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先婚厚爱 > 第161----164章
    161有惊无险

    凌苒笑,完全不把他的话放在眼里,然后看着他高高的抬起手,手中刀子的尖端直直对着安然的肚子!

    看着凌苒手中的刀,苏奕丞只觉得整个脑袋只剩下一片空白,唯一剩下的就是那最本能的反应,脚大步的上前,现在他只想把凌苒手中的水果刀抢下来,只像把安然从她怀里拉过来紧紧的拥抱在自己的怀里。

    凌苒有些疯狂的笑着,手高高的扬着就要落下,周围那些围观的人其中也被这样的一幕吓到有些惊叫出来。

    看着那疯狂朝她这边跑过来的苏奕丞,整个人笑的有些癫狂,眼里看不见周围那围观着的人群,也听不见他们的惊叫声,她只知道要她要看着苏奕丞崩溃,她要苏奕丞后悔,她过的不好,他也别想好好活着!一切都是他的错,要怪就怪他当初做的太绝情,现在又要将他们凌家赶尽杀绝,呵,反正她已经被逼的走头无路了,再上前去就是悬崖,掉下来就是粉身碎骨,而回头亦是没有退路,既然已经这样,她不得好死,那他们也别想好过,她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起码能给自己留一个全尸。

    凌苒癫笑着,拿着那水果刀的手已经开始缓缓下垂,直到突然左手上传来那剧烈的疼痛让她回过神来,吃痛的叫出声来,“啊!——”连带着右手那握着刀子的手一下疼的转了方向,手中的刀子也松手掉落到地上,手被人狠狠甩开。

    再反应过来想要重新再抓住安然的时候已经太晚,那快步上来的苏奕丞根本就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一把将安然拉过,然后一脚直接又狠又准得踢到她的身上。

    苏奕丞的伸手那是练过的,这一腿那绝对是没有水分的,那力道重得更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那巨大的撞击力让凌苒完全站不住,外加上惯性使然,脚上的动作还跟不上身子上的动作,整个人整个身子猛地朝身后翻去。

    苏奕丞一把将安然拥进怀里,紧紧的拥着,他害怕,他迫切的需要确认他怀中的人是真实存在的,是有温度的,就这样拥抱着,力道很紧,很紧。

    安然也紧紧的伸手回抱着他,脸上泪控制不住的落下,她刚刚好怕,真的好怕,怕自己会就这样死掉,怕自己再也见不到他。

    就在两人相拥着感受彼此存在的时候,突然身后那刚刚被一脚踹开了的凌苒缓缓的爬起身来,看着眼前相拥着的人眼里尽是阴狠,抓起那刚刚落到地上的刀,然后猛的站起身来就朝着苏奕丞和安然冲过去。

    周边那围观的人惊叫起来,“啊,小心!”

    凌苒冲过来的速度太快,当苏奕丞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能够时间将安然转身护在自己身后,然后面对凌苒那掩面而来的刀子,本能的抬手去挡,大掌就那样赤果果的抓着那刀子,手上的鲜血一下就染红了整个刀身。

    凌苒真的是要他死,握着刀子使劲的要往前捅,苏奕丞忍着手上的痛,一把抓着凌苒的手,试图将刀子从她手中夺下来。

    凌苒一心想要他死,手死死的握着刀柄,怎么也不放手。

    安然看着苏奕丞那手上不断冒出来的血,急的哭了出来,想上前却被余光瞟见她的苏奕丞厉声制止。

    “安然,站着那里别动,不要过来!”苏奕丞朝她喊着,只要她没事,他就放心。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凌苒发疯似得叫着,因为癫狂,整个人似乎连力气也大了不少。

    苏奕丞那抓着她的手猛地一个用力,将凌苒的手狠狠折断,然后只听见凌苒惊叫一声。

    随之一记枪声响起,“砰——”

    似乎被这枪声给吓到,整个医院的花园突然一片安静下来,只见凌苒的侧腹处不停的渗出血来,然后那握着那水果刀的手缓缓的松开,一点都使不上力气,整个人无力的往身后倒去。

    夜幕已经慢慢将整个天空笼罩,原本那光亮的光线被昏暗所代替,晚风吹过,没有前几个月的闷热,剩下一身凉意。

    在凌苒倒下之后,这才看见原本在凌苒身后,伍队长举着枪在那站着,那个姿势,一眼就可以看出刚刚的那一枪就是他打。

    安然顾不上其他,忙上前去抓着苏奕丞的手看着,看着那手被刀子割开的那一大口子,不断的往外涌着血。生气的朝他吼道:“苏奕丞,你是笨蛋还是白痴,刀子捅过来你竟然用手来挡,你以为你的手是什么,是铁做的啊!”边说着眼泪边掉着,是埋怨,更是心疼。

