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隐身战斗姬 > 第571章 道歉
    江禅机短短一天之内已经学到两个生字了,有重温小学生涯的感觉,而且还都是听到读音之后在脑海里拼不出来的那种生字。

    值得欣慰的是,其他人也比他强不到哪去,像元素周期表里那么多生僻字,绝大部分普通人也只能对前几行有所了解吧?

    好几个女生甚至连温压炸弹一词都没听说过,梓萱不得不从浅显之处开始解释。

    以前梓萱听江禅机描述欧阳彩月使用松果的方式时,就觉得有点儿像是云爆弹那个意思,这次江禅机说欧阳彩月想改进能力,梓萱就立刻有了方案。

    云爆弹、燃料空气炸弹和温压炸弹其实都是差不多的原理,不同的是前两者用的化合物,第一次起爆之后在周围的空气里散布气凝胶,再引发第二次爆炸,但这显然不适合塞在松果里日常携带,安全性和密封性都得不到保障,对携带者很危险,而温压炸弹用的是在高温条件下可以跟空气起反应的金属粉末,这相对来说就很安全了,只要没有高温引爆,就不会爆炸,而且金属的能量密度比气凝胶高得多,威力大得多,其中最常用的金属就是锆。

    网上能买到锆石,那是含有锆化合物的石头,金属锆需要从中提炼提纯,如今锆的生产工艺已经极为成熟,价格也不贵,普通人虽然不容易找到购买渠道,但稍微有些人脉和手段的想搞到并不困难。

    梓萱带来的这些锆片就是从实验室里取来的,锆的粉末很危险,20摄氏度就能在空气中自燃,人体静电都能将其引爆,但这种细碎的碎片很安全,没有千度以上的高温引燃就不会爆炸。

    铝热剂现在只起到引燃锆片的作用,第一次实验没成功就是因为铝热剂放得太多了,锆片刚崩出去还没来得及扩散就被引燃了。

    锆片燃烧会吸收大量氧气和氮气,如果不将这些锆片适当散开,聚得太密集,空气不够它们吸收,还没有充分燃烧就熄灭了,威力自然很差劲。

    第二次减少了铝热剂的用量,实际爆炸过程是欧阳彩月先引爆了松果,松果的鳞片、铝热剂、锆片开始向周围扩散,燃烧的松果引燃铝热剂,铝热剂又引燃了锆片,形成连锁反应,锆片瞬间吞噬了一个球形空间的所有空气并释放出高热,周围空气先是向内挤压,受热膨胀后又向外剧烈扩散……整个过程在零点几秒的时间内完成。

    目前的铝热剂与锆片比例未必是最完美的,有待欧阳彩月自己慢慢测试,只要她明白这个原理就可以了。

    欧阳彩月狂喜不已,她来之前可没抱有这么高的期望,简直就像是向神祈求一份工作结果中了彩票头等奖一样,经过改造之后的松果威力跟之前的云泥之别,虽然铝热松果在一定情况下依然有用,但温压松果整体而言牛叉太多了。

    跟手雷比较一下,如果不考虑手雷的破片杀伤效果,只考虑爆炸本身的冲击力,毫不夸张地说,同等重量的温压松果比同等重量的手雷爆炸威力强十倍不止,除了手雷本身的金属结构限制之外,手雷里的火药化合物跟锆片的能量密度没法比。

    更可怕的是,多枚温压松果是可以并联同时引爆,并联的数量没有上限,唯一的限制就是欧阳彩月能同时引爆几枚。

    想一想如果是上百枚温压松果同时被引爆……怕是能令一座体育场那么大的范围寸草不生了吧?威力堪比集束炸弹。

    其他人颇有羡慕嫉妒恨之感,温压松果可以远距离使用,也可以中距离使用,可以室外使用,也可以室内使用,可以当投掷武器,甚至还可以当地雷预设,只要别距离太近,几乎没有明显的短板,哪怕被敌人近身,豁出命去还可以同归于尽,无论对付人还是对付怪物都超级好用,哪怕坐飞机需要通过机场安检,只要偷偷藏着锆片混过安检就行了,铝热剂和松果很好弄到……简直完美。

