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先婚厚爱 > 第41----44章
    041军区大院

    “对不起。”安然忙道歉。抬头只见是对方一位长发飘逸,皮肤白皙带着古典味道的美女。

    被撞的古典美人微笑的朝安然摇了摇头,越过安然直接进了洗手间。

    安然也没多在意,离开洗手间,直接朝昨天那去过的专柜走去。

    苏奕丞过来接安然的时候安然还在为晚上的这顿饭而紧张着,这股紧张和忐忑让安然忘了早上还担心经过昨晚两人再见的尴尬。

    两人先回公寓将那天没好的保健品和安然昨天买的丝巾拿来。浴室里,安然简单的给自己补了个妆,然后又对着镜子照了好一会儿。

    苏奕丞在客厅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她出来,直接开门进来,只见她对着镜子傻呆呆的看着,眉头紧蹙。

    “怎么了?”苏奕丞问道。

    安然转过身,看着苏奕丞,嘴巴嘟囔着,“你说我是不是该换一套衣服啊?还有,头发看上去是不是很乱?”早知道中午就该先去做个头发,可是去商场就花了她全部的午休,再想去做,已然没有时间。

    苏奕丞微笑,直接上前牵着她的手,低头就将吻落在她的唇上,辗转,在她不注意间长舌直接探入,勾缠着她与他一起起舞,安然一时反应不过来,待反应过来,才想伸手推他,而苏奕丞已经先一步将她放开。

    安然捂着嘴羞红着脸不敢去看他,苏奕丞被她娇羞的模样惹得莞尔一笑,牵着她的手,什么也没再多说,直接领着她出门。

    车上,安然还是有些紧张,却因为刚刚的吻不敢多看苏奕丞,只得紧抓着手,转头看着窗外。可这车子行驶了大半小时,也不见有停下的意思,安然不禁转头问道:“你爸妈住很远吗?”

    你爸妈!苏奕丞挑眉,转头看了她一眼,问道:“刚刚说什么?”

    “这么久还没到,你爸妈住的很远吗?”安然不疑有他,重新问道。

    苏奕丞好笑的看着她,问道:“只是我爸妈吗?”

    安然红了红脸,吐了吐舌,有些不好意的说道:“我,我还一时不太适应。”

    苏奕丞点点头,没有怪罪她的意思,提醒道:“不过等下回到家里,记得别叫错了。”

    “嗯。”安然重重点头,这是她要尽的义务,她会扮演好角色。

    苏奕丞转头笑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随即转过脸认真的看着前面的路况,边说道:“爷爷原先是军区的老司令,不过现在已经退下来了,爸他是军区的政委,所以他们现在还全都住军区大院,大院离市区有一段距离,还要二十来分钟左右,要是累了,就靠着休息下,到了我叫你。”

    他的话让安然一时难以消化,愣愣的看了他好久,才喃喃的说道:“我从来不知道你的家世如此显赫。”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的丈夫竟然是时下最流行的红几代官几代。

    苏奕丞莞尔,看透她的小心思,只打趣说道:“你当初没问清楚就嫁我了,现在后悔来不及了。”

    安然看着他,没接他的话,只反问到:“苏奕丞,你们家不重门第吗?”

    苏奕丞看了她眼,她心里的那点小心思小担忧全都明显的写在脸上,将车子在路边停下,认真的看着她,问道:“安然,你在担心什么?”

    安然愣愣的看着他,没说话。她虽然出身平民,但也知道一些豪门大户最注重的就是门第。如果按门当户对来说,她是一百个配不上苏奕丞的的,如若苏家注重门第,那她该如何?离婚吗?安然不知道,只是在心里不禁有些懊悔,懊悔当初结婚太过草率。

    “我母亲是个重门第的人吗?”苏奕丞问道。

    安然一愣,随即摇头,这才想起急天前她见过秦芸,看她热络的样子完全不介意她是什么身份什么家世,倒真不是注重门第之人。

    “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苏奕丞不禁觉得好笑,这丫头似乎总在考虑那些有的没的。其实如若换到以前,母亲或许还会讲究门当户对什么,可是现在,她怕只怕自己等不到媳妇茶,只要对方家世清白,她只顾高兴还来不及。