    而苏奕丞似乎一点没有感觉到手上伤口传来的疼痛,看着安然,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擦拭去她脸上的泪,朝她摇摇头,只说道:“你没事就好。”

    另一边伍队长上前,确认凌苒还有气息,大声叫了医生和护士。因为正好是在医院,所以医生和护士全都是现成的,围观中也有好多都是医院各个部门的医生,待伍队长喊话,众人才反应过来,赶忙上前来,检查凌苒的情况,然后让人抬了担架过来。

    另外医护人员也上前来给来苏奕丞和安然去处理伤口,苏奕丞手上的伤口比较深,不过所幸并没有伤到筋骨,上药包扎后并没有大碍,不过也得修养,两天换药,避免伤口感染。

    安然脖子上的伤也并不严重,刀尖擦破了皮,简单的处理过后也并没有大概,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给安然安排的一系列的检查,确定肚子里的胎儿并没有因为这次的惊吓而出点什么事情。

    医院直接给他们夫妻安排了病房给住下,由于安然怕林筱芬知道了后担心,所以直接要求医院别把他们的房间安排到林筱芬的同一层。

    躺靠在病房的床上,对于刚刚发生的事安然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伸手赶忙轻轻拍抚着那隆起的大肚,确认肚子中的孩子还在,确定自己还能清楚的感觉到孩子在肚子里的胎动,这才放心下来,那紧张的情绪也才慢慢的缓和下来。

    苏奕丞同伍队长在外面谈了好一会儿,这才推门进来。才进来,就看见病床上的安然正神情专注的用手轻轻抚触着她那隆起的肚子。

    看着这样的画面,苏奕丞不禁愣了下,而后是庆幸,是感激。再回想起刚刚凌苒手上的刀,直接对准安然的肚子,这样的画面依旧能把他惊出一身冷汗。

    上前,在床沿坐下,直接伸出那只才包扎好的手将安然拥进怀里,低头轻吻她的额头,感受到她额头上的温度那都是真实的感受,另一大掌覆上她的,同她一起感受着那肚子中一下又一下强有力的跳动。

    安然将自己整个人都放软,让自己整个人都摊靠在他的怀里,另一只手叠罗汉似的将手放到他的手背上,紧紧的抓着,却并不说话。

    苏奕丞也不说话,只是这样静静的拥着她亲吻她的额头。

    两人就这样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突然门口传来咚咚的敲门声,这才将房中的两人拉回过神来,苏奕丞转头看了眼安然,只轻声在她耳边说道:“我去开门。”

    安然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苏奕丞下床将门打开,站在门外的是一脸担心和焦急的顾恒文,才开门,就直接连着问道:“奕丞,我听说刚刚在花园里出了事,你怎么样?安然怎么样?”说着眼睛瞥到苏奕丞手上拿被包裹着的手掌,忙关心的问道:“你的手怎么回事?没关系吧?要不要紧?”

    苏奕丞并不想让他担心,只摇摇头,说道:“没事,只是小伤,不打紧。”

    闻言,顾恒文这才点点头,然后赶忙紧接着问道:“安然呢,安然怎么样。”

    “爸,先进来吧,安然也没事。”苏奕丞说着给他让了路。

    顾恒文进来,看见病床上坐着的安然,赶忙上前。

    “爸爸。”安然看见顾恒文,明明并不想哭的,可是那眼中的泪意就是有些忍不住,就那样如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的掉落下来。

    “然然,怎么了怎么了?”见她哭,顾恒文还以为她真的出了什么事,赶忙问道:“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安然只是要头,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顾恒文看到她脖子上的伤,有些心疼的问道:“是不是这里痛?”

    安然摇头,就是止不住哭。

    问不出所以然来,顾恒文转头看着苏奕丞。

    苏奕丞朝他摇摇头,只说道:“没事,可能是刚刚吓到了。”说着,然后上前去重新将安然拥进怀里,手轻轻的拍抚着安然的背。

    “真的没事吗?”顾恒文还是有些不放心,他刚下课来医院,就在医院门口看到许多警车,还有新闻的采访车子,而且边进来边听那些人说着刚刚在花园发生的一幕,听到他们口中说的苏市长和苏市长太太,不确认特地问了他们,证实了他们口中说的就是苏奕丞和安然,然后赶忙想都来不及多想,直接就赶忙问了医护人员,然后直接朝这病房过来。

    在苏奕丞的拍抚下,安然的情绪也总算慢慢的稳定下来,伸手抹去脸上的眼泪,看着顾恒文摇摇头,“我没事。”

    听她亲口说没事,顾恒文这才放心下来,然后询问了大致的事情,在得知凌苒就是上次那个‘艳照门’的女主角,脸上略有些严肃起来,转头看着苏奕丞,只说道:“奕丞,你跟我出来下,我有话要问你。”

