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把妖剑 > 031、白狐血珠(求收藏!求推荐!!)
    顾齐点点头,道:“嗯,你先去忙吧,等你忙完了再来叫我们,我和玄海在房里等着!”

    樊席儒微微一笑,转身走下楼去,在灯光的照映下,樊席儒的身影显得那样动人,顾齐心神一荡,目光追随着步步离去的樊席儒,忽然有些痴了,久久没有收回目光。

    顾齐伸出手,对着樊席儒的背影挥了挥手,小声道:“等会儿见!”

    忽然,樊席儒仿佛是感到了顾齐的目光,猛然回眸,眼波流动,嫣然一笑,向顾齐扬了手手,道:“别看了,赶紧回去吧!”

    顾齐像是做了坏事被人发现的小孩子一样,连忙转身,头也不回地逃回房间。

    玄海抱着小白狐,看着忽然跑进来的顾齐,道:“顾齐大哥,你干嘛?怎么脸那么红?”

    顾齐脸色变了变,瞥了玄海一眼,一把抢过小白狐,呐呐道:“你管我!”说着,他轻轻地摸着小白狐的毛发,坐到床边,呆呆地望着前方。

    玄海也不恼,也跟着坐到了顾齐的身边,手枕着下巴,顺着顾齐的目光望去,只见前面什么都没有,只有那扇开着的房门,他望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那扇门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不禁奇道:“顾齐大哥,你在看什么呢?”

    顾齐好像没听见似的,只顾着摸着怀里的小白狐,没有理会玄海。

    玄海更加好奇了,关了门,蹲到顾齐的跟前,伸手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但顾齐好像没有看到他一样,目光呆滞,一动也不动,陷入沉思。

    玄海怔了一下,以为顾齐酒喝多了,还没有清醒,甚至有可能变傻了,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冲着顾齐的耳朵大声喊道:“顾齐大哥,你没事吧?”

    玄海的声音仿若惊雷般在顾齐的耳边响起,将顾齐吓了一跳,他连忙回过神来,用手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耳朵,在玄海的小光头上敲了个爆栗,道:“你干嘛?耳朵都快聋了!”

    玄海瞥了瞥嘴巴,道:“应该是我问你干嘛才是吧,一进门来就傻傻的,像是丢了个魂似的,你是不是今天酒喝太多了,人变傻了?”

    顾齐这才意识自己刚才有些失态了,连忙辩解道:“啊?我刚刚发呆了吗?怎么可能,你肯定是眼花了!”

    玄海白了他一眼,道:“你才眼花了,你明明一进来就抢我的小白,坐在这里傻不愣登的,像根木头似的坐着不动。你说,你还说你不是喝酒喝多人变傻了?我师父说的果然没错,喝酒会让人变成傻瓜的!”

    看着顾齐一脸茫然的样子,玄海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想法,还好自己是个和尚,不能喝酒,不然的话,自己迟早会想顾齐大哥一样,喝完酒变成木头。

    顾齐自然不知道玄海在想些什么,但他却不会告诉玄海,自己刚刚在回想樊席儒的那抹恬然微笑,那人的微笑,是那么的美,让自己心醉。

    他尴尬地笑了笑,道:“臭小子,你师父那是骗你的,喝酒怎么可能会让人变傻呢?如果喝酒会让人变傻,那么天下不是有很多很多傻瓜?”

    玄海“切”了一声,站了起来,把小白从顾齐的怀里抱了起来,道:“天下间的傻瓜难道还少吗?”

    顾齐愣了一下,望了一眼玄海怀里的小白狐,沉默了片刻,低低道:“是啊,这世间确实有不少的傻瓜。”

    这时,玄海怀里的小白狐忽然嗷嗷的叫了起来,他连忙看向顾齐,道:“顾齐大哥,你看小狐狸怎么叫起来了?”

    顾齐接过小白狐,在它的肚子上摸了摸,只见小白狐的肚子瘪了下去,气色有些虚弱的样子,道:“没什么啦,它只是饿了!”

    玄海瞪大眼睛,道:“啊?这么快就饿啦?午时的时候,我还喂了它好多肉吃呢。我跟你说啊,中午的时候,樊姐姐拿了两斤牛肉来喂小白,本来樊姐姐以为它吃一点点应该就饱了,谁知道它居然把牛肉全部都吃完了,把樊姐姐都吓了一跳,说这小狐狸真能吃,跟着我们的话,只怕会把我们给吃垮了!”

    顾齐眉毛一挑,道:“什么?它肚子这么小就吃这么多东西?能装得下吗?”

    小白狐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也不过是一尺长,半尺高,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吃下三年斤牛肉的样子。

    顾齐觉得有些奇怪,便在小白狐的脑门上输了一丝灵力,想看看小白狐的体质究竟是怎样的,竟然这么能吃!

