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先婚厚爱 > 第33----36章
    033陌生如他

    这个时候的咖啡厅里几乎没人,来来往往打包带走的比较多,但坐下来喝的,只有安然和莫非两个。

    安然在靠窗的位置坐下,转头看着街上的行人,有的一派悠然,有的健步如飞,每个人脸上有每个人不同的表情。

    “请问需要点单了吗?”女服务员拿着餐牌过来,另外还带了两杯白开水。

    莫非点点头,要了黑咖啡,给安然要了皇家奶茶。

    在服务员写下单子准备将餐牌撤走的时候安然将她唤住,“等一下。”

    穿着白衬衫黑包群,胸口别着大大笑脸徽章的服务员转过头,脸上的笑容和胸口的一样,问答:“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吗?”

    “把皇家奶茶换成拿铁。”安然说道。

    “好的。”女服务生微笑的点头,重复了次单子,“一杯黑咖啡和一杯热拿铁是吗?”

    安然点点头,确认她说的没有错。

    “马上给你送上来。”服务生微笑的退场。

    安然重新将头转到外面,没有看他。

    “你以前最喜欢喝皇家奶茶,说咖啡苦,放多少糖和奶都挡不住那苦涩的味道。”莫非看着她,缓缓的说道。

    安然转过头,看着他,只说道:“没有人没有事是会在永远停留在原地的,比如工作,时间久了会升迁,比如口味,时间久了也会改变,以前喜欢的,也许现在就不喜欢了,再比如感情,时间久了,就该淡了。”

    莫非只觉得心一疼,疼得他快无法呼吸!他自是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只是不愿去相信。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有些事,永远都不会变,以前是,现在也是!”

    安然避开他的视线,低头端起桌上的杯子放到嘴边轻啜,就算还爱着又能怎么样,终究抵不过现实,这个道理,她用了六年的时间学懂了,现在她会学着放下,即使不能马上,至少,一点一点的也会遗忘。

    那带着标准笑容的服务员将咖啡送上,然后带着笑容从他们中间退开。

    莫非喝了口咖啡,那苦涩就如同他此刻的心境,他知道他当初的选择伤害了她,可她又可曾知道,这六年他又是如何过来的,他每一夜,无不思念她。

    这样的沉默让安然有些坐不住,看了看表,有些不耐的说道:“有什么话快说吧,我还要赶回去上班呢。”

    莫非定定的看着她,突然伸手将她的手握住,紧紧的抓着。

    “你,你放手。”使劲想将自己的手抽回,却被她紧紧抓住,安然有些恼火,“莫非,你把手放开!”

    莫非没有听她的放手,反而将手握得更紧了些,略倾着身子,说道:“安然,给我半年,再给我半年的时间!”

    “你放手。”安然挣扎着。

    “安然,我爱你,这辈子我只爱你,真的!只要再半年,再半年就好,我们重新再一起好不好。”莫非抓着她的手说道,其实按他的计划,原本没打算这么早跟她说的,只是昨天那个男人让他有些害怕,他怕,再不说,他就真的来不及了。

    安然愣愣的看着他,只问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半年,什么在一起,他难道忘了他家里还有个老婆吗?

    “你别管,我相信你还是爱着我的,所以,再等我半年,半年后我们重新在一起,就像六年前一样。”

    “重新一起?”安然冷笑,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些陌生:“什么身份?你忘了你家里还有一位太太吗?你要我到时候做你情妇?”

    “不是。”莫非否认,他怎么可能让她当他的情妇,她是他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他怎么舍得委屈她那个见不得人的身份。

    “不是,那你是打算跟童筱婕离婚?而我就是你们之间的小三?”安然冷冷的看着他,语气冷冽没有温度。

    “安然,别把自己说的那么不堪,你知道的,你从来就不是什么小三!”当年他们相爱在先,要说第三者,那也是别人,从来不是她。

    “呵。”安然冷笑,“是你让我想得我自己这么不堪。”

    “安然,我跟她有协议,再半年协议到期,到时候,我会跟她离婚。”莫非说道。

    安然冷眼看着眼前的男人,以前一起的时候总觉得百般的好,可是六年不见,再见只觉得陌生,哪里还有当年的一点影子,用力将手从他手中抽出,“莫非,你真自私,你凭什么要我等你?”