    162保证

    顾恒文站在楼道尽头的窗户前,外面已经全黑,从这里看去可以看到医院的外面,还算是下班的高峰,街上车灯路灯几乎照亮了整条街道。

    苏奕丞关好了病房门才朝他这边过来,站在他的身后,开口轻唤道:“爸。”

    顾恒文没有回头,双手负在背后,眼睛依旧直直的看着窗外的夜色和来往的车辆。

    顾恒文没有说话,苏奕丞也没有开口,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后,那只受伤的手还裹着白色的纱布,在微暗的楼道间显得有些晃眼。

    两人就这样站了好一会儿,顾恒文才缓缓开了口,不过依旧没有转过头来,只听他说道:“阿丞,我把女儿交给你,是希望你能疼她,爱她,不让她受半点委屈。虽然然然跟我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但是在我心里,眼里她就是我的女儿,就是亲生的,半点没有掺假。”

    说着,顾恒文转过头来,看着苏奕丞,脸色是严肃的,目光也有些凌厉。

    苏奕丞没说话,只是定定的迎视着他,没有回避半分。

    “虽然你们结婚过于仓促,第一次见面然然说跟你结婚了,当时我是生气的,生气你们对感情对婚姻的草率,但是你的举手投足我看的出来,你是一个可以让然然托付终身的人,没有反对,以你后来的表现也证明了我的想法是正确的,你是真的对然然好,爱她,疼她,至少没有让她后悔自己当初那么草率的决定,没有后悔说嫁给了你。我和筱芬都很欣慰,欣慰然然找到了一个能陪她一生护她一生的人。”说着,顾恒文的话锋一转,看着他的目光更是比刚刚还要犀利上许多,直直的逼视着他的眼睛,说道:“但是爱她疼她不仅仅只是你只是你的照顾和温柔体贴,你不该给别人机会来伤害攻击她,上次的照片和视频的事,还有这次的事情,我们都相信你的为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安然是因为你才受到了伤害!”

    “对不起。”苏奕丞点头,接下他所有的指责,“是我没有做好。”

    顾恒文长长的叹了一声,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只转过头重新看着窗外。

    许久顾恒文才缓缓的开口,“阿丞,请你理解一个做父亲的心情,我知道这件事不能怪你,你也不想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看到自己的女儿受伤,那么无助的哭,作为父亲,我不可能不心疼,我不求她能嫁给一个一定要有什么成就,或者多富贵的人,我只想她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没有伤痛,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就好,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对吗?”说完,再转过头看着苏奕丞,眼睛咄咄的有些逼人。

    “爸,对不起,是我让安然受委屈了。”苏奕丞定定的回视他并没有逃避自己的错误和责任,坚定的看着他说道:“我在这里向您保证,这次是最后一次,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我会保护好安然,不会再让她受半点委屈。”

    顾恒文也定定看了他许久,最终点点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只说道:“记住你今天的话就行,保证不用说出来,放心里落实到就好。”说完,顾恒文并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转身朝一旁的楼梯间走去,确认安然没事他就放心了,时间已经不早了,他得上去找林筱芬,不然她该担心了。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面,苏奕丞轻声自语着说道:“我会的。”这不仅仅只是给他的承诺,也是自己的决心。

    再回到病房的时候安然依旧躺靠坐在病床上,手轻轻来回没规律的抚着那隆起的肚子。见他开门进来,嘴角淡淡的朝他微笑,并没有见到顾恒文,便问道:“爸爸呢?”

    “上去了。”苏奕丞朝她过去,在床沿坐下,伸出那只没有手上的手覆在她的手背上。

    突然想到什么,反手将他的手握着,安然有些紧张的看着他说道:“哎呀,你说妈妈会不会知道。”要是林筱芬知道,又不知道得有多担心了。

    苏奕丞轻轻拍拍她的手,“放心吧,妈她在病房里不会知道的,张嫂要是出来听到了些什么,也会小心避着不让妈妈知道的。”

    闻言,安然这才有些放心的点点头,只轻声呢喃着说道:“那就好。”

    微微正坐起身子,身过手将他那只受了伤的手拉过,看着那被纱布一圈一圈裹起来的大掌,看着,眼泪就留了下来。

    嘟囔着嘴抬头,看着他,问道:“还疼吗?”手轻轻的触碰,一点力都不敢使,就怕弄疼了他的伤口,她有看到那伤口有多骇人,很深,很深。

    苏奕丞淡笑着摇头,“不疼。”伸出那只完好的手将他脸上的泪抹去,“傻瓜,哭什么呢。”她都不知道,他有多珍惜她的眼泪,他只想她从她这张小脸上看到那灿烂的笑容,一点都不想看她为自己落泪。

