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圣光骑士(圣光) > 第0077章 精灵弓手
    黑夜的森林中劲风回荡,亡灵刺客在瞬息间不停闪现,又不停的消失。

    它手中的利剑也如同鬼魅般,每次挥击莫不从无声中迅疾而来,不离周青峰双眼,咽喉,胸口等要害,叫人防不胜防。

    若是正面迎击,周青峰一方压根不怕麦肯,甚至可以将它撵的无路可逃。但现在上百号亡灵地精逐渐逼近,再跟这个不怕死的刺客纠缠下去就太危险了。

    周青峰想走却走不掉,干脆将自己最后的底牌使出来——口令‘辛达’,他手中的魔像立刻化作精灵弓手。

    拉弓射箭在刹那间完成,一发‘爆裂箭’正中麦肯的胸口。冲过来的亡灵刺客压根没想到周青峰一方竟然会突然多个帮手,还是个以射箭‘快准狠’著称的精灵弓手。

    一发爆裂箭将麦肯的胸口炸开一个大洞,紧跟着‘淤泥怪舌矛’还飞射而来。

    麦肯被炸的身形僵直,犹如活靶。锐利的舌矛轻松命中了它的下颚,穿透其脸颊。这名亡灵刺客在最后关头偏头躲避,只避开舌矛爆头的后果,可它半张脸以及一侧的颅骨就没了。

    变成亡灵的麦肯不会疼痛,它也不顾自己狰狞的面目变得更加可怕,直接两腿后蹬逃避追杀。

    周青峰满以为这家伙接连遭受重创总该死了吧,没想到对方胸口开了个大洞,脑袋缺了一块,竟然还能活蹦乱跳的逃跑。

    这一下疏忽,就让亡灵刺客躲进了树林的黑暗中。‘阴影躲藏’的技能下,叫人难寻它的踪迹。

    精灵弓手的出现连伊妮莎等人都没想到。等到亡灵刺客避逃,周青峰气的大骂,他们方才知道少年竟然还藏着这么一个杀招——树林中的精灵弓手,那可是极其可怕的存在。

    而在仅仅数十米外,手握法杖的祖尔.灰皮正咬牙切齿。论单打独斗,周青峰在它面前只怕一个回合都撑不住。可少年愣是接二连三的给它找麻烦,还都是大麻烦。

    班恩是暴政之神,信仰班恩之人就容不得任何反抗,必须获得无可置疑的权威和无上的权力,否则如何称得上暴政?

    地精萨满把麦肯派去拖住目标,再紧跟着十几个班恩的黑武士和超过两百号亡灵地精。它打定主意不管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今晚也必须把那些胆大包天的家伙留下。

    麦肯出去没多久,树林中就传来激烈的打斗声,于是亡灵地精蜂拥而至。几个穿重甲的黑武士更是高举圣辉强化自己,喊着‘唯有服从班恩’就冲上去。

    可没多久的功夫,前头的树林就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树枝断折声。再过几秒,一身是伤的亡灵刺客就逃了回来。这家伙伤势之重连老地精都吓一跳......

    脑袋缺了一半,腐化的脑组织都露在外头。胸口破了个大洞,衣服成了破布,依附的皮肉不翼而飞,肋骨碎裂,流出大量浓水,一看胸腔里的脏器肯定全挪位。

    这也就是亡灵,换个活物来早失去行动能力,当场死透了。

    不等老地精问个清楚,前头树林里再次响起激烈战斗的声音,应该是那些狂热的黑武士冲上去了。

    那些‘铁罐头’看似笨拙,实则体力超强。他们全部使用威力极大的重剑,拼杀起来大开大合。

    这些家伙个个都是狂信徒,只要喊一句‘唯有服从班恩’,遇到强敌就可以以命换命,一般人根本难以抵挡。

    只是黑武士攻上去却似乎被什么人给挡住了,强行冲了半天也冲不上去。伴随攻击的亡灵地精倒是如水银泻地,从树林每一个空隙杀上去。可它们杀上去多少,就倒下多少......

    好像被人割麦子似的。

    “对面发生了什么事?”祖尔.灰皮第一反应是自己难道又中了埋伏?它听到了密集的弓弦震动声,也看到了大量光矢飞射的闪光——就像是对面埋伏了一大批弓箭手。

    麦肯的下巴被周青峰的舌矛给打碎了,舌头也烂了,根本无法说话。它逃回来是希望从老地精这里寻求帮助和庇护。

    可祖尔.灰皮没空搭理一个废物。它连续施法,给自己套上‘防护箭矢’和‘石皮术’,就大步走向正在激战的前方。当它真的看清战场,就发现压制己方的压根不是‘一大批弓箭手’......

    就只有一个。

    箭如飞蝗从树林中不断激射,虽然每次箭矢射出的位置都不同,可祖尔.灰皮还是能判断出对面只有一个不断移动的射手而已。只是这名射手射的又快又准,箭矢的威力也极大。

    一名黑武士倒在个树墩下,眼眶上多了一个洞。光矢从只留一条缝隙的重装头盔上射了进去,直接射爆了他的脑袋——这份箭术之精准,简直闻所未闻,匪夷所思。

    培养一名黑武士至少需要十年,班恩教会在每一名黑武士身上都要花掉大量的财力和物力,还得忍受极高的淘汰率。

    黑武士就犹如战场上的坦克,重甲重剑的他们基本无视箭矢,最擅长用来强行破阵,蛮不讲理的虐杀对手——可现在杀死他们的偏偏就是箭矢,精准的箭矢。

    穆尔西主祭会心疼死的。

    老地精刚刚冒头,对面就有一发箭矢飞射而来。它根本来不及躲闪就被射了个正着,佝偻的身材都在箭矢的冲击下差点摔倒。

    ‘防护箭矢’根本没起作用,因为射来的灵能箭没有实体。倒是‘石皮术’提供了防御,覆盖在外表的石皮被射的碎屑乱飞。

    “这是怎么回事?”祖尔.灰皮连忙躲在一颗大树后。它也不敢硬顶着灵能箭矢向前冲,只能向其他黑武士大声询问。

    其他黑武士并没有放弃进攻,可他们也不敢再大大咧咧的向前冲。因为就在刚刚那一瞬,就有两名同伴被精准的箭矢射的一死一伤。

    现在这些‘铁罐头’只能低着脑袋,靠自己的重甲硬抗,缓缓向前推进。

    对于老地精的癫狂询问,黑武士的回答是——对面有一名精灵魔弓手。

    精灵?

    还魔弓手?

    你们这些黑武士的脑袋里都是浆糊不成?

    精灵在五十多年前就撤离黑森林了,这地方还有个鬼的精灵啊!

    更别提魔弓手了,这种强悍的存在怎么可能出现?

    背靠大树的老地精很想否认,可对面不断飞射的光矢没法否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