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圣光骑士(圣光) > 第0142章 走私货
    夜里,南头乡小学的操场挤满了人。

    三十二寸的大彩电仿佛被供上神龛,披红挂彩放在高高的主席台上。录像机里塞了一盒‘第一滴血’,席尔维斯特.史泰龙在屏幕上彪悍的大战美国警察。

    画面,音质,剧情,火爆的动作片把全校师生和围观群众深深吸引。就连乡政府的人都跑过来大呼过瘾,觉着看老外的片子是种享受。

    捐赠的教具第一次使用就是公开放电影,可把南头乡的男女老少给乐坏了,也震撼坏了。很多人平时也就听个广播喇叭,一下子接受这等视听盛宴,如坠梦中。

    不......,梦里都不会梦到这等好看的电影。

    黑沉沉的夜里,操场上只有电视机传出的厮杀枪声和搏击怒吼。观影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咳嗽一声都会引发众怒。

    ‘第一滴血’确实好看,哪怕三十年后也是经典,国内难以拍出这样的片子。可周青峰坐在学校教学楼的二楼栏杆后,望着画面闪动下乌压压的人头,无思无想。

    相对其他观众的激动,马婧倒是更关注周青峰。倒不是女孩子不喜欢动作片,而是她身边的男孩子更吸引她。

    “刚刚有同事来问,你还有收音机吗?”女老师问道。

    给学校捐赠三件电器后,周青峰还给学校的孩子发奖品,挑出三十个‘品学兼优’的学生,每人一台国产收音机。

    ‘回收垃圾’里的收音机很小巧,只有巴掌大。它们甚至没有坏,就是不适应市场,卖不出去而已。

    周青峰对外对外一律说是进口货。实际上大家也信。毕竟现在国产的收音机压根做不到这么小,音质方面也多有失真。

    有人来问收音机,周青峰点点头,“不但有收音机,彩电录音机录像机乃至磁带录像带都有。只要花钱就可以买到。”

    “要多少有多少?”

    “呃......,这倒不一定。现在有货但不表示以后也有。”

    周青峰可不敢把话说满,天知道下次买来的可回收垃圾里都有啥?

    马婧悄默默离开,一会又回来问道:“那种大彩电,多少钱一台?”

    “谁要?”周青峰问,“你要的话,我送你一台。”

    马婧呼吸一滞,昨天说送自行车,那顶多也就上百块。可这大彩电就不一样了,跟她聊天的所有人都一致表示这种档次的彩电不会低于一万。

    “周青峰,你这些货是走私来的吗?干嘛不去市里卖?这乡里谁买得起啊?”马婧很是疑惑,她不敢想周青峰真要送,自己敢不敢收。这要是真收了,怕是只能嫁人才能回报。

    换别的姑娘,若是有一台价值上万的彩电当彩礼,立马就要点头答应婚事。换别的男人,用价值上万的彩礼下聘,什么姑娘娶不到?

    马婧心里慌的很,脑子里一团乱麻。她跟周青峰才认识一个星期,实在不晓得这小子怎么会出手如此阔绰?对方好像不把钱当钱一般,随手就送了。

    光影之间,周青峰看到了女人脸上的疑惑。他若说自己毫无私心白送礼,只怕谁也不会信。若要不被怀疑,就只能自污了。

    “这些东西确实是走私来的,我这不是想卖个好,为以后的买卖铺条路么?你就告诉我,是谁想卖吧?”

    这话听来才是合理解释,这比偷偷贿赂又更高明,好处摆在明处,又是捐给学校。谁也挑不出毛病——马老师心里已经脑补出一连串的内幕,反而觉着周青峰谋划甚深。

    只是想到这小子不是为了自己而赠送,女孩子心里又觉着很是失望。她刚刚还在想着周青峰若是真送上万块的大彩电,自己要不要答应。一转眼却又发现对方不是冲自己来的。

    好矛盾的心思。

    真讨厌!

    “乡里领导想买,但这个价格么......”马婧看了眼周青峰,“这种彩电,你卖多少钱?”

    “三千一台。我还有几台尺寸小点的,价格会便宜些。此外录像机录音机都是正常售价的三折,外加三个月保修。”

    三千一台大彩电,马婧考虑一下自己的工资,心里咂舌。三折也不是自己能买得起的。她又悄默默的离开一会,回来后说道:“乡里想要两台彩电,三台录像机,五台录音机。

    你送给学生的收音机,有几十个人想买。还有你卖的自行车,想要的人就更多了。有人骑着你卖的自行车去了镇上,连镇上的人都看着新奇。

    我刚刚听人说,猜你是借水路从天阳市弄来的走私货,所以平常都没人看见。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乡里没谁在乎这事。只要能买到便宜货,什么都好说。”

    话到最后,马婧还犹豫了一下,再次压低声音说道:“刚刚那些话是乡长说的,他跟其他乡政府的头头就坐在那边。”

    女老师朝黑暗的操场边指了指,周青峰目光锐利,隐约看到有几个中年人站在那儿在彼此交头接耳。他们对电影不怎么在意,显然知道自己有机会弄到独享的家电。

    至于是公家还是私人来付账,周青峰不在意。这情况跟他设想的基本一致,并没有太大的差异。头头脑脑让马婧来传话,显然也是不想直接跟走私贩子有啥直接联系。

    但这样对大家都好,周青峰也不愿意搭理这些官僚,沟通起来太累。马婧犹豫一会,刻意傲娇的说道:“我不想白拿你的东西。但你的自行车又让我很喜欢。我付钱买下。”

    “给你留的那辆车售价五十块。”周青峰倒不客气,伸出了手。

    “这么贵?”马婧忽而觉着心酸——果然是骗我的,拿我当工具使,就为了跟乡里领导搭个桥。用人脸朝前,不用脸朝后。果然不该相信男人,没良心的负心汉,居然要价这么贵?!

    五十块是马婧一个月的工资了。她想到刚刚周青峰还说要送自己价值上万的大彩电,现在却对一辆自行车斤斤计较,巨大的反差让她委屈的想哭。

    坏蛋,原来一切都是骗人的。

    年轻的女老师强忍着泪,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抽出五张皱巴巴的钞票,“给,我买了。”给钱的那一刻,她实在控制不住,说话都带着哭腔。

    马婧平时省吃俭用的,现在花一个多月工资买自行车,要不是她话已出口,心里实在舍不得。

    周青峰收了钱,却从口袋里又掏出个小巧的玩意递过去,“车子在店里,明天你自己去骑。这个东西送给你了。”

    “我才不要你的东西。”马老师要维护自己最后的骄傲,绝不为蝇头小利低头。她把那小东西给推了回去。

    周青峰却硬塞了过来,“拿着吧,别哭哭啼啼的。你把车到县里转手一卖,一百块都有人要。这个才是真送给你的。”

    “这是什么?”

    “随身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