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影视小说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第54章 番外五 哥哥弟弟之床前明月光
    微微教明琮背诗。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虽然琮琮一教就会,但是微微觉得小孩子会忘记,于是第二天又教了一遍。第三天,微微继续给他复习:“床前明月光……”

    琮琮严肃地问:“妈妈,你只会这一首诗吗?爷爷和奶奶会很多首。”

    微微羞愧:“妈妈是理科生……叫你爸爸来教你……”

    被儿子鄙视的微微泪奔去书房找老公,把手里的诗集摔给他:“你去教吧,你家的基因太欺负人了……”

    被赶出书房的爸爸走到儿子身边坐下,看手里的书,微微买的——《启蒙诗词一百首》,里面选的都是很简单朗朗上口的。肖奈翻了翻,把书扔在一边,把儿子抱过来,信手拈来一首教他——

    “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

    仍然是李白大大的诗,诗名叫《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诗名长,全诗更长……

    小琮琮纠结了。某人丝毫不以欺负儿子为耻,满意地摸摸他的小脑袋:“以后不要欺负爸爸的老婆。”

    ***startsh***

    幼儿园的王老师非常喜欢琮琮,逗他说话:“琮琮会背诗吗?”

    琮琮:“会。”

    “会背什么诗?”

    琮琮扭头:“都会。”

    老师汗:“那琮琮最喜欢什么诗呢?”

    琮琮一边玩小火车一边随口背诵:“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老师没想到他背得这么流畅,惊喜地问:“琮琮为什么喜欢这首诗啊?”

    琮琮抬头,响亮地说:“因为弟弟是月亮!”

    老师茫然g:你在说啥东东……

    很快幼儿园要开家长会,老师们要编节目,向家长们展示教学成果。王老师报的节目是肖宝宝背诗。

    园长提前检验节目质量,对琮琮背诗很满意,老师见园长喜欢,继续献宝:“他还懂这首诗是什么意思。”

    “是吗?”园长很惊喜,问琮琮:“琮琮,那‘床前明月光’是什么意思呢?”

    琮琮堆着积木,奶声奶气十分肯定地回答:“床前的弟弟没有穿衣服和裤裤!”

    老师:……

    园长:……咳,那个王老师……

    老师泪奔了,明明昨天问他他还说是月光照在床前的啊!!!怎么忽然变成限制级答案了呢?!!!

    哎,老师啊……他们姓肖的从大到小,都冷不丁会变杀手==

    哥哥弟弟之琮琮养弟弟

    这天微微和肖奈带着两只宝宝一到奶奶家,奶奶就宣布了一个好消息——她帮琮琮答应了一个广告!

    虽然是亲戚拜托的事情,而且只是平面照片,不会在电视上播出,但是微微还是很担心,回去的路上一直很纠结。

    “琮琮还小吧,拍广告会不会不太好?”

    肖奈倒不介意自己儿子露个小脸,男孩子嘛,不必介意这么多。

    “没事,让他去玩玩吧。”肖奈开着车说,“他也应该赚奶粉钱养活自己了。”

    微微:“……”

    微微看看后座上两只加起来才六岁的宝宝,只能默默地把头扭到一边。

    虽然肖奈都同意了,微微还是不放心,自己儿子一贯聪明,她索性就当琮琮是个小大人似地商量:“琮琮愿意拍广告吗?”

    “广告是什么?”

    “就是拍成照片,给很多人看。”

    琮琮小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很有点小苦恼的样子,最后,他看了看呼呼大睡的弟弟,下定决心似地说:“琮琮拍。”

    拍摄那天很凑巧,家里人都有事,微微只好把玥玥也带去了拍摄现场,还好琮琮很乖,不用太费神,自己踩着小胖腿走在微微旁边,还主动拿着弟弟的奶瓶。

    一到拍摄现场,可爱的宝宝们立刻得到了围观。微微观察了一下环境,看上去很正规的样子,而且工作人员都很周到细致,摄影师非常和气,一再说不会伤到宝宝眼睛,微微终于放心了。

    拍摄的间隙微微去了一趟wc,委托工作人员帮忙照看几分钟。工作人员里有几个女生,早就被两只可爱的娃娃萌死了,看见妈妈走了,立刻围上来逗弄。

    “琮琮几岁啦?”

