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把妖剑 > 030、来我家吃饭吧(求收藏,求推荐!)
    众人回到德兴客栈时,已近黄昏,天边日头西沉,落日的余晖照在兴德镇上,仿佛给镇子染上了一层金色外衣。

    还没进门,众人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不知为何,德兴客栈门前坐满了人,门外人潮涌动,人声鼎沸。

    见到樊席儒几人回来后,不知道是谁喊了声:“樊小姐他们回来啦!”

    众人见到樊席儒等人进来,立即围了上来,对着他们不停地鼓掌,口中说着各种感激之语。

    樊席儒一行人疑惑地走在人群中,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艰难地穿过人群,走进客栈,准备问问店里的人,究竟发生了什么。

    “席儒,你们回来啦!”客栈里传来爽朗的声音。

    樊振海推开众人,走了出来,一脸笑意地看着樊席儒一行人,他的身边一左一右地站着两位穿着汉国官府的中年人,左边的稍胖,右边高大健壮,一看就是个行伍出身之人,两人也是笑盈盈地对着他们连连点头。

    樊席儒认得那两个人一个是镇上的府衙镇史目,稍胖的那位是镇长。

    “这几位便是为我们兴德镇除掉妖患的英雄!”樊振海走到樊席儒的旁边,给周围欢喜的人群介绍着赵星野几人,而后绘声绘色地讲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

    樊席儒站在旁边,望着兴高采烈的镇民们,心中对父亲的钦佩之色又多了几分,扯着樊振海的衣角悄声道:“爹,你怎么这么能吹啊?”

    樊振海目不转睛,小声答道:“你们出去没多久,镇长和镇史目就来了,听说你们降了妖,打算表彰一下你们,谁知道你们都不在,我只好自己编了,编着编着,我就觉得是真的了!”

    樊席儒眼一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目光在人群悄悄地搜索,却没瞧见顾齐,心中忽然空了一下,心中浮现起顾齐昨夜侍剑而立的模样,不忍有些失落。

    忽然,众人一片欢呼,掌声雷动,樊席儒抬眼望去,原来是镇长和镇史目抬着一块匾额出来,樊席儒定睛望去,只见匾额上用隶书写着“兴德英雄”四个大字。

    看到这里,樊席儒忍不住笑了笑,看向身边的赵星野等人,只见赵星野面带微笑,嘴吧紧闭,强忍笑意,而小红小青则是一脸肃穆,没有多余的表情,玄海则是瞪大了嘴巴,很是惊讶。

    在诸位镇民的掌声中,“兴德英雄”的匾额被递到了他们的手上,镇长面带微笑,发表着代表镇民的感言,诸位镇民时不时给出热烈的掌声以示感谢。

    赵星野扯着樊席儒的衣角,悄悄地问道:“樊姐姐,这个仪式什么时候才结束啊,我好想回房间去啊,这么多人看着,有点不舒服!”玄海也是朝着樊席儒看了一眼,使了个眼色。

    樊席儒会意,侧过头在樊振海的耳边低声道:“爹,我们几个去逛街,有些累了,想要回房歇息,你看.......”

    樊振海哈哈一笑,点点头,转身向着众人道:“诸位乡亲父老,我们的酒席准备得差不多了,不如我们先开席吧!”

    说罢,樊振海又低着头和镇长与镇史目悄悄地说了几句话,其间镇长和镇史目向樊席儒等人看了几眼,然后点了点头。

    众人欢呼一声,纷纷入座。

    樊振海向樊席儒几人使了个眼色,几人相望一眼,点点头,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向楼上走去,有些镇民很是热情,想要拦住他们一起吃饭,却被樊振海和镇长几人拉住,笑呵呵地大吃大喝。

    众人顾着吃喝,议论不停,一时竟未发现他们的“兴德英雄”已经离了席,奔向楼上而去。

    走到三楼的楼梯拐角处,樊席儒几人猛然发现楼梯口站着个黑影,目光沉沉地看着他们,若不是此时的客栈亮起了灯笼,众人恐怕是没发现。

    玄海眼尖,立刻瞧见了那个黑影正是顾齐,他跑了上去,对着顾齐喊道:“顾齐大哥,你起来啦?”

    樊席儒几人也瞧见了顾齐,纷纷停了下来,向他望去,只见顾齐穿着一袭黑袍,目光幽静地看着他们。

    樊席儒心头一跳,呼吸迟滞了一下,道:“原来是顾公子啊!”

    顾齐垂下眼角,淡淡地道:“嗯,你们回来啦?”

    赵星野看见那个黑影是顾齐后,哼了一声,自顾自地走了上去,推开房门朝着外面喊道:“小红小青,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把东西给我送进来!”

    小红小青愣了一下,连忙应了一声,蹬蹬地跑了过去,经过顾齐身边时,小红冲着顾齐笑了一下,小声道:“不好意思啊,顾公子,我们小姐有些任性,望顾公子海涵!”

    顾齐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樊席儒定下神,走到顾齐的旁边,微笑道:“顾公子,你怎么没去参加楼下的感谢仪式呀?这兴德镇的狐妖便是你除的,那兴德英雄四字,非你莫属呀!”

    顾齐摇了摇头,道:“这些俗世虚名,我就不要了,我不喜欢凑热闹,所以今天下午,我借着醉酒之事,拒绝了你爹的邀请!”

    樊席儒这才明白为何先前在楼下没看到顾齐,原来是被顾齐拒绝了。

    她星目流转,笑意连连,道:“原来如此!对了,今天中午,是我爹太唐突了,还望公子见谅!”

    顾齐心一跳,连忙摆手道:“别这么说,是我酒量太差了,不如樊老先生那般...”说着说着,他忽然愣住了,樊席儒身上的淡淡幽香,混杂在空气中,让他呼吸一窒,忍不住向樊席儒望去。

    昏黄的烛光,轻轻地洒在樊席儒清丽的脸庞,映出了她淘人心醉的美丽,浅浅的笑意在光芒中,显得那么灿烂。

    樊席儒见顾齐忽然停下不说话,便抬头向他看去,却看见顾齐正盯着她看,脸一红,连忙低下头,低声道:“顾公子,你怎么了?”

    顾齐这才回过神来,立即将目光从她的身上逃开,呐呐道:“呃,没....没什么,呃,你吃饭了吗?”

    樊席儒笑了笑,道:“还没有呢!顾公子这是要请我去吃饭吗?”

    顾齐愣了一下,心中升起一丝说不清的味道,呆了片刻,才道:“好....好啊!”

    樊席儒被顾齐呆呆的模样给逗乐了,“噗呲”一声笑了出来,道:“算啦,哪有地主让客人顷刻的,等楼下的客宴结束了,我带你们去我家吃饭吧。”

    顾齐看了看一旁的玄海,却见玄海耸了耸肩,道:“看我干嘛,樊姐姐邀请我们吃饭,我当然去啦!”说罢,他便顾自走开,去房里寻小白狐,天子房内,小白狐躺在床上,睡得正香。

    顾齐沉吟了片刻,这才应道:“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樊席儒恬然一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去看看我爹那边怎样了,结束以后,我立刻来找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