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094章 夜空下冰冷的刀!
    “你们干什么?”

    邓佳脸色不太好看,看到门口的动静,连忙冲了出来,吼道。

    “邓佳,没你的事儿!回去呆着!”

    一名二十岁出头,左耳戴着耳环的青年用刀指着邓佳说了一句,随即砍刀一挥,指了指已经面目全非的老虎机:“继续砸!不能有一块完整的零件!”

    “咣!”“咣!嘭!”

    其他一些年轻人持着砍刀冲上去,刀光霍霍,没一会,原本已经散架的老虎机被剁得稀碎!

    邓佳站在台阶上,拧着眉毛喊道:“这么干,有点过了吧?”

    “过份?!”

    戴耳环青年冷笑一声,随口吐了口痰,砍刀指着邓佳喊道:“回头告诉张军,想要干老虎机?可以!每个月给付哥准备十万块钱就行!要不然就他一个鳖孙,没付哥点头,恒宝路这条道上,走一步都不好使!”

    话音落,耳环青年转身就上了面包车。

    “走了!下一家!!”

    耳环青年搁下一句,拉上车门,领着几个青年扬长而去。

    十分钟后,恒宝路上某大排档前。

    “嘎吱!”

    白色面包车停滞,车门拉开,戴耳环青年拎着砍刀率先从车上跳下。

    “刀剑无眼!”耳环青年领着砍刀冲锋似的跑到大排档前的两台老虎机前,抬手一刀就剁在机子上!

    “砸了!”

    几个年轻人一拥而上,拎着砍刀,没两分钟就把机子砸得稀烂。

    而在大排档里吃菜喝酒的人个个脸色惊愕,或是神情带着畏惧,纷纷躲到一边,唯恐被波及。

    一名在大排档吃饭的中年皱眉指了指不远处那戴着耳环的青年:“这不是跟付利玩的耳钉樊城辉吗?他这是要搞啥玩意啊?”

    另一名食客摇头:“鬼知道哪个不开眼得罪他们了。”

    而大排档老板至始至终也就坐在旁边烤着火,没吱声,更没上前拦着。

    毕竟这两台机子也就摆在这,被砸了或是被收缴了,那和老板都无关的,他和张军总共就见面两次,犯不着因为这个去得罪付利。

    ……

    五分钟后,樊城辉带人离去。

    同一时间,与刘波分开后,在家刚洗完澡准备睡觉的张军收到消息。

    “看来,和付利讲人话不管用啊!”

    张军嘀咕一句,想了想后就拿出手机给张浩文打了个电话。

    “喂?浩文?你把老九他们都叫来我这,咱们聊点事儿。”

    张浩文也收到了老虎机被砸的消息,当下没多问,直接应了一声,随即挂断电话。

    5分钟后,张军租的公寓门“咣”的一下被推开了,随即就只见张浩文关九他们全赶了过来。

    田笔盖背着双手,先是扫视公寓内的环境一眼,随即目光落在张军身上,调侃说道:“大军锅,这么急把大家喊来,开紧急会议啊?”

    “少扯蛋!”张军扫了他一眼,随即招呼着大家坐下,这才说道:“就在今晚,咱们弄的机子全被付利的人砸了,大伙说说看,咋搞?”

    田笔盖撇撇嘴,说道:“付利不也有机子摆着呢吗?怎么砸我们的,咱怎么干回去就完了!”

    关九沉默一会,点点头,目光看着张军,嘴里吐出四个字:“以牙还牙!”

    陈百川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咱刚来邵d,就得罪付利这个地头蛇,不太好吧?”

    田笔盖斜视陈百川一眼,“就你怂,怕什么!”

    李鸿明目光在张军与其他人脸上跳跃着,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张军看了李鸿明一眼,轻声说道:“鸿明你想说什么?”

    李鸿明犹豫了一下,目光环视众人一眼,随即落在张军身上,沉吟说道:“以血还血这事儿好弄,但在邵d不比h市,我担心的是,咱们毕竟刚来的,在官面上没人,要过起招来,难免吃亏。”

    “你也是个怂货!”田笔盖瞥了李鸿明一眼,随口说道:“我就砸他两台老虎机,咋了,还能判我死刑啊?”

    闻言,李鸿明直接怼道:“老子懒得跟你犟!”

    田笔盖有点要急眼,破口骂道:“就事论事好不好?”

    “行了!吵个毛线!”张浩文摆摆手,随即看着张军:“就这点事儿,军你拿个主意吧,大伙都听你的。”

    “我前面和付利简单聊了下,但似乎并不管用啊。”张军挠挠鼻子,沉声说道:“拳头是解决问题的最终也是最低级的方式,这话没错,但眼下,咱饭都吃不饱,跟着付利扯太多,人家也不理咱啊,所以呢,老虎机的事儿明天就先不谈了,先把这事儿解决再说!”

    ……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邵d恒宝路某游戏厅内。

    在游戏厅这样的地方,主要的玩家以学生为主,而这个时间点,学生大多还在上学,所以,游戏厅内还挺冷清,加上收银和服务员在内也就七八个人。

    “老板,来六个币!”

    一名坐在机子前玩拳皇九七的小年轻抬头喊了一声。

    “好嘞!”

    这个游戏厅白天的时候一般是付利的外甥曾荣在打理,这个时间点付利一般不在,付利通常会在晚上来游戏厅坐坐,或者隔几天来收一次钱,其他时候都是曾荣管事。

    曾荣是个二十四五的年轻人,体型削廋,中等个头,他听到这话,应了一声,就拿了一叠铜板走了过来。

    与之同时,游戏厅对面的马路上。

    “嘎吱!”

    一辆花冠停滞,随即车门推开,张军领着张浩文等,一共六个人迈步就下了车。

    2分钟后。

    游戏厅门帘撩开,张军等人进了游戏厅。

    “呵呵,组团来晚游戏啊?”曾荣并不认识张军,所以他看见一下来这么多人后,当时就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欢迎欢迎。”

    “付哥不在啊?”

    张军扫视游戏厅一眼,随后冲曾荣说道:“老板,来六个币!”

    “六个币?”

    张军歪头看了他一眼,喝道:“耳聋啊?没听见?”

    听到这话,曾荣当时就皱了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