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把妖剑 > 056、不速之客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落月谷?”顾齐饮下最后一口仙人醉,眼神沉沉地望着樊席儒。

    樊席儒放下酒杯,笑了一下,道:“星野妹妹要去芜岐山,我与她同路,午后便一起启程,这会儿,星野妹妹也差不多该来寻我了。”她又看了顾齐一眼,继续道:“不知顾大哥打算何时出发?”

    顾齐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脸上神情变幻,道:“我此行猎妖,已经耽误数日,我再不回去,只怕我师父会怪罪于我,等你们走了,我便带着玄海出发。”

    此行猎妖,本来只需要两三日即可完成,返回灵均山,谁曾料到银霜剑被毁,顾齐不得不靠着双腿返回灵均山,又在兴德镇耽搁几日,返程日期已经推迟了许久。

    如果顾齐再拖着不回去,只怕那老顽童会发脾气,到那时候,肯定有顾齐受的了。

    樊席儒轻叹一声,道:“既然是这样,那么你们早点回去整理行囊,准备出发吧!午时快到了,再晚点出发,只怕出了兴德,难以赶到下一个镇子歇脚。”

    顾齐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了,那你和赵星野她们打算怎么走啊?”

    樊席儒呵呵一笑,道:“星野妹妹有很多飞行符啊,我们用飞行符就好了,很快的,对了,顾大哥,你的飞行符够吗?要不要我给几张你?”

    顾齐苦笑一声,道:“算了,我们就不用了,玄海仙脉都未开,一点灵力都没有,要飞行符也没什么用,我早已通天,也不需要什么飞行符!”

    樊席儒愣了一下,看着一旁还在夹菜的玄海,道:“也是哦,玄海还没开始修炼呢,玄海,你跟着顾大哥回去开仙脉以后,记得要勤加练功哦,早点修炼出气海,就能使用飞行符,就可以飞来找我玩了。”

    玄海放下筷子,扬起下巴,道:“我告诉你,樊姐姐,我去灵均山不出三个月,我一定会超过顾齐大哥的,我才不要用什么飞行符呢,借助废物飞行,始终不是自己的真本事,我要自己御剑而行,那才潇洒帅气!”

    樊席儒怔了一下,忍不住扑哧一笑,伸手摸了摸玄海的脑袋,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气魄,那你记得要好好努力哦,早日兑现自己的承诺!”说完,她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顾齐。

    顾齐怎会没看出樊席儒眼神的心思,当下一笑,道:“放心啦,既然玄海向你立下要超越我的豪言壮志,那么他一定会遵守自己的承诺,终有一日,超越我的!”

    樊席儒微微一笑,道:“既然这样,那你们可不要食言哦,一定要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君子一眼驷马难追!”

    顾齐和玄海相视一眼,又望向樊席儒,重重地点了点头。

    吃完早点,顾齐让玄海先回屋里把衣物先收拾好,自己却拉着樊席儒到后堂的僻静处,停了下来。

    樊席儒一脸茫然地看着一脸神秘的顾齐,道:“顾大哥,你干嘛拉我到这里来啊?”

    顾齐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人以后,伸手到怀中慢慢地拿出昨夜买的木梳和胭脂,递到了樊席儒的手里,道:“昨晚我去夜市里看了看,也不知道要选些什么,只听店家说,女孩子都喜欢胭脂和梳子,便给你选了木梳和胭脂,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樊席儒脸上一红,接过胭脂和木梳,惊喜道:“原来你昨夜出去,是给我挑选礼物呀?”

    顾齐点了点头,道:“是呀,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随便挑了这两样东西,你该不会嫌弃把?”

    樊席儒一把将木梳和胭脂收到怀中,眼中满是欢喜,笑容满面地道:“怎么会呢,只要是顾大哥你送给我的礼物,我都喜欢!”

