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先婚厚爱 > 第49----52章
    049应酬

    办公室里,安然专心的画着那市政府大楼的设计图,经过一下午,大样虽然还是大样,但总算是能看出点眉目了。

    安然拿着画笔仔细的看着,又突然拿过橡皮将刚刚画好的给擦点,再拿着尺子重新量画折腾了好一会儿才略有些满意的点点头。正在安然准备画下一项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抬头,只见肖晓一脸完美的妆容,一头做过的大波浪,而且身上的那套衣服,似乎也和早上开大会的时候不同,安然有时候真的不明白,同样在上班,同样的职位,做着同样的事,她哪来那么多时间来倒拾自己,而且不同的场合配这不同的妆,不同的衣服和不同的包。她活得很讲究,但她替她真心觉得累。

    “好了吗,总监让我告诉你,时间差不多了。”肖晓站在门口说道,嘴角微微上翘,看不出是笑还是不笑。

    安然看了看电脑屏幕上的时间,转头看了看窗外暗黑下去的天色,这才感叹这时间过的真快。

    朝肖晓点了点头,边收拾着桌上的东西边朝他说道:“好了,马上过去,总监说在哪里了吗,我自己开车过去。”

    肖晓看了眼她,只笑问道:“你不打算去洗手间补个妆?”

    安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下午尽顾着画图,而她画图总是喜欢挠脑袋,想原本就扎的并不牢实的头发此刻该是如何的狼狈,看了看时间,将那整理一半的图纸先丢在一边,冲包里拿过化妆包急急的去了洗手间,经过肖晓身边,不忘说道:“直接给我地址,我自己开车过去。”

    肖晓挑了挑眼眉,说道:“悠然居。”

    安然一顿,心里不禁苦叫,怎么又是‘悠然居’这偌大的江城,难道就找不到另外一个能吃饭的地方吗?

    看着她那微皱的眼眉,肖晓有些不屑的问道:“怎么,你不喜欢那地儿?”

    “没有。”安然淡笑着摇头,只保佑别在哪里遇到苏奕娇才好。

    肖晓也不多说,只是看着她挑了挑眉。

    安然避开她的眼,只说道:“不用等我,我等下自己开车过去。”说完直接去了洗手间。

    肖晓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洗手间的拐角,然后转头再看看她那放在办公桌上的图纸,眉头微微上挑,目光略有些发亮。

    安然去洗手间只是简单的抓了抓头发,然后淡淡的扑了扑妆,再出来回办公室的时候肖晓已经离开,将那刚刚收拾了一半的办公桌收拾完毕,然后拿过公文包,和那放在桌上的手机,直接出了办公室的大门。

    冲办公室到公司楼下停车场的这段时间,安然的眼睛直直盯着手中握着的手机,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可是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后来待安然坐进车里,这才想起今天苏奕丞似乎没给她电话,也没说要来接她,待发动车子准备离开的时候,才想起早上苏奕丞将早餐递给她的时候说今天要去机关视察,晚上估计会回来晚些,没时间来接她,让她自己开车回去。

    车子发动的声音微微颤抖着,安然盯着手机好一会儿有些回不过神,然后那握在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是肖晓来的电话,惊吓过后安然忙接起,没来得及开口,只听见电话那边肖晓问道:“安然,你出来没有,我和总监已经在路上的,待会二楼208号房,等下自己上来,童局差不多到了,别耽误时间。”

    “嗯,我知道了。”安然应声,然后挂了电话。然后看着手机不禁摇了摇头,暗自苦笑,这才多久,她竟然已经习惯那个男人每天的电话,甚至那体贴的接送。

    习惯,真的是件可怕的东西。

    安然开车到的时候正好在大厅遇到张经理,由于苏奕娇之前的吩咐,张经理见了安然态度那叫一个热情,满堆着笑脸问好,订了位没有,还有朋友来吗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问得安然差点有些招架不住,忙说是公事,跟公司领导来应酬的,不好多说,掐着时间急急就上了楼。敲门进去的时候只见肖晓和黄德兴挨边坐着,肖晓那头大波浪略有些乱,面色也略有些红,嘴角的唇彩更是有些掉了。而一旁的黄德兴一脸正经的坐着查看着手机,见安然进来,也只是微笑的点点头,并没有多说。而肖晓突然起身去肚子有些不舒服,然后拿着包直接去了洗手间。

