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圣光骑士(圣光) > 第0007章 邪神复活
    一夜过去,周青峰从沉睡中醒来。

    他又回到异界那个冷冰冰的洞穴。黑森林的寒风依旧在吹,冻的他当场一个激灵。

    洞内的篝火已经燃尽,野蛮人托德正推开堵住洞穴的石头,小心探查外面的动静。

    阴沉的天空依然是雷鸣电闪,寒风吹的森林呼呼乱啸,可怖的气息油然而生。

    “今天是个好天气,我没闻到地精的那股子臭气,外面应该是安全的。”托德钻出洞穴,敏捷的在树丛中跑了一圈,探查四周。

    周青峰忽然想到什么,下意识的跳起来查看自己的身体。

    浑身上下似乎也没什么不同的。

    只是他走动几步,就觉着脚下轻快,步伐稳健。同样是呼吸黑森林的寒风,也没昨天那么难受了。

    从洞内出来,周青峰就跟在托德后头,几乎寸步不离。刚刚掌握的盗贼技能自然而然的用上,就是还不够熟练。

    托德忽然停步,扭头盯着周青峰看,疑惑的问道:“菜鸟,你走路怎么忽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周青峰正猫着腰,下意识的躲进树林中,阴影自然的笼罩他,朦朦胧胧。对于野蛮人的疑惑,他呵呵笑道:“我必须学会如何生存嘛,走路轻巧些不更好么?”

    托德皱了皱眉头,嘟囔了一声:“我觉着你好像隐藏了实力。昨天你可没办法紧跟在我身后的,脚步也没那么轻。

    不过我劝你别动不动就卖弄本事的藏在阴影中。黑森林的怪物比你更喜欢躲在里面,还比你躲的更好。像你这样反而容易被偷袭。”

    操!

    周青峰骂了声,从树荫中跳出来。

    托德回到昨天那条河滩,带路走在前头。

    周青峰完全无法区分东南西北,不停的询问在森林里生存的秘诀。包括识别方向,躲避敌人,寻找道路,水源和食物。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去灰泥村,我要去找那个出卖我的混蛋算账,让他付出代价。”

    暴躁的野蛮人挥舞拳头,气势汹汹。

    周青峰不得不在一旁提醒道:“托德,你就一个人去复仇?你的仇人只怕不只一个人吧?确定这不是去送死?”

    “你什么意思?”托德冲着周青峰大吼大叫,“你敢无视我的勇气?还是贬低我的武力?那怕面对数百个敌人,我也不会害怕的。”

    虽然就职为‘盗贼’,可周青峰才不想莽莽撞撞跟着这个没脑子的野蛮人去打架。

    这大块头的敌人肯定没那么简单,身边肯定有一批能打的手下。托德要是打不过可怎么办?他也跑去送菜不成?

    “我是觉着你需要些武器,空着两只手能打赢几个敌人?”

    托德何止空着两只手,他也是个穷光蛋,浑身上下一个铜币都没有,就只有一身粗糙的兽皮。这家伙可能是整个黑森林混的最差的野蛮人,否则怎么会被一伙地精给抓住?

    说到武器,托德总算冷静点。他也明白赤手空拳的战斗必然艰苦,只怕还没冲到对手面前,就被敌人用弓箭射死了。

    黑森林的居民可是个个不好惹。这地方没有规则,没有法律,一言不合就拔刀砍杀。灰泥村的那些人可是凶的很,不讲道理的。

    “好吧,我们先去白鸦村。我在那里还有些朋友,说不定能先弄把斧头。”领头的托德换了条方向,带着周青峰走了差不多一整个白天的路,天黑前抵达一个人类定居点。

    黑森林里的村寨全都戒备森严。

    白鸦村修建在一座低矮的山坡上,有超过五米高的木制围墙,墙体中间填充了两米多厚的冰冻泥沙。简单而实用的设计带来强大的防御能力。

    围墙上构建了结实的箭塔,每座箭塔内都烧着炉火,有专人操作威力巨大的弩炮。围墙下则是深深的壕沟,插着一根根尖利的木桩,任何想要跨越的人都将付出点代价。

    当托德带着周青峰出现在村外,村子里的人立马警觉。隔着几十米就听到有人在高声呼喊,两座箭塔上的弩炮瞄了过来。

    “别太紧张,更不要躲。白鸦村的人还算好说话。”托德故作轻松的向村子方向挥挥手,示意自己没有敌意,“你是陌生人,村子里的人肯定会盘问,所以你最好别惹事。”

    距离近了,更能看出这村子并不大,里头应该也就百来号人。

    木制的建筑简单而粗犷,不少木料连树皮都没剥,就用儿臂粗的藤条层层捆扎,构成建筑的墙体。这结构坚固耐用,几乎牢不可破。

    村子的围墙没有门,只有个吊篮可以进出。有人从墙头认出了野蛮人,喊了一声:“托德,听说你被一伙地精给抓了。”

    “该死的,能不能别提这事?”托德气恼的骂道,“我迟早要去灰泥村找老修斯的麻烦,让他后悔出卖我。现在能不能让我进去,我们还给你们带了个朋友来。”

    墙头上的人早就看到了周青峰,于是问道:“这小子哪来的?”

    “他叫维克多,我也说不清自己是哪来的?不过就是他救了我。否则我现在已经被那些绿皮的家伙丢进锅里炖成熟肉了。”托德拍拍周青峰的肩膀,算是给他做了担保。

    村里的人放下吊篮,把托德和周青峰给拉了上去。

    坚固的围墙后犹如一个军事要塞,所有人都穿着皮甲,带着刀斧之类的武器。就连女人都体格粗壮,有一股子蛮力——当然,也都很丑。

    村民称不上友善,目光警惕而凶狠,对外来者带着审视般的挑衅。

    托德在一旁叮嘱道:“黑森林里太危险了,背叛和偷袭时常发生。对于陌生面孔,大家都没什么信任。

    这里的村子都不喜欢接待访客,除非是送来补给的商队。

    对于陌生人,不管你多可怜,都会被赶走。要不是你救了我,我也不会搭理你,更不会把你带到村子里来。”

    黑森林里不缺木材,村子里点了很多篝火。闪动的火光散发热力,周青峰进来后就觉着温暖了许多,也让他安心许多。今天晚上他至少不用在野外的洞穴里度过了。

    托德带周青峰去找村子的头领,一个叫陆坎斯的守林人。是他建筑了白鸦村的木寨,招募了一批亡命徒来这个危险的地方,靠运输和出售黑森林里的特产而发财。

    当周青峰见到这个凶恶的守林人,对方正用皮鞭抽打一个被吊起来的男人。

    飞溅的血水中,被吊打的人皮开肉绽,躯体乱扭。可他并不求饶,只发出撕心裂肺的乱吼,“唯有服从班恩,吾主必将毁灭你们!”

    于是守林人用更大的力气继续抽。

    托德上前几步,热情的喊道:“路坎斯,什么事让你如此生气?”

    守林人陆坎斯是个光头,狭眼,瘦高,面目凶恶。他有一张苍白的脸,在寒冷的天气里显得格外阴冷。

    听到有人呼喊,这家伙回头看了眼托德,愤恨的骂道:“生气?我何止是生气?我现在感到恐惧。”

    “恐惧......,为什么?”

    “因为邪神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