    “安然,你还爱着我的,对吗?这些年来,你也忘不掉我们的过去,不是吗?”他查过,六年来,她没谈过一次恋爱,所有的重心全在工作,他知道,她心里跟他一样,也不曾放下他。

    就算如此,难道这些就是给他当初伤害他的资本吗?如果是,她为自己曾经以为的爱情感到悲哀。

    见她不语,莫非以为她被自己说中,伸手重新将她的手紧握,缓和着语气,诱导的说道:“安然,再等我半年,就半年,好吗。”

    安然闭了闭眼,嘴角勾着嘲讽的笑,再睁开,眼里多了几分决绝,愤手将他甩开,“我不会等你,从六年前你告诉我要娶童筱婕开始,我们就不可能了,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协议,也不管半年后你们是否要离婚,那都与我无关。”说着站起身来,拿过椅子上的包,说道:“另外请你以后别再来找我,我已经结婚了,你这样会让我很困扰,我不想我的丈夫有什么误会。”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你结婚了?”莫非腾的站起身挡在她面前,难以置信的看着她,私家侦探给的资料明明说她未婚,甚至连交往的对象都没有。

    “对。”安然点头。

    莫非摇着头,“我不相信。”她在骗他,他肯定。

    “随你。”相信不相信是人的主观意识,她无法主宰别人的思想。绕开他从他旁边过去,手却在下一秒被他抓住。

    “是昨天的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是。”安然回答,干净利落,不带一点犹豫。

    莫非没说话,只是将她的手握得更紧。

    安然有些吃痛,深吸了口气,只冷冷的说道:“莫非,别让我恨你。”

    莫非颓然,有些痛苦的闭了闭眼,最终放开了她的手。

    收回手,安然没回头,直直的朝着门口走了出去。

    034林丽的愤怒

    临下班的时候接到林丽的电话,让安然晚上陪她一起去吃饭,语气听上去很不好。

    安然原想拒绝,最近她应下黄德兴的话,可是关于那政府大厅的设计图,她现在连最初的草图都还没有出来,这几晚她得赶赶了。可是话还没出口,那边的林丽‘老佛爷’已经放话,拒绝听不。最终安然那拒绝的话只能留在了肚子里。

    林丽大学毕业后直接去了一家地产公司做销售,平时就无欲无求,加上程翔的收入好,对于工作,林丽从不放在心里,所以在那公司做了六年,同期跟她进去的现在都已经做到部门经理,独独她,还是一个小小的售楼员,平时业绩仅仅只够每月达标。

    安然下班的时候接到林丽的短信,说已经在她公司楼下,让她火速下来,安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猜她可能跟程翔闹了矛盾,不过就林丽现在这语气这态度看来,事情似乎比她想象中还要严重,如此想来,安然急急的收拾了下拿了包便出了去,就连办公室的门一下都没来得及带上。

    安然开车从车库出来的时候只见林丽站在公司的大门口,脸色很差,脚边还放着个箱子。

    安然摇下车门唤了她一声,只见林丽抱起箱子就朝她走来,拉开车后门,直接将纸箱扔了进去,然后怒气的绕过车头开门上车。面无表情的说道:“开车。”

    安然见她脸色不对,没多问,直接发动车子离开。

    车子上路好一会儿,安然才开口朝林丽问道:“老佛爷,咱上哪?”

    “悠然居。”林丽恨恨的说道。

    “咳……”安然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下,转头朝林丽说道,“要不,要不换个地方吧,老去哪再好吃的菜也没味道掉。”

    林丽转头,瞪了她眼,说道:“换什么换,换哪个地方可以吃饭不用给钱?”

    安然汗颜,敢情她丫就想吃霸王餐啊!

    到达悠然居的时候安然直接要了个角落,林丽似乎真的被气过头,拿着菜单几乎样样都点了遍,看的一旁站着的服务生直有点傻眼,问安然是不是还有人要来,要不要换到楼上的包间。

    安然略有些尴尬的摇摇头,抢过林丽手中的菜单直接递还给了服务员,忙说先这样,让快点上菜。

    服务员连连点头,将菜单收回,顺便将茶水送上。

    安然看着林丽那一脸难看的脸上,尽量轻松的问道:“怎么了,那个奴才惹我们老佛爷不痛快了?”

