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把妖剑 > 035、姻缘说(求推荐!!!求收藏!!)
    兴德镇的清晨,被温暖的阳光洒满。

    樊府庭院的花田里,朵朵鲜花迎着朝阳盛开,淡淡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里,让整个樊府都充满了淡淡的花香。

    浅浅的阳光透过樊府客房的窗纱,照在床边,爬到玄海的脑袋上,暖暖的感觉让玄海从睡梦中悠悠醒来,他揉着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缓缓地伸了个懒腰,向门外看去,却见顾齐倚靠在门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怔怔地望着门外的庭院。

    睡在一旁的小白狐嗷呜一声,也跟着醒来,迷糊地看着玄海,脑袋在他的手上蹭了蹭,在他的手背上舔了几下,瞪着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脸兴奋地看着他。

    玄海知道小白狐是饿了,他收拾好被褥,抱着小白狐来到顾齐的身边,叫了顾齐一声道:“顾齐大哥,你起这么早啊?”

    顾齐像是没听到玄海的声音一样,痴痴地望着外面,毫无反应。

    玄海有些疑惑,看了怀里的小白狐一眼,脑袋灵光一闪,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回过身放下小白狐,搬来一颗凳子,放到顾齐的身后。

    而他则是站在凳子上,重重地拍了一下顾齐的肩膀,大声叫道:“顾齐大哥,你在干嘛!”

    顾齐一激灵,跳了起来,把玄海吓了一跳。

    玄海本来就站在凳子上,忽然被顾齐这么一吓,顿时脚下不稳,重重地摔到了地上,顾齐低下头,却看见玄海龇牙咧嘴地揉着屁股,一脸幽怨地看着他。

    顾齐回过神来,疑惑道:“你怎么坐到地上去了?”

    玄海强忍着屁股的疼痛,皱着眉头道:“还不是你给害的,反应这么大,吓得我站不稳,这才摔地上的!”

    顾齐愣了一下,看到了倒在一旁的凳子,猛然醒悟,笑道:“叫你顽皮,这下把自己给摔了吧,起来吧。”他伸出手,把玄海拉了起来。

    玄海揉着屁股,坐到床边,恨恨地看了顾齐一眼,道:“谁叫你大清早的起床就靠在门边发呆,我叫你都没反应,我这才想着整你一下嘛,谁知道被你这么一吓,就从凳子上摔下来了!”

    玄海比划着刚才的动作,把事情讲给顾齐听,小白狐顺着玄海的裤管爬到了他的怀中,呜呜叫了两声。

    顾齐看着地上的凳子,忍不住笑了出来,在玄海的光头上摸了摸,笑道:“这下摔疼了吧,这叫什么?这就叫自作自受,懂了吗?”

    “是是是!是我自作自受,行了吧!你也不想想,你刚才站在门边的时候,那眼珠子都噔直了,我都不知道庭院里有啥好看的,不就是有一片花田嘛!”玄海不满地摇着头,把顾齐的手从自己的脑袋上拨开。

    顾齐笑了笑,回到门边,看向外面的花田,懒懒的阳光下,满园的鲜花随着微风慢慢摆动,淡淡的暗香,顺着空气,飘到顾齐的鼻子里,仿佛昨夜!

    鲜花盛开的花田里,仿佛还站着那个青衣女子,一脸笑意地向他看来。

    过了许久,顾齐才收回目光,咧嘴一笑,关上门回头,看向玄海,道:“玄海,你说,我今天应该穿什么衣服会比较好看呢?”

    玄海正翻弄着小白狐雪白的毛发,想要从它的毛发里翻出一只虱子,忽然被顾齐这么一问,顿时愣住,他抬着脑袋,呆呆地看向顾齐,道:“你说啥?”

    顾齐看着一脸茫然的玄海,心情大好,他走到衣柜里,从里面翻出几件衣衫,试了一件又一件。昨晚安排家宴的时候,樊席儒特意叮嘱李管家为顾齐一行人准备了好几套换洗的衣服,一早就摆在客房里的衣柜上。

    玄海看着顾齐的背影,摇了摇头,继续在小白狐的身上翻弄,兀自说道:“完了,顾齐大哥要疯了。”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轻轻地脚步声,然后传来一声温婉的声音:“顾公子,你们起床了吗?我来给你们送毛巾和热水了。”

    玄海抬起头,向顾齐看了一眼,只见顾齐一脸笑意,忙着换衣服,根本就没注意门外来了人,他摇了摇了,叹了口气,道:“果然是疯了!”

    他把小白狐放在床上,又在小白狐的脑袋上轻轻地拍了一下,这才过头,对着门外道:“起了,你等一下,我这就给你开门。”

    说着,他走到门边,推开开往外瞧去。

    只见门外站着樊府的侍女,端着一盆热水,两条毛巾搭在手臂上,正一脸笑意地看着他。

    玄海看了看还在换衣服的顾齐,时不时露出一身强健的肌肉,脸色微微一变,回过头对着樊府侍女笑了笑,道:“谢谢姐姐,这水就先给我吧,我自己端进去就好了。”

    樊府侍女微微一笑,道:“好的,膳房那边也准备好了早饭,你们洗漱完以后便可到膳房用膳。”说着,她小心翼翼地把热水和毛巾地给玄海,然后笑呵呵地转身离开。

    玄海费劲地端着热水,哼哧哼哧地端了进去,冲着顾齐喊道:“热水来啦!可以洗脸啦!”

