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圣光骑士(圣光) > 第0650章 你过来啊!
    任何东西只要上一定的量,它就会变得难以抵挡。

    说个偏门的例子......,乘以10的29次方焦耳,折合900亿亿吨标准煤。

    注意单位是连着两个‘亿’。

    把地球上所有的石化能源全部开采出来,包括石油煤炭页岩气可燃冰什么乱七八糟的,百分百用来阻止地球转动。也顶多让自转速度慢两毫秒。

    这阻力基本等于零了。

    任何系统只要上一定的量,不管是十四亿人口的国家也好,还是周青峰手里那挺六管‘加特林’,都会变得威力无穷。

    ‘次级风元素’挨二十发魔法飞弹就被打的嗷嗷狂叫,风声凄厉。挨了五十发,它便威能大减。挨上一百发,它已经撑不住想要逃了。

    ‘疾影’原本四肢抓住地面,死死扣住,鬼哭狼嚎。但‘次级风元素’很快就把它丢下,无力再对其发威。

    老班克站在领主阁下身后,风刃在几秒间就将他释放的魔法防御打的支离破碎,眼看就要将他分尸。可下一秒风力骤然减轻,危险迅速远去。

    毕肖普男爵还在防线内大声夸奖释放‘次级风元素’的巫师,表示回去一定要重重赏赐。

    可那位上年纪的巫师骄傲了没个半分钟,瞪了眼防线外的战况,惊恐挣脱男爵的手臂,转身就跑了。

    “诶......,去哪儿?”

    男爵还没回过神来,身边好些人扭头就跑。就连他的亲信侍从都眼神闪烁,犹犹豫豫的想要转身开溜。

    “你们在搞什么?”男爵顺着侍从的眼神再转身,就发现刚刚还在发威的‘次级风元素’失控了。

    原本呼啸盘旋,威风八面的强力龙卷,没几下功夫弱的变成紊乱风团。它不再攻击镇外的机械地行龙,反而朝镇子的防线冲来。

    从风团发出的尖啸可以听出,这召唤生物失控发狂了。它因为受创太重,转而朝召唤者发泄怒气。

    面对这种无法处理的状况,召唤的巫师撒丫子开溜,半步不敢停留。

    风团吹来,撞在镇外布置的防线上。防线用简单据马构成,顶多从镇内拆了些房子充当路障。

    ‘次级风元素’气恼召唤者给自己惹了个如此强大的对手,它撞上防线后将碗口粗的据马木料卷的乱飞,守在防线后的士兵被砸了个头破血流,悲呼惨叫。

    现场犹如爆炸似的,一根断裂的木茬从毕肖普男爵面前呼的飞过,吓的他缩头躲避。可木茬一闪打中了他身边的侍从,撞塌其胸肋,戳入肺腑。

    龙卷失控时,侍从就想逃离,摄于男爵淫威没走而已。没想到一念之差,男爵没事,他自己却扑通倒下,死不瞑目。

    六管‘加特林’换了弹药,装的是杰森制造的‘次级飞弹风暴’法杖。枪管一转,铺天盖地的飞弹喷射而出。

    ‘次级风元素’被打的狼奔鼠窜,在后头紧紧跟随的另一具石魔像顿时停住脚。它速度慢没能跟上,好不容易跟上来却发现战机消失。

    六管枪管转向,那具石魔像自己扭过身子,又开始回撤了。只是回撤没几步,重新站稳的‘疾影’狂声大叫......

    “还有谁?

    还有谁是我主人的对手?

    你们竟然敢欺负本大爷,这是不把我家主人放在眼里!

    接受惩罚吧,本大爷可不是好欺负的。刚刚是哪个家伙把老子拎起来玩的,我要它付出惨痛代价。”

    刚刚这头机械地行龙还要哭呢,这会又抖起来了。它加速几步,迅猛冲锋,头顶的钝角径直撞向转身撤退的石魔像。

    可怜那具石魔像跑的慢,它迈一步,别人迈十步。不过这种构装体实在结实,被‘疾影’撞了之后只是晃了晃,居然不倒。

    不过周青峰没空管这具慢腾腾的石魔像。他驱使‘疾影’向镇子方向冲去,一眼就盯上了破碎防线后戴金盔的毕肖普男爵。

    整个防线上就这颗脑袋最显眼。

    两人‘曾经’交过手。

    ‘前次’周青峰带了一百多轻骑对毕肖普发动袭击,想着自己兵力太少,必须擒贼先擒王,也是直接冲向这个女妖堡的男爵。

    结果对方愣是靠人多挡住了周青峰的凶狠突袭,最后关头还掏出一件家传宝物召唤来‘天界使徒’,愣是跟周青峰拼了个同归于尽。

    这次周青峰学乖了。

    毕肖普驻扎浓雾镇,手下三四千人驻扎各处。男爵自己身边只有七百多人,主力贵族骑士和施法者也就一百来人。

    男爵站在防线后,紧张的看着大敌在眼前晃悠。他身边的嫡系被打的不是抱头鼠窜,就是落败身死。

    夜里来袭,阵势没摆开,局面混乱。反倒是单骑杀来的周青峰占上风,想往那儿冲就往那儿冲。

    男爵一看势头不对,喝令几排持矛的长枪步兵临时组队,拦在防线后。至于刚刚失控龙卷撞开的据马和路障,只能多派些人手。

    十几名随军巫师急匆匆跑来,布下泥沼,拉起石墙,勉强恢复几分防线。只是这些顶多有些心理作用,等机械地行龙冲上来.....

    防线后的长枪士兵面无人色,手脚发软。有人不顾身后贵族军官的弹压,本能的扭头逃跑,随后便被砍掉脑袋。

    可这无济于事。

    六管‘加特林’放过了对魔法免疫的石魔像,对准了守在防线后的毕肖普。突突突的飞弹犹如疾风骤雨般飞射而来。

    密集的‘风暴’摧枯拉朽,顷刻间将防线打支离破碎。防线后的士兵空举长枪,却被呼呼射来的飞弹打的血光飞溅。

    一层又一层的士兵犹如割麦般倒下,死伤者无不连中数弹,皮开肉绽。他们悲呼不已,逃亡的人越来越多。

    督战的贵族军官只能咬牙再多砍几颗脑袋,拼命维持阵线,期待对手冲上来决一死战。

    可不需要周青峰冲阵,防线就被密集火力打穿。毕肖普身上也连挨好几颗飞弹,靠身上防具提供的魔法护盾挡下。

    由于‘交过手’,周青峰很清楚这位男爵身上都有那些底牌。他也不轻易跟对方做什么对决,打垮列阵步兵后转而削弱作为骨干的贵族骑士和巫师。

    什么‘泥沼术’,什么‘蔓藤术’,什么‘石墙术’,都没用。周青峰压根不靠近,就在防线外拿六管‘加特林’突突对方。

    机械地行龙最近也在二十米外。

    男爵气死了,想放大招都放不了。他扒着一具倾倒的据马,怒声大叫:“你是谁?别像跟女人似的胆怯,你有种过来啊!

    我是女妖堡的毕肖普男爵,是个高贵的人,是本地的指挥官。想要获得胜利,就做个真正的男人般朝我发起挑战啊!”

    怒喝声在战场回荡,久久不绝。

    但机械地行龙擦着防线的边冲过,六管‘加特林’不停的突突。镇内的贵族军队上上下下被打的死伤惨重,溃不成军。

    周青峰骑在‘疾影’后背上,打空了手头的弹药,打的镇内的女妖堡贵族都快精神分裂。他完事之后只呸了一声,“想死?等老子积攒些弹药再说,半个月后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