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把妖剑 > 029、芜岐山(求推荐!求收藏!!)
    樊席儒有些惊讶,皱眉道:“芜岐山?那不是在汉土七险之一吗?横贯汉国南疆的元丰大河的源头便是芜岐山,芜岐山山高三千八百余丈,通天而立,云雾缭绕,山间无数稀有野兽。

    山下更是有一潭三重弱水,无数炽尧鱼生于其中,鱼身鸟翼,赤喙炽首,环绕芜岐山而飞,性格凶残无比,一旦有生人接近,便会一拥而上,将其啃至白骨!这样的凶险之地,我们去不是送死吗?”

    赵星野笑了笑,道:“樊姐姐,芜岐山乃是汉土第一高山,又有玄奇的炽尧鱼,我还听说芜岐山还有许多神奇之物,你不觉很有趣吗?再说了,我们炽尧鱼虽然凶残,但这世间还是有克制之物的,仙阁的缚妖网就能将其网住,根本不足为惧!”

    樊席儒看了赵星野一眼,只见她眼里满是期待之色,想必是对芜岐山之行早已下定决心,便不再劝说,只是恬然一笑,看赵星野继续说着。

    玄海和小红小青听着有趣,也凑了过来,玄海听到炽尧鱼时,更是惊叹一声,道:“哇,这世上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鱼啊,能飞就算了,头上还长火,它在水里那火不会灭的吗?”

    赵星野哈哈一笑,摸着玄海的光头道:“那炽尧鱼头上的火可不是普通的火,弱水乃是天下最弱的水,连鹅毛都浮不起,怎么可能把炽尧鱼头上的火给灭掉呢?”

    玄海和小红小青面面相觑,小红小青还好些,毕竟一路上赵星野和她们说过汉土上很多玄奇的东西,像什么上古神兽,灵花异草各种稀奇古怪的事物。

    而玄海就不同了,他出身庙宇,接触最多的也就是自己的师兄和师父这些凡人,何曾听说过这些神奇的事物,登时兴趣盎然,瞪大眼睛,奇道:“姐姐,如果弱水是天下最弱的水,那什么水又是世上最强的水呀?”

    赵星野看了他一眼,眼色傲然,道:“你这就问对人了,我打小就偷偷地潜入我爹的藏书阁,看了许多秘解藏书,恰好有一卷提到过这世间最强之水。

    汉土极北之地,有一处冰原,名为极热固海,那里的是便是世间最强之水,万石之物落于其中而不沉,故而被称之为固海,而那固海的海水,便是天下最强之水——极热重水。”

    玄海眉毛一挑,叹出了声,道:“这么神奇啊?那如果弱水遇上重水,那么它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你知道吗?”

    赵星野愣了一下,显然是被玄海的问题给难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去答,她虽然看过很多传说志异,但从未看过有哪一卷写过重水与弱水相遇会是怎么样的结界,就连她自己也未曾这样想过。

    樊席儒见她眉头紧皱,沉吟不已,便知道是玄海的问题把她难住了,对着玄海道:“星野姐姐还没试过这么做呢,不如等你长大了,去寻来弱水与重水,自己试一试,这不就知道结果了吗?”

    玄海转过头,看着樊席儒,怔了片刻,旋即在脑袋上一拍,叫道:“对啊,自己试不是更加有趣嘛!”

    说着,他又笑嘻嘻地看着赵星野,道:“星野姐姐,你还知道什么神奇的事物吗?”

    赵星野愣了一下,白了玄海一眼,道:“你个小屁孩,鬼灵精怪的,问题这么多,好啦!回去再和你说啦,我现在还有要紧的事和樊姐姐说呢!”

    樊席儒看了她一眼,道:“什么事情呀?”

    赵星野眉毛一挑,道:“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想叫你和我一起去芜岐山呀!”

