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圣光骑士(圣光) > 第0412章 中年人
    夜深了,冷风嗖嗖的吹。

    建行家属院对面的超商店铺已经关门,现在能营业到晚上九点的商家屈指可数。只是一天的火爆生意让店员们都非常兴奋,四五个人叽叽喳喳的欢笑不停。

    周青峰原本预计招募一百多人把垃圾回收搞定就满意。可何玉兰却比他还激进,‘和谐’这个体系下已经雇佣了五百多人,靠‘圣光’体系支援了几十名干部才撑起来。

    一个半月完成如此多的工作,管理相当粗陋,完全是靠钱砸出来的。周青峰提供的初始一百万资金花掉三分之一,光是人员招募和培训,租用和建设各类场地就花掉不少钱。

    但所有付出在商超开业的头一天就几倍的赚回来了。

    在店铺的马路对面,一个人影躲在黑暗中窥视良久。等店员被‘长安之星’接走返回宿舍,他才从行道树的阴影下走出,掏出个小本子,记录下这家商社的门牌号和位置。

    这人大概四十多岁,中等个头,穿着普通,看不出什么特别。可若是细细看他手里的小本子,上头密密麻麻记录着诸多事项,基本都跟‘圣光’体系有关。

    完成记录,中年人骑着辆自行车返回住宿的市区小旅馆。旅馆位于老城区的巷子里,破旧,脏乱,蛛网般的电线来回穿插。旅馆老板娘靠在油腻的前台,裹着件军大衣睡着。

    “劳驾,有开水吗?”中年人应该是早就住在这家旅馆,他回来后轻轻敲了敲前台桌面,把老板娘叫醒。

    老板娘很不乐意,睁开眼用天阳土话骂了句,说道:“五分钱一瓶。”

    中年人从口袋里摸出个一毛纸票,接过找回的五分钱硬币,表示感谢后拎上一瓶开水上楼前往自己房间。

    前台后有个小房间,大概是老板睡在里头,问了声外面出什么事?老板娘不悦的用方言说道:“是三楼那个外地人,大半夜的回来了。”

    开旅馆的两口子瞎扯几句,继续睡下。

    中年人拎着开水瓶上楼,到了自己房间门口,犹如做贼般左右看看。楼道里只有个昏黄的小灯泡,角落还有股尿骚气,偶尔能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呼噜声。

    打开门,里头是个单间。

    中年人检查自己在屋内留下的暗记,希望确定在自己离开后,外人没进来过。但是.....,行李箱有被翻动的痕迹,里头故意留下的两块钱没了。

    很显然,是旅馆老板进来过。

    其他的倒没什么。

    中年人将窗户关上,拉紧窗帘,开了灯,坐在房间的木桌前。他紧要的东西都随身带,包括记录的小册子,一台移动电话和几百块经费,还有一张天阳地图。

    打开地图,中年人将自己白天四处走动得来的信息一一做标记。上头有‘圣光机械’的办公点,新工地,商社,乃至南头乡和马王村。说明这些地方,他都去过。

    有些地方知道却没去过,也有标记,比如太平桥的码头仓库。那里一看就有问题,但中年人没有贸然前往,他显得非常小心。

    做完标记,中年人从自己的行李箱中取出个搪瓷碗,抓出两块波纹面,倒进开水,配上些调料,等个五分钟就开吃。

    吃着吃着,他忽然用沙哑的声音苦笑自嘲道:“那个混小子搞得这么大阵仗,我却在这里躲躲藏藏。现在的社会啊,真是畸形了。”

    自嘲归自嘲,中年人却没太多别的举动。他极为自律,吃了晚餐就检查居室环境,最后上床休息。到第二天,他六点半准时醒来,又设下些暗记,并带上必要的东西就出门。

    旅店前台已经换老板值班,瞥了一眼。这小旅馆住宿管理不严,价格低廉,没有身份证也行。但住单间的客人还是不多,好些旅客都是住双人三人,甚至大通铺。

    “出去啊?”

    “是呀。”

    简单打个招呼,旅馆老板知道这客人又是整个白天都在外头,直到深夜前才回来。对方已经来住了三四天。不过老板亲戚也开旅馆,无意闲聊中知道这人抵达天阳至少半个月。

    半个月里,这中年人形单影只,来回换了好几家住处,从不在一个地方长留。

    奇怪的人,像特务似的。

    旅馆老板摇摇头,没怎么多想。这年头出门在外的怪人太多了,行迹诡异的遍地都是。普通人碰不到,但小旅馆这地方却是他们的汇聚之处。

    离开旅馆,中年人思索着近半个月来的调查情况。他来到一个公交站,准备去搞清楚和谐超商的经营状况。正好在站台后看到一辆机动三轮车拉来的早点摊,六点半就开张了。

    早起腹中空空,中年人凑过去,主动问候一声:“师傅,来的挺早啊。”

    摊主年纪挺大的,哈哈一笑,询问要些什么,“豆浆是早上刚刚磨豆子煮的,油条才出锅。包子馒头得等会,还没蒸好。”

    中年人没多想,“我要个两个肉包子加豆浆。没蒸好的话,我可以等会。”

    现在可没纸杯,喝豆浆要么自带暖水壶,要么就用摊上的铁碗。用过的碗丢进专门的桶里,清洗前不会再用。

    “你们这买卖做的挺讲究的。”等包子熟还要个十来分钟,中年人其实知道些底细,却故意问几句。

    摊主从保温炉里倒了一碗豆浆,加一勺糖,递给中年人时爽朗说道:“确实讲究,我们接受培训时都不习惯。可没办法呀,老板就这么要求的。不讲卫生就不能干这活。”

    摊主戴着口罩和厨师帽,身上围裙雪白雪白的,干干净净。中年人问道:“你们老板是......?”

    “‘圣光’的周青峰,周总。现在天阳谁不知道他?他最近弄了个啥‘和谐超商’,还经营早点。说什么能挣点是一点,解决就业了。”

    不到七点,乘车上班的人还不多。站台还空荡荡的,摊主打开话匣子,主动聊了起来。

    “真别说,咱老百姓确实需要这么一份工作。我就是市里的退休职工,可我也要生活呀。原本厂里效益不好,退休工资半年才发一次。这一个月挣点钱抵大用了。”

    “这做早餐可辛苦啊。”

    “嗨......,我们昨晚就在商社总部预备好。面啊,油啊,煤啊,都得齐全。早上四点起来,六点开着车就位,到上午十点收摊回去。

    早点摊用三轮车拉过来。摊子卸下后,三轮车还可以去跑运输,继续挣钱。一个月下来,只要不偷懒,挣个两百块不成问题。这比我过去工资还高了。”

    说着话,包子也慢慢蒸熟了。

    中年人瞧了瞧包子的模样,又问道:“你们这包子是手工包的还是机器包的?”

    摊主仿佛遇到懂行的知音,“现在是手工包,但以后要用机器包。听说周总嫌人工太慢,已经要求搞什么食品加工机械。可机器怎么做包子?还真叫人想不出来。”

    中年人失笑说道:“你们周总真是挺能折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