    “骗人,流了那么多的血,怎么可能不疼。”安然边说,眼泪边掉着。

    那眼泪就像是擦不完似的,苏奕丞无奈,只能更坐近点,然后单手捧着她的脸,一点一点亲吻去她脸上的泪,脸颊,眼角全都不放过,最后覆上她的唇,与平时的吻不同,只是唇瓣贴着唇瓣,像是只简单是在感受两人的温度。

    两人就这样抱了好一会儿,苏奕丞这才将她放开。看着她那脖子上处理过的伤口,还有之前脖颈处被凌苒勒红了的红痕,眉头有些不悦的皱了皱,伸手轻轻的摸着,问道:“还疼吗?”

    安然嘟喃着嘴说道:“你手不疼,我也不疼。”

    “呵。”苏奕丞有些无奈的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宠溺的说道:“傻瓜。”调整好位置,直接让她靠坐在自己的怀里,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胸前,手揽着她的肩膀。

    安然起初还有些不愿意,怕自己压倒他那受伤的手,但是在他的坚持下,也只能尽量小心的避开他手上的伤,安静的着在他的胸前,将他那手轻轻的放到自己的手心上。好一会儿才缓缓问道:“刚刚爸爸叫你出去说什么啊?”

    苏奕丞低头亲吻她的发心,摇摇头,只说道:“没什么。”

    安然也只是随口问问,关于答案并不追根究底,他不想说她就不多问。

    “对不起。”拥着她,苏奕丞这样道歉说道。

    “嗯?”安然靠着他这样应了声,她并不太明白他这句道歉是为了什么?

    “刚刚吓到你了对不对。”苏奕丞只这样轻生问,手上那拥着她的力道更重了点。

    关于这个,即使到现在还安然还有些心有余悸,点点头,轻声应着,“嗯。”说她胆小也好,说她太软弱也好,那样的情况,她是真的害怕,害怕就那样死掉,害怕再也见不到他,害怕再也没有机会带肚子里的两个宝贝来看这个世界一眼。

    “对不起。”苏奕丞重复着,低头轻吻她的发心,“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才会让你吓到。”凌苒就是冲他,上次父亲的家法没有冤打他,今天顾恒文的指责也没有错怪他,没有保护好她,就是他的责任,就是他的错误。

    “这怎么能怪你。”安然转过头,认真的看着他,说道:“是别人的错误,干嘛要你来背。”

    苏奕丞伸手摸着她的脸,说道,“因为你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丈夫,丈夫就该保护好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让她们不受一点伤害和委屈,可是我并没有做好。”

    “胡说,你做的很好。”安然反驳他,“你有叫我先回妈妈的病房,是我自己耽误了,才会被凌苒看到。”说道这个,突然想起他之前接了电话急匆匆离开的样子,便问道:“对了,刚刚你急匆匆离开,事情都办好了吗?”

    苏奕丞叹了口气,坦白说道:“我刚刚就是去找凌苒,因为伍队长在她病房里发现她留下的字条,说要对你不利。”

    “伍队长?”安然有些疑惑,想起凌苒脸上的伤,更是有些不解,“凌苒她怎么会在医院?”

    “前几天凌晨在公园路发生了一起强xx案,那个受害者就是凌苒。”苏奕丞据实说道。

    闻言,安然不由得直接瞪大了眼睛,“天!——”怪不得她的脸上到处是伤似的,想必当时一定受了不少的苦头。

    苏奕丞继续说道:“另外关于上次在网上发布视频和照片的犯罪嫌疑人也已经抓到了,他坦言这一切都是受凌苒指使的,一切都是凌苒背后策划的。”

    安然沉默,好半天才呢喃着说道:“你说她到底是有多恨你,才会这样不惜一切的来陷害你。”

    苏奕丞摇头,重新将她拥进怀里。

    安然重新枕着他的肩膀,有些感叹,“你说这冥冥中是不是一切都有注定?”

    “也许吧。”苏奕丞说着,将她搂得更紧了些,别人是不是冥冥中注定有因果报应他不关心,就算没有那次意外,就单单视频和照片的事凌苒也躲不过法律的制裁,当然这次她若中那一枪没有事,那等着她的也是那无情的法律。

    轻声在她耳边问道:“累吗?累就靠在我怀里睡一觉。”

    经过这样的大闹剧,安然点点头,确实有些累,秀气的打了个哈欠,枕着他的胸膛,缓缓的闭上眼睛。

    163看望

    待林丽看了报纸知道医院里的事的时候,再打电话过来安然已经由苏奕丞带着回家了,其实两人说起来都没有大碍,只是担心昨天安然受了惊,肚子里的胎儿会有影响,所以留院观察了一晚。而早上确认了一切情况都正常,胎儿发育也正常,放心之后苏奕丞便带着安然回了市区的家。