    安然察觉出似乎有些不寻常的暧昧,但毕竟是别人的事,她没资格多说半句,只是低头看着那做工上乘精美的桌布。

    晚上那位黄德兴请的童局长在肖晓进来前到的,只是让安然意外的是这童局长并不是其他人,而是上次在这里遇到过的那位,似乎还跟母亲有点熟识。

    童文海也认出安然,他之所以对安然又印象第一是因为她是苏奕丞的老婆,第二侧是她是林筱芬的女儿,无论这两个身份哪一个,她都是让他无法忽视的人。

    “你……”童文海刚想开口说什么,却被身后站起来的黄德兴打断。

    “童局,好久没见依旧是风度翩翩哈。”黄德兴笑着朝童文海过来。

    童文海回过神,看了眼黄德兴,只笑道:“黄总监说笑了。”

    “哪里哪里,是童局太谦虚了。”黄德兴说着,转身对一旁的安然说道,“安然,这位是城建局刚上任的童局长,待会你可要好好敬童局长几杯。”

    安然笑笑,朝童局长点点头,唤道:“童局好。”

    童文海点点头,看着她的眼神略有些复杂。

    而后这时身后的门又被推开了,肖晓正跟人说笑着进来,而待安然看清那同肖晓一起进来的男人,眼蓦地大睁,表情更多的是意外和惊吓。

    050酒桌上

    同肖晓一起说笑着进来的人不是别人,又是莫非。

    莫非看着安然那蓦地煞白的小脸,嘴角似笑非笑的勾着。他这次不会放手,即使是强迫她,他也要将他留在自己身边。

    一旁的几人都看出安然和莫非之间的不寻常,肖晓笑着勾着唇,故作讶异的问道:“安然,你和莫总认识啊?”

    安然回过神,看了肖晓一眼,并不说话。

    童文海看了看安然,又看了看莫非,问道:“莫非,你们认识?”

    将目光收回,莫非转头朝自己的岳父笑了笑,说道:“爸,我和安然是同学,好几年没见了,没想到在这里遇到。”

    “哦,这样啊。”童文海了然的点点头。

    一旁站着的黄德兴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眼眉微微上挑,只笑不语。

    莫非再转身,朝安然伸出手,笑着说道:“安然,好久不见。”

    安然深吸了口气,尽量稳定自己的心绪,扯了扯并没有笑意的嘴角,伸手同他握住,略有些不自然的说:“好久不见。”

    莫非握着她的手,在大家看不见的角度,拇指磨搓着她的手背。

    安然如同受了惊吓一般,猛的将自己的手收回,眼睛蓦地圆睁的看着他,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陌生如他,哪里还有六年前的一点点影子。

    安然的动作过大,引得站在一旁的童文海略有些不解,“怎么了?”

    莫非收回手,似笑非笑的看着安然,只说道:“我也不清楚,可能安然嫌弃我的握手吧。”

    童文海看向安然,那眼神似乎在询问是否真的如同莫非说的那样。

    “不会吧安然,莫总可是男的一见的大帅哥呢,换我跟他握手,高兴还来不及呢。”肖晓站在一旁凉凉的说道。

    如此情况安然自然不好说什么,只能干干的陪着笑脸,然后说道:“没,没有,莫总,莫总手带电,不,不小心被电了下。”

    “哈哈,那是人家莫总电力十足,不过估计肖晓和安然你们两都没机会了,人家莫总可是有家室的人,童局长的千金就是我们莫总的爱人,两人伉俪情深恩爱的很,前几年童小姐去美国深造,莫总一直陪着,这不才刚一起从美国回来。”黄德兴打趣得说道。

    只是他们都没发现的是,莫非的脸色相比刚刚明显有了变化,虽然还是笑着,只是那笑容略有些僵硬,这点并没有逃过以前和他一起四年的安然的眼睛。

    安然避开眼,不去看他,只说道:“我们坐下来说吧,边吃边说,我去叫服务员上菜。”