    “真的不介意?”安然仍然有些不放心的问,其实她自己倒也没什么,只是这到时候两家父母相见,她不想因为这个原因,自己的父母被人看不起或者什么。

    苏奕丞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转身发动车子继续上路。会不会就让她待会儿自己看把,他的爷爷和父母,并不是那种肤浅的人,相比较门第之见,他们更注重的是人品。

    车子缓缓开进一座高大庄重的门楼,门楼下勤务持枪兵笔直的,目不斜视笔直看着前方,他们认得苏奕丞的车子,每个月都会回来几次,次数多了,也就熟悉了,也就省去了登记和盘查。

    安然有些紧张的紧紧抓着衣角,看着那一栋栋林立在树间的青色砖瓦房,还有那每户红色木门前笔直站着的勤务兵,安然不自觉的心里有种戚戚的感觉,就犹如小时候放了错,直接被老师叫出去站外面罚站似得。

    苏奕丞在一家红木大门前停下,门口站着的勤务兵嬉笑的上前开门,见到苏奕丞爽朗的叫到:“阿丞哥。”看到另一边下车来的安然,挂着张大笑脸朗声唤道:“嫂子。”

    “小张。”苏奕丞朝他笑着点点头,算是招呼。

    勤务兵小张眼睛直直盯着安然看着,心想,这阿丞哥的老婆长得真是好看,水灵,这军区部队里最缺的就是女人,他在这大院里当勤务兵还好,至少还见的着女的,想起那些留在部队里的战友那才是苦,几年见不到一女的。不过这大院里来来去去也就这么几个人,而且都是首长们的夫人,都上了年纪,除了最经常回来的是奕娇小姐,但是看多了也就木了,今天这阿丞哥的嫂子跟奕娇小姐不一样,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真是好看。

    安然一愣,被弄得略有些不自在,看着勤务兵也只是干干的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奕丞看出安然的尴尬,刚想开口说什么,人还没见到,里面秦芸的声音就已经传过来了。

    “是阿丞和安然回来了吧。”

    042见公婆

    “是阿丞和安然回来了吧。”

    秦芸笑着从院子里出来,眼睛直直盯着安然看着,不住的点头,越看越是喜欢。

    安然看了苏奕丞一眼,转身略还有些不好的朝秦芸唤了声,“妈妈。”

    安然的这一声妈妈叫的秦芸那是心花怒放,她盼媳妇盼了这么多年,今天,可算是盼到了。脸上笑得合不拢嘴,直点头说着,“乖,真乖。”

    安然略有些不好意思,小学毕业后似乎父母老师再也没用过乖这个词,现在被人这样称赞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尴尬却又不知道做什么说什么,只得干干的陪着笑脸。

    秦芸欢喜的握着她的手,帮她撩开垂在额前的碎发,心疼的问道:“坐了这么久的车,累了吧?”

    “不,不累。”安然忙摇头,表情一脸的认真。

    秦芸看在眼里,心里想这女孩憨实,很对她的味,儿子这虽然婚结得有些仓促,不过人倒没选错。

    苏奕丞将放在后座的保健品和安然准备的见面礼提出,看着站在眼前的安然和母亲,脸上挂着笑。

    “妈,是不是我哥和我嫂子回来了啊。”苏奕娇梳着马尾,白嫩的脸上只是化了淡妆,一脸青春朝气的从那红色木门后面出来,身上穿着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看着完全没有了那天的美艳和成熟。见到站在门口的安然和母亲,笑着说道,“妈,你拉着嫂子站门口干嘛,赶紧进来啊。”

    “对对对。”秦芸这才反应过来,“瞧我,都高兴糊涂了,来来来,安然,快跟妈妈进来,你爸和爷爷都在等着呢。”说着拉着安然就直接朝院子里走去。

    苏奕丞提着东西跟在后面,经过大门的时候,被站在门边的苏奕娇一掌拍在肩膀,眼睛看着走在前面的安然和母亲,一头凑到苏奕丞耳边说道:“哥,眼光不错嘛。”

    苏奕丞好笑的拍了她下,“没大没小。”