    “哼,有些人真不要脸,他以为他什么东西,他以为我想在他手下上班啊,也不看看自己,贪慕虚荣靠女人上位,说出来都不怕丢脸。”林丽恨恨的说道。

    安然听得是一脑门浆糊,完全不知所云,“什么情况啊,跟我说说。”

    林丽转过头,看着安然,说道:“安然还好你当初没跟他在一起,那丫根本就不是个东西!”

    “你是在说莫非?”安然试探的问。

    “不是他还有谁。”林丽想想就有气,她根本就不知道公司来的新老板就是莫非,而且一来,就发了人事信,说她工作懈怠没有积极性,公司不予再聘用。

    “到底怎么回事?”安然有些糊涂,不明白莫非怎么林丽扯上关系,而且还是工作上的关系。

    林丽喝了口水,原来就在前不久,林丽所在的公司被美国一家大的建筑公司给收购了,而今天正是新老板上任接手的日子,林丽没想到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莫非。当场看见莫非就骂了句伪君子,不巧这话正好被在场的所有人听了去,林丽是一个将是非黑白分得清清楚楚的人,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见他看来,也毫不客气的回瞪过去,一点都不示弱。

    莫非当场并没有发作,看了她一眼,转头直接上去。林丽转头就回到座位上开始打辞职信,可是有人速度更快,在莫非上去了之后没有10分钟,人事部直接给林丽去了电话,迫于人事部的催促,林丽那才打了一半的辞职信只得先丢下,然后直接去了人事部。没想这才进人事部,人事部经理直接丢来辞退信,说她工作懈怠没有积极性直接辞退不再录用。林丽二话没说,直接抓过信闹到了总裁室,推门进去就朝莫非痛骂了一通,然后将信丢到他桌上,可是没想他更绝,直接叫了保安把她赶了出去,最后更是让保安盯着她看她收拾完东西确认没有拿走公司一纸一笔这才让她离开。

    林丽从没有受过这样的对待,那心里的火气腾腾腾的往上冒着,最后直接打了电话给安然,然后叫车直接到了她公司的楼下。

    “伪君子,真小人,有脸做没脸人,不是个东西。”林丽愤愤的说着,手上的动作没停,直接提起筷子夹了一大块糖醋排骨塞到嘴里,却还不忘跟安然说道:“幸亏,幸亏当年你们没有在一起。”

    安然看着她没有反驳,也没有戳破林丽她当年在宿舍里对着舍友大赞莫非和程翔是t大两最极品的帅哥,成绩一流,长相一流,人品一流。也许放在以前她肯定不会相信莫非会做得如此的绝,但是经过早上,她懂得一个道理,时间久了,什么都在改变,尤其是人,以前如此熟悉的人,再见也只留下陌生。

    林丽喝了口水,将口中的实物咽下,然后又伸筷子朝那宫爆虾球夹去,边说道:“我看啊,你现在的老公不错,至少比他强许多。”

    安然一愣,疑惑的看着她,“你见过苏奕丞?”她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正式介绍他们认识过!

    “苏奕丞?谁是苏奕丞?”那夹菜的筷子一顿,林丽有些不在状态。

    安然翻了翻白眼,有种被她打败的无力感。

    见她如此,林丽迅速反应过来,“哦,你老公啊,我没见过啊,你有介绍我们见过吗?”

    安然汗颜,端了水灌了自己一大口,才问道,“见都没见过,那你怎么知道他好不好。”

    林丽看了这一大桌的菜,愣愣的说,“这样大吃大喝都不用给钱,还不好啊!”

    安然无语了,看着这一桌子的菜,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035结婚礼物

    林丽是真的能吃,怀孕后更是能吃,那一桌子的才,安然没有动几筷子,几乎全由林丽给解决了。

    临走前,安然借口说去洗手间悄悄拿了单子直接去了柜台埋单,虽然苏奕娇说过,再来以后也全都免单,但是她总觉得不好意思的。

    再回来的时候林丽正跟他们家程翔打电话,神态娇羞,让安然此刻才想起除却了林丽那大大咧咧彪悍的性格,她也是一位娇笑可人的女子。

    见安然过来,林丽又跟程翔说了几句然后这才挂了电话。朝着安然说,“小安子,今天咱家小翔子晚上有应酬,所以今晚你得伺候老佛爷好吃好喝好玩。”

