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904章 就问你怕不怕?
    冯局心头一突,连忙问道:“你怎么知道?”

    他担心啊!

    他听到慕远这话,第一反应就是这事儿就是慕远干的。

    如果一切顺利,那自然没什么,但鬼知道出没出岔子呢?

    慕远连忙说道:“我在网上看到的啊,刚出来的新闻呢。不过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给你打电话问问。”

    冯局稍稍缓了口气,道:“你在那边都没法确定真假,我怎么知道真假?”

    “呃,那倒也是。”慕远讪讪一笑,道,“我再关注一下相关信息,如果有什么新消息,立刻通知你们。”

    “好吧!”冯局长很随意地回应了一句,“不过你小子可别去蹚这趟浑水,缅国那边,乱着呢。”

    “冯局你这什么话呢,我还在这边参加比赛呢,怎么可能去缅国?”慕远非常真诚地说道,“我看了一下这次的赛事安排,后天应该就能结束了,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冯局立即笑了笑,道:“晚回来几天也无所谓,我就觉得你小子一天上班太拼命,正好给你放几天假。对了,你今年的年休假还没休呢,要不正好休了?”

    慕远立刻道:“还是先不急着休吧,这边……也没什么好玩的。”

    冯局倒也没坚持。

    挂断电话后,慕远喃喃念叨着:“铺垫得一步一步来。”

    随后,慕远倒头便睡。

    而此刻缅国这边的网络上,因为焦四受袭,惹起了不小的风浪,并且以极快的速度传递到了周边国家。

    普通老百姓倒是不怎么关注这些事情,但圈子内的消息传递却是极快,一个晚上的功夫,整个东南亚地区他们这个圈子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以焦四的影响力而言,这可不是小事。

    大伙儿都在猜测,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在焦四的老巢作死。

    好吧,也不能算作死,至少现在那家伙还活蹦乱跳的,焦四那帮子手下连个影子都没摸着。

    可那家伙到底是谁派去的呢?

    哪怕他们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这人是华夏这边的警察。

    就算他们知道焦四曾派人去暗杀慕远这个因果,也同样不会想到这上面去。

    这些势力之间相互倾轧,都相互派有耳目,他们对整个事情的始末虽然不清楚,但却也知道白天闹腾的是一个白人。

    华夏的警方不可能动用一位白人去报复吧?没那说法。

    这些人的想法大抵与焦四一样,都认为乔纳是南美洲某个大毒枭手下的得力干将。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消息传到了更多的人耳中。

    毕竟这焦四在圈子里也算是一号人物,这样的人发起疯来,也是不小的麻烦。

    包括华夏的那位阎观也同样知道了这一消息。

    可是他比其他人更懵逼啊……

    当然,此刻最抓狂的还是焦四。

    此刻他很懊恼,没事儿把庄园修这么大干嘛?藏个人进来都不好找。

    他手下那帮人倒是用军犬搜索过,但结果一无所获,尽在那会客厅外的院子里打转,就好像是就在那院子里凭空消失了一般。

    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焦四推断,那人应该拥有着某种摆脱军犬追踪的手段,这个也不算特别稀罕,只要有心算计,还是能办到的。

    可人到底藏哪儿呢?

    焦四敢打包票,整个庄园内,能搜的地方都搜过了,甚至有些只有他知道的密室暗房,他都去看过,同样没有发现。

    如果说现在那乔纳还在这庄园内,唯一的可能便是对方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

    当然,说挖了个坑有些过了,可能是这庄园内真有对方的内应,提前准备好了藏身之地。

    这就让焦四感到寝食难安了。

    俗话说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现在这已经不是他人酣睡不酣睡的问题了,而是他卧榻之旁有人要取他性命。

    而他还无法将对方揪出来。

    这让他如何还能睡着?

    睡不着,那就很尴尬了。

    一旦第二天他盯着个黑眼圈出现在外人面前,肯定会有人说他被吓得睡不着觉,他堂堂焦四不要面子吗?