    苏奕娇淘气的朝他吐吐舌,快步跑上前,跟着母亲和安然一起进去。

    院子有点老北京四合院的味道,中间是个小型的花园,种植着各色的花草,安然对这些没有研究,并认不得几种花的品种,围着花园的有好几个屋落,书房,客厅,厨房,卧室等。

    正对着花园的是客厅,此刻苏文清和苏汉年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见苏奕丞和安然他们进来,微笑着脸看着他们。

    安然有些不自在,她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此刻更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有些无助的转头看着苏奕丞,那眼神,像是求救。

    苏奕丞好笑的看着她,上前牵过她的手,紧紧的握在手里。

    手被他握着安然那慌乱无助的心也一下安定了下来,紧紧的回握着他的。

    苏奕丞看了她一眼,满目的柔情,再转身看着苏汉年和苏文清他们,开口说道:“爷爷,爸爸,这是我媳妇,顾安然。”再转过头对安然说道,“安然,叫人。”

    安然忙点头,认真的一个一个叫道:“爷爷,爸爸,妈妈,奕娇,大家,大家好。”手因为紧张将苏奕丞的手握的更紧了些。

    苏奕丞看着他笑笑,用大拇指磨搓着她的手,似乎在告诉她一切有他在,并不需要担心。

    苏爷爷苏汉年看着安然笑着直点头,只是表情略有些怪异。军人出身,平时作风强硬惯了,一下柔和,到有些不自然。

    苏汉年虽然已经七十好几了,不过身为军人,即使现在已经退下位来,依旧坚持着早上同大家一起出军操,所以整个人看上去依旧精神抖擞。

    站在一旁的苏文清带着眼镜一派儒雅,淡笑着朝安然点点头。苏奕丞长得像苏文清,温润儒雅也像他。

    苏奕丞将手上的东西给安然提去,示意她拿给大家。

    安然反应过来,忙接过,按着苏奕丞之前跟他说的将降血脂血糖的给了爷爷,“我父亲血糖血脂也有些偏高,这个他喝着觉得不错,您也喝着试试,好得话我下次再给您带两盒。”

    闻言,苏汉年那略有些严肃的脸上扯出憨实的笑,心想这孙媳妇他挺中意,阿丞这小子眼光真不错,起码比他妈之前说的那几个都强。

    伸手掏出早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安然,“乖,以后跟阿丞好好过日子。”

    安然一愣,有些不明白状况,转头看着苏奕丞。

    苏奕丞笑笑,朝她点点头,“爷爷给的,你就收着吧。”

    “谢谢爷爷。”安然这才双手接下。

    将苏老爷子的红包收好之后,然后安然再另外将降血压的给了苏爸爸,说道:“爸,我听奕丞说您血压有点高,这个问来说降血压很管用,您试试。”

    “安然真是有心了。”苏汉年温和的笑着点头,接过她手中的保健品,然后将自己准备好的红包给安然递过去,“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别生分。”

    安然点头接过,说道:“嗯,谢谢爸。”

    然后再将昨天和中午买的丝巾分别拿给秦芸和苏奕娇,“我也不知道买点什么,问朋友大家都这个季节带丝巾好看,所以就想着给妈和奕娇分别买了两条,也不知道喜欢不喜欢。”

    “哈哈,喜欢喜欢,肯定喜欢,哎呀,我就说儿媳妇好,这才来就想着我,不像我们奕娇不气我就好了。”秦芸乐呵呵的握着安然的手说道,她这媳妇她真是越看越是喜欢。

    “妈,你这是明显的有了媳妇不要女儿啊,那我以后不回来就是了。”苏奕娇故作赌气的说道。

    秦芸没好气的笑骂道,“你啊下次没给我找到对象前还真别给我回来,回来省的我看着心烦。”

    “哎呀,爸,你看我妈啦,哪有每天想着把我赶出去的嘛。”苏奕娇撒娇的抱着苏文清的胳膊,又转头朝苏汉年说道:“爷爷,你要给我做主,人家想多陪陪你嘛,哪有我妈这样老想赶我的。”

    “你这鬼丫头。”苏汉年宠溺的拍了下孙女的额头。严肃的脸上挂着并不常有的笑意,也就这宝贝孙女能逗得他如此开心。

    苏文清看了女儿一眼,再转头对秦芸说道:“好了,人都到齐了,开饭吧。”