    樊席儒沉默了一下,道:“我也很想和妹妹一起去芜岐山探险,可是我这次出谷是因为我爹修了封家书,要我回来除妖的,现在妖也除了,我也没理由继续留在这里了,再过两天,我就该回去了,不然的话被谷主知道了,定然会责罚我的!”

    赵星野呆了一下,这才想起樊席儒是落月谷弟子,落月谷一向主张不入世,明令禁止谷中弟子私自外出,她又想了想,却又想不到什么理由让樊席儒跟她一起前去,只好挠着头。

    忽然,她的眼睛一亮,拉起樊席儒的手,道:“落月谷是不是在大月国吗?”

    樊席儒点点头,道:“嗯,落月谷位于大月国东方,临近汉国,距离兴德镇也不过几百里之遥,怎么了?”

    赵星野忽地一笑,对着樊席儒说道:“那不就对了吗?芜岐山位于汉土南域,我从这里去芜岐山,势必会经过大月国,不如这样吧,我们和你一起出发,你回落月谷,我们去芜岐山,一路为伴,你说好不好?”

    樊席儒仔细一想,好像确实如此,回谷的路上多几个人相伴也是极为不错。但是她还是有些不放心,道:“可是你们就三个人前往芜岐山,会不会太危险了?”

    赵星野笑了笑,道:“这就不用姐姐你担心了,我爹知道我偷偷跑出来以后,便派了我大师兄来找我了,想来这两日,我大师兄应该也差不多该寻到我了,毕竟我们三个出来,都是拿着仙阁的名号到处张扬的!”

    樊席儒这才点了点头,道:“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既然你爹派人来接你,想必是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玄海悄悄地拉着赵星野的衣角,小声问道:“星野姐姐,你家大师兄很厉害吗?”

    赵星野一怔,然后脸上浮起了一丝骄傲神色,道:“我大师兄当然厉害了,上一届仙武会,我大师兄便是拿了第二名!”

    玄海挠了挠自己的小光头,喃喃自语道:“原来仙武会第二名就这么厉害了!我记得顾齐大哥好像跟我说过,他好像拿过仙武会第一名呀!”

    还好他的声音小,没被赵星野听到,但是他也不清楚什么是仙武会,以为是什么寻常的比武,便没有往心里去,又对着赵星野问道:“星野姐姐,你能不能再跟我说一说那些玄奇的传说啊?”

    赵星野哈哈一笑,摸了摸玄海的脑袋,道:“那你可要听仔细了......”

    一路上,赵星野说了很多关于汉土传闻志异的传说,说的是天花乱坠,逗得玄海一阵哈哈大笑。

    一行人逛完美食古街后,又去逛了兴德镇另外几条比较出名的地方,赵星野看到漂亮的衣物或首饰毫不犹豫,价格都没问,直接买下。

    到了最后,小红小青终于拿不下了,对着她说道:“小姐,我们拿不动了,能不能明天再继续买啊?”

    赵星野回过头来,只见小红和小青每人各抱着几个大箱子,里面满满当当全是自己刚买的东西,忍不住尴尬一笑,道:“好吧,那我明天再继续买吧!”

    樊席儒看了小红和小青一眼,见她们走路都有些勉强,便开口道:“要不要我帮你们分担一些?”

    小红和小青连忙摇了摇头,道:“没事,没事,我们抱得动!”

    赵星野拉住樊席儒的手,笑道:“樊姐姐,你别小看小红和小青了,她们力气很大的,以前我买了好多金银首饰,比这些东西可要重多了,她们两个,一人扛了两箱,面不改色,气都不喘一下!”

    樊席儒呆了一下,抬眼看向小红和小青,只见她们一脸笑意地抱着箱子,一点都不觉得沉重,她忽然笑了一下,转过头去,拉住玄海和赵星野的手,道:“天色不早了,我们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逛了大半天,日头早已西斜,沉沉而落,染红了天边!

    赵星野几人看了一眼天色,应了一声,跟着樊席儒的脚步,回到了德兴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