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009章 大匪杨超群
    在关九的世界观中,这次的事儿张军是被自己给坑了,而自己则是被不地道的刘胖子坑了。

    所以此刻他对刘胖子是没一点好感。

    “你——”

    刘胖子本来是坐在大堂的座位上,他估摸着以自己的段位,掺和这种打架里实在是掉价,所以就没去。

    这时候见关九冲上来。

    说实话刘胖子心理是发怵的,他已经有好些年没打架了,而像关九这种年轻二愣子谁也摸不准他的脉。

    所以一番权衡下,刘胖子也不装了,灵巧的躲到旁边。

    “呼~”

    就在关九冲到刘胖子身旁时,突然后面有一个壮汉从后面箍住了他的脖子,同一时间,另一个从正面冲过来穿灰色T恤的壮汉飞快冲过来。

    “啪!”

    反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扇在关九脸上。

    “草,就你这B样还想打刘哥?”

    灰T恤壮汉嗤笑道,趁关九还没挣脱左手又呼上来,直接又是一耳刮子。

    “呵呵。”关九咧嘴笑了笑,眯着双眼盯着灰T恤壮汉,没再吭声。

    就在这时候——

    “呼呼~”

    “咔!”

    一辆金杯面包突然停在麻将馆前,车门拉开,从车上跳下三个青年。

    “好热闹啊。”

    为首的青年莫三十出头,穿着蓝牛仔,蓝皮夹克,留着小寸头,他嘴角叼着一支烟,笑呵呵地说了一声,随即不紧不慢的带着两人进入麻将馆。

    他步子不快,就如同是公园散步一样,进入大堂后,他的眼神也没往张军这边瞟一眼,更没在刘胖子的手下身上有半分停留。

    就如同大堂内其他人全都是空气一样,无视所有人,而后慢吞吞的走到刘胖子面前,拉开一张椅子,大刺刺坐下。

    气势是一种无形却真实存在的东西,伴随着蓝皮夹克青年进入麻将馆,麻将馆内所有人全部停手,纷纷站在一旁,冷眼看着。

    “杨超群你怎么来了?”刘胖子一愣,随即皱眉看着他,“我刘胖子没惹你吧?”

    “嗯,你是没惹我。”杨超群翘着二郎腿,惬意地吐了一个烟圈,随口道:“不过呢,前年二虎子腿被你给打瘸了,他是我兄弟。”

    刘胖子皱眉看着他,一声没吭。

    见刘胖子不说话,杨超群挠挠脑袋,随即伸出两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二十万,你拿钱,这事儿一笔勾销,不拿钱,你在L潭呆不下去。”

    “草,杨超群你咋那么牛B呢?张口就是二十万?”

    站在刘胖子身边,先前打了关九两巴掌的灰T恤壮汉忍不住说道。

    “唰”

    跟随杨超群来的其中一个看起来也就二十四五的黑衣青年直接从背后包里拎出一把锯短的双管猎,反手一枪托打灰T恤青年头上,随即双管猎指着他的头,“没你的事儿,老实把眼睛闭了。”

    刘胖子手稍微有些颤抖地从兜里掏出烟,“叭”的一下点上了,他深吸一口烟,而后缓缓说道:“我这没那么多现钱。”

    “二十万都没有?我看你这生意还不错啊。”杨超群轻笑道,随即一偏头,示意一名青年“大明,上楼瞧瞧。”

    跟随杨超群来的被叫做大明的青年依言快步上楼。

    3分钟后,大明拎着一个蛇皮袋下楼:“超哥,二十三万五。”

    从大明上楼到装满钱下楼,整个过程刘胖子没说一句话,也没一个人阻拦。

    “刘伟你还不老实哈。”

    杨超群呵呵一笑,往刘胖子脸上吐了一个烟圈。

    刘胖子双眼布满阴霾地看着杨超群,还是没说话。

    “眼神充满着杀气,怎么,挺不服气的呗?”

    原本准备走了的杨超群一见到刘胖子那阴沉的眼神,顿时又坐下了,只见他随手将黑衣青年的双管猎取下,然后将枪柄递给刘胖子,使得枪头对准自己,“来,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试试里面有没有子弹,来,开枪吧。”

    刘胖子握枪的手都在颤抖,额头上也微微渗汗。

    “咋了,你不是L潭老大哥吗?你不是挺有魄的吗?”

    杨超群伸手扒拉刘胖子的脑袋,见刘胖子还是不开枪,便将双管猎收起。

    “走了,没什么劲。”

    杨超群摆摆手,随即起身往外走。

    同一时间,张军咬牙上前一步。

    “你还有事儿?”

    杨超群像是才发现张军般,偏过头看了他一眼。

    张军舔了舔嘴唇,“我找刘胖子有事,借我的五万块,回头就被他抢了。”

    “哦。”杨超群微一点头,沉吟一小会转身就从刚子的蛇皮袋里掏出一沓钱,也没查数,随手就丢给张军,“你的。”

    “谢谢。”

    张军有些感激地说了句,随即目送杨超群三人进入金杯面包,扬长而去。

    张军四人拿到钱后也没再多呆,直接离去。

    回去途中,四人的话题几乎都是关于杨超群的。

    “那刘胖子也真是怂,那么好的机会都不敢开枪。”陈百川满眼鄙视的说道。

    “依我看,刘胖子也不是缺少开枪的魄力。”张军沉吟道:“在我看来刘胖子属于在L潭有那么一点份量的大哥,而杨超群就是那种流窜的大匪,真正的亡命徒,杨超群开枪后可以走,无牵无挂,而刘胖子不同,他好歹在本地有些产业,他的根在这,怎么跑都跑不掉。”

    张浩文点点头,“我听说过杨超群,这个人流窜H市S阳L市多地,名头挺响的,刘胖子跟他不是一个段位”

    一直走在边上没怎么吭声的关九突然一拍脑门说道:“军儿浩文,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儿,好像有什么东西落麻将馆了,得回去一趟。”

    “什么东西啊?要不要一起去?”张军好奇地问了一句。

    关九随口道:“小事儿,你们先回去,不用等我了,咱们H市见。”

    “真没事儿啊?”

    张浩文有些纳闷,但也没多想。

    随即关九一个人离开。

    但没人想到的是,关九回到麻将馆后根本没去找所谓的他落下的东西,而是一个人静静的蹲在麻将馆斜对面的小胡同里潜伏下来。

    整个潜伏期间,平时有点烟瘾的关九愣是一支烟没抽,也很少挪动地方,只静默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