    043一纸断章

    这顿晚饭并没有安然想的那么严肃,似乎看出了她的紧张,一顿饭下来,苏奕娇的嘴就没有停下来过,气氛也被调和的非常的轻松。秦芸不停的给她夹菜,就怕她吃不饱又不敢吃。苏文清和苏汉年也只是寻列问了下安然家里的情况,得知安然的顾恒文是高中教室,还酷爱书法,苏文清就巴不得改天同他好好讨论下这对书法研究的心得。苏汉年原本是个严肃的军人,不过今天笑的格外的多,生怕自己的严肃吓到了自己的孙媳妇。

    当晚一家人高兴的都喝了点酒,安然酒量不好,也陪着喝了点。然后在秦芸的坚持下,苏奕丞和安然当晚被留在了大院里。

    吃过晚饭苏奕丞被苏爷爷叫住去下象棋,而苏爸爸则是按习惯进了书房提笔挥洒上两笔,而秦芸则同家里的阿姨在厨房里忙碌着,原本苏奕娇是陪着安然把这大院转上一遍的,却没想中途‘悠然居’来了电话,说是有人闹事,她必须赶回去处理看看。所以只留下安然一个人站在苏奕丞原来的房间里。

    苏奕丞的房间,简简单单的摆设,几乎跟市区里的公寓是同样的设计,不同的是大院这里的房间里多了个书架,一个老式竹制的书架,并不大,每层都放满了书,他看的书似乎涉及很广,从文学著作到名人传记名言,古文言文鉴赏到国外流行的畅销小说,从古板无趣的军事杂志到潮流前线的时尚杂志,几乎网罗了各个方面的所有内容。

    安然随手拿过一本诗集翻看着,是徐志摩的《翡冷翠的一夜》,胡乱翻看着,伸手原本想将书放回原位,却没想一张纸条从书中掉落。安然弯腰捡起,是一首小诗,卞之琳的《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字体很清秀,细细小小,应该是出自女子之手。

    “安然。”

    安然正看着,门被推开,秦芸笑眯眯的进来。

    将手中的时机放下,微笑的朝她叫了声:“妈妈。”安然看着她,此刻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不过相比起刚刚过来的时候,已经好太多了。

    “来,我们娘俩坐下聊。”秦芸拉过安然让她和自己一起在苏奕丞的床上坐下。

    轻拍着安然的手,秦芸问道:“跟妈妈说说,你和我们家阿丞是怎么认识的?”

    “呃。”安然一愣,有些难以启口,她总不能说是她相亲闯了乌龙,然后两人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去了民政局吧。

    看着她的模样,秦芸以为她娇羞不好意思开口,只笑道:“还不好意思啊。”

    安然红着脸,只是笑。

    秦芸也不逼她,本来也就是随口问问,毕竟儿媳妇今天才算是第一次见,她可不能把人家吓到。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精致的锦盒,递给安然,“拿着,打开看看。”

    安然愣愣的接过,听她的话将锦盒打开,里面躺着一个漂亮的翡翠玉镯,色泽亮丽,看得出是上等的品种。

    “妈妈,您这是?”安然疑惑的看着她,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秦芸笑,伸手将那玉镯拿出,然后拉过安然的手给她戴上,边说道:“这个玉镯是当初我婆婆,也就是阿丞的奶奶在我进门的时候给我的,现在阿丞也终于结婚了,这镯子啊也该传给你了。”看着她那白皙的小手带着这翡翠色的玉镯,真是好看。

    闻言,安然拉着玉镯就想脱下,“妈,这太贵重了,我,我不能要。”这镯子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就如同是传家的珍宝,她怎么要得起!

    “戴着。”秦芸严肃着脸,认真的说道:“怎么不能要,这就是给苏家媳妇的,难道你不是我们苏家媳妇吗?”

