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跃马大明 > 第209章 以退为进,雷霆之击!
    孔公子眯着眼睛,拳头紧握。

    他其实已经有点忍不住想动粗,要用最直接的方式解决问题了,然而,事情一时又没坏到那种程度……

    或许,眼前这姓徐的就是在装腔作势呢?

    如果没有分出胜负便直接动粗,对他的名声显然是极为不利的。

    须知,读书人不管做什么,名声都是很重要的因素,尤其是他的大伯现在还在青州,肯定不会让他败坏孔家的名声。

    “可以!”

    思虑片刻,孔公子冷笑:“不过,徐先生,你也只有一次机会!”

    徐长青笑了笑:“那,孔公子以为,这个时间多长合适?”

    孔公子眉头一皱,“徐先生以为多长时间合适?”

    他一时有点吃不准徐长青的底子,一直在保留余地。

    徐长青一笑:“要不,孔公子还是您先来吧?我怕时间太短的话,会影响公平。”

    “呵呵。”

    孔公子笑了。

    徐长青这看似是没有底气,实际上是在跟他下套呢,这让孔公子心里有点发毛。

    难不成,这小子真有办法,一句话便把场内所有人都逗笑?

    不过,孔公子自认绝不会输给徐长青,倘若徐长青真的能用一句话把人都逗笑,那他自信可以复制,应该用不了太长时间。

    想着,孔公子大度的笑道:“时间由徐先生你来定吧。”

    徐长青等的就是孔公子这句话。

    这时徐长青也发现了一水姑娘那边看自己冷淡了不少,她究竟不是顾横波和寇白门可比,她背后的底子,徐长青一时也撬不动。

    这种事情,徐长青也不想再墨迹了,鬼知道后面还有什么。

    “那,孔公子,我完成之后,咱们数一百个数如何?”

    “一百个数?”

    孔公子面色一变,徐长青这用心有点歹毒的啊,这是想逼他出局啊!

    不过,孔公子也想看看,徐长青到底有什么底牌。

    犹豫了一下,他果决道:“便是如此!”

    徐长青一笑,对一水姑娘一拱手:“一水姑娘,那,在下开始了?”

    一水姑娘此时芳心也有些纷乱。

    她既期待徐长青的大才,却又怕徐长青真的成功,那她就被动了。

    难道,她堂堂衡王府的长女,要去给徐长青做妾不成?

    欣赏归欣赏,然而真涉及到了切身利益,一水姑娘也不傻。

    此时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也由不得一水姑娘多想了,点了点头道:“徐先生,您请开始吧。”

    徐长青笑了笑,故作思虑片刻,然后看向了一水姑娘的美眸,沉声道:“我是锄禾,你是当午!”

    “???”

    “啥意思?”

    “这是啥玩意?笑?这小子才是个笑话吧?”

    “不对啊。这好像是一句诗呢,还很耳熟,应该是……锄禾日当午吧?”

    “锄禾日当午?没错,我好像也记得。”

    “锄禾日当午?我,我¥……”

    这时,终于有人反应过来,虽是还想强撑着,可那种笑意却根本遮掩不住了。

    这位徐先生,不仅大才,而且胆大包天那。

    很快,有更多的人都反应过来,就算想拼命撑着笑意,却还是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慕白兄此时也回神来,目光看向徐长青简直就像是在看着神迹:“这,这位徐先生,真的是天纵之才啊。锄禾日当午,锄禾日当午……他到底是怎么想到的啊,哈,哈哈……”

    就算有人不明白,在旁边人的解释下,瞬时也反应过来,很快,场内绝多大数人都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孔公子这时也回神来,脸色已经黑如锅底。

    这个小子,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他到底是怎么想到这种……这种让人匪夷所思的东西……

    而阁楼上,一水姑娘这时也反应过来,俏脸却早已经红透了。

    这个混蛋,他到底想干什么?怎么可以…这么粗俗……

    不过,这种思维,真的是有点……

    徐长青这时也略有尴尬,苦笑着对一水姑娘拱手道:“一水姑娘,抱歉了。这个命题着实有点难,在下一时也没有什么好主意了。”

    “混账东西!”

    “你这是在侮辱一水姑娘!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边,孔公子突然爆喝出声,无比阴翳的锁定徐长青。

    他这时已经明白,玩文字他是真的玩不过徐长青了,好在徐长青这大才有点歪,被他逮住了把柄。

    既然逮住了把柄,他怎么可能会放过徐长青?

    徐长青却是笑了。

    他之所以选择这个笑话,而不是选择其他,已经将此预料其中!

    与其等之后孔公子图穷匕见,反倒不如提前把这厮激起来!此时这厮可还没完成答复,闹大了徐长青也能占得先机。

    “孔公子,你这是何意?一水姑娘已经说了这是笑话,在下的笑话,的确是粗鄙了点,但这只是个笑话而已,孔公子,您难道,玩不起了?”

    “大胆!”

    “此人居心叵测,非但侮辱一水姑娘,更是诽谤本公子!来人,把这小杂种给我拿下了!”

    “是!”

    片刻,早就在厅外等候多时的十几个孔家家奴,快步冲进来,一个个狞笑着、张牙舞爪的便是朝着徐长青扑过来。

    “住手,你们不要乱来!”

    阁楼这边,一水姑娘也没想到孔公子说翻脸就翻脸,现在居然直接动粗,忙是娇喝出声。

    孔公子不知道徐长青的身份,她可是知道的,万一徐长青在这边出了事儿,哪怕是她的父亲,都不好交代。

    徐长青笑着看着冲进来的一群恶奴,面不改色,淡淡的端起了酒杯,品了一口。

    但徐长青身前,两个如人熊般强壮的身影,已经电光石火一般冲出去。

    “砰砰!”