    琮琮奶声奶气:“琮琮四岁,弟弟一岁半。”

    “琮琮把奶瓶给阿姨,阿姨帮你喂弟弟好不好?”

    琮琮抱紧奶瓶,表示不可以。

    “好萌啊。”

    女生们几乎两眼放光了,“琮琮喜欢拍广告吗?”

    琮琮扭头:“不喜欢。”

    工作人员互相看看:“那琮琮为什么来拍啊?”

    琮琮被她们看得有点小萎靡,于是抱着弟弟的奶瓶,拖着摇篮,垂着脑袋说:“琮琮要赚奶粉钱,养自己,养弟弟。”

    微微从卫生间一回来,就发现众人看她的眼神不对劲,这种看后妈的眼神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微微很困惑,为啥老在她上完厕所后,世界就诡异了呢……

    莫扎他非常非常喜欢小孩,但是显然自己不会生,于是经常带着kyi做的点心奔微微家,试图拐带琮琮和他私奔。

    这天他又带着kyi私家秘制的小花生饼干到了微微家,进行例行诱拐。

    “琮琮到哥哥家玩好不好,哥哥教你玩游戏,kyi叔叔还会做很多小点心。”无耻的某人仗着自己脸嫩,经常自称哥哥,不过他也只敢在没人的时候这么自称,因为上次被kyi“叔叔”听到后,回家就在某个不纯洁的场所进行了一场叫“叔叔”的……教育。

    莫扎他继续无耻地诱哄:“琮琮到了哥哥家,爸爸妈妈就有空生小妹妹了,琮琮不是要小妹妹吗?”

    “不要妹妹了。”琮琮啃完小饼干,认真地摇头说。

    “为什么?”莫扎他奇了,明明上次还说要小妹妹的。

    琮琮苦恼地说:“因为琮琮的奶粉钱只够养活弟弟一个。”

    微微杉杉联合番外

    薛杉杉在游戏里是只菜鸟。

    有多菜呢?菜得……她只敢自己做任务升级,都不敢和人组队下副本,生怕自己一个富有想象力的走位,一个神鬼莫测的大招,队友就死了一窝……

    所以虽然她都混成了风腾科技的byiss夫人,走后门搞到了时下最拉风的装备,却只敢站在高级副本门口,寂寞地拉风着,不加入任何队伍。

    但是她身上的装备还是很招人的,玩的角色的站姿又那么的寂寞萧索,一派高手在装13的样子,所以不断的有人拉她,杉杉点拒绝点得手软,不得不给自己起了一个绰号挂在头顶上。

    六个字——猪一样的队友。

    世界立刻清净了。

    直到她和贝微微熟悉了起来!

    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啊有木有!

    “微微,你真的肯带我吗?!”

    “真的啊。”

    “我很笨的,团灭哦!”

    “没事,你站在不要动就好。”

    “微微,你太好了5555555,我怎么不早点认识你呢!”

    杉杉其实是重拾网游了,怀孕那段时间她彻底戒了网络。现在孩子都断奶了,byiss还不松口让她去上班,杉杉难免有些无聊,宝宝不需要她带的时候,她就溜达上网络玩一会。

    不得不说,有人带真是太幸福了!薛杉杉以前从没领略过这等滋味啊。只要走走路看看风景,经验金币就哗啦啦往上涨,要是走路都不高兴,那就来个跟随,只要盯着电脑发呆有木有。

    某天,正好两个人都有时间,微微又带着她刷副本,忽然,屏幕上微微的号不动了。

    队友频道:

    芦苇微微:33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情走开一下。

    byiss大人带孩子:好,7878

    一定是微微家老公回来了啦,杉杉很有经验的,估计过一会微微就会过来说今天先下啊什么的了。

    杉杉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讨厌,都这么晚了,微微老公都下班了,为啥自己家的还在开会。

    要不要去送点夜宵什么的呢?

    杉杉正思索着,屏幕上微微忽然动了。

    byiss大人带孩子:来了啊?今天还继续打吗?

