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猎天争锋 > 第478章 刚刚是谁
    云水涧中弥漫的云雾动荡的越发的厉害,同时消散的也越来越快。

    随着云水涧上空一道道虚空缝隙出现的越来越频繁,维持的时间越来越长,数百年来一直被云雾笼罩的云水涧,也开始在众人面前一点点的展露出它的真容。

    左长庆望着云水涧上空不时出现的一道道虚空缝隙,他甚至能够隐约透过这些缝隙看到临渊秘境内部的情形,但心中的疑惑却是更甚,不由向着身前的徐晨康请教道:“师叔,秘境破碎便是这般大的声势吗?”

    徐晨康“哈哈”一笑,道:“一座秘境破碎的前兆原本是没有这般大声势的,奈何里面却正有人在狗咬狗,这声势自然就大了。”

    左长庆一下子便想到了先前去往云水涧寻找进入临渊秘境信物的丰晨颐,莫不是在这位师叔的眼中,丰晨颐师姑也是他用来查探秘境的“狗”?

    左长庆目光一闪,压下心中的阴霾,担心道:“师叔便不担心里面的人在争抢过程当中,将里面重要的东西打坏了吗?”

    徐晨康大笑道:“长庆师侄的见识还是少了些!如临渊派这般传承之地,必有重宝镇压一切,等闲便是四阶武者在里面混战,都不可能伤及临渊派的传承分毫,除非待得秘境自行崩溃……“

    左长庆心中略感不悦,不过心中一动,道:“如此说来,临渊派那传承重宝定然是师叔必得之物了?”

    徐晨康大笑道:“有师侄相助,师叔自然大有把握,那些人不过土鸡瓦狗而已。”

    左长庆皮笑肉不笑,道:“师叔还是谨慎一些为好,毕竟此番盯上临渊秘境传承的,不止我神都教一家。”

    徐晨康似乎听出了左长庆言语中的意思,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却不再开口接话。

    可就在这个时候,在一片雷鸣电闪当中,云水涧上的虚空如同蛛网一般开裂,当即便有十余道流光从中冲出,向着四面八方飞遁而去。

    “不好,临渊秘境的传承居然被开启,这怎么可能!”

    刚刚还一副智珠在握的徐晨康忍不住惊呼一声,忙不迭的指挥身后众人,道:“快,拦下那些东西,那可都是临渊派留下来的宝物!”

    徐晨康身后几位神都教的武者纷纷飞出,各自向着几道流光追去。

    左长庆心中吐槽,刚刚不还说有重宝镇压之下,临渊派的传承便不会散么?

    重宝……

    左长庆心中一动,猛地抬头望向云水涧上空时隐时现的虚空裂痕。

    既然临渊派的传承已经开始流散,那是不是意味着守护这些传承的封禁已经被破解?

    左长庆能够想到这一点,徐晨康自然也能。

    “长庆师侄是不是觉得很好笑?”

    徐晨康的声音此时听上去却显得异常平静:“师叔我刚刚还说有重宝镇压,临渊派的传承便不会散,可一转眼临渊派的传承便从秘境之中就散。”

    左长庆望着徐晨康的背影,干笑一声道:“怎么会……”

    徐晨康却仿佛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一般,继续道:“师侄可知晓我为什么会不将其他觊觎临渊秘境的势力放在眼里么?”

    左长庆尴尬的笑了笑,道:“师叔已经练就四道本命灵煞,师侄妄自揣测,您的实力恐怕在五阶老祖之下近乎无敌,那些人自然奈何师叔不得……”

    左长庆觉得徐晨康此时的状态有些奇怪,言语当中便多了几分

    谨慎。

    在左长庆略带警惕的目光当中,徐晨康身周接连有四道环状的本命灵煞浮现,整个人也渐渐升腾而起。

    倏忽间一道道虚空门户开始在他身前浮现,而每当他一步跨过一道门户之际,身形再次出现便已经到了百丈之外。

    与此同时,左长庆的耳边传来了徐晨康幽幽的声音:“因为我可以先所有人一步闯进濒临崩溃的临渊秘境,去做那只渔翁啊……”

    话音犹在耳边萦绕,徐晨康的身形已然出现在云水涧的上空。

    在漫天浮现的虚空裂痕之下,只见他身周环绕的四道煞环一道接着一道飞向他的头顶便融为一体,形成了一道圆形的虚空门户。

    直到这个时候,左长庆才全然明白,这位徐师叔所练就的四道本命灵煞,恐怕每一道都与虚空之力相关。

    他虽不知道徐晨康是否已经跨过了那道门槛,练就了武煞境神通,但那道能够强行开辟出通往秘境的虚空圆环,定然与之相关。

    此时的徐晨康悬立于虚空门户之下,目光一扫似乎将云水涧四周的一切尽收眼底,神情间隐隐带着一抹讥诮之意,而后在所有或明或暗目光的注视之下,身形穿过了虚空门户率先闯入了临渊秘境之中。

    左长庆望着徐晨康已经消失不见的云水涧上空,一时间神情略显复杂,只能在心中安慰自己,不管怎么说进去的乃是自家教派的师叔。

    纵使临渊秘境最大的好处定然是要落在晨康师叔手中,但相比于此番前来的其他势力,自己定然不会全无所获……

    然而这个想法刚刚从他脑海当中闪过,便在左长庆正准备着出手相助于哪位师叔夺取先前从秘境当中流散出来的宝物的时候,云水涧的上空突然如同一块被划破的幕布一般,从一边到另外一边出现了一道笔直的虚空裂缝。

    这等恐怖的天象不但一下子吸引了左长庆的目光,便是此时在云水涧四周各方势力的高阶武者,也尽皆被重新吸引了过去。

    “啊——”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充满了不甘和惊惧的惨嚎声由远及近。

    在左长庆睁大了双目的注视之下,那道身影从裂开的虚空当中急速跌落,并渐渐随着距离的拉近而变得异常的熟悉。

    什么熟悉,根本就是自家师叔徐晨康!