    欧阳彩月一个劲儿地傻笑,左右的中低等级超凡者,竟然有一天能混到这种程度……即使是到今天为止,她依然只能远程引爆区区松果这样的东西,充其量只能短暂生成几百度的火花,在真正实力没有得到提升的情况下,竟然可以通过松果引燃铝热剂、铝热剂引燃锆片的方式获得堪比高等级超凡者的杀伤力,这……如果这是梦,她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自从前几天接触到那种可怕的隐身猴子,并且隐约了解到这些猴子来自于一个……不同的世界,她就一直担心当前所未有的危机来临时,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小彩月的安全,但现在她有底气了,就算是实力远强于她的怪物出现,她也能让它有来无回。

    “大恩不言谢,以后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说一声就行了。”她淡淡地对梓萱说道,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但谁都知道她很讲信用,并以此为豪。

    梓萱跟她没什么交集,更没有需要用到她的地方,但没有拒绝,算是让一个人情给江禅机他们。

    梓萱把剩下的锆片给她,让她自己慢慢测试并调整混合比例,欧阳彩月见这片烂尾楼废墟挺合适,离市区不远,闹出比较大的动静也没有管,决定未来几天都来这里实验,并且打算今天夜里就通过自己的人脉寻找更来的锆片来源。她不仅要测试混合比例,还要努力提升自己的专注度,尽量能够同时引爆更多数量的松果。

    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了,欧阳彩月和他们告辞后返回她住的酒店,他们也返回出租公寓,江禅机一路上给欧阳彩月起了各种绰号,像“爆破工兵”、“拆迁队长”之类的,虽然是调侃,但也相当形象。

    由于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当他们租的车回到公寓楼前时,恰好遇到15号和赵曼也从外面吃了大餐回来,两人手拉着手,显得感情很要好。

    “不是吧?你就住在这里?”赵曼大惊小怪地指着公寓楼,“这也太破了!是宗主逼你住在这里的?”

    “其实还好,没那么不堪。”15号没有正面回答,接着低声说道:“上了楼就不要乱讲话,被院牧长听到不太好。”

    “好啦好啦,倒是那什么光之天使在哪?”赵曼好奇地左顾右盼。

    在外面吃晚饭时,15号已经向赵曼介绍了这里的租客,以及赵曼住院的期间发生的事,当然也介绍了院牧长和米雪。

    “在楼顶,你招惹谁都没事,千万不要招惹她。”15号叮嘱道,虽然赵曼的隐身能够躲避光之天使一时,但总不能躲一世,所以还是认怂比较好。

    看到江禅机从车里下来,赵曼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迅速躲到15号身后,相比于虚无缥缈的光之天使,她更怕江禅机。

    房东大婶的吸引问题少女体质再次发威,这次引来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问题少女,好在房东大婶已经放弃治疗了,反正能多一笔收入,问题少女就问题少女吧。

    办完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入住手续,赵曼跟着15号来到三楼,发现情况比她想象的要好,房间虽然小,但桌椅和被褥似乎都是新的,而且挺上档次,但唯有她的房间不一样,因为蕾拉上次鼓捣房间的时候她还不在,所以她房间里还是以前那种旧桌椅和旧被褥。

    其实赵曼不怎么讲究住宿条件,以前她跟15号住在洼地的简易房屋里挺长时间,也没什么怨言,有15号在她身边,她很快乐。

    夜里九点左右,三楼大部分人都相继入睡了,尤其是个别几个人,睡得更早,因为他们知道宝贵的睡眠时间没多久,等其他人睡熟了,反而是他们的起床时间了。

    接近子夜的时候,江禅机和凯瑟琳先后出现在楼顶。

    “今天情况如何?”他先简单说了欧阳彩月的事,然后问道。

    “别提了,简直尴尬透了。”