    这才到家没多久,林丽的电话就进来了,语气很急,连着问她在哪,还在不在医院,她这就过去。得知安然已经回家,这二话不说,只撩下一句,“我现在就去你家。”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而这安然的电话才挂断,那边苏奕丞的电话就响起来了,是秦芸来的电话,问清楚了两人都没事没有大碍,然后在电话里就劈头盖脸的把苏奕丞给通吗了一顿,说他一点都没有吸取上次的教训,这次才会又整出这样的事情来,另外更是表明这次丈夫要是再动家法,她也定不会帮着他说半句话。

    苏奕丞再挂了电话转头,正好对上一旁坐着安然的眼睛,看的出来的担心。

    苏奕丞好笑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怎么了?”

    安然摇摇头,秦芸的情绪有些激动,声音拉拔的有些高,所以刚刚他们在电话里说的话全数都落到了坐在一旁她的耳中,只轻声微叹,呢喃着说道:“苏家的家教一直都这么严格吗……”有些事尽量去避免了,可还是避免不了,那又怎么能把错全都怪罪他呢,而且都只是凡人,没有三头六臂什么的,哪能把一切都做得面面俱到。

    “对男孩是这样的。”苏奕丞点头,揽过她拥进怀里,说道:“从小爸爸和爷爷教导男孩必须做到顶天立地,这样以后才能撑起一个家,这样以后才能保护好自己的家人不被受到伤害,这是一个男人与生俱来的责任和义务,没有推脱,只有努力做得更好。”

    靠在他胸前,安然问道:“那女孩呢?”小手有些无聊的玩弄着他衣服前面的扣子。

    “女孩当然就不一样了,女孩得娇养着,是上天赐的天使,得疼惜着,宠溺着。”苏奕丞说着,手边在她的肚子上来回的抚着,这里也住着两位上天恩赐他的小天使,再过几个月,他们就能见面了。

    安然半笑,问道:“这是重女轻男吗?”

    苏奕丞点头,回答是肯定的,“嗯,可以这样说。”

    安然轻叹,有些感慨的说道:“真希望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都是女孩。”她可以很确定,要是以后她自己的孩子这样动不动就要家法,她会心疼死的,那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啊,怎么可能舍得!

    “哈哈。”苏奕丞笑,亲吻她的脸颊,说道:“会的。”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坐着,好一会儿门铃在这个时候响起,门外的人显然并没有什么耐心,那按着门铃的手似乎就没有松开过,那叮咚的声音连连不断的传来。

    “一定是林丽。”安然不用想也猜得出门外会这样按门铃的人除了林丽就不会有第二人。说着准备站起身来去开门,却在站起来的瞬间被苏奕丞拉住,“我去。”

    让她重新在沙发上坐好,苏奕丞起身去开门,安然猜得果然没错,门外站着的人确实是林丽,不过苏奕丞这才将门打开,只见林丽看都没看她,直接冲了进去,边有些焦急的叫着:“安子,安子你没事吧,有没有怎么样?”

    安然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看着火急火燎过来的林丽,有些无奈的笑笑,“我没事,不是说让你不用过来了嘛。”

    “发生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过来看看!”林丽说着,边上上下下将她整个人前后都打量了一遍,确定她并没有事这才算是真的放心下来,然后有些埋怨的看了安然一眼,说道:“顾安然,你发生这么大的事怎么可以不告诉我!早上我看到报纸,差点没被你吓死!”

    “没事啦,我不好好的嘛。”安然这样笑着,拉过她在自己的身边坐下。

    而另一边苏奕丞握着门把有些意外的是门口站着的周翰,他没想到周翰会同林丽一起过来。

    周翰站在门口,看着他表情略有些严肃,瞥见他那用纱布裹着的手,问道:“手上的伤没事吧?”

    苏奕丞这才有些晃过神来,侧身淡笑的说道:“没什么大碍,进来坐吧。”

    周翰这才点点头,越过他进屋来。

    客厅里安然看见周翰进来,略有些意外,眼睛有些奇怪的瞥了眼同她一旁坐着的林丽,然后笑着站起身,看着周翰说道:“周总跟林丽一起过来的啊。”

    周翰脸上的表情略还是有些严肃,只扯了扯嘴角朝安然点点头,然后将手上提着的水果篮直接放到茶几上,再抬头说道:“我们早上看了报纸,所以过来看看,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安然笑着摇头,看着一旁坐着的林丽笑得有些诡异暧昧,认识这么久,这么多年的朋友,林丽哪里不知道她着小脑袋瓜里想得些什么,只是有些无趣的翻了翻白眼。