    左长庆一瞬间颇有一种捂脸的冲动。

    刚刚自家师叔那种胜券在手,志在必得的神态可还历历在目。

    怎得只一眨眼的功夫,鹬与蚌兼得的渔翁,就变成了黄雀跟前的那只螳螂?

    “诸位师弟、师侄,快快助我一臂之力!”

    从秘境之中被击飞出来的徐晨康慌忙求助,却并未意识到他的声音不但破了音,还走了调。

    直到这个时候,左长庆才注意到,晨康师叔跌出来的秘境当中,正有一只元气巨锤,一道灰色的剑气,以及一股如同瀑布一般飞流直下的拳意紧随而至。

    左长庆心中虽然对于自家师叔的表现可谓是一言难尽,但总归不能见死不救。

    只见他将手臂向前一伸,一枚拳头大小的明珠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

    随着左长庆将手中的明珠抛出,这颗拳头大小的珠子已经出现在了徐晨康的身后,珠子的表面有两色煞光流转,与那一只元气巨锤轰然相撞。

    与此同时,晨明等几位神都教的四阶武者也纷纷出手,将追在他身

    后的几道攻击挡了下来,徐晨康趁机与众人汇合。

    直到这个时候,左长庆才注意到,一道血线从徐晨康的额头开始笔直向下,剖开他胸前的衣襟直至腹下,险些就他劈成了两半儿。

    伤不重,但极其凶险!

    左长庆心中暗自惊骇,以晨康师叔至少四阶大成,甚至有可能领悟了四阶神通的实力,怎么可能险遭劈身之祸?

    再加上他的四道与虚空之力相关的本命灵煞,使得护身煞光充斥着强横的扭曲之力,别说等闲手段根本无法攻破他的护身煞光,就算被攻破了,又怎么可能留下这般笔直的伤痕?

    左长庆心中有所想,嘴里却保持着沉默,脸上神情只显担忧之色。

    而他身边的晨明便没有这般顾忌,大声道:“师兄,怎么搞成这样?难不成那秘境当中有五阶老祖不成?”

    徐晨康满脸阴霾,冷声道:“是神兵!”

    “神兵……”

    晨明下意识的高叫了一声,很快便在徐晨康杀人的目光当中压低了声音:“神兵?师兄你确定?”

    “我很确定!”

    徐晨康近乎以咬牙切齿的状态沉声道:“好了,刚刚只是我猝不及防,才为人所算。但我也注意到,里面只有四个四阶而已,临渊秘境中的传承虽然已经被提前开启,但里面真正的重宝尚未出现。届时我以本命煞在虚空乱流当中开辟出一条路径,我等再联手闯进去!”

    左长庆心中却不以为然,若是刚刚晨康师叔便愿意联合本教所有人进入秘境,以神都教五位四阶武者联手的实力,纵使里面的人神兵在手又能如何?

    说白了,这只不过是晨康师叔眼见得一人无法独占秘境好处的无奈之举罢了。

    …………

    商夏临渊刀在手,四色煞光在刀身之上流转,逼得陶默生等三位四阶武者不得不暂时联手应对。

    但商夏很清楚,他现在不过是在假冒一位四阶第四层的武者,纵使神兵在手,全力以赴爆发之下,也根本斩不出几刀。

    因此,面对明显联起手来的陶默生等三人,商夏也不愿过分逼迫,而是将注意力更多的放在了收取四处乱飞的宝物身上。

    同样的道理,陶默生等三人也摸不清商夏的根底,而三人分属不同的势力,也不可能做到同心同德。

    眼见得商夏着手收取临渊秘境的各类传承之物,三人也各自松了一口气,彼此拉开一段距离之后,同样开始抢夺这些传承之物。

    双方有默契的维持着这样一个脆弱的平衡,同时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可偏偏就在这种情形之下,原本就已经脆弱不堪的秘境屏障突然被打开,一位陌生的强者在踏入秘境的一刹那便威压全开,试图一举压服秘境当中的每一个人。

    商夏、陶默生等人在这个时候面对这位过江猛龙,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同时朝着来人出手。

    商夏一刀摧枯拉朽一般撕裂了对方的护身煞光,散溢的刀芒直接破开了他身后刚刚合拢的虚空。

    陶默生的元气巨锤,以及另外两位四阶高手的灰色剑气,奔流不息的拳意紧跟着续上。

    纵使此人在一瞬间展现出了远超四阶第四层武者的实力,在四人联手一击的情况下,很快便以比进来之前更快的速度被打飞了出去。

    从始至终,商夏、陶默生等四人甚至都不知道刚刚进来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