    “对对对,大家坐下来说,怎么都还站着呢。”黄德兴附和着说道。

    闻言,急人纷纷坐下,安然开门出去唤服务员,顺便喘口气,里面的气氛太过压抑了。

    在外面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安然这才扬着笑脸进来,让自己尽量不把目光停留在莫非脸上。

    酒过三巡,今天的饭局也算正式进入主题,黄德兴谄笑的看着童文海,笑着问道:“我听说市里准备筹划科技城,不知道这事是真是假呢?”

    童文海看了眼莫非,然后再转头看了看黄德兴,只说道:“具体的文件没下来之前,一切都没有定数,不好说,不好说啊。”说着,伸筷子夹了根冬笋,放进口中慢慢的噘着。

    “呵呵,基本上有提议那就八九不离十了,到时候还望童局多多照顾才是。”黄德兴笑着又倒了杯茅台朝童文海敬去。

    童文海单手将他敬来的酒给挡住,并不接他的话,只推脱说:“最近血压血脂都有些偏高,医生特别叮嘱,尽量少碰酒。”

    黄德兴一愣,那端在手中的酒此刻是放也不是敬也不是,瞥眼看着莫非,似乎在问接下去该怎么办。

    莫非看了他眼,笑笑的端起酒杯,说道:“我岳父最近真的是不能喝酒,黄总监要是不介意,这杯酒我代岳父喝了,不知可否?”这样说,无非就是给黄德兴一个台阶下着。

    黄德兴自然也是聪明人,见机行事察言观色这些绝活在这行混了20多年近30多年,自然是已经炼得如火纯清,端着酒杯就和莫非碰了碰,说道:“乐意至极,乐意至极。”

    坐在位置上,安然的心思全然不在这,只想着尽早结束离开,她不知道莫非这样究竟想干什么,不过以后这样的场合,她还是尽量避着吧。

    就在安然想着如何快点离开的时候,碗中突然被人夹进了块鱼肉,愣愣的抬头,只见童文海笑着朝她看着,说道:“这里的鲑鱼做得不错,尝尝看。”

    童文海的这一举动把所有人都愣住了,安然愣愣的看着他,一下不知道如何反应。

    而一旁的肖晓看着,眼中多有些不解,黄德兴则是挑了挑眉,淡笑不语,莫非则是对于自己岳父的这一举动微微皱了皱眉,握着酒杯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尝尝看?”见她不动,童文海又笑着朝她说了遍。

    “呃,谢谢童局。”安然有些受宠若惊的点点头,夹了口鱼肉放到嘴里。

    童文海点点头,然后转头又跟大家说笑着什么,像是刚刚那一幕全然没有发生似得。

    莫非看着安然小口的吃着菜,眼眉皱得更紧了些。

    待酒足饭饱之后一群人又说笑了会儿,这才起身准备离开。

    出去时童文海故意放慢脚步同安然并排走着,说道:“上次的事不好意思,我以为那个包间没人,所以才说让他们换个房间,不知道原来已经被你定下了。”

    安然笑笑的摇摇头,直说没事。

    童文海看着她的侧脸,和记忆中的那张脸不禁贴合,那个女子在他心里近三十年,他没想到竟然还会遇到。张口,终究按耐不住心中的话,问道:“你,你母亲最近怎么样,身体一切都还好吗?”

    安然一顿,转头看他,问道:“童局和我母亲是熟识?”

    童文海干笑点头,“呵呵,好多年不见了。”

    安然点点头,只说道:“我母亲挺好的,身体等一切都很健康。”

    “那就好,那就好。”童文海不住点头,知道她安然,他便放心了。

    051底线

    众人喝了酒,开车自然是不方便了,在悠然居的门口直接叫的出租车。

    黄德兴客气的先让童文海和莫非先走,童文海坐上车,司机准备开车的时候突然摇下车窗,朝着安然说道,“安然,你住哪,顺路的话一起走吧。”

    闻言,站在安然一旁的黄德兴和潇湘皆是一愣,转头看着安然。

    安然反应过来,忙摇手,“不,不用,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一起吧,一个女孩子回去不方便。”童文海坚持说道。

    “我……”安然刚想说什么,包里的手机这个时候响起,是苏奕丞的电话,安然抱歉的朝大家笑笑,按了接听。

    “还在外面吗?”苏奕丞的声音略有些疲惫。

    安然点头,问道:“嗯,你回来了?”