    芦苇微微:hayi

    杉杉立刻把开会的byiss抛在了脑后,欢乐的跟着微微蹭经验。

    杉杉正跟在后面捡得欢快无比,队友频道里忽然出现一行字——“阿姨,不要在后面捡东西,马上我要打byiss了,离开太远就没经验了。”

    阿姨?!

    杉杉呆了呆,半晌,一个可怕的猜测在脑海浮现:“难道……你……琮琮?”

    “嗯!”

    “……你妈妈呢?”

    “爸爸回来了,妈妈和爸爸玩,琮琮和弟弟玩,弟弟睡觉,琮琮和电脑玩。”

    杉杉艰难地打字赞美:“……琮琮真乖……真聪明……小爪子会打好多字……”

    “嗯!奶奶说,琮琮和弟弟和爸爸一样聪明,外婆说,琮琮和弟弟比妈妈聪明!”

    杉杉:……微微你在家里的地位真的没问题吗?!

    队友频道:

    芦苇微微:阿姨!打好了。

    杉杉默默地看着倒下的byiss,默默地走过去,麻木地摸走了byiss爆的装备……

    人和人真是差距太大了……

    人家儿子都能带自己游戏了……

    封腾走进房间的时候,杉杉正亮闪闪着眼睛盯着电脑。

    “又在玩游戏?”封腾脱下外套,走过去。

    “快来快来,太帅了!!”杉杉头也不回的盯着电脑,等他走近,一把拉过他,指着屏幕上纵腾挪移的潇洒身影,“看!微微老公在跟人pk,动作太帅了啊!”

    封腾只看了一眼,然后默默地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到自家老婆的脸上……

    然后……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杉杉蹲在桌子旁,下巴搁在桌面上,苦巴巴地看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现在已经落到byiss手里去了。

    byiss大人也堕落了……他居然抢她的游戏玩……

    而且,一上来就挑战高难度!他居然第一次玩游戏就找肖奈pk?

    他才弄明白怎么走路,都有哪些招式好不好!

    这样都敢冲上去!

    果然……死得好快。

    杉杉不忍地扭过了脑袋。

    封腾瞥了她一眼,冷哼一声,目光专注的看着技能栏,又熟悉了一遍技能,然后第二次点了一笑奈何pk。

    ……这次多打了三分钟。

    第三次……

    居然坚持了更久了一点!

    第四次……

    居然打了这么久了还没输?!

    杉杉紧张地盯着屏幕,过了一会震惊地睁大了眼睛,激动地喊:“啊啊啊,他没蓝了!你要赢了!!!”

    “我也没了。”

    封腾冷静的话音一落,满屏飘逸纵横的两条身影倏地分开,各自在一旁打坐恢复。

    “所以你们平手了啊!”杉杉激动万分:“跟一笑奈何平手哎!!!”

    一笑奈何是何等神奇的存在啊,byiss这么快就能跟他打平手!杉杉觉得byiss简直太厉害了,她正好蹲在封腾的腿边,顺手就抱住了他的大腿,崇拜地说:“你好强!”

    虽然老婆的星星眼终于回到了自己身上,但是连输三局才勉强平手这种事,对封总这种一贯的人生赢家来说简直是耻辱。

    于是他……淡定地打了一行字——“刚刚是我老婆在玩。”

    杉杉在一旁:“……”

    这边肖奈也淡定地打字回去:“刚刚是我儿子在玩。”

    微微在一旁:“……”

    微微悟了,怪不得他们能成事业伙伴呢,无耻到一块去了有木有!

    微微:“你这样好吗……封总不是我们公司最大的投资人么……”

    肖奈淡定道:“没事,风腾投过来的资金已经全部用完了。”

    微微:“……”

    另一边。

    杉杉埋怨说:“你输了吧,谁叫你不肯早点要孩子,不然我们也可以说是宝宝在玩了。”

    封腾表情很深沉,随口应道:“嗯。”

    杉杉:“……你在想啥?”

    封腾:“我忽然想起,很久没有关心致一的项目了,打算找个时间关心一下。”

    杉杉:你是想怎么找一下麻烦公报私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