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带着青山穿越 > 第八章 大罗有望的折颜
    金梧桐树叶唰唰作响,犹如上好的青铜编钟,发出清脆脆耳的声响。

    李天生把握着手上精美的白玉茶杯,手指拈着杯子缓缓转动,一双灿若辰星的目光好笑地俯视下方场景,看着戏精附体的折颜、长芳主等人,忍不住眉开眼笑。

    见到便宜徒弟折颜,拿出他事先赐予的桃花醉,当众炫耀,半真半假间,将众神忽悠得一愣一愣,嘴角更是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眉眼弯弯,乐不可支。

    添上一杯新茶,轻嗅了一下茶香,念叨一句“还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随后,李天生继续目穿虚空,看起戏来。

    他心中清楚,自己还没到出场的时候。

    还需再等等!

    …………………………………………

    春风一吹,绿千万里,携裹桃花朵朵香气。

    十里桃林前。

    众神你看看我,我瞅瞅你,相互颔首,像是达成某种约定,几个修为不过金仙境的上神越众而出,一掀衣袍,盘坐蒲团,分别坐在备好的五个棋盘前。

    几乎同时,白真袖袍一展,一张造型古朴的九弦琴,姿态潇洒地席地而坐,白皙的手指轻拨琴弦,悦耳的天音似山间溅落的清泉,绘成无数音符,流淌而出。

    令人如痴如醉。

    “这是……”

    瞅着这旁若无人,沉醉琴道的俊美青年,众神满头疑惑,纷纷将询问的目光投向折颜,若是没看错的话,这位能随手变幻出古琴的存在,同样是一位上神。

    “此乃白真上神,是折颜……生死与共的好友,颇通乐理,在对弈时,听知己一曲琴弹,不失为一大乐事。”

    看着狠瞪眼儿的白真上神和下意识揉膝盖、对前者讨好一笑的折颜,众神眼神隐晦交流,给后者露出一个都懂的表情。

    粗粗略过这个话头,众神再次将目光集中到此次正事上。

    “折颜道友,要一以敌五,若是我等赢了,怕是胜之不武!”

    “此言差矣,折颜上神乃神尊弟子,修为高深,天资卓越,棋艺精湛,说不得人家心中傲气非你我可比,觉得以一敌五,还是高看我们,心底不知怎么讥讽我等自不量力。”

    ……

    对于众神夹枪带棒的冷嘲热讽,折颜充耳不闻,脸上始终挂着一抹处之泰然的淡笑,从师傅太玄神尊交代自己开始,他就一直在勾划剧本,早就设想过自己要如何稳如泰山地面对众人的横眉冷对,不卑不亢,稳如老狗。

    见事情朝着自己预料的方向发展,心中乐开了花,面上却淡定得一塌糊涂,大手一扬,大袖一挥,沉声喝道:

    “诸位道友,请!”

    棋子落下,黑白对弈,天元移位,围杀大龙,一手精妙的天魔大化棋术,被折颜施展得淋漓尽致,他一语不发,料敌先机,往往刚下一子,就已经推演出对手和自己接下来的数条棋路。

    或巧妙设局,步步诱敌深入,再一击毙命;或横冲直撞,看似杂乱无章,实际粗中有细……一以敌五,不落下风,反而步步紧逼,每一枚棋子都像是砸在对弈上神的心头,令他们一盘即输,杀得他们丢盔弃甲。

    纷纷摇头苦笑,面对折颜布下的棋局,束手无策。

    “下一波!”

    “再下一波!”

    “再来!”

    ……

    五人下去,又有五人应战而上,再有五人接替,一波又一波,来访的上神接连不断的出手对弈,哪怕是在上清天喜好对弈的高手,也难以跟折颜走上一回完整的棋局。

    越来越多的上神战败,如虹的气势一泄再泄,萎靡不振,而折颜与此截然不同,反而越战越勇,气势冲霄,整个人前所未有的神采奕奕。

    他感觉到这便是师尊常说的高光时刻。

    “酒逢知己,棋遇对手,人生乐事,可惜诸位道友命中注定不是折颜的客人,对不了一局,入不了桃林,尝不到灵桃,饮不得好酒。”

    折颜发自真心的爽朗大笑,意气风发,好一番潇洒,嘴上说的遗憾,那番天下无敌手的作态,落在来访的众神眼里,却格外可恨,若不是顾忌此地乃青山界域,他们恨不得一哄而上,将人痛扁一顿,揍成猪头。

    眼下只能红着眼,恶狠狠瞪着折颜,敢怒不敢言。

    “眼下只剩下最后一波了!”

    瞅了一眼大罗观音和紫薇帝君,折颜面上一脸遗憾,像是在说就算是大罗尊神,论起对弈估计也不是他的对手,看来今天注定找不到棋盘知己。

    实际上心中早就慌得六神无主,尤其是看到观音和紫薇面色骤然一变,再不复之前的淡然,瞧向自己的目光夹着丝丝不善,内心更是打鼓,惴惴不安。

    偏偏还要佯装淡定,照着剧本演下去。

    心中有苦说不出。

    “师傅,徒儿演技太过高超,为你不惜得罪了两尊大罗和众多上神,你若是良心未泯,事后可要好生补偿我一二。”

    折颜心中腹诽,却不得不继续摆样子,做架子,端着姿态,举手相邀,“眼下诸神皆败,不知两位尊神可愿下场,与折颜对弈一局。”

    “贫僧却之不恭!”