    “嗯,刚到,看你不在家。”

    “我,我今天公司有应酬。”

    “好了吗?喝酒了吗?不要我过去接你?”苏奕丞问道。

    “嗯,喝了点,怕是没办法开车了。”安然浅笑。

    “在哪里,我去接你。”苏奕丞问道,安然甚至听见他伸手拿钥匙的声音,似乎马上就要出门。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安然忙说道,不想麻烦他。

    “地址。”苏奕丞问道,语气有着不容拒绝的气势。

    “额,我在悠然居。”安然下意识回答。

    电话那边闻言没再多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安然挂了电话,转头只见童文海的车子还没走,忙说道:“童局真的不用麻烦了,我,我朋友过来接我。”

    童文海这才点点头,转头让司机开车离开。

    “这个童局该不是对你有意思吧?”肖晓凉凉的开口,语气里带着尖酸和刻薄。

    “说什么呢。”安然有些不悦的看了她一眼,这话她不爱听,其实她看得出来童文海对她特别关照,不过是因为母亲,虽然她不知道他和母亲之间过去有过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他们之间一定不只是简单的认识。

    这时候黄德兴的电话也响了,是他老婆来的电话,催他早点回家。

    挂了电话跟安然和肖晓客套的说道,“你们谁跟我同路,要不要一起走。”

    “我朋友过来接我。”安然摇头说道。

    “我搭安然的车吧,我跟她同路。”肖晓也说道。

    黄德兴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直接上了出租车离开。

    看着黄德兴离开,肖晓开口问道:“来接你的是那天的帅哥?”

    “嗯。”安然浅笑着点点头,其实真不想麻烦苏奕丞的,不过他说过来接,不是不感动的,心里暖暖的,这样被人珍视着感觉很好。

    肖晓拢了拢那头波浪,语气略有些尖酸的说道:“你最近桃花开很旺啊,前断时间不还忙着相亲吗,怎么相中了?”

    安然皱了皱眉,有些不太喜欢她这样的语气,不说话,抬头看着那街边的霓虹。

    见她不说,肖晓也觉得没趣,缓笑着说道:“进去等吧,对了,你不介意我搭你的车吧,如果介意的话那我自己打车走好了。”

    “不会,反正顺路。”安然淡淡的说,然后转身进了大厅,在一靠窗的位置坐下,这样,苏奕丞一来,她便可以看见。

    肖晓靠坐在安然对面,神态慵懒,独有一番味道。喝了口服务员送上的茶水,淡淡的开口说道:“你该不会看不出那个童局对你有意思吧。”

    闻言,安然有些动怒,转头直视着她,说道:“肖晓,我并不喜欢你这样说话的方式。每个人都是有底线的,你不触到我的底线你说什么我都无所谓,但是有些话是不可以乱说的,我不说你什么并不代表我不生气。”

    肖晓愣了下,笑道:“这么较真干什么,我只是好心提醒你罢了,听不听随你咯。”

    “谢谢,你多心了,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安然冷冷说道。

    肖晓无所谓的耸耸肩,“但愿咯。”然后又想到什么,笑着说道:“不过那个莫非确实对你有意思吧,我看见他摸你的手了。”

    安然脸一红,瞥过头,“不知道你说什么。”

    “是吗?”肖晓看着她笑着,只是安然没有发现那笑容里有着嫉妒,有着不屑。

    安然看着外面,夜色很迷离,霓虹闪烁的街道,江城的夜比白天热闹。

    肖晓也转头看着外面,手拖着腮,嘴角半勾,神态很魅人。

    苏奕丞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临窗的位置,安然若有所思的坐着,眼睛看着他这边的方向,却似乎一点都没看到他。