    “啊!”

    “咣当……”

    也就十几秒钟的时间,孔公子这十几个家奴,尽数被赵增金和毛铁锤这两个猛男放倒在地,哀呼惨嚎声一片。

    他俩虽是没武器,但对付这种小喽啰,已然是牛刀杀鸡!

    真论不带武器的肉搏,徐长青要放倒赵增金这厮,也得花费些手脚,更不要提再加上铁锤一般的毛铁锤了。

    “你大胆!你,你……”

    孔公子哪想到徐长青的这两个手下居然这么能打,一时脖子上的青筋都鼓胀起来,想说些什么,一时却是词穷了。

    “怎么?”

    “孔公子,输不起了,要玩硬的?!”

    已经抓住了孔公子的把柄,徐长青又岂能轻易放过他?

    说着,徐长青阴沉着脸,大步朝着孔公子走过来!

    “停下!”

    “快停下!”

    “你,你想干什么?”

    徐长青身材足比孔公子高出大半头,更是匀称而强壮,尤其是徐长青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那种杀气,顿时让孔公子脚底都有些发寒了,下意识连连后退。

    “朋友,过了吧?孔公子可是贵客,有话咱们可以慢慢坐下来说!真要动手,那可不行!”

    这时,左公子大踏步上前,挡在了孔公子身前。

    另一边,刘公子也是迅速站起身来,皮笑肉不笑的看向徐长青道:“小子,别给你脸不要脸!敢乱来,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呵。”

    徐长青忽然笑了。

    下一瞬,徐长青双腿猛然发力,身影犹如闪电,一拳直掠刘公子的面门。

    刘公子瞳孔顿时一缩,只觉被一尊史前巨凶给盯上了,刚想闪躲。

    “砰!”

    徐长青的铁拳已然直接砸中了他的面门。

    “啊……”

    刘公子就像是被一脚踢飞出去的皮球,已然满脸是血,陡然横飞而出,‘噼里啪啦’的带倒了几张桌子和凳子。

    另一边,左公子反应相当快,随手抽起一只凳子,带着劲风就朝着徐长青抡来。

    徐长青的笑意不由更甚。

    身形一低,犹如一头迅敏的猎豹般躲过了左公子的凳子,一拳直击他的小腹。

    左公子魂儿都要被吓飞了,就想往后跑。

    可还没来得及转过身去,徐长青的铁拳已经到了。

    “唔……”

    左公子顿时一声痛呼,刚想叫出声来,徐长青的大手,已经犹如铁钳子一般,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生生把他的声音给掐死了。

    而另一侧,毛铁锤已经如狼般冲到了刘公子身边,拎小鸡子般一把提起他,同样掐住了他的脖子,对着两人在后面不远处的侍卫冷笑道:“都他娘的给老子老实点!谁敢乱动一下,老子现在就捏爆他的喉咙!”

    两人的七八个亲随都被吓尿了,一时根本不敢乱动,都是下意识退后。

    一个脸上有道刀疤,身形很强壮的亲随首领忙道:“几位爷,几位爷有话好说,千万别乱来。这两位公子可不是凡人,你们要是冲动了,这天下之大,也不能再有你们的藏身之所。”

    但迎接他的只有赵增金和毛铁锤的冷笑。

    笑话!

    左良玉和刘泽清又算个什么狗东西?

    连奴酋皇太极都被他们斩落马下,还怕这两个只会窝里横的废物?

    见这亲随首领说话里带着辽音,赵增金冷笑着用辽音回了一句:“别说你们这两个废物公子了,就算他们的老子在我家主人面前,也得规规矩矩的盘着!”

    “额,这……”

    这亲随首领和他的人顿时被震住了。

    这个年轻的猛男居然也会说辽话,难道,他也是从辽东回来的?

    小鸡子般的刘公子和左公子此时也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了,感觉到徐长青的手劲稍稍松了一点,左公子赶忙喘了口气,艰难道:“这位爷,这位爷,可能有点误会,咱们,咱们有话好好说。”

    徐长青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脸颊,“现在,能好好说话了?”

    “……”

    左公子一阵无语。

    今天这,这他么叫个什么事儿啊,怎么碰到这么一帮狠人……

    但看着徐长青玩味的笑意,那种比他父亲还要更庞大的压制感,左公子忽然一个机灵!

    这位爷姓徐,又是从辽东来的,难道是……

    猛的,左公子忍不住狠狠咬了下舌头,对啊,那位爷现在已经到山东了啊。

    忙道:“徐爷,您,不对,徐爷,卑职错了,卑职真的知错了,此事,我等绝不再插手……”

    另一边,刘公子也是想明白许多,赶忙也叫道:“徐爷,徐爷,我们知错了,知错了啊!”

    说着,刘公子忍不住对孔公子破口大骂:“姓孔的,你他么是个什么东西,想作死别带着老子们啊!还不快给徐爷道歉?”

    孔公子此时都快要被吓尿了,怎能想到,连底子如此雄浑的左公子和刘公子,眼前这姓徐的说拿下就拿下了?

    关键是,这两位心高气傲的公子哥,居然认怂了。

    这,这他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阁楼上,一水姑娘也是目瞪口呆,久久不能回神。

    原来,这个,才是真正的他吗?

    杀伐决断,万军丛中,取奴酋首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