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带着青山穿越 > 第九章 拖后腿的紫薇帝君
    “且慢!”

    一声沉喝,让观音和紫薇不得不放下步子,回首而看,其余众神也循声而望,发现出声的正是此前给他们带路的长芳主。

    “不知长芳主出声相阻,有何见教?”

    紫薇帝君一脸不善,大有不给自己一个合理解释,绝不会轻饶对方的架势。

    这次青山界域之行,他除了带着母亲玄灵斗姆元君的嘱托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十里桃林是他此次造访的重要一环,不容有失。

    势在必行。

    面对紫薇帝君的咄咄逼人,长芳主牡丹忐忑不安,说不害怕绝对是假的,可她天生执拗,此生除了对她有点灵造化大恩的先花神梓芬钦佩外,唯二心服口服的便是对整个花界有救命之恩的太玄神尊。

    故而,惊慌一晃而过,便很快稳定心神,态度不卑不亢,语速不紧不慢,“帝君,适才小仙收到神尊传音,问询为何诸位还未到之事,眼下神尊正在居所等候,不好再拖延下去,若是尊上要怪罪,待见过神尊,牡丹定会负荆请罪。”

    “你都拿太玄道友来压我,本君若是跟你计较,岂不是以大欺小,不识好歹。”

    “紫薇道友为君多年,宽宏大量,自不会与你一个小仙一般见识,不过,你所言也有几分道理,我等见折颜道友棋艺高超,见猎心喜,这才情不自禁,手谈一局,眼下见识了折颜道友的风采,心中不胜欢喜,倒也不虚此行。

    只是眼下我等为太玄神尊而来,正事要紧,路上已耗费不少时日,还是别让神尊等着为妙。”

    紫薇帝君面色阴沉得如同七月黑云,没好气地冷哼一声,听到观音尊者给他递梯子,也就顺坡而下。

    终究没再继续追究。

    “这十里桃林尚未全复,盛景不如往常,帝君若是想要一观十里桃夭,待来日桃林尽复,花开春浓,折颜一定命人送上帖子,邀请帝君和菩萨前来赏景,以应今日之诺。”

    折颜适时开口,听得紫薇帝君面色一霁,观音尊者也是神色和缓,见事情解决,她此来主要为解救斗战胜佛而来,不欲再多生事端,

    连忙命长芳主继续带路,观音尊者和紫薇帝君领着诸神继续跟上。

    随着时间推移,越往里走,见到的玄奇景象也越开越多。

    有些甚至连观音和紫薇这样的大罗尊神都忍不住惊讶,赞叹不已。

    譬如,喷吐无量乙木光华的苍天老松,每一枚松针都是炼制无上丹药的奇物。

    又如,结出水晶果实的玉树,散发令人垂涎欲滴的异香,每一颗都能增加五百年灵力。

    还有能滋养、修补仙者元神的灵泉天池、有生死人、肉白骨,令人死而复生的还魂灵药。

    更有蕴养大罗肉身的灵茶母树。

    十几万年的稀罕灵药,扎推似的出现,随处可见。

    ……

    一棵棵灵植漫山遍野,看得人目不暇接,交头接耳,不断传音,窃窃私语。

    紫薇帝君看得目光发亮,心中兴奋得要命。

    对心中的想法更加笃定。

    …………………………………………………………

    一路且行且看,大约行了一炷香的时间,众人在横穿一座虹桥后,竹院终于出现在不远处。

    哗啦!

    竹林摇曳,散发沁人的淡雅竹香,一座精巧的屋宇在竹海间若隐若现,其中一抹亮眼的金色,犹如竹海精灵,随风起舞,天音阵阵。

    “好一片灵光熠熠的竹海!”

    “万顷碧浪,一缕金黄,这滔滔乙木之气,实属少见。”

    ……

    听着众神的纷纷议论,带路的长芳主嘴角微不可察的一抽,心中念叨了一句少见多怪,就带人进入竹海,半响后,在竹院门前停下。

    “神尊,诸神已经带到。”

    “将他们请进来!”

    随着观音和紫薇抬步没入竹院,一棵金色大梧桐树映入眼帘,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清脆作响。

    散发的气势丝毫不下一位金仙级数的上神。

    而大榕树下,一道青衣人影盘膝而坐,只是静坐就仿佛大道化身,散发无穷道蕴,仿佛直面天道,汪洋浩瀚,明明人近在咫尺,他们的元神却探查不到对方一丝一毫的痕迹。

    观音愁眉紧锁,盖因这位太玄神尊的气势比如来佛祖都犹胜一筹,

    紫薇倒吸凉气,发现眼前之人弥散的道蕴跟他母亲,此界唯一混元的玄灵斗姆元君,有近多相似之处。

    尽管心头震动,可他们很快就恢复镇定。

    迈脚朝前疾走几步,主动见礼。

    “贫僧观音见过神尊!”

    “上清紫薇参见神尊!”

    “我等见过太玄神尊!”

    面对众神的参拜,李天生不闪不避,坦然受之,像是理应如此,看得一众上神左右对视,错愕不已。

    他们给太玄神尊躬身行礼,是看在对方是大罗尊神的份上,理所当然,可观音尊者和紫薇帝君与他同是大罗级数的盖世大能。

    这太玄竟然如此托大!