    顾齐嘿嘿一笑,搓了搓衣角。

    “樊姐姐,你在哪里啊?”一声清脆的呼唤,从客堂了传来,樊席儒回头一看,正是赵星野,小红和小青在客堂里焦急地在客堂寻四处张望,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樊席儒连忙把木梳和胭脂放到怀里,对着顾齐道:“顾大哥,星野妹妹来找我了,我先去看看是不是准备走了,你在客堂等我一下,我也有东西要送给你。”

    顾齐点了点头,看着樊席儒跑向赵星野。

    赵星野一见到樊席儒,便拉着她的手,急道:“樊姐姐,我们快出发吧!”

    樊席儒道:“张扬师兄呢?他也跟我们一起吗?”

    赵星野摆手道:“没有,我是骗他说我要在这里与你再多玩一天,昨晚我在他的酒里下了药,估计今天要睡好久,我们还是早些出发吧,免得我师兄醒来,追上我们!”

    樊席儒一怔,道:“可是,我还有一点事没办,能不能再等我一会儿?”

    赵星野脸色微微一变,道:“那你快点啊,虽然说昨晚我师兄喝了很多酒,但是他肯定不会睡太久的,我们要抓紧时间!”

    樊席儒“嗯”了一声,微微一笑,便跑上楼去,上楼的时候,刚好撞见玄海,玄海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袱,气喘吁吁地对樊席儒道:“樊姐姐,顾齐大哥呢?”

    樊席儒指了指楼下,道:“他在后堂,你下去往后面走,右转就能看见他了。”

    玄海“哦”了一声,背着包袱蹬蹬地下楼。

    赵星野和小红小青正一脸焦急地在客堂里等着樊席儒,听到下楼声,还以为是樊席儒这么快便下来了,连忙转过头去,却见玄海抱着小白狐从楼上下来。

    赵星野心中虽然焦急,但是看到小白狐,眼睛忽然一亮,连忙跑了过去,摸着小白狐柔软地毛发,道:“小白还是这么可爱!”

    也不知道是赵星野摸得用力了,还是小白狐心情不好,它猛地咬了赵星野一口,赵星野吃痛,连忙抽回手,道:“死小白,你干嘛咬我啊!”

    玄海吓了一跳,连忙望向赵星野道:“赵姐姐你没事吧?”只见赵星野的手背多了一排浅浅的牙印。

    小红和小青连忙跑了过来,小红一把拿起赵星野的手背,看了看,道:“还好,没伤到肉,只是有些牙印,没什么大碍的!”

    赵星野一把抽回手,道:“当然没事啦,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赵星野!区区小狐狸岂能伤到我?”

    她又看了小白狐一眼,疑惑道:“不过,怎么今天小白忽然就咬了我一口啊?之前我怎么摸它,它都不会咬人的呀?”

    玄海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小白怎么了,它之前都不会咬人了,赵姐姐,是不是你刚刚摸得太用力了?所以小白才咬你。”

    “还用说吗?”顾齐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玄海连忙向后望去。

    顾齐缓缓地从后堂走了出来,看了看赵星野,冷冷地道:“白今天有点不喜欢她呗!”

    赵星野闻言,眼睛一竖,瞪了顾齐一眼,道:“姓顾的,小白不喜欢的人是你才对!”

    顾齐没有说话,走到玄海旁边,抱过小白狐,在它的脑袋上摸了摸,道:“怎么会呢,小白最喜欢的人就是我了,你看,它在舔我呢!”

    赵星野连忙看去,小白狐真的伸出舌头,在顾齐的掌心里舔来舔去,还一脸谄媚地往顾齐的掌心蹭了蹭,一脸开心的样子。

    赵星野脸一黑,愤懑地跺了跺脚,坐到一旁,瞪大眼睛看着小白狐,鼓着腮帮一句话也不说。

    这时,门外走来一个戴着斗笠的黑衣男子,手里拿着一把三尺长剑,还没进门,顾齐便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他连忙抬眼望去。

    忽然,他眼睛亮了亮,对着走来的斗笠男子喊道:“师兄,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