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圣光骑士(圣光) > 第0276章 小产品
    ‘圣光机械’改建后的厂房也普通的很,没什么现代化气息。周青峰发觉自己对制造业的认知实在太天真。造个三轮车比想象中难太多,要是附加动力更是麻烦的很。

    哪怕是来料组装,组装的好与坏也是非常考量工厂管理水平。物流体系和零配件供应等诸多繁杂的事务中蕴含太多学问,这需要一个工业体系的配合。

    好些人觉着组装没啥技术含量,可‘富士康’也不是那么好开的。只要有一个短板,整个流程就肯定出问题。

    “我当个走私贩子难道不好吗?来钱多,心情好,不用操心劳力,日夜难眠。当初就不该雄心爆发想着要为祖国建设做贡献,这是何苦来哉?”

    周青峰嘴里怨天怨地,实际上是他给自己的破厂子定下了相当高的要求。他眼中的工厂最好像哗哗打嘴炮般,把一辆又一辆的机动三轮车开出流水线。

    郑教授带着招募来的师生和技工定下车辆指标,照着指标开始初步设计。完成设计后,他们就按自己的需求在天阳市寻找所需的零配件。

    这个过程将反复磨合数次。确定供应链没问题后,再考虑成本等方面的因素,‘圣光机械’下单购买零配件,运到南头乡的工厂进行组装。

    欧阳君在‘圣光机械’碰到的厂商人员其实大多是个体户。而‘圣光机械’的工厂更像个作坊。

    实际上天阳市确实有不少作坊式的小工厂,造三轮车也是其业务之一。‘圣光机械’不过是更进一步配上动力,拥有更严格要求的管理,仅此而已。

    在很多工厂老师傅看来,一家乡镇企业能做到这个地步就非常不错了。每天能造个几辆车是很大的成就——很多厂子还不如‘圣光机械’呢,照样过的滋润。

    首批测试的几辆机动三轮车很快就派上用场。市场部正在搞搅拌机租赁呢,非常急需车辆拖搅拌机在各个工地到处跑。

    ‘圣光机械’造的车辆,首个用户就是自己。

    某个工地若是需要搅拌机,打个电话给‘圣光机械’在天阳市的办公点。办公点的人就会安排人手,车辆,设备,在约定时间抵达工地,立马就能开工干活。

    过去搅拌机得用拖拉机运输,又慢又费劲。现在好了,工厂每天能造三辆,拖着设备到处跑。

    南头乡的人们很快就发现这些看似简陋的车辆实则相当灵活。它们日夜不停的到处串行,每时每刻都在拉人拉货。

    一开始每天只能装配三辆。但等技工熟练后,日产量很快就从三四五朝上增加。用不了一周,十几辆机动三轮车就在南头乡处处显露身影。

    这破车确实没啥技术含量。关键是要把生产责任制贯彻下去——谁没拧好螺丝或胡乱装配,测试中出现问题,就扣谁工资。一个月连扣三次就开除。

    随着时间推移,陆续有些车辆出问题送回来返修。基本没什么大毛病,无非是采购和生产环节中稍加调整,加以改进。

    老百姓也逐渐发现‘圣光机械’好像真的造出了什么好东西,虽然只是一款很普通的机动车,但它在足够廉价的情况下有相当的性能。

    乡村道路差,坑坑洼洼的路面很常见,上下坡更是时刻遇到。车辆若是没点助力,真是会累死个人。普通农户经济条件有限,五百块以上的车辆压根不会考虑。

    而在五百块以下要挑选有相当承载能力和足够动力的车辆,就只有周青峰搞出来的这款三点五马力汽油机带动的三轮车。它最大特点就是——便宜,皮实!

    三百块,你卖了不吃亏。三百块,你卖了不上当。只要三百块,就能把一辆能拉半吨的小三轮带回家。

    为了培养口碑,周青峰照例是提供租赁服务。从南头乡运货去溪水镇只要三块钱运费,从溪水镇去崇康县再加五块。哪怕从乡里直接去市里,也只要十块钱。

    相比之下,一辆小四轮也许更能拉货,可跑这么一趟没个四五十是不行的。普通农户的运输需求往往也就几百公斤,太贵了根本承受不起。

    机动三轮车拉着搅拌机到处跑,最先租用的就是各个小工地。运砖块,运水泥,运河沙,有些工地要运的东西不多。老百姓精打细算,用个小三轮就够了。

    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其中的赚钱机会——就是那帮被‘圣光机械’培训的搅拌机操作人员。他们大多是南头乡的无业青年,因为各种原因被逼得上班。

    这些人最先负责使用厂里出产的机动三轮车,也最快了解车辆性能,同时还对各处工地的需求很有了解。只要简单算个账,就知道现在跑运输是个赚钱的路子。

    ‘圣光机械’给这些操作工的月薪是四五十,几个人只要干上两三个月就能凑钱买一辆。他们完全可以自己干,赚的还多些。

    乡卫生所的余大夫就面临这个问题。他把儿子押着到‘圣光机械’当搅拌机操作员,工作就是学着给机器定量加料,然后推电闸搅拌。这活简单至极,傻子都能干。

    可干了三个月,儿子就一声不吭把工作辞了,跟几个朋友合伙买下了一辆机动三轮车。余大夫为此大惊,“好好的工作为什么不干?你们自己能找到那么多货来运么?”

    “厂里说了,愿意扶持我们这些单干的。‘圣光机械’正派人在各乡镇设点,他们有渠道接活,然后分派给我们。

    厂里提供信息,三个月内不受我们任何费用。三个月后若是经营不好,愿意再招募我们回厂里干活,确保我们后路无忧。”儿子都把情况打听清楚了,算计了很久。

    说白了,‘圣光机械’实际上等于扶持一批人,把运输,操作,维修等服务外包出去了。余大夫仔细盘算了一番,就发现周青峰好像又在做善事,倒贴钱给人发财。

    儿子搓搓手,喜不自胜的说道:“我和几个朋友算过,一辆车才三百块,简直就跟白送似的。还有搅拌机,内部价只要一千八。等我们赚了钱也买一台来,半年绝对回本。

    现在市面上拉货的活很多,比如乡里镇里好些地方修路。来回一趟就五块钱,我一天能跑好几趟。运气好,一个月就能把车钱赚回来。”

    听着一点一滴的算计,余大夫头一回觉着自己儿子在‘圣光机械’干了三个月,真的长进了不少。

    而在‘圣光机械’在南头乡的工厂内。

    “那台50CC排量的汽油机要一百六十块一台。变速器,电瓶,车体,轮胎等等配件加一起,我们的生产成本就快五百块了。这还不包括人工税费的成本。”

    “我们这车是卖的挺好,市面上找不到比我们质量更好更便宜的机动三轮车。”郑教授算账之后直叹气,“可这卖一部就赔一部啊。要是再扩大产量......”

    技工们热火朝天的进行三班倒工作。随着熟练度的提升,产量的提升速度远比预期要快。但作坊式的生产必然存在个上限,卡住‘圣光机械’的发展。

    周青峰接口说道:“扩大产量才能降低成本,没有产能就是死。我们也不能窝在南头乡这个小地方,必须继续扩张,否则就是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