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圣光骑士(圣光) > 第0080章 监狱幽灵
    作为一个城市,少不了有统治机构。在统治机构之下,少不了暴力机器。暴力机器的各个部门中,监狱是必不可少的。

    “这个监狱很特别。”周青峰伸手将腐朽的木板拆开,坑底就出现一个黑洞。洞内有一股极其阴寒,浑浊,带着浓重土腥味的空气。他闻了半口就觉着胸闷气短,头脑发晕。

    深坑内的空气本就不好,周青峰不得不避让一二,费劲爬到坑外等了半天。坑外就是他跌进来的树林,他扎了一根火把,用火石点燃,继续探寻坑底的遗迹。

    “为什么精灵要把自己的城市变成地下城?又为什么要留下这么一个深坑?”周青峰举着火把回到坑底,他粗略估计了一番,上下落差超过十米,坡度大于三十度。

    这跌进来没扭断脖子也是命大了。

    “精灵都是有洁癖的变态,搞个地下城算什么?它们经常干出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希瑞克回答道:“至于深坑么,这里毕竟是监狱,可能囚禁在里头的人从这里逃出去挖的。”

    “你是说这座监狱被奥术沉入底下时,里头还有活人?”

    “谁知道呢?我虽然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暗日,可我也不会关注每一个爬虫在干什么呀。”

    有火把在,好歹能提示这坑底黑洞的空气质量。周青峰将火把深入黑洞中,确保火焰依旧还能燃烧,同时照亮内部空间——那是个相当陌生的世界,昏暗,阴沉,色彩发灰。

    “希瑞克,你确定这里是个监狱?”

    “你以为精灵的监狱是什么样子?挂满血钩的墙壁,烧着炭火的烙铁盆,残留腥臭气息的刑架,游荡着幽魂的囚牢?精灵可没有这些玩意。况且你正站在监狱的楼顶上。”

    周青峰从破开的黑洞跳下去,落地咚的一声,脚下是一层浮土。他把自己吓一跳,惶惶不安的问道:“我为什么要来探索一座精灵监狱?这里能有什么好东西么?”

    希瑞克同样懊恼,“我原以为这里会是一座精灵的神殿,可以找到些适合你用的好东西,以此作为你信仰我的奖励。

    谁知道你小子太麻烦了,这地方也不是神殿。至于这地方会有什么,我也不知道。”

    周青峰听不出希瑞克有什么懊恼的语气,更对这疯子的厚脸皮表示无语。他举着火把在黑洞内来回走动,确定自己正待在一座阁楼里。希瑞克说的没错,他确实是从楼顶进来的。

    阁楼空间不小,周青峰进来的洞口确实堆着大量泥土,他跳下时就踩在那堆泥上。楼洞口用几块木板胡乱堵住,外头用灰泥涂抹,作为遮掩。

    希瑞克说道:“我现在肯定这监狱里有人逃了出去,阁楼内的泥土就是挖洞留下的。逃跑的人特意把洞口掩饰了一番,似乎还打算回来。但很显然,他一去不返。”

    “其实我很奇怪,你怎么看个屋顶就认定这里是个监狱?”周青峰在阁楼内找到一扇敞开的灰败木门。门后也是黑洞洞的,幽深死寂。

    “因为我能感应到三层楼下有一座精灵守护神科瑞隆的神像。不同功能的建筑里,神像有不同形态。这里的科瑞隆神情愤怒,有惩戒之意。所以这里是监狱。”

    “那里有没有什么可怕的怪物?”

    “没发现。”

    “好吧,信你一回。既然来了,我好歹探索一番。我再次提醒,坑死我,也会坑死你。”

    周青峰举着火把,走进了阁楼的灰败木门后。除了火把上的噼啪声,就只有脚步声和心跳在伴随他。他很快找到楼梯,螺旋而下,整个地底遗迹一片死寂冷清,啥都没有。

    好吧,也不是啥都没有。

    墙壁上有大量描绘神灵和森林的壁画,天花板上还吊着油灯。地板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只是年代久远都已经褪色残缺,踩一脚上去便大片撕裂。

    “这监狱不大呀。而且我没看到监牢。”周青峰从阁楼下来,直到一楼的大厅。他看到了大厅正中那尊精灵守护神的怒容神像,好奇半天。

    “银叶城一向备受冒险者的觊觎,很多盗贼想来这里发财,可成功的寥寥无几。这里不是囚禁精灵的监狱,应该是囚禁外来者的监狱。

    以精灵的骄傲,它们是不会允许陌生人住在自己的城市,所以这个监狱没有被设置在银叶城内。至于监牢,你得先找找地下室。”

    地下室也不难找,就在科瑞隆的神像后头。入口有个简单的法阵封闭,可天长日久早就没了效力。倒是入口那扇锈蚀的铁门把周青峰堵在外头,钥匙孔都堵死了,根本打不开。

    整个监狱建筑内啥好东西都没有,周大爷就指望能到地下室去瞧瞧。可他对那扇厚重的铁门毫无办法,气的朝铁门上重重踢了一脚。

    哐当一声,整个阴暗的监狱内都在回荡撞击的声音。天花板上扑扑落灰,墙皮在不断掉落。周青峰也没想到这响声如此之大,连忙就要捂住耳朵。

    希瑞克却惊呼一声:“回退,地下室有东西正在向你靠近。”

    听到警告,周青峰像只兔子般撒腿就跑。可不等他跑出多远,厚实的铁门后直接窜出一个白色的影子,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

    一个愤怒而暴躁的声音直接窜进周大爷的脑袋,“是谁在打搅我的长眠?”

    鬼啊!

    周大爷后悔死了,真的只恨自己没多长几条腿,迈开步子拼命的跑动。可他速度再快也快不过能穿墙的白色幽灵,眼看一道负能量射线就要断绝他的生机......

    “低头,翻滚。”希瑞克大喊道。

    周青峰就地一滚,负能量射线从他头皮上擦过,命中一块挂在墙壁上的木版画。那是一张用橡木雕刻的画板,被负能量侵蚀后当即酥软,犹如尘土般扑棱棱的掉落。

    “希瑞克,你不是说这里没危险么?快想点办法。”周青峰翻身跳起,继续逃跑。

    希瑞克也喊道:“你不是我的信徒,我没办法借助你的身体施法。”

    “你这个邪神又想坑我,我就知道你把我引进来不安好心。”周青峰破口大骂,却只能继续逃,“要么同归于尽,要么逃出生天,反正我死都不会信你的。”

    “这次真不是要害你,是我的神力太弱了,没发现地下室的幽灵。不过这个幽灵并不强大,你现在马上逃到科瑞隆的神像前去,那里是整个监狱唯一安全的地方。”

    不强?

    不强是相对你们神灵而言吧。

    老子觉着很强啊!

    周大爷被白色幽灵撵的鸡飞狗跳,狼狈至极。可他不听希瑞克的话也不行,于是从大厅一侧的楼梯窜到另一侧,又跳回到正中的神像身边。

    科瑞隆的神像面露怒容,在几十年的封闭中早已变得冰冷。可就这么一尊神像却成了周青峰的庇护所,白色的幽灵在冲到神像三米外就停步,却不离开。

    跑动中火把早就掉了,周围一片黑暗。只有眼前那个白色的幽灵怪物在张牙舞爪。

    周青峰的心跳都超过一百八,响的犹如擂鼓一般。他贴在神像下,努力平复情绪,却发现自己被困住了——惨了,我成了这监狱里的囚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