    然而,睡觉这种事情,不是说你想睡就能睡着的,更何况现在焦四确实不敢一个人单独呆着,生怕那人从某个暗处摸出来,把自己给了结了。

    虽说之前那乔纳说请他去“做客”,但谁敢保证这家伙在确定无法将自己“请”走后,会不会痛下杀手?

    他不敢赌。

    反正睡不着,后半夜便继续搜吧!这样不仅能掩饰自的慌乱,更能显示自己的决心。

    ……

    世界射箭锦标赛如期举行,慕远与其他队员一道,意气风发地进入了赛场。

    参加比赛,所有人都是带着夺冠的想法来的。

    当然,最后能夺冠的也就那么几位——这是因为世界射箭锦标赛有几个项目,否则夺冠的就只有一位了。

    不说单人和团体之分,仅仅是男女也得分一下不是?

    慕远只参加了男子射箭比赛,他的目的是出名,又不是为了赚奖金。

    之前他参赛的目的是赚奖金,但自从上次有了开发专利的想法之后,他对奖金也就不是那么眼热了。

    相比赚钱,侠义值无疑要香太多了,而只要有了名声,再加上自己“神探”的称号加成,相信不论走到哪儿,都能压制一波犯罪率,那侠义值还不是轻松到手?

    比赛,慕远是认真的。

    第一天上午,只是初赛。

    初赛的方法也很简单,大伙儿轮流射箭,最后取总分最高的前128名进入个人淘汰赛。

    原本这应该是毫无波澜的一场比赛,可因为闯进了慕远这条鲶鱼,搅混了一池水。

    虽然是初赛,但也是按照完整的赛制来的。

    90米、70米、50米和30米四个射程,一共144支箭。

    放在以前的锦标赛中,哪怕是再牛逼的选手,多多少少都会丢一些分。

    可这次慕远放了个大招,直接来了个满环。

    这差不多相当于是来了个王炸。

    虽然后面的个人淘汰赛甚至最后的决赛并不会以这个成绩来判胜负,但这给别人带来的压力却是非常大的。

    一支支箭全部命中靶心,就问你怕不怕?

    这不仅仅是命中十环区域,还能给你弄出个指定的形状出来。

    这说明什么?十环的区域对别的射手来说是一个挑战,可对慕远而言,十环的区域似乎太大了一些。

    如果把规则改一改,十环只是靶心的那一点,是不是慕远也能取得全部10环的成绩?

    有这个可能,而且可能性还非常高。

    既然如此,那还比个屁啊!

    没有人说慕远有没有服用兴奋剂的问题,先不说兴奋剂这东西对射箭比赛有没有效果,就算有,兴奋剂的提升幅度能有多大?

    就慕远现在展示出的实力来说,哪怕再降低两三个层次,这次的冠军也肯定是妥妥的。

    这样的情况下,有必要服用兴奋剂?

    所以,这次的比赛,大家就别去争男子单人射箭的冠军了,嗯,男子团体的可能性也很渺茫,多关注关注女子比赛得了。

    赛事提前进入垃圾时间,这也是主办方没想过的。

    不过主办方不仅不郁闷,反而更兴奋。

    因为随着这一大料爆出,这场赛事的受关注度肯定更高,就算后面的比赛对赛事结果而言是垃圾时间,但对赛况转播来说却是黄金时间。

    随着这一劲爆消息的爆出,赛事的转播收视率肯定能上涨一波。

    更重要的是,寨铺市,也将随着这场比赛而载入史册。

    以后只要谈到射箭,就永绕不开慕远这个人、绕不开那密密麻麻扎在靶心的箭矢、远绕不开寨铺市。

    这就够了。

    对这个结果最兴奋的便是明队长了。

    虽说他之前已经认为自己这边锁定了冠军,但之前慕远毕竟没有射过90米靶位不是?现在经过了实战验证,他完全放心了。

    至于下午举行的淘汰赛和单人比赛的决赛,那也已经没了悬念。

    除非慕远自己不想夺冠,拿着弓乱射一通,那这冠军就肯定是慕远的。

    因此,现在慕远在明队的眼中,那就是一宝贝,他说什么便是什么呗。

    而当他们从赛场返回酒店,慕远提出中午需要休息一下的时候,明队长想都没想便答应了。

    你爱睡便睡吧!只要别到时候忘记起床参加比赛就行——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就算慕远忘了,他还不能将对方叫起来不成?