    苏奕丞淡笑着摇摇头,抬步朝悠然居里面进去。

    肖晓倒是从苏奕丞一下车就看到他了,他是个出色的男子,出色的样貌出色的气质,很难叫人不去注意,唯一可惜的是硬件条件不过关,不然不失为一个不错的猎捕对象。

    苏奕丞朝这边过来,这才注意到坐在安然对面的肖晓,他对她略有印象,那天在安然公司的门口见过,是安然的同事。微笑的朝她点点头,并不失礼数和风度。

    肖晓,略挑了挑眉,撩着头发优雅的站起身,美目盯着他看得有些勾魂,伸出手,笑着说道:“肖晓。”

    “苏奕丞。”苏奕丞礼貌的伸手同她轻碰了下,很快便收回。然后没有多看她一眼,转头看着那坐着发呆的女人,好笑的摇摇头。

    肖晓瞪大眼看着这个目光从她身上移开的男人,一脸的难以置信,她的美貌向来是她的骄傲,从没有哪个男人可以真正做到无视,除了之前的莫非,他是另一个!

    “顾安然,你还在发呆吗?”苏奕丞好笑的说道。

    闻言,安然猛地回过神,只见苏奕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身后,此刻整好笑的看着她。

    猛站起身,“你来啦!”看到他,安然此刻有说不出的惊喜。

    苏奕丞拨开她额前的碎发,笑着说:“是啊,来接我媳妇儿回家。”

    安然娇羞的笑笑,小脸红扑扑的,虽然还有些不习惯不自在,可是心里却因为他的那句媳妇儿感觉特别的甜,莫名其妙的开心。

    苏奕丞拿过她那放在位置上的包,说道:“车钥匙给我,我去开车,到门口等我。”

    安然点点头,将车钥匙递过去给他。

    看着苏奕丞那挺拔的身影率先走出去,肖晓再转头看着表现得一脸甜蜜的安然,心中莫名的妒忌更盛了些,脸上并没多少笑意的问道:“你们同居了?”

    安然看了她眼,面颊微红,点点头,并没说话。结婚了,自然是要住在一起。她并不想对她多解释什么,她要如何想,她也不在乎。

    “速度挺快的嘛。”肖晓说道,语气无不带着不屑和讽刺。

    安然看了她眼,不接她的话,直接说道:“走吧,我们先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肖晓拒绝,说完,拿过包转身就离开了。

    安然看着她的背影,想着她那莫名的怒气,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052没人会在原地等你

    才出的‘悠然居’,安然站在门口等苏奕丞,看着前面肖晓伸手拦车,然后一辆出租车突然停下,只见莫非开门下车,像是没有看到肖晓,直直的朝安然走来。

    不待安然愣着还没反应过来,手上突然被人一扯,莫非拉过她的手没开口就要拉着她朝那辆出租车走去。

    走了好几步安然才猛的回过神来,挣扎的想挣脱开他的手,“莫非,你干什么,你放手!”他不是已经走了吗,现在又回来干什么?

    莫非不说话,满脸的不悦,怒气那是显而易见的。抓着她手的力道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更重了些。

    “莫非,你放手,你听见了没有!”安然大叫着,她真的是生气,他现在这算什么意思,凭什么对她动手动脚拉拉扯扯的,他们什么关系都不是,难道不是吗!

    安然的大叫迎来了一旁那些路人的围观,大家看热闹的往这边过来,就连悠然居里的员工,也好奇的挤到门口看着。肖晓站在一旁,嘴角含着笑,眼露着妒意,丝毫没有上前准备帮忙的意思。

    安然停住不走,手挣扎着要挣脱他,“你放手,你什么意思啊?”