    “我……”安然语塞,她现在是苏家媳妇没错,可是以后呢,她不敢确定,毕竟她和苏奕丞的婚姻并不是正常爱情下的产物。

    安然说不出话的样子一下把秦芸逗乐了,拉着她的手轻笑着说道:“你们住在市区,以后阿丞生活就得你多照顾着了,当然要是阿丞让你受了什么委屈,你也直接来找我,妈给你做主。”

    安然听着,淡笑的点点头。

    婆媳两坐着又说了些话,不过一般都是秦芸说着,安然淡笑着点头听着,为了‘讨好’新媳妇,秦芸说了许多苏奕丞小时候的糗事,听得安然大感意外,她完全没想到现在看来温润儒雅的苏奕丞也有那么调皮的童年,也会爬树翻墙,也会淘气到被父亲罚站军姿。

    就在两人有说又笑说着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苏奕丞面带着笑看着自己的母亲和老婆,笑道:“说什么呢,门外就听见声音了。”

    “婆媳间的私密话题,不告诉你。”秦芸好笑的站起身准备离开,说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明天早上又有上班,晚上洗洗早点休息。”说着转身出了去。

    苏奕丞将房门带上,再转头只见安然左手抓着右手,有些局促不安的站在那。

    苏奕丞挑了挑眉,问道:“怎么了?”

    安然看着他,忙摇头,只说道:“我,我去洗澡。”其实到现在只剩他们两人,安然这才想起昨晚的一切,尴尬不好意识一下全都涌了上来,甚至紧张得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苏奕丞看着她,嘴角的笑意还没晕开,只见那原本已经走到浴室门口的人儿突然停住,然后缓缓转过身来,看着他,说道,“还,还是你先洗吧。”

    苏奕丞挑眉,朝她过去,问道:“为什么?”

    眼神躲避开他,安然只说道:“我,我今天不想洗了。”说着就要朝那张并不算大的床走去。她才不要说是因为没有睡衣而不洗,现在她最怕的就是睡衣这两个字。

    苏奕丞好笑的看着她,看穿她的那点小心思。转身从房间里的衣橱里拿了件白衬衫出来,每月总会回来几天留宿几晚,所以房里还留着几套他平时的换洗衣服。

    转身将白衬衫递给安然,说,“去吧。”

    安然愣愣的看了看他,再看看他手中的衬衫,好一会儿才微红着脸接过,然后头也不回快步直接进了浴室。

    044脖子上的吻痕1

    当安然洗完穿着他白衬衫出来的时候苏奕丞正站在书架前看书,听闻浴室的开门声,转头,只见安然穿着他的白衬衫,两腿修长笔直的站着,小脸略带着沐浴后的粉嫩。苏奕丞一下不禁有些看痴了,他曾听说女子穿男士的白衬衫的时候最性感最漂亮,原来不是虚传,一切都是真的。

    安然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没敢看他,只说了句,“我好了,你去洗吧。”然后一溜烟的蹭到了床上,拉过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裹了起来,只留一双扑闪的大眼。

    苏奕丞被她的举动弄得又好气又好笑,反贼呢她这是。

    见他直直盯着自己,安然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只说道,“我,我有些累了,先,先睡了,晚安。”说完直接将被子蒙上了头。

    苏奕丞好笑的摇摇头,然后转身从衣橱里拿过那换洗的睡衣,然后直接进了浴室。

    安然蒙着头躲在被窝里数绵羊,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直到数到三百二十五只羊的时候浴室的门被打开了,苏奕丞拖着脚步从里面出来,而此时的安然依旧没有睡着,而且一点睡意都没有,眼睛睁得大大的。

    苏奕丞看着床上那窝着的一团,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他们是夫妻,经过昨晚,他们还有必要如此吗?

    掀开被子上床,只见身旁的人一动不动的躺着,苏奕丞好笑的摇摇头,按了床头的灯在她身边躺下。

    黑暗中,被子底下,苏奕丞熟门熟路的伸手轻轻将她往怀里带着。

    安然略僵硬着身子,紧紧闭着眼,俨然一副已经睡着的样子。

    苏奕丞忍着笑,拥着她躺好,只是她那挺尸的姿势她自己装着不累他看着都觉得累人,于是脑海里闪过恶作剧,伸手不怀好意的在她身上游走,他甚至可以明显察觉到她的身子因为他的手而不禁为之一僵。

    见她依旧没有打算睁眼说自己还醒着,苏奕丞那作恶的手一点一点下探,原本只是恶作剧想逗逗她,可是随着手在她那如丝如缎的肌肤上的探索,自己的身子也慢慢起了反应,想起昨晚,呼吸一下紧促了许多。

    安然紧紧闭着眼,身子不住有些颤抖,她亦想起昨晚的一切,想起他怀抱的热度,整个人只觉得火烧似的发烫。

    “安然……”身后苏奕丞的声音已经有些暗哑,不满足于手的探索,吻轻轻落在她的耳后,然后对着她的耳朵轻声的问道:“你是在诱惑我吗?”