    ……

    瓜泽城内郊区,焦氏庄园正被冬日的暖阳笼罩。

    这种阳光,最是照得人昏昏欲睡,更何况这里大部分人昨晚熬了一个通宵,包括那焦四。

    上午又搜了一阵,结果发现还是一无所获后,焦四虽然不甘,但也知道自己这个事情只能到此为止了。

    他也有些猜测,那乔纳可能已经在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庄园。

    虽然他不知道对方是如何离开的,但整个庄园已经被翻了不知道多少遍都没找到人,这不是离开了还能是什么?

    至于说对方可不可能真藏在地下某处他所不知道的暗室中,那同样不可能,因为上午的时候他就已经让人带着生命探测仪把整个院子搜了一遍。

    肯定没人藏在地下……

    这样一来,焦四放心了不少,加之阳光微微一照,浓浓倦意袭来。

    焦四刚刚躺在床上,忽然瞪大了眼睛。

    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熟悉的人。

    乔纳。

    这个他找了整整一天的人,翻遍了整个庄园都没找到,现在竟然出现在了他的卧室里。

    之前这卧室也是搜过的,没看到有人啊!

    虽然发现了目标,可焦四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因为他看到对方手上握着一支手枪。

    没错,对方没有直接拿枪指着他,但他之前就已经通过监控画面知道了乔纳枪法的厉害,他不敢保证自己开口求援的速度能有对方开枪的速度快。

    “焦先生,这一天找我找得蛮辛苦嘛。”乔纳继续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

    焦四脸色变了变,最后口里也冒出了英语,道:“你到底是谁?想干嘛?”

    “我叫乔纳!没想到焦先生也会英语啊,看来之前我三次见面,见到的都是焦先生你的替身了。”乔纳表情平静地说道,“至于我要干什么,虽然之前我已经说过,但却没有当着焦先生你的面说,现在便再说一次吧,我老板想请你过去做客。焦先生,你肯定是没有意见的,对吧?”

    焦四有些抓狂,没意见才怪!谁特么请客是这么请的?

    “能说说你老板是谁吗?”他一脸冷静地问道。

    乔纳却不上当,笑呵呵地说道:“这个焦先生就不用问了,你见了后自然知道是谁。”

    焦四脸皮抽了抽,遇到这么一个滴水不漏的家伙,他也很绝望啊。

    “乔纳,你真觉得你能带着我顺利地离开庄园?”焦四换了个角度说道。

    乔纳耸耸肩,道:“当然!如果没把握,我也不会来了不是?而且,之前发生的一切,已经证明事情发展的过程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下。不是吗?”

    焦四表情呆滞了那么一瞬间,然后他有些慌了。

    他发现自己无法反驳乔纳的话,自从这家伙昨天进了那会客厅后,所发生的一切就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

    抓人没抓着,找人没找到,现在不找了,人却出现在了面前……

    “虽然我很希望你能亲眼看着我是如何带你离开的,但我觉得昏迷状态下的你更有利于我的行动。”

    焦四一听大骇,就要开口——再不开口可就没机会了。

    然而事实上他也没机会开口了,慕远一记掌刀砍过来,他感觉自己脑子一懵,便不省人事了。

    最后那一刻,他甚至有种担心:这家伙要是没把握好力道,会不会把自己打死?

    搞定这一切,乔纳……呃,慕远轻松地笑了。

    如何将人弄走,这对慕远来说并不难。

    这不外乎两种方式,一种是明目张胆地将人带走,另一种则是悄无声息地把人弄走。

    慕远搞了这么多事情,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认为焦四是被乔纳绑走的,自然不会选择后一种方式。

    他念头微动,感应了一下小毛的位置,然后……移形换影。

    这技能不愧为是神技,没冷却时间,随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