    凯瑟琳愁眉苦脸,她今天跟阿拉贝拉和院牧长相处时,浑身不自在,手脚都像没处放似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比漫长,而院牧长也显然还没有释怀,对她很冷淡,阿拉贝拉则对她若即若离,她赔了夫人又折兵,付出巨大的代价却被耍了,满腔苦水无处倾诉,恨不得一把揪住c先生把他大卸八块,方解她心头之恨。

    江禅机安慰了几句,为了缓解她的心情,又把李慕勤说的东西转述给凯瑟琳。

    “武器大师……还真是名副其实的绰号,如果李老师的猜测没错,这个铁匠应该就是c先生克隆出来的吧?”她说道。

    “很有可能,当然也不能排除她是被c先生收买的,就像是雇佣兵一样。”他想起那位俄国女汉子花岗岩少校,花岗岩少校为了买酒而拿钱卖命充当雇佣兵,不知道她如果受到c先生的邀请,是否会甘愿替c先生卖命。

    但以c先生的视角来思考,如果能克隆,就没必要雇佣,因为雇佣兵并不可靠,随时可能撂挑子,如果别人出价更高甚至可能背叛,不适用于c先生这种隐密的需求。

    另外,花岗岩少校很直爽,一看就是有血性的汉子……女汉子,她了解情况之后未必会甘作c先生的爪牙。

    正说着,15号和赵曼也来到楼顶。

    “我跟曼曼说了我知道的情况。”15号说道,“今天夜里我会和她一起行动。”

    “你还没说你昨晚到底跟踪c先生去了哪里。”江禅机问。

    “去了某个地方,但出于一些个人原因,我暂时不想说出具体位置。”

    本来就情绪不佳的凯瑟琳有些生气,“为什么?”

    “抱歉,我说了是出于个人原因,但只是暂时的,我需要先去那里办一件事,等办完之后就会告诉你们,请见谅。”15号答道。

    作为主要当事人的凯瑟琳当然不会被这么含糊其辞的解释说服,她正要追问,江禅机怕她们吵起来,大敌当前先内哄可不是什么好事,于是插言道:“15号,我问个问题希望你不要介意,你是不是认识那个c先生?”

    凯瑟琳一愣,再望向15号,却发现15号并没有断然否认,心里不禁翻江倒海,火气渐渐上涌,右手握住了肩头的剑柄,颤声说道:“是你……是你把情报泄露了?”

    原本坐在楼顶的米雪站了起来,她不太明白现场的情况,但如果凯瑟琳对15号拔剑相向,她肯定无条件站在凯瑟琳这边。

    刚来到楼顶时对着米雪目眩神迷的赵曼这时才察觉到气氛有异,赶紧握住15号的手腕,随时准备进入隐身状态。

    江禅机赶紧跑到她们中间,“嘘!嘘!小点儿声!你们想把大家都吵醒?”

    凯瑟琳的眼睛喷着火,紧咬下唇,维持着随时准备拔剑的姿势,只是没再说话,这架势如果15号不能给她一个满意的解释,今天她就不会放过15号。

    15号倒是不为所动,没有防备的站在原地,点头道:“可以说是认识,也确实是我把你们征集他的情报的事告诉了他……”

    如果不是江禅机拼命拦着凯瑟琳,挡在凯瑟琳面前,凯瑟琳这时就要含怒出手了。

    “但是,我告诉他的时候,并不知道这是你们下的委托订单,之后你们找到我让我帮忙,我才意识到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15号低头道,“很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凯瑟琳怒意丝毫未消,光是道歉远不足以弥补她因此而受到的损失和伤害,她被打得灰头土脸,被骗得蒙头转向,最重要的是她的宝贝妹妹失去了获得正常视力的机会,这道歉有用?

    江禅机赶紧说道:“15号,我相信你是有苦衷的,如果你想故意害我们,有更多更好的机会,但你至少要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15号摇头,“抱歉,也许我会解释,但不是现在,现在我要去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