    “没有。”安然下意识的摇头,诱惑他,怎么可能!此刻完全忘了自己此刻应该已经睡着了。

    苏奕丞低笑,轻轻含着她的耳朵,手依旧探索着,“你不是睡着了吗?”

    “呃。”安然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着了他的道,只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我本来是已经要睡着了的,可是,可是被,被你这样给弄醒了。”

    苏奕丞闷笑,只觉得这怀里的人儿甚是可爱,突然猛地一个翻身,将她压在底下,黑暗中那双湛亮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嘴角勾着魅惑人心的笑,问道:“既然醒了,那要不要一起做点运动?”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况且昨晚他们已经吃过‘猪肉’了,安然自然是知道他所谓的运动指的是什么。

    心下一惊,忙摇头道:“我我我有些累了。”

    苏奕丞看着她笑着,低头凑到她耳边,轻声道:“那就你别动,我动就好。”

    “我——唔——”

    苏奕丞并没有给她再开口的机会,在她张口的顺间快速将她的嘴堵住,用最原始的方法。

    人在深睡中被人惊醒是种可怕的经历,军区大院每天都投早操,那响铃在早上五点准时响起,院子每一个角落的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安然只觉得自己才闭上眼,这一下那铃声就响起了,仿佛回到的小时候,学校里上课的铃声也是如此,特别震耳欲聋,特别让人精神抖擞。

    她不知道自己昨晚几点睡的,只知道自己累得不行,动也不动了,任由着苏奕丞拥着她去了浴室清洗,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闭着眼迷迷糊糊的就睡过去了,不用数数,也不用数绵羊。

    被那铃声振醒,安然迷糊着眼猛的要从床上坐起,眼睛甚至都没有真开,直问道:“怎,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苏奕丞伸手将她拥进怀里,只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没事,继续睡吧,时间还早。”

    安然真的是累了,就如此靠着那也能迷迷糊糊睡过去。

    苏奕丞看着她的睡眼,低头轻轻在她额头落下轻吻。然后转身掀被下床,从衣橱里拿过运动套装换上,而后转身直接出了房门。

    安然再醒来的时候正好是7点,屋外一声声整齐的口令传进来,再看床的另一边早已经没有温度,依稀她只记得他对她说时间还早,其他什么都没有印象了,睁眼盯着头顶天花板的灯,这才想起这里并不是苏奕丞市区里的公寓。

    拿过床头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正好七点正,早上她还得去趟工地,从这到市区大概要一小时的时间,如此一来,除去梳洗打扮,她并没有多少时间了。

    如此想来,安然放快了动作起床准备洗簌。这才动身子,那全身像被辗拧过的酸疼提醒着她昨晚的疯狂,小脸蓦地通红开来。

    “臭苏奕丞。”有些赌气的骂了句,最后拖着酸痛的厉害的身子进去换了衣服。

    从房里出来到大厅的时候家里的阿姨正在桌上摆着碗筷,秦芸在在厨房里倒弄着早餐。见状安然忙上前帮忙,从厨房里将那备好了的小菜端出去。

    秦芸以为是家里的阿姨,便说让她把那锅白粥也端出去,安然应下,上前就要端粥,秦芸倒是听出了声音不对,转头就见安然笑脸盈盈的站着。

    “安然,怎么起这么早。”秦芸拉着她的手说道:“啊,是不是在大院里不习惯,外面出早操吵了你吧。”

    安然摇摇头,“没有,早上还要上班,所以得早点起来。”

    秦芸点点头,突然眼睛瞥见她脖子上那淡淡的红痕,看着她暧昧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