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圣光骑士(圣光) > 第0075章 击溃
    四五名骑士人数虽少,可高速冲击却极为凶狠。他们在黑夜的林间道路刮起凌厉的劲风,犹如利剑捅进乱作一团的地精队伍。

    伊妮莎便是冲击的锋锐。她手中刀光闪动,荆棘头盔亮起辉光,暗红色的披风猎猎作响,马蹄踏过火油燃烧的地面,一往无前的杀了上去。

    地精们正被烧的哇哇叫喊,恐惧和痛苦迫使这些绿皮怪发出自己最大的噪音。它们麻杆般的细腿在跑来跑去,没头没脑的相互乱撞,不停推搡,直到死亡或昏厥的那一刻。

    队伍中原本还打着几杆马格鲁部落的旗帜,现在那几面涂鸦般的旗帜都被踩成碎片,又被马蹄踏入泥土之中。

    一名熊地精在漫天坠落的火油中侥幸无伤,它吼叫着挥舞手中的狼牙棒,将身边乱跑的地精士兵打的骨肉成泥,威吓同族,希望把队伍重新组织起来。可就这时......

    迎面而来的劲风中传来一股凌厉刺骨的寒意。

    黑森林里本就气温低,可这股寒意直入骨髓,逼人心魄。

    道路上的熊地精持棒抓盾,怒吼中却在控制不住的冷颤,毛发因为极度的惊悚而根根竖立,危险的气息正伴随马蹄声向它逼近。

    这高大的怪物被乱跑的地精堵在道路中间,无法逃避。它唯有硬着头皮,挥舞狼牙棒顶上去。它希望靠自己的拼死一击换取活命的机会。

    可是......

    乱跑的地精被马匹撞的飞起,犹如被犁开的地面,又如碎裂的波浪。

    披坚持锐的女骑士从黑暗中冲出,荆棘头盔的微光照亮她冷漠无情的脸,她手中的长刀轻轻一划,一阵风似的从挡路的熊地精身边吹过。

    大吼的熊地精正横扫狼牙棒,却忽觉手中一轻,武器断了。它来不及分辨发生了什么,后头又一名骑士冲过来,同样是简单的借助马力持刀划过——它那粗壮的手腕又齐肘掉落。

    不等熊地精感到疼痛,也不等它发出惨叫,随行的骑士继续冲过,又一刀砍上它的脖颈——狰狞的头颅还在大吼,下一秒便身首分离,咕溜溜在地上打滚。

    无头的脖颈喷出热血,再扑通倒地。

    一头怪物的生命就此终结,尸体很快就会在寒风从被冻的硬邦邦。

    黑森林的死魂灵们发出欢叫,它们来到正爆发火焰的林间道路,跟在冲击的骑队后头,扑向那些刚刚脱离身体的灵魂。

    它们不停的撕咬,啃噬,引发败亡者的精神共鸣,让战场变得越发惊怖。

    周青峰跟在伊妮莎身后,被其他几名骑士保护着。虽然他也抽出长剑,可他却没有跟任何敌人交手的机会——小小的骑队犹如穿凿的利箭,在火焰燃烧的道路上将敌人打的落花流水。

    普通的地精步兵遭到火油攻击后就乱套了,被点着皮毛的就乱跑乱叫,幸运点的就被吓的丢弃武器,头也不回的逃进路边的树林。唯有那些大块头的熊地精还在坚持......

    可这些怪物也坚持不了多久。

    伊妮莎和她的部下都相当精通骑兵冲击,跟随她的都是些三四十岁的老手。他们面容严肃,装具齐整,阵型严密,发动冲击后便无畏无惧,却又分工明确,配合默契。

    道路上零零散散的熊地精不断遭到屠戮,两三百米的一段就被骑队砍死七八头。那些大块头的怪物想拼命都做不到,因为它们要经受一连串的打击,死的极其窝囊。

    虽然只是跟随,周青峰也对这干脆利落的攻击感同身受,大为赞叹。只是在冲击一段距离后,伊妮莎却忽而收拢缰绳,调转方向,喊了声‘撤退’。

    躲在树林中的娜尔等人已经把十几桶火油都丢了出去。骑队前方地精的队伍虽然也陷入混乱,却没有遭到攻击,还有大批大批的兵力保持完整。

    十几头熊地精已经组织起来,以密集的队形发起反向冲击,嗷嗷叫的要跟伊妮莎这区区四五名骑士拼个你死我活。女骑士一看情况逆转,当即见好就收,拨马就走。

    周青峰一晚上啥都没干,就是跟着跑来跑去。伊妮莎说走,他就跟着走,掉头撤退。而这时来路的方向也传来马蹄声——那是刚刚跑过去那些黑武士,它们总算反应过来了。

    “快走,不能被人堵在半路上。”

    偷袭埋伏是以弱击强,最忌贪功不知进退。伊妮莎带着周青峰回到埋伏的土坡,都能看到道路另一头正气急败坏要来拼命的那些黑武士。

    ‘铁罐头’们都穿着封闭式的全身重甲,防御力极高。残酷的训练让它们狂热好战,无惧死亡,一旦被缠上就很难脱离。

    娜尔和卢克等人也都回来了,所有人都喜气洋洋,对今晚的战果非常满意。大家都不多言语,简单清点人数后就上马入林,分散撤离。

    周青峰在马背上回头望去,只见黑武士那伙已经追到距离己方不到三十米,却忽然马失前蹄,好几个‘铁罐头’重重摔了下来——是预先布设的绊马索,跟拦路的树木一个作用。

    “你发什么呆?还不快跟我走。”伊妮莎一把扯过周青峰的缰绳,带着他离开。埋伏的林间道路直来直去,偷袭的小队被敌人两头堵住,就无法原路返回,只能进入树林绕道。

    树林中就没有道路了,为了提高撤退的速度,周青峰等人必须分成四五个小队。娜尔和卢克各自带了几个人,他还是跟着伊妮莎和一名老骑士。

    绊马索为撤退提供了宝贵的两三分钟,周青峰再次和敌人拉开距离。进入树林后,他紧张的心情逐渐平缓,却又激动的极为欣喜,对伊妮莎身边的这支骑队很感兴趣。

    冷兵器作战,骑兵总是比步兵威风帅气些。周大爷也希望自己日后能掌握一支强大的骑兵,他向伊妮莎低声问道:“能向我介绍你身边这位骑士吗?”

    追随伊妮莎的几个骑士的年龄都不小,一副副饱经风霜的脸庞。

    女骑士正在领路,回头低语道:“当然可以,这是他们的荣耀。跟在你身后的是纳瑟爵士,他是我父亲赐予我的封臣,发誓一生效忠于我。”

    老骑士大概有五十岁了,穿着斑驳老旧的骑兵甲,手里的马刀凝结粘稠的血水。他本跟在周青峰身后,这会主动策马上前,单手抚胸表示敬意,“雨果阁下,您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人。”

    周青峰朗声苦笑道:“希望你说的‘印象深刻’不是我偷袭前瞎出主意闹的笑话。”

    老骑士说话一板一眼,“也许您在实际作战方面还需要更多的磨炼,但在谋略和统帅方面非常优秀了。更重要的是您的勇气,这点在黑森林里无人能及。”

    这老骑士不但能打仗,拍马屁也是一流。

    伊妮莎也跟着轻笑,想继续聊聊关于骑士的话题。可周青峰却忽然低声发出警示,“注意,有敌人跟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