    “本君倒是想要见识一二!”

    说话间,三人成三角状相对而坐,与折颜之间各摆了一张棋盘,各执黑白子,相互对弈,你来我往。

    棋盘上棋子渐多,观音、紫薇帝君和折颜心有成算,各自在心中默默演算弈道,纵横睥阖,步步为营,相互之间,渐渐升起一股玄之又玄的道蕴。

    竟以棋子承载本道,以棋盘为天地,对弈之间,演化万物众生象,大道触碰,身上各自散发出一股深不可测的气息。

    竹院内,李天生见此一幕,微微一笑,“先小试牛刀一下!”

    垂目之间,青山伟力不知不觉加身,一缕心神承载着本道,悄无声息地进入折颜体内,寄身他体,寻机进入三人演道的棋盘,趁势窥探观音和紫薇帝君的大罗之道,更寻隙勾连青山界天道分身,将自己窥见的大道包括瞬时的领悟,都一一记录在天道上,让天道分身辅助自己推演、记录、分解、吸收。

    正陷入棋盘当中的观音和紫薇忽然眉头一皱,以棋盘演道,化天地万物,本就是弈道高手才会使用的对弈手段。

    被对面不过区区太乙金仙初境的折颜,以高超棋术引动心神,衍道下棋就已经够他们为这神尊徒弟在弈道上的天资大吃一惊,以他们的修为和对大道的领悟,本以为对付这折颜上神能手到擒来,没成想,一开始还很顺利,岂料就在观音和紫薇一鼓作气,准备结束这场对弈时,对方忽然猛地发力。

    变得强劲稳健起来,犹如磐石一般难再轻易撼动,猛然撤回,又会遭受反噬,只能硬着头皮强撑。

    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潜移默化间,他们竟陷入其中,所展露的大道领悟越来越多,最后更是连自己的大罗之道都用上。

    “对弈到此,已经足够,再拖延下去,怕是要打草惊蛇,惹人生疑。”

    俯身折颜的李天生心念一动,立刻断开与折颜的联系,元神归元,返还真身,一边勾连天道分身,以他道补本道,探大罗之秘,一边嘴角淡笑,继续看着下方的戏码。

    “两位尊神棋力非凡,折颜甘拜下风,此次在下受益颇多,感激不尽!”

    挣脱棋盘,折颜醒神,起身掸了掸衣袍上的尘土,朝观音和紫薇躬身行礼。

    看着一脸喜色的折颜,李天生摇头一笑,自己吃了肉,总要给出力的便宜徒弟留口汤,故而在衍道时,也留了部分心得感悟给折颜。

    “呼!”

    观音和紫薇相视一眼,掩饰眼底的震惊,心中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再看折颜时,已经没了之前高高在上的俯视态度,多了几分少有的郑重。

    依照方才对弈中,这位折颜上神暴露出的大道感悟,就是跟同来的水神、风神相比,都强上数分,看似修为只是太乙金仙初期,对道的领悟却深厚到不可思议,甚至隐隐窥到一丝大罗之妙。

    “道友厚积薄发,对弈道的理解少有人及,我等不过是痴长了道友几万年,占个便宜罢了,待来日道友得证大罗,怕是我等也略有不及。”

    “菩萨所言甚是!”

    侧头瞥了一眼观音,紫薇帝君尽管诧异观音对折颜的态度太过和善,可也点头称是,既有照顾观音面子的意思,也有几分真心实意的赞同。

    依照折颜方才显示的道意和底蕴,又有一位大罗尊者的师尊引路、指点,对方进阶大罗指日可待。

    故而,观音的话也不假。

    倒是随同而来的其他上神目瞪口呆,大罗尊神看似随和,实际上一个个内在的傲性,不弱于任何人,轻易不夸人,更别说直言他人大罗有望。

    大罗之下皆蝼蚁。

    大罗之难,非是嘴上说说而已,数万个太乙金仙也不一定有一尊大罗,眼下这六界大罗,皆是自天地开辟以来,漫长岁月积累下的成就。

    就是六界共尊的玄灵斗姆元君,昔日在紫薇帝君傲视一众同辈,独领风骚时,也不敢断言,他能证道大罗。

    由此而观,两相对比,众神对折颜更为看重。

    “此乃桃花醉,愿赌服输,今日这坛酒就归两位道友所有。”

    见观音将酒收起,折颜莞尔一笑,侧过身子,露出一条通道,“既然两位尊神赢了棋局,这十里桃林自然是进的,只是适才有言在先,这桃林刚遭一劫,内里境况尚未恢复如初,两位尊神还请莫报太高期望。”

    “无妨!”

    就在观音和紫薇抬步,准备进入桃林时,耳旁忽然响起一道阻隔之音:

    “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