    顾齐试了了好几套衣衫,仿佛都不满意,最后还是穿回自己的那身黑袍,他头也不抬地对着着玄海道:“你先洗吧,我再看看有没有更合适的衣服。”

    玄海白了顾齐一眼,也不去理会顾齐,把脸往盆里一浸,刷刷两下子,开始洗他的小花脸。小白狐围着他不停地转着,似乎也像让玄海给它洗脸。

    二人洗漱完毕后,在一名家仆的指引下,来到了樊府的膳房。

    此时的膳房里,坐着赵星野几人早就在膳房里坐着,见到顾齐和玄海姗姗来迟,赵星野忍不住说道:“每次来迟的都是那个臭流氓,都不知道他在房里搞什么鬼!”

    樊席儒坐在赵星野旁边,忍不住笑了笑,道:“没事没事,早饭还没上齐呢,顾公子现在来,刚刚好!”

    说着,樊席儒向顾齐和玄海招了招手,道:“顾公子,坐到这边来。”

    顾齐心中一笑,走到樊席儒的身旁坐了下去,刚刚坐下,他忽然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连忙起身和玄海调换了一下位子,这才坐了下来。

    樊席儒就这么笑盈盈地看着顾齐,忍不住道:“顾公子,我是会吃人吗?干嘛坐得那么远啊?”

    这时候,几位侍女端着各色各样的饭菜摆到了餐桌上,虽然不如昨夜的家宴那般丰盛,却也是香气满满,让赵星野哗哗地留下哈喇子,肚子馋虫大动,道:“哇,好多好吃的啊!”

    顾齐“啊”的一声,茫然地抬起头,却看见樊席儒那张温柔的脸,用温柔的眼光看着他,犹如昨夜靠在他胸前,抱着他的时候,温柔如许。

    樊席儒被顾齐这么直直地看着,脸上一红,虽然昨夜,顾齐和樊席儒心意相通,芳心暗许,但是在众人面前,樊席儒还没有做好说出一切的准备。

    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瞪了顾齐一眼,对着众人说道:“来来来,大家快吃吧,吃完早饭,我带你们去兴德镇的檀林寺去看看,听说那里的佛很灵,特别是因缘。”

    顾齐被她这么一瞪,慌忙移开眼睛,拿起筷子,和众人一起吃早饭。

    众人抬起头,看向樊席儒,赵星野一脸兴奋地说道:“真的吗?那个寺庙求因缘真的很灵吗?”小红和小青也看着樊席儒,满脸期待。

    玄海一边喂着小白狐,一边跟着说道:“太好了,我又可以去参拜佛祖了!”

    自从离开了慈航寺以后,玄海已经很久没有拜过佛祖了,虽然空余时间也常常颂佛念经,但也没机会去其他庙里参拜佛祖,今日听到有参拜佛祖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樊席儒微微一笑,道:“当然啦,我们兴德镇无数的少男少女,都是去了檀林寺求了因缘,这才找到了自己的眷属。”说着,她悄悄地抬起眼睛,望向顾齐。

    顾齐浑然不觉樊席儒瞄来的视线,只当樊席儒是在邀请众人去参观兴德镇名胜古迹,丝毫没有察觉到樊席儒目光里的深意。

    众人吃完早饭,赵星野和玄海缠着樊席儒,不肯离去,让她说关于檀林寺的故事,赵星野是想了解关于求因缘的事,而玄海则是关心檀林寺拜的是那尊佛。

    樊席儒笑呵呵地跟他们讲解起檀林寺的典故,顾齐虽然对寺庙求姻缘不兴趣,但是玄海热情地招揽着他过去,只好无奈地围在了上去,陪着众人一起听故事。

    顾齐对寺庙的典故不感兴趣,看着他们叽叽喳喳,心里却不断想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将众人从樊席儒的身边叫走,自己单独和樊席儒相处。

    樊席儒一边跟众人说着檀林寺的典故,眼神却忍不住悄悄地飘向顾齐,昨夜庭院花田和顾齐拥别以后,她激动得一整夜都没睡着,临近天亮时分才浅浅地睡了一觉。

    顾齐好似没有看到她的目光一样,眼神飘忽不定,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樊席儒忽然迟滞了一下,停了下来。

    众人正听得精彩,却发现樊席儒停了下来,忍不住对樊席儒道:“樊姐姐,你怎么不说了?”

    樊席儒怔了一下,这才继续说着檀林寺的故事,但是她的心,早就飞到了顾齐的身上,但是顾齐此时就像个木头一样,木然地点头,根本就听不出她为何一直在求姻缘的典故上绕来绕去。

    檀林寺的典故说了许久,樊席儒终于没话可说了,只好对着众人摆摆手,道:“檀林寺的故事就这么多了,不如我们等会儿直接去那里逛逛吧!”

    众人欢呼一声,跟着樊席儒的脚步,走出了膳房,顾齐看着樊席儒离去的身影,压抑许久的心跳忽然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