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两千九百五十八章 窈窈番外(239)
    妯娌两人出去以后,程虞君就进来爬上软塌上给她按摩。

    程老夫人闭着眼睛,过了一会说道:“虞君,你是不是也觉得祖母带你去符家很跌脸面?”

    程虞君手一顿,不过很快就道:“当时脸面上是有些过不去,只是我知道祖母是为我好。”

    程老夫人说道:“我会带你上门,是因为我知道这门亲事一定会成。而只要这门亲事成了,聪明的人就不会说风凉话,因为只要对外说了这话外会让人觉得他们是在嫉妒我们。”

    程虞君有些诧异,说道:“祖母,刚才我跟大伯母什么都没说,你怎么知道这婚事成了啊!”

    程老夫人笑了,说道:“这还用说,看你们的表情就知道了。”

    程虞君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然后问道:“祖母,你怎么知道这门亲事一定会成呢?”

    程老夫人说了原因:“符家的儿媳妇家世再其次,最重要的是要聪慧大气性子沉稳,而你是我一手教导出来的这些都符合;其次,符家最大的弱点就是人丁单薄,而我们程家不仅子孙兴旺,你祖父以及你两位伯父门生故吏也很多。”

    老头子年岁大了,但两个继子仕途正好就她的儿子稍微差点。但族中弟子以及学生多,办事方便。

    程虞君犹豫了下说道:“符夫人跟符姑娘对我很好,但符公子……他虽没有排斥我,但对我的态度有些冷淡。”

    顿了下,她说道:“祖父之前不是抨击过符相吗?这事到现在他还耿耿于怀。”

    程老夫人并没介意这件事,因为程大学士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是好事,表明他是个大孝子。你也不用担心婚后会对你不好,符相爷跟符夫人夫妻恩爱,耳濡目染之下他以后对你肯定也会很好的。”

    程虞君听到这话,嘴角泛苦:“符少爷确实是个大孝子,他说家里庶务没人搭理希望我能早些过门。”

    说这话的时候,言语之中不仅有失落还透着一份伤心。

    程老夫人自然看出,说道:“不用难过,他这样是好事。”

    程虞君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程老夫人解释道:“他这样孝顺,自然也会听父母的话。符夫人不喜男子纳妾,若是他以后要纳妾符夫人肯定会阻止的。他对父母顺从,到时候自不会纳妾了。”

    听到这话,程虞君神色黯然:“这以后的事谁又说得准呢!”

    像他爹,当初也承诺过母亲这辈子要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结果呢?还不是纳了两房美妾,虽没宠妾灭妻但她娘却为此伤心耗神。符相固然是好男人,但符奕却未必。不过有开明宽厚的婆母,就算符奕将来纳妾,妾氏也妄别想爬到她头上。

    程老夫人却是摇头道:“不能这般想。过得幸福的女子,都是心有成算会经营的人。就说符夫人,你看有多少人羡慕她,可她现在的好日子不是凭空得来的。这些年她不仅在仕途打拼,还要照顾丈夫的起居打理庶务,两个孩子也都是她在管。普通人做好一件就不错了,但她全都做好了,可想而知这些年她有多辛苦。”

    就是她都很佩服林清舒,家里家外都兼顾到了。当然,这世上像她这样的女子也是凤毛麟角。

    说完,她看向程虞君道:“符家兄妹都很上进,你想融入其中就不能懈怠得将书本或者其他技能捡起来。对了,我记得符奕好像跟着兰瑾先生学过作画,你可以将画艺捡起来。”

    程虞君惊讶不已,说道:“祖母,这事你怎么都没跟我提过呢?”

    程老夫人笑着说道:“很多年前的事了,而且他这些年忙于学业也没再作画了。不过现在得了功名以后时间多了,也有空闲捡起画笔了。”

    程虞君将福哥儿送的那副画拿出来摊开,说道:“祖母,这是他画的几朵花,我觉得画得非常好。”

    就见这幅画上画着三朵雏菊,树荫下的白雏菊开的很是娇艳,在太阳底下的白雏菊恹恹的看起来好像生病似的,还有一朵粉红色的雏菊趴着一只虫子。

    程老夫人愣住了,问道:“这真的是符奕画的?”

    程虞君说道:“是,我亲眼看他画的。后来我问了符瑶,他说符奕平日读书累了就会话从没停过笔,还偷偷地告诉我说符公子一幅画最高卖到三十八两银子。”

    看着这幅画,程老夫人良久后说道:“许多人都说符相膝下只两个孩子太单薄了,若不是符夫人太善妒肯定子孙兴旺了。可是子那些子孙繁多不长进,还不如别生那么只培养好一个。”

    这才是林清舒真正的厉害之处,儿女都培养得如此出色,若是京城的女人都能像她学习也不会有那么多悲剧了。

    程虞君点头道:“是啊,符夫人太会教孩子。以前只符瑶名声在外符奕名声并不显,谁想他一点都不逊色符瑶。”

    先是会试殿试一鸣惊人,然后绘画又如此出众。这样出色的人,她都有些自惭形秽了。

    程老夫人笑着说道:“符夫人这么会教耗子,以后你有孩子也不用发愁了,不会的就跟向符夫人讨教。”

    程虞君红霞飞起:“祖母……”

    “成婚了肯定要生孩子的。不过你现在年岁小身体还没长全,婚事定在明年初可以,但生孩子必须满十八岁才成。”

    婚事都还没定下来就说到生孩子,程虞君实在听不下去了,坐下来摇晃着程老夫人的胳膊娇嗔道:“祖母……”

    拍拍她的手,程老夫人笑着道:“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这女人啊嫁人生子都是必经的阶段。符夫人跟符姑娘都喜欢你,嫁到符家我也不担心了。”

    只要婆婆不刁难小姑子不找事,这家的儿媳妇就好当。反之,那日子就跟泡在苦水里似的了。

    程虞君犹豫了下问道:“祖母,等亲事定下来能不能写信给爹让他请人将娘送回京城啊?回京了请太医或者萧大夫,也许能将调理调理好。”

    程老夫人摇头说道:“不行,你娘身体虚弱禁不起千里奔波。不过她知道你定亲的事,放宽了心身体说不准就好了起来。”

    程虞君心情很沉重,但还是点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