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圣光骑士(圣光) > 第0191章 探访 3
    和郑平教授预想的有些差异。周青峰的招聘广告在刊发当天,不但立马有电话打到南头乡咨询此事。还有人自觉条件合适,等不及在电话中获得信息,骑着自行车穿过糟糕的乡村土路,主动上门问个清楚。

    ‘两百块月薪’的魔力是无穷的。

    来求职的人中,有的是翻砂师傅,有的是机床师傅,有的刚刚中专毕业,有的在市里某家设计院所。当天入夜前,就有七八个外来者走进了‘圣光机械’那扇破旧的厂门。

    对于愿意来求职的人,不管是谁,周青峰都好饭好菜的招待。他把乡招待所给包下,专门用来安置这批人。

    就算有人看了破旧厂房和简陋设备而大失所望,也能领到两块钱路费,被客气的送离。这等礼贤下士的手法让不少人多了几分信心。乡镇企业是差了些,但待人接物毫无问题。

    尊重人才这句话,‘圣光机械’是做到了。

    来的人都一一登记,然后面对同一个面试难题——谁能帮周青峰设计一款小型汽油发动机?

    从外壳模具,到机加工零件,到生产组装,到测试出厂,甚至包括对外销售。周青峰需要全套解决方案。这是一人计短,众人计长的项目,任何人都可以讨论,能被采纳的意见都将获得回报。

    这款小型汽油机有什么特别么?

    一点不特别,性能上甚至堪称普通。它被要求50CC排量,三到四马力的功率,体积要小,油耗不能太夸张。关键就是要能方便生产。

    它用在什么地方呢?改装三轮车。

    周青峰在九零年生活了几个月,对农村的最大感受就是交通和通讯太不方便了。这其中交通最是致命。老百姓迫切需要一种廉价好用的交通工具。

    这让他想到后世乡村常见的违章机动车,就是一辆三轮车配上小发动机。这种车子能装货能拉人,马力足够,适应能力强,改装费用非常低,三十年后顶多一千多块搞定。

    这种改装三轮在行驶中不安全,也就只能在乡镇的道路上跑一跑。若是开着它碰到交警,罚款一千到两千,有驾照扣分二十以上,行政拘留五天起步。

    但若是能在这三十年前搞出来,情况就不同了。只要够便宜,把售价压缩在三百块以下,周青峰保证把这车买到全国去。

    路边零售的小摊小贩肯定喜欢,要进城的农民也喜欢,小批量的廉价运输也能发展起来,经济活力绝对大幅提升。

    关键是这东西没啥技术含量,就是个二冲程的汽油机。一辆三轮车装上它,再配上脚刹,手排挡,油箱,电瓶,排气管等等配件,就可以成为一辆不是摩托的摩托车。

    这种小车拉个几百斤货就跟玩似的。至于油耗高等缺点,那都不是问题。现在油价便宜,一升才一块多,普通老百姓也用得起。

    面对这个奇思妙想却似乎有些道理的项目,‘圣光机械’内部进行了大讨论,从熟练技工到入门学徒,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每个人都可以从自己熟悉的角度来考虑。

    比如小发动机外壳就不能靠机加工,为了便宜得用铸铁气缸,翻砂和模具师傅就有发言权。但气缸和活塞必须机加工,懂车床的师傅可以说道说道。就算是学徒,也可以从制造难易度给出自己的意见。

    周青峰不排斥从外部订货采购零部件,从市里赶来的应聘人员就可以推荐自己原单位的产品。哪怕这只是一个山寨拼装货也不要紧,只要能造出来就好。

    初步的方案肯定很粗糙,但随着从市里赶来应聘的人越来越多,随着有专业的设计人员同意来当周末工程师,随着各项资料越来越丰富。一个逐步成熟的方案就将摆在周青峰的桌面上。

    天阳市工业能力再差,造这样一种低技术的汽油发动机还是没问题的。所有零部件都是货架产品,全部可以在市内某家企业采购到。‘圣光机械’只要把零件拿来组装就够了。

    生产没问题,但这样一个项目要运行的好,需要成熟的管理团队来掌控进度和成本。周青峰总览大局没问题,可他不懂具体技术,细致的活靠他就得抓瞎。所以他需要一个懂行的项目经理,一个抓总的负责人。

    郑教授就是这时出现在‘圣光机械’的厂门外。他来的时候都夜里十二点了,听着工厂修理农机的声音而来——厂里最近在修一台收割机,南头乡愣是没人用过,不懂怎么修。

    厂门开着,碘钨灯把里头的院子照的通亮。厂里的老师傅们还在琢磨收割机的刀具该如何传动。

    郑教授背着手,就跟游客般走了进来。厂里的人忙忙碌碌,也没人搭理。他就站在场外看了半天,听了半天,才忽然开口道:“你们没有装配图,没有零件尺寸,怎么可能修的好?”

    ‘圣光机械’的技工目前大多是来自原本机修厂,大家对于修理熟悉的农机都不在话下。可南头乡土地少而破碎,这台收割机是从另一个县当废品收购来的,缺了不少零件。

    郑教授一开口,几个修理的师傅也是叹气。有人就问:“老爷子,你有办法么?”

    “我也没有。”郑教授摇摇头,“我就是路过,看你们这半夜还亮着灯,就进来瞧瞧。”

    看打扮和容貌,郑教授就不是乡里人,没谁信他是路过的。只是他深更半夜的出现也是出乎厂里人预料,有个师傅就主动招呼道:“老爷子,进来喝杯茶吧。这机器只能先放着了。”

    说是放着,可所有技工和学徒都收拢现场工具,清理工作面,就连地上的机油都尽可能的清理。这本是常规操作,但管理不到位的工厂压根没人管。

    这点让郑教授很是惊奇,市里的工人都难得有这种随手清理的习惯,他们只会到处乱丢。

    “你们这管理挺严的呀。”

    “因为会扣工资啊。”

    “你们厂长的规定?”

    “是啊,我们厂长年纪不大,什么都好,就是翻脸特别快。上周刚刚开除了两个人,一点情面都不留。他说‘一百块的工资要有一百块的纪律’,啥都好说,这条不能改。”

    这话听着有点耳熟,郑教授依稀记得是什么国外企业家的说过类似的话。他跟着几个技工师傅走进厂子的休息室,惊讶的发现......,“你们还有夜宵?”

    哈哈哈......,众人大笑。铁律带来的怨气都消散其中。论福利待遇,‘圣光机械’可是一点不差。

    休息室内还有办公人员,一台电话传真机摆在正中,光鲜亮丽。传真机旁边还有一台电脑,这设备在天阳市都不多见,乡镇小厂居然配上了。

    “你们居然配备了电脑?”郑教授可是知道这样一套办公设备可贵了,好几万呢。

    机修师傅的夜宵是肉包子配豆浆,他们分了几份给郑教授,同时问道:“老爷子,你懂用这进口的洋玩意?我们厂长都不懂,正要找人来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