸多了两分阴冷。

    柴哥原名柴邵,是这家足道的股东之一,接到付利的电话后,他就提前几分钟在大厅等待。

    付利刚进大厅,看见柴邵后,当下脸上泛起笑容,连忙掏出烟,迎了上去。

    柴邵接过烟,领着付利在大厅角落的沙发坐下。

    “柴哥,最近足道生意好呗?”付利抽了口烟,环视辉煌大厅一眼,感慨说道:“还是虎哥整的好,这么大一个足道,一年不得挣好几百个啊。”

    柴邵一笑:“还行,最近在红岭路那边可能要开分店,到时候希望付总多捧场啊。”

    闻言,付利有点无语地说道:“你可别付总了,付肿还差不多,我这体格能和你们比吗!”

    “呵呵,特意打电话找我,是不是有啥事啊?”

    “也没啥事儿,就最近一个外来的小崽子,跟我抢饭吃,呵呵。”

    “谁这么大胆啊?啥名号啊?”

    “叫张军,柴哥你听过没?”

    “张军?”闻言,柴邵眉头微微一皱,轻声说道:“他长啥样?身边还有哪些人?你说说看,兴许我还真认识。”

    付利弹了弹烟灰,回忆着说道:“175左右的个,身材略瘦,但看他坐着的时候腰杆笔直,可能以前当过兵,对了他下面还有个叫关九的,手挺黑的,前几天还捅了小辉三刀。”

    “这不就是h市的那个张军吗?”听到这话,柴邵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我刚从h市回来没几天,所以听你这么一说,我感觉这个张军应该就是h市原大和集团的张军。”

    “大和?整物流起家的那个?我们邵d不也有一条从邵d到h市的线吗?”付利深吸口烟,神情有些惊愕地说道:“柴哥,照你这么说,这个张军还有点来头啊?”

    “是啊,大和、金海,这样的公司,在咱们省内都是有名的啊。”柴邵叼着烟说道:“其实也正常,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你付总在恒宝路那一带都那么有名了,别人没两把刷子,能去碰你吗?”

    闻声,付利陷入了沉思。

    “这年代,真没一个是傻b的,都精着呢。”

    付利想了想,抬头望着柴邵,轻声问道:“柴哥,照你这么说,老虎机这条线,我还真得分出去一半啊?”

    听到这话,柴邵眯着眼看着付利:“呵呵,付总,就你现在整的这些买卖,一年多了不说,四五十个肯定是有吧?”

    付利闻声挠了挠鼻子,没说话。

    柴邵用手点了点付利的胸口,轻声说道:“如果说你现在是一头温饱的虎的话,那张军就是一头饥饿的狼!做生意,吃独食永远是干不长的,你没事跟他掐干啥啊?”

    同一时间,邵d市区某出租车上。

    出租车司机正专心开车,后排座位上坐着李玉龙,金刚和二斌三人。

    李玉龙今年三十岁出头,看着白白净净的,穿着得体的西装,躺在后排座上,微微眯着眼,神情看起来略显疲惫。

    “来邵d呆了好几天,贺兵也见了,就得了这样一个结果……”后排座上,斌子一边抠着脚丫子,一边转头冲玉龙问道:“龙哥,咱现在真回去啊?”

    “不回去,呆这吃西北方啊?”

    李玉龙睁开眼骂了一句,旋即又闭上了眼睛。

    “龙哥,贺兵既然那么怕得罪人,咱就不能再找个吗?”一旁的金刚插嘴说道:“我认识一伙人,或许肯来童乐坪。”

    闻声,李玉龙冷笑说道:“连贺兵都不想招惹秦宝山他们,你找谁有用啊?找邵d的曾广虎兄弟?这可能吗?他们是一家人!据说曾广虎是秦宝山的表妹夫呢!”

    “我都还没说呢,你咋就那么肯定啊?”

    “呵呵,刘波我还小瞧你了,你还认识这种人物啊?那你说!”

    金刚想了想,轻声说道:“这伙人领头的叫张军,刚从h市那边来的,他们刚来邵d,目前正处于挨饿的状态,咱们要找他,他肯定是有这个需求的。”

    金刚话音刚落,斌子就嗷嗷叫了起来:“我草!你找张军?你忘了咱们的仇了?”

    “滚!”金刚一巴掌呼在斌子后脑勺上,瞪着眼珠子说道:“李孝良,梁子韩是你爹啊?张军是你杀父仇人啊?都过去多久了,你老念着这事儿!”

    斌子梗着脖子说道:“我不管李孝良和梁子韩!我就记得他们把我整到粪坑里那事儿,这仇我肯定得报!”

    旁边的李玉龙听得一愣一愣的,他皱眉看着斌子:“咋了,二斌、刘波你们还有在粪坑里的传奇往事啊?”

    金刚心说这种丑事能说吗?在心里,金刚恨不得能掐死斌子,但表面上他还是岔开话题说道:“龙哥我跟你说,找这个张军没准能行!真的!这个人做事有里有面,也挺有魄力的!”

    “他多大啊?敢和秦宝山杠?”

    “呃,好像也就二十四五吧,不过有志不在年高嘛龙哥你说呢?”

    李玉龙冷笑一声,“呵呵,二十四五?刚断奶呢!”

    金刚斜眼骂道:“龙哥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昂!什么叫刚断奶?合着我和斌子还没断奶,而你也断奶没几年是吗?”

    闻声,李玉龙一巴掌拍在金刚后脑勺上,骂道:“你小子!没大没小了是吧?”

    “龙哥,你就试试呗?反正也找不到合适的人了不是?”

    李玉龙犹豫一会,点了点头:“那行!他现在在邵d吗?约他见见?”

    “对!就在恒宝路,我知道他们住哪!这样,我先打个电话问问。”

    金刚说着,就翻出了那天晚上留下的张军号码,拨了过去。

    过了五六秒,电话通了。

    “歪,军总?在哪呢?”

    电话那头,张军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不由得问道:“你哪个啊?我在家呢!”

    “我刘波啊,有没有时间啊?预约一下呗?”

    “草!有话说有屁放!”

    “有个好事儿跟你说!嗯……一两句也说不清,你现在在中湘小区那对吧?你等我二十分钟,我过来一趟?”

    张军想了一下也就答应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