    周翰在林丽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苏奕丞则进厨房准备给林丽和周翰两人倒茶。

    坐在客厅里的安然见状,考虑到苏奕丞那受伤的手,起身朝两人笑笑,直接也进了厨房。

    接过他手中的水壶,和茶杯,只说道:“我来。”

    苏奕丞并没有反对,只退到一旁,现在的他似乎真的没有那么方便。

    安然边倒着水抓着茶叶边抬头透过吧台看着客厅的方向,只见林丽和周翰两人对面坐着,却一句话都没有。

    “怎么了?”见她这样不停的看着外面,苏奕丞纯属好奇的问。

    安然只是神秘的摇摇的,嘴里嘀咕了句,“待会我可要好好的问问林丽。”至于什么意思,苏奕丞并没有弄太明白。

    两人一人一杯的将茶端出去,分别给林丽和周翰。

    四个人坐着,就数林丽的话比较多,拉着安然问着问哪的,又伸手摸着安然的肚子,问说她的干儿子们有没有事,一旁坐着的苏奕丞虽然在听到干儿子这三个字的时候有些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是碍于来者是客的道理,倒也并没有说什么。

    四人这样坐着总让人觉得有些奇怪,也总觉得有些话题说不太开来,于是安然拉着林丽就进了房间,主卧那边有一个大阳台,这里看去,景色倒也不差。

    靠在那阳台的围栏上,安然用手推了推她,问道:“林丽,你跟周翰是不是有什么进展啊?”

    林丽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问道:“什么什么进展?”

    安然暧昧的看她一眼,说道:“两人都一起过来了,还不是有情况啊!”

    闻言,林丽有些受不了的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周翰和你们家苏大领导不是朋友嘛,我说来看你,他说来看你们家苏大领导,那么正好,我就搭他车过来了呗。还什么情况呢,你以为我们是你和你们家苏领导啊!”

    “那也没什么不好。”起码她嫁给苏奕丞到现在,就没有后悔过。

    门外客厅里,苏奕丞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在周翰面前坐下。

    周翰端过茶几上的茶杯啜饮了一口,将茶杯放下,看着他,终于缓缓开口问道:“凌苒她怎么样?”报纸上说,她中了一枪。

    对于周翰这么问苏奕丞并没有觉得奇怪,刚刚他来的时候,他多少就猜到点他这次来的目的为何。

    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只淡淡的说道:“腹部中了一枪,但是子弹已经取出,并没有生命危险。”这些还是昨晚伍队长打电话跟他说的,后面不管是关于‘艳照门’的事还是这次医院持刀伤人的事,凌苒都躲不过法律的制裁,后面关于两件案子的调查,有必要他还得配合调查。

    周翰只是点头,嘴角泛着苦涩的笑意,有些自嘲的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明知道凌苒是怎么样的人,却到这个时候还放不下她。

    苏奕丞没说话,别人的感情,他没有资格指责多说什么。

    “对于她的事,你会插手吗?”周翰看着他。

    “并不用我插手,她也躲不了法律,不是吗?”苏奕丞看着他反问,“还是说你想插手帮她?”

    周翰笑,摇头肯定的说道:“不会。”每个人都得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再说他也没有立场插手说帮她什么,他们不是夫妻,甚至没有一点关系,就连小斌她也表明了自己不会认,他还能说什么。

    没有等林丽出来,周翰直接站起身来,抬手看了看手表,只说道:“我公司里还有事,先过去了。”

    苏奕丞也没有留他,只点点头,然后送他出门口。

    待林丽和安然再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周翰已经离开好一会儿,林丽也不在意,只点头说自己也要赶去公司,然后同安然说了句,又转头带有警告的看了眼苏奕丞,这才转身离开。

    安然在林丽走后,微微蹙了蹙眉头,嘀咕着说道:“他们两人真的不可能吗?”

    164龙凤胎

    伍队长接到电话过来的时候凌苒已经被医护人员打了镇定剂在病床上睡着了。

    之前留守医院的同事跟他说,凌苒是手术后半夜醒来的,刚醒来的时候也还好,也不吵闹,就是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大半夜的他们也就没做笔录了,想着明天早上等队长来了再详细的询问,不过还是叫了值班的护士来查看,确认并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后半夜天快亮的时候,病床上的凌苒突然有了异样,眼睛瞪瞪的看着天花板,嘴里念念叨叨的说些什么,上前去听,也愣是听不清楚她说的是啥,两人抬手看了看手表,心想还是等天亮好了,只是并没有给等到天亮,床上的凌苒突然发起疯了,躺在病床上整个人的情绪有些激动起来,嘴里那原本小声的念叨突然大声起来,虽然依旧听不太清楚讲的是什么,但是这样的情况明显有些不对劲了。两人上前制止,却被凌苒抓着就一口咬了下去,那真的是狠,一口咬下去就不松口,硬生生是把那人的手给咬出血来。

