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快穿之腹黑主人别撩我(快穿之厨子太腹黑) > 第18章 炮灰宫女(十八)
    “退一步来说,就算事情并没有发生,也最多是虚惊一场,总归对咱们并没有什么损失。”

    “你说得有理,那这事便交给你去办了,本宫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连妃侧头看了她一眼,眼神带着几分赞赏之色。

    对于妙彤,她一直都挺满意的,每次总能和她想到一块去,不需要她多说什么废话,不枉她这么信任她。

    “是,娘娘,妙彤定不负娘娘的信任。”

    其实连妃心中也不是没有疑点,例如,绫玖所做的梦中,她并没有救下六皇子。

    其二,绫玖若真的提前‘预测’到了未来,为何没有提前救下绫珊,还差点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

    而且上回救下她们的人到底是谁,她至今都没有弄清楚,在这后宫之中,竟然还有人做好事不求回报的?

    当然,也不排除当初救下她们的人,并不想掺和进这后宫的争斗之中,不想给自己惹麻烦,所以救下她们之后便悄悄离开了。

    其三,在绫玖的描述中,梦中的她甘愿替她‘顶罪’,这丫头对她真的有这么忠心么?

    她怎么看不出来呢?

    不过她方才也特意注意了一下她们的反应,两人的眼神中并无半点心虚之色,这也是她决定信她们一回的原因。

    连妃是个谨慎的人,尤其是以前曾被人陷害过一回之后,如今变得更加谨慎了,并没有因为复宠而得意忘形什么的。

    因为她深知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若是得意忘形得罪了人,将来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做人还是低调点比较好,能不得罪人就尽量不要得罪人,也算是给自己留条后路。

    连妃随后又让人调查了绫玖和绫珊近日的行踪,在得知绫珊听到了五皇子病了之后的反应,心里对于她们的说辞,更加相信了几分。

    不过绫玖梦里所发生的事,究竟会不会发生,到时候就知道了,他们如今能够做的,便是提前做好防范。

    “对了,这事先不要让太多人知道,以免到时打草惊蛇了。”连妃又吩咐道。

    “是,娘娘!”妙彤闻言,心头不由一紧,脸上也变得有些严肃起来,也明白连妃的顾虑。

    若是绫玖‘梦’中所发生的事,真的发生了,那说明他们玉兰宫定然有内奸,所以这事不得不防。

    此时,在丞相府大门外,一位少女小跑着追上了前方男子的脚步。

    眼见对方就要进府了,少女被人门外的守卫拦住了去路,少女的神色不由微微有些恼怒:“余谨,你给我站住!”

    少女的长相虽算不上倾国倾城,却也是花容月貌,不过她脸上的娇纵之气,却是破坏了这份美感,让人心生不喜。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屠家的二小姐屠伶伶。

    “屠小姐可是有事?”绫修谨转过身,有些无奈地说道,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耐之色。

    “我……余大人,你为什么理我?”屠伶伶先是一喜,随即有些委屈地说道。

    “屠二小姐,这男女有别,若是让人看见了,恐怕有损姑娘的清誉,也让本相十分困扰,还请姑娘慎言慎行。”绫修谨一本正经地说道。

    他脸上的神色虽然依旧温和,但说出来的话,却明明白白的表达了他心中的不耐与反感。

    屠伶伶闻言不禁有些受伤,但看到‘余谨’那张如同谪仙一般的俊脸,眼中闪过一丝痴迷,心里生不出半分责怪他的心思。

    “我、余大人,我真的很喜欢你,你为什么就不肯多看我一眼呢?”屠伶伶咬了咬唇,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姑娘的心意本相领了,但本相此生并无娶妻的打算,愿为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绫修谨一脸‘愧疚’地说道。

    心里却觉得有些嘲讽,这些女人真的肤浅,说什么喜欢他,实际不过是看中了他的身份和这张脸罢了。

    再者,他可没有打算在这里娶妻什么的,他对女人没什么兴趣。(别误会,他对男人也没有兴趣。)

    “为什么?若是余大人不娶妻,如何为余家传宗接代?”屠伶伶并不相信他所说的话,只觉得这是对方在敷衍她的借口,心里有些伤心。

    却没有意识到她身为一个未婚女子,说这样直白的话不太合适,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出格的。

    “姑娘说笑了,余某若是愿意,完全可以从宗族过继一个孩子,并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绫修谨微微一笑,一脸温和地说道。

    不过他这话倒不算是假话,因为他的确有这个打算,他虽然不打算娶妻,但为了日后的清静,他打算从宗族过继一个孩子,作为他的传人。

    “那是余大人吧?余大人长得可真好看,还那么温柔,难怪京城有那么多贵女都想嫁给他。”

    不处远,一位女子有些痴迷地看着绫修谨,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显然又是一个被他的脸所迷惑的女子。

    “好么看?我看他长得也就一般般吧。”女子身边的男子闻言,瞪了绫修谨一眼,随即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呵!如果余大人那叫长得一般般,那你这样的叫什么?长得寒碜?”女子侧头看着男子冷笑道,半点面子也不给他。

    男子被女子说得又羞又恼,但终究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一方面是他的长相的确比‘余谨’差远了。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爱慕身边的这个女子,也就是他的表妹,他还想抱得美人归呢,自然不敢再说出什么惹对方不愉快的话。

    女子见他说不出话,有些傲娇地冷哼一声,然后继续看着绫修谨。

    “余大人可真受欢迎,不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位屠二小姐是你的表妹吧?”

    此时,在丞相府对面的一家茶楼上,一位长相英俊,气质不凡的男子,摇了摇手中的扇子,饶有兴致地说道。

    这男子乃是益王世子周高旻,也算是才貌双全,并且在贵女中也同样挺受欢迎的。

    站在他身旁的公子哥闻言,顺得他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在看到屠伶伶的时候,神色不由微微一僵。

    这位公子哥名叫龚正文,乃是龚家的长子,同时也是屠伶伶的表哥。

    龚正文的脸色之所以会这么难看,是因为屠龚两家目前正在议亲。

    虽然他先前了听说了表妹屠伶伶追着‘余谨’跑的光荣事迹,但终归没有亲眼看到,他也只当是谣言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