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035章 六刀!(感谢阿三大佬守护!
    “你是狗啊?”

    被咬的蒙面人吃痛吼了一句,随即用西瓜刀刀背猛地在张浩文脑袋上拍了一下。

    同一时间,又有其他几个蒙面人也赶了上来,一个个飞腿踢过去,没过10秒,张浩文就躺在血泊中。

    “走!听见没?!”

    张浩文双目血红,嘶吼一声,随即脑袋被踩了好几脚,挣扎了几下,没能在站起来。

    “走个JB!”

    田牛宇瞬间感觉一股子热血直冲脑门,眼光瞥见旁边楼梯角落里有一把生锈的消防斧,随即二话没说,冲上去一把就捡起消防斧!

    “笔盖?笔盖?!!”

    李鸿明拉了一下没拉住,他吼了两句,见田牛宇没回头,犹豫不到1秒后,快速奔跑着向张军家赶去!

    在眼下这种情况下,多李鸿明一个人其实没啥用,对伙十来个,而且有备而来个个都有砍刀,下手又狠!

    所以李鸿明和田牛宇一个上去拼死也要和张浩文扛,一个选择回头搬救兵,不能说李鸿明怂了、没情义,只能说这两人性格相似,但在处事方式上,田牛宇要更感性些。

    “来啊?!”

    田牛宇冲上前,手中挥舞着消防斧,吼叫着,完全红眼了。

    “啥玩意?!咱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

    蒙面人放下已经陷入昏迷的张浩文,一个个提刀就向田牛宇冲了过来。

    “呼~”

    田牛宇往左一躲,避开一刀,随即手中的消防斧带着呼啸的风声猛地砸在一名蒙面人背上!

    “咔擦!”

    哪怕是用斧头背面,这一砸也直接就把这人砸趴下了,旁边人都能清晰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消防斧手柄能有半米多长,斧头重达两斤多,这消防斧一砸其实要比西瓜刀刀砍的杀伤力大的多!

    “噗!”

    而就在田牛宇一斧头砸中一名蒙面人的同时,就感觉自己屁股被砍了一刀,背上又挨了一刀,紧接着就是拳头加飞腿潮涌而来。人赶来时,蒙面人全部没了踪影,只留下躺在血泊中不知死活的张浩文和挨着半边屁股坐在他身边,同样浑身是血的田牛宇。

    “赶紧打120!”

    张军吼了一句,飞也似的冲上去一看。

    只见田牛宇伤势还好些,就屁股那一刀起码砍进去了两公分,背上的一刀伤口不深,其它一些拳脚什么的对皮糙肉厚的他来说都不算事儿了。

    张浩文就严重多了,浑身刀伤就有好几处,脑袋还留着血,人已经昏迷了。

    再过两小时,第一人民医院内,张军一脸焦急地上前,冲刚手术完的医生说道:“医生,我兄弟他们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叹了口气说道:“田牛宇没大碍,修养半个月差不多了,张浩文先生情况很严重,中了六刀!目前还需观察几天才能下结论!这么说吧,如果再晚十分钟送医,可能已经失血过多导致死亡了。”

    听到这话,张军脸色铁青,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5分钟后,医院很少有人去的楼梯口道上。

    关九脸色阴沉,眼睛盯着张军,说了一句话:“怎么弄,军你说句话!”

    “呵呵,咱们在H市近期也就和李孝良有点恩怨!”张军舔舔嘴皮,狠声说道:“浩文都这样了,咱还怕他个JB啊?这几天咱就蹲他!蹲到了往死里干!”

    “成!”

    关九点了点头,随即一句话没说。

    他的性格就不喜欢多说话,属于能动手就不跟你扯嘴皮墨迹的那种!

    “行!”

    陈百川和李鸿明也点头应诺。

    接下来的几天张军一直在托人打听李孝良的消息,也不知是不是巧合,李孝良好几天都没有踪影,像是从H市消失了,张军几人在他家门口、他的两个网吧门口、以及李孝良有股份的金帝大酒店对面蹲点,接连蹲了三天都没有发现。

    这三天里,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张浩文总算是脱离危险期了,据医生说修养两个月就差不多了,当然有没有后遗症谁也不知道。

    众人继续在金帝大酒店对面蹲着。

    金帝大酒店是马德华小马哥的产业,而作为早年跟小马哥开疆扩土的干将,李孝良也是有股份的。

    第四天,第五天。

    一直到第六天,事情才有了变化。

    这天下午,酒店对面的巷子内,吃过中饭过来准备“换班”的张军才刚上捷达车,不到两分钟——酒店内呼啦啦就下来不下二十个人,这些人先是分散着走到酒店对面,随即像是看见了捷达车上的张军等人似的,全部不约而同向捷达车包围而去。

    其中好些人大白天的就从兜里掏出弹簧刀,或是警用棍,浑然没管路上惊愕、惊惧的行人,目的明确的围拢而来。

    “我草,咱被发现了!”

    李鸿明眼神惊惧的说了一句,随即就拉开车门准备下车。

    “草!跟他干了!”

    关九棱着眼珠子,随手拎起放在车后座杂物台上的一个千斤顶就下了车!

    “老九!回来!”

    张军吼了一句,见关九头都没回就冲了进去,随即一咬牙,打开后备箱,飞快下车就要去取后备箱内的砍刀!

    “都是二哈子!咱们就四个人,家伙都在后备箱,对伙二十多个!能玩吗?”陈百川骂了一句。

    一共四个人,三个都下了车,此时陈百川再留在车内明显不合适,而且容易被捉鳖,所以他犹豫了一下,也只好下车。

    “还想拿刀?”

    对伙一个青年,挥舞着手中的卡簧直接向张军扎过来。

    “去尼玛的!”

    张军侧身一躲,看准机会,右腿闪电一踹,直接踹到那青年的裆部,那青年当场一声惨叫,卡簧也掉了,然后弓着腰,捂着两个蛋蛋,脸孔扭曲。

    “还敢还手?”

    对伙的人有些惊愕,但这伙人明显素质不低,不是那种十七八岁的街头小混混能比的,其中一人手握在卡簧接近刀尖3厘米的位置,下手极快的一刀就扎在张军腰部。

    紧接着,立马有人上来,掏出一副手铐,当场就把张军给反铐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