    像是真的疯了一般,就那样死死的咬住那人的手,也不顾自己那侧腹的伤口崩开血从病号服里渗出来,最后还是由另一人从身后将她打昏才让她松了口。

    赶忙找值班的医护人员来查看具体情况并处理那崩裂开的伤口,只做了简单的伤口处理,具体的检查还要等天亮之后再做。

    待凌苒再醒来的时候那场面真的是有些控制不住了,先是在床上大笑大叫着,然后整个人像受了伤的刺猬似将自己躲在角落,嘴里不停喊着不要过来,留守看着她的警务人员想上前去制止她让她冷静下来,可是她突然发疯似的狂打着,那挂着水的手因为她那大幅度的动作硬生生的被扯下了针头,没有及时按住血管血顺着伤口修留出来,另外她那腰腹上的伤也再一次崩裂开来,血顺着她的大腿甚至流到了地上,不过这些她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整个人发疯似得又笑又叫,那场面一度失控,最后只能有几个人合力将她按才床上,然后小护士给她注射了一针镇定剂这才将场面控制下来。

    当伍成斌来到医院的时候医生正在给凌苒做着初步的检查,询问了身边的同事,大致了解了下昨晚的情况,伍成斌眉头微微轻皱了皱。

    就在伍队长皱眉深思的时候,那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病房里出来,摘了口罩边对他说道:“我想你们暂时可能做不了笔录了。”

    伍队长挑眉,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猜测。

    那医生边将那口罩摘下来放到自己的那白大褂的口袋里,边说道:“我像我们可能有必要请精神课的专家来看一下。”

    伍成斌抬眼看他,只说道:“确定吗?”

    那医生点点头,“初步猜测应该跟之前的遭受的强xx案有关,有些人很难能逾越过这道坎,精神会全面崩溃。”

    医生都这样说了他自然就没什么好说了,伍成斌只点点头,“先让精神科的来看下吧,真的有问题也得出一份报告给我们。”

    医生点点头,然后转身直接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当伍队长打电话将凌苒的事情告诉苏奕丞的时候,苏奕丞并没有多说什么,只略有些严肃的说即使真的如此,也会不让人钻了空子,该处理的还是依法得处理。

    伍成斌自然是知道他这话里的意思,不过以现在凌家的情况,谁会贸然出手干预什么。

    苏奕丞才挂了伍队长的电话便接到了郑秘书的电话,说是今天已经接了几十个报纸等媒体的电话,都是想关于昨天在医院发生的事而来采访苏奕丞的。

    苏奕丞皱眉,只说道:“我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

    “嗯,我全数都给推掉了。”跟在他身边这么些年,这点他还是知道的,早上的报纸他也看了,打这通电话来主要还是想关心问候下他的伤情,从早上报纸上的画面看来确实在有些严重的,关心的问道:“苏市和夫人的伤都不要紧吧?”

    “嗯,没什么大碍。”苏奕丞说道:“我这两天估计就不去办公室了,有什么事的花你直接给我电话。”

    “好的。”郑秘书爽快应下,说道:“那我不打扰苏市休息了,代我向苏太太问好。”

    苏奕丞挂了电话,再回房间的时候安然还在睡觉,眼睛闭着,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似乎睡的并不好,昨天的事真的把她给吓的不清,就连昨晚她靠在他怀里睡的时候也时不时颤抖下,梦呓的声音带着惊慌,很是害怕似得。

    掀开被子上床,在她身边躺下,伸手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拍抚着她的背,试图能让她整个人放松下来,不那么紧绷着。

    怀中的安然猛的一惊,整个人有些条件发射似惊跳起来,猛地睁开眼,有些慌乱,“不要,不要!——”

    “安然,没事,没事了。”苏奕丞抬手试图将她重新揽回自己的怀里,却被她下意识的动作给挡开而不小心弄到了那只由纱布包裹着的手。

    “嘶——”苏奕丞有些吃痛的倒抽了口凉气。

    安然这才回过神来,看着他那抬着的手,抓过,紧张的问道:“没事吧,我打到你了是不是?”说着,语气有些自责。

    苏奕丞也靠坐起来,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淡笑着说道:“没事,不疼。”然后揽着她让她靠到自己的胸前。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靠在他的怀里,依旧抓着他那只受伤的手,安然有些抱歉的呢喃着说道。

    苏奕丞低头亲吻她的发心,贴着她的头发说道:“我知道。”