    倒是观音和紫薇对众神的鸣不平一无所知,就是事后察觉,也会嗤之以鼻,不知者无畏,他们都猜错了。

    面前的太玄神尊根本不是大罗尊神,而是更神通广大的混元大能。

    这种级数的强者,在这大能如云的诸天万界都不多见,他们置身的此方世界,目前也仅有玄灵斗姆元君一尊。

    他们还怕礼数不周,被挑了刺。

    “上清天一向超然物外,你等此番前来,所谓何事?”李天生开口问道。

    众神你看看我,我瞅瞅你,被众多目光注视的水神喉结不自觉咽了好几下,强打精神,上前一步,越众而出,自袖间拿出一张帖子,恭敬地递过去,“家师玄灵斗姆元君三百年后,将在三岛十洲开衍道法会,宣讲混元正果,特命小神前来,送上帖子,相邀神尊论道参玄。”

    “元君美意,本尊心领,你回禀元君道友,太玄一定会如约而至。”

    “多谢神尊,小神告退!”

    水神松了口气,见好就收,客气一下,就识趣地退下,跟师兄紫薇帝君颔首示意后,就带着风神离去。

    其余上神见此一幕,也有样学样,赶忙自袖中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帖子,纷纷递了上去,言谈之间,均是论道、品茗、尝果等事。

    李天生毫不客气,来者不拒,将帖子一一接下,面上淡漠,内心却腹诽不已,“这上清天也是奇葩,事先准备的竟然都是同一理由,连帖子内容都很公式化,除了换了个名字和地点,时间错开,内容几乎都一模一样,简直不要太敷衍,莫不是事先约好了?”

    好在,来访的众上神都是察言观色的好手,见观音尊者和紫薇帝君坐在一旁,默然不语,静静地看着他们的动作,就知道他们与太玄神尊尚有要事相商。

    他们造访青山界域的目的,已经完成了部分,回去也能交差。

    循着水神的做法,相继告辞离开。

    ……………………………………………………………………

    看着刚才涌入竹院的众神,顷刻间消失大半,仅剩下观音和紫薇,李天生开口道:“不知两位尊神还有何事?”

    对观音尊者,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对紫薇帝君留下的目的,就真有点迷惑。

    不过,联想到方才这位帝君在十里桃林前,对长芳主的发难,心中若有所觉,只是不敢断定。

    “阿弥陀佛!”

    观音打一佛礼,言辞恳切,“昔日,斗战胜佛奉佛祖之命,前来青山界域造访神尊,哪知胜佛无状,得罪神尊,实在是我佛门的罪过,贫僧这厢代我佛门,朝神尊谢罪,然,斗战胜佛乃我佛门护法,镇压佛门气运,不得久离大梵境,还望神尊高抬贵手,宽宏大度,饶了胜佛,我佛门不胜感激,定有重谢,以了因果。”

    说着,观音瞅了紫薇帝君一眼,很明显,这是她拉来的说客。

    “神尊,观音尊者言之有理!那猴子虽性情顽劣,却是佛门大罗佛祖,镇压佛门一方气运,对佛门至关重要,若是神尊能解除封印,放了那只猴子,他们必有重谢。”

    紫薇帝君微笑而道,“佛门底蕴深厚,自上古延续至今,统领一方,六界共尊,在大罗云集的上清天,也是一庞然大物,数十万年下来,积累了无数宝物,便是先天灵宝,也有数件,神尊不妨放过那孙悟空,看你有何所需,朝佛门讨要便是,如此倒也互利互惠,两相得宜。”

    李天生:……

    “你是不是观音拉来的帮手?”

    观音:……

    “你当真在帮贫僧?”

    紫薇帝君的话,让李天生听得舒爽,也让观音听得心里憋屈,觉得自己绞尽脑汁想出的绝妙主意,都被这猪队友给拖累了。

    却还是不得不顺着他搭好的梯子,继续走下去。

    “帝君所言正是!我佛门虽不及三岛十洲立足久远,根基深厚,但也有些底蕴,若是神尊不嫌弃,可以提上一二,我佛门定会尽量满足神尊,略作赔偿,以表歉意。”观音强颜欢笑,觉得自己心里苦得要命。

    暗自祈祷,太玄神尊不要狮子大开口。

    对紫薇帝君打了一个眼色,希望对方再继续帮衬一两句,毕竟是玄灵斗姆元君的儿子,堂堂大罗金仙,说得话总有些分量。

    尤其对方身为天界帝君,总不好会再继续不靠谱下去。

    给了观音一个放心的眼神,紫薇帝君露出一抹善意微笑,“人间有句话,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更有将自己的快乐建立他人之上的说法,此间道理在其余各界同样适用。

    那孙猴子行为不端,毁了十里桃林,浪费了无数灵桃,将其镇压五百年,虽能让神尊消解恨意,可覆水难收,糟蹋的灵桃难以恢复如初,倒不如折合成等量价物,向佛门讨要赔偿,以物换猴,得些上好赔偿,让佛门上下肉疼一二,以慰己心,岂不美哉?”

    “这个提议倒是不错,甚好!甚好!”

    瞧见李天生一脸意动,紫薇帝君态度诡异,看似为她处处着想,实际上一开口,就一次比一次坑,一次比一次狠。

    心中气得窝火,为找紫薇帝君做帮手而后悔不跌。

    “她的命怎么这么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