    莫非看着他,表情肃穆的厉害,闭了闭眼,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跟我走,我有话跟你说。”

    “我没什么跟你说的,放手。”安然绝然说道,表情决绝。

    莫非看着她,不说话,拉着她转身就要走。而莫非这一转头,真好对上眼前站着的苏奕丞,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看着他紧抓着安然的手,苏奕丞眉头略微皱着,语气略有些不悦的说道:“这位先生,请你放开我太太。”

    莫非一愣,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记得他,是上次去接安然下班的那个男人。

    “奕,奕丞。”见到他,安然也总算放下心来,只是委屈也一下袭来,鼻尖发酸,眼角开始有些滚烫,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苏奕丞朝她笑笑,然后抬步朝她过去,抓住莫非的手一个使力让他吃痛的放开安然,然后拉过安然的手将她拥进怀里,轻拍着她,在她耳边说道:“没事了。”

    莫非看了看被他捏过的地方,红肿了一片,这个男人并不像外表看的那么温润儒雅,起码经过刚刚那一下,他知道,如果动手,他定不是他的对手。不过看着他如此拥着安然,他心气不过,当初的安然也曾如此把头埋在他怀里,甚至跟他欢笑,牵手谈着理想。当年是他负了她,可是他只是想成功,只是想以后给她更好的生活,而不是陪着他到处打拼,他真的是一点都不想委屈她。所以当回国后,看着她的调查结果,得知她这六年身边从未出现过别的男人,他的心有多激动,他知道她是在等自己。

    可是,这仅仅几天,她的身边出现这个男人,以她丈夫自称,六年,两千一百多个日日夜夜,他不甘心只输在这几天!

    “你放开她!”莫非狠狠的看着苏奕丞,那垂在两侧的手紧紧的握着。

    苏奕丞抬眼看了他眼,仅仅也只是看了一眼,便低头看着怀中的安然,拥着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好了,我把车子开过来了,我们回家。”

    安然在他怀里点点头,她感谢他如此及时的出现,也感谢他此刻什么都不问。

    苏奕丞拥着她转身准备离开,却一把被身后的莫非抓着,转头,只见他满目赤红,狰狞的厉害。

    “我让你放开她。”莫非狠狠看着苏奕丞,一字一句说得极慢。

    苏奕丞皱了皱眉,刚想开口,怀中安然突然猛得抬起头,看着莫非,深吸了口气,说道:“莫非,你凭什么要他放手,他是我丈夫,你又是我什么人,说白了现在我们也就只是同学,就连朋友都算不上,要非再扯远点,你也不过是我前男友,而且还是六年前的!当年你是不要我转身离开的,现在你这样纠缠算什么?你以为对于一个背叛感情的人我还要继续留在原地痴痴等他回头吗,你就自私的还要我停留在原地,我告诉你莫非,没什么是可以会停在原地不动的,时间不行把我想得那么傻那么愚蠢?你再回头看看这江城六年来的变化,时间在前进,城市也在发展,你凭什么,感情更不行,所以从你当年选择转身分手的那一刻起,我们再不可能了。”

    安然一口起说完这么一大段话,中间都不带停顿,苏奕丞半拥着她,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因为气愤而有的轻微颤栗。他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了,更多的是紧紧将她拥住,让她依靠,给她力量。

    莫非愣愣的看着她,她说的是事实,他一句话都反驳不上来。可是叫他就这样放手,他又不甘心,他怎么能甘心,他爱她,从开始到现在唯一爱的人就是她!

    安然不再看他,转过身对苏奕丞说道:“我们,我们回去吧。”

    苏奕丞淡笑的朝她点点头,拥着她转身。

    “安然,别走……”莫非在安然转身的瞬间拉着她的手。

    苏奕丞转头,冷着语气说道:“莫先生,请你自重。”说完,直接伸手拉过安然的手直接朝停在一旁的车子走去。

    莫非看着那男人拥着她坐进车里,看着他们的车子离开,消失在这茫茫夜色和车流之中。

    围观的人也随着安然和苏奕丞的离开渐渐散去,莫非有些失魂落魄的转身,正好对上站一旁似笑非笑看着他的肖晓。眼神并没有多余的停留,拖着脚步上了辆停在那的出租车,直接让其开走。

    肖晓握着手机,嘴角半勾着看着莫非坐的出租车消失在街角,然后看着手机中刚刚拍下的照片,嘴角的笑更浓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