    两人就这样抱着,好一会儿安然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刚刚做了个梦,梦见凌苒那刀子真的对着我的肚子扎了下来,我感觉我的肚子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下就瘪了下来,我再伸手去摸,就再也感受不到了,那种感觉好恐怖。”说着,抱着苏奕丞腰间的手紧了紧。

    用手来回轻抚着,只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傻瓜,梦都是反的,你和宝宝都没事了,相信我,我不会再让你有事。”

    安然重重的点头,“嗯,我知道。”他说的每一句话她都相信,从来没有怀疑过。

    苏奕丞亲吻她的耳垂,柔声在她耳边说道:“我像听听宝宝的声音。”

    安然有些痒,缩了缩脖子,笑着说道:“他们没在动呢。”虽然这样说,不过还是半撑着手顺势躺到了床上。

    苏奕丞俯身将耳朵贴到她的肚皮上,隔着衣服手轻轻的抚着她浑圆的肚子,其实什么都听不见,可是总有总错觉,似乎能听到两个宝贝扑通的心跳。

    贴着肚子,害怕错过他们一点的动静,苏奕丞如此问道:“她们在动吗?”

    安然轻笑着,手抚着他的头,手指穿插到他那乌黑的发间,摇头柔声说道:“没有,可能睡着了。”

    “哦。”苏奕丞的声音略有些闷,多少带着些许郁闷。

    似乎安然肚子里的这对他上辈子的小情人并不太买他的帐,好几次原本胎动着的肚子在他伸手过来之后便一下就恢复了平静,而苏奕丞平时看着挺精明挺理智的人,一遇到这样的问题总跟孩子似得,那智商弱的安然都不好意思要笑话他,总是固执的一定将耳朵贴到她的肚皮上大半个小时也不起来,而且还幼稚的边对着她的肚子说话,不过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真的那么神奇,就算是任凭苏奕丞口水说干那两小家伙也不动一下,可就苏奕丞终于认清事实失望的将耳朵和手收回,那肚子里的宝贝就开始有些不安分的动了,然后再待苏奕丞把耳朵贴上,然后又很凑巧的什么动静都没有,反复几次都是这样,让人不得不怀疑这肚子里的一对宝贝小情人是否真的对他有意见!

    任由他这样贴着自己的肚子,不过这样躺在床上,加上昨晚睡的并不深,现在还真的有些困意,抬手有些秀气的打了一个哈欠,只感觉眼皮越来越有些沉重。

    苏奕丞并没有错过她脸上的疲惫,缓缓的抬起身,准备让她安睡,却在起身的时候有些留恋的对着她那硕大的肚子轻轻的一吻,隔着衣服将吻落到肚子上,轻轻的唤了句‘宝贝’。

    可这吻还没来得及收回来,突然只觉得那唇上被人踢了一脚,力道不大,但是却能很清楚的感觉出来。

    这一动静让苏奕丞蓦地瞪大了眼,有些惊喜的叫到:“安然,她踢我,她们踢我!”说着手赶忙重新贴回到安然的肚子上,正对着他刚刚亲吻的地方。

    安然自然也感受到了,不过看着他那样子,不由得好笑的笑出声来,伸手摸着他的头,说道:“孩子似的。”

    手覆在她的肚子上,能真切的感受到肚子里两个小家伙那有力的踢打,嘴角傻傻的泛着笑,高兴的跟孩子似得。

    “唔。”安然闷哼一声,眉头进皱了皱,不过嘴角依旧带着笑意。

    苏奕丞自然注意到她的表情,然后伸手抚着她的肚子柔声说道:“宝贝,你们踢疼妈妈了,轻点,轻点好不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懂了苏奕丞的话,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还真的缓缓的安静了下来。

    苏奕丞这回算是真的满足了,重新靠坐好将安然拥进怀里,嘴角那笑意隐都隐不住,有些自豪的说道:“我们的女儿很聪明。”

    安然靠在他怀里笑,手轻轻的在他的胸口画着圈,故意有些坏心的说道:“奕丞,我想要儿子唉。”

    闻言,苏奕丞略略皱了皱眉头,坚持说道:“女儿比较好!”

    总觉得他在关于是儿子还是女儿的问题上表现的特别的可爱,安然忍不住要逗他,故作苦恼的说道:“怎么办,可是人家想要儿子。”

    苏奕丞拥着她,好一会儿没有说话,似乎做很艰难的决定,然后才推开她定定的看着她说到:“那就一男一女!”

    安然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噗哧——”这男人未免也太可爱了吧!

    笑过之后没好气的伸手戳了戳他,说道:“你说了算啊!”还龙凤胎咧!他以为说生就生啊!

    一把重新将她搂过,语气坚定没有商量的说道:“那就都女儿!”不能龙凤胎那就都女儿,反正他一定要有一个跟她一样漂亮的女儿,小小的,软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