    那缕灵力顺着脑海慢慢在它的体内慢慢地游走,忽然,那缕灵力像是遇到一个巨大的漩涡一样,顿时将灵气吸了过去,还没来得及挣扎,霎时间就被那漩涡吞噬,消失殆尽。

    顾齐眉头一皱,他本想用灵力去探小白狐的体质是不是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入体的灵力却被什么东西给吞噬了一样,刹那间消失无影。

    他看着嗷嗷乱叫的小白狐,忍不住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玄海见顾齐手摸着小白狐,眉头紧皱,仿佛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便问道:“顾齐大哥,小白怎么了?!”

    顾齐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小白的体内仿佛有些什么东西一样,我刚刚在它体内输入了一丝灵力,想看看它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谁知我那灵力才入它的体内,便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吞噬了!”

    玄海不解,他虽然跟着顾齐好几天,也听顾齐讲过关于修道的事情,但他始终是还没开启仙脉,正式修道,对灵力还是一知半解,他想了想,还是不明白顾齐说的灵力被吞噬是什么意思,只好道:“顾齐大哥,难道这小狐狸也开启了仙脉吗?怎么它还能吞噬你的灵力?”

    顾齐又在小白狐的脑门上摸了一下,沉吟了片刻,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小白好像并没有开启仙根!”

    玄海愣了一下,道:“仙根?你不是说修道者是有仙脉的吗?怎么这小白狐有的是仙根?”

    顾齐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妖怪和人族一样,都有仙脉啊?那鱼能在水里游,鹰能在天上飞,你也能吗?真是的,人和妖是不同的,人是人,妖是妖,人有七大仙脉,妖只有六大仙根,懂吗?”

    玄海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哦”了一声,又想问顾齐什么是仙根,但是被顾齐瞪了一眼,不敢在说话,也不敢继续问下去。

    顾齐看了看小白狐,片刻之后,又重新输了一道灵力进入到小白狐的体内,这一次,他不单单是输入灵力那么简单,还在灵力的内核加入了一缕自己的神识,就算灵力被吞噬,他还是能够看到吞噬自己灵力的是什么东西。

    顾齐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自己的灵气,在小白狐的仙根经脉中游走,顾齐的神识透过灵气的包裹,向外面看去,只见四周一片暗红,根本看不清楚有些什么。

    灵力顺着小白狐的经脉,一点一点地游走,从脑门慢慢地向小白狐的腹部慢慢挤去,忽然,顾齐的神识听得到远处有巨大的声音响起。

    顾齐连忙定睛看去,只见一片暗红的远处,有个巨大的血珠在不停地旋转,散发着暗红的光芒,那巨大的声音便是从血珠那边传来的。

    随着顾齐靠近,一股庞大的吸噬之力顿时从血珠那边传来,顾齐脸色一变,连忙想要从灵力的包裹中跳了出来,谁知血珠的吸噬之力极大,没等顾齐的神识完全脱离灵力,霎时间就被吸到了血珠之中,神识忽然一灭,断开了与顾齐的联系。

    与此同时,顾齐猛然睁开眼睛,一脸惊讶地望着怀中乱叫的小白狐,神情无比的复杂,久久不能语。

    玄海见顾齐睁开眼睛,抓住顾齐的手,道:“怎么样,感觉到什么了?”

    顾齐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小白的体内好像有一颗血珠,威力极大,只要我的灵力一靠近,便会被吞噬,我的神识还没探出那是什么东西,也被那血珠给吞了!”

    玄海吓了一跳,连忙道:“什么?小白体内竟然有这样的东西,顾齐大哥,你赶紧想办法把那血珠给弄出来,万一它把小白给吸死了,那可怎么办啊?”

    顾齐沉默了一会儿,道:“我看未必,我刚刚探入它的体内时,虽然未探清楚那血珠是何物,但我看到那血珠只是在小白的体内运转着,并没有从小白的体内吸取能量,或许那血珠本身就是小白自己长出来的!”

    玄海眉头一皱,看了看小白狐,对着顾齐道:“血珠真的不会伤害小白吗?”

    顾齐摸了摸他的脑袋,微笑道:“别想这么多啦,你想啊,要是这血珠会伤害小白,那么小白早就被它给吸干了,怎么会让小白长这么大呢?我想啊,小白之所以会吃那么多东西,大半吃进去的东西都被血珠给分了!”

    玄海恍然大悟,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小白长了个血珠,会死掉呢!既然这样,我那就去找点吃的给小白吧,你看它,都快饿疯了!”

    只见小白狐在顾齐的怀中不断地挣扎,呜呜叫个不停,时不时还咬了咬顾齐的衣袖,发现没什么味道后,又吐了出来,继续乱叫。

    玄海抱着小白狐冲着顾齐嘿嘿一笑,推门而去,只听到一阵噔噔噔的下楼声,一人一狐便消失在了顾齐的视线里。

    顾齐看着玄海离去的背影,眉头微微一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