    “那吃也吃了,喝也喝了,老佛爷接下来想去哪?”安然附和着她的话说道。

    林丽那双大眼乌溜溜的转了圈,说道:“去商场吧,吃饱了得消化消化,我们家程翔说回来给我带糯米鸡呢。”

    安然翻了翻白眼,朝她怒道:“你丫节制点,小心撑着我闺女。”

    “去你的,我儿子胃功能跟我一样强大。”林丽得意的朝她看了眼。

    安然没好气的笑笑,两人一起出了悠然居。

    车上,安然放了首轻缓的钢琴曲,林丽半开着车窗,那让晚上的夜风随着车子的行驶吹进车里。

    “对了,你跟那个苏,苏奕丞领证了,那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啊?”车上,林丽突然想到便随口问道。

    “我们不打算办婚礼。”安然淡淡的说道,眼睛专注的看着前方的路况。

    “为什么?他不想办?”林丽奇怪的看着她,在她看来,婚礼虽然形式,但比那本证可来得重要得多。没有婚礼的婚姻就没有祝福,就如偷偷摸摸见不得光似得。

    安然摇摇头,“没有,是我不想办,太麻烦了。”

    “安子,这是女人的一辈子的事,再怕麻烦起码也得给自己那么一天,穿上漂亮的婚纱,接受大家的祝福,有父亲牵着送到心爱的男人的手中。”林丽说道。

    安然看了她眼,苦笑的说道:“林丽,我跟你不一样,我和苏奕丞之间,不是你和程翔。”

    “安然,你对自己太不负责了。”林丽定定的看着她说道,表情认真且严肃。

    安然看了她眼,笑笑,“如果有一天我跟苏奕丞也成了如今的你和程翔,那我一定要他把这婚礼给我补回来。”可是会有那么一天吗?谁都不知道。

    林丽沉默了好一会儿,在车子到达商场,临下车前,才说道:“安子,找个时间安排我跟你们家苏奕丞见个面吧。”安然是她最好最好的朋友,她得看看那个苏奕丞到底是怎么样的男人,如果不好,她定不会让他欺负了安然。

    安然将车子在路边的停车位上停好,转头朝林丽笑笑,点头说道:“好。”

    林丽也笑,边开车门下车边说道:“安子,走,跟老佛爷上去,老佛爷去看看有什么东西合适给你做新婚礼物。”

    “哈,那我先谢谢老佛爷了,您老破费。”安然笑着说。

    “没事,到时候我和程翔结婚的时候,你也给咱送个就成,不要多,价位在5位数以上6位数以下就行。”林丽一点都不客气的说道。

    “去你的,打劫呢你。”

    安然原本没想买什么的,不过想起来明后天可能要去见苏奕丞的父母,便拉着安然去买了两条丝巾,一条沉稳大气,一条颜色跳跃活泼。

    林丽看着安然那提着的两个袋子,不住的点头:“嗯嗯,婆媳关系,姑嫂关系是最难处的,得好好打理。改天我也得给我婆婆买点啥,让她乐呵乐呵。”

    闻言,安然转头看了眼她的肚子,笑说道:“我看你什么都不用买,好好养着就成。正好工作也不做了,你就安心在家里准备备嫁和养胎吧。”

    说着两人走进了一家睡衣店,安然想着自己的几个胸衣都穿的有些变形了,便直接去了专柜那边挑胸衣,林丽则在柜台那边缠问着服务员什么。

    安然挑了几款自己常穿的,样式简单的,也没试穿,拿着直接去了柜台付钱,过去的时候,柜台上放着两个纸袋,林丽似乎已经买好,见她过来,拿出其中一个纸袋里的睡衣在身前比划着,“怎么样,好看吗?”

    样式并不开放,一件普通的真丝吊带,胸口的花倒是做得特别的精致漂亮。

    安然点点头,说道:“挺好。”

    林丽满意的点点头,将睡衣放进袋子里,将另一个带着拿过去给她,说道:“我瞧着就喜欢,喏,给你也买了件。”

    安然伸手接过,瞄了眼袋子,一样的玫瑰红,提着袋子好笑的看着林丽,说道:“林丽,你可真抠,就拿件睡衣来打发我,还想着我以后给你买5位数6位数的。”

    “哈哈,如今你傍了个大款,哪里还能跟我们小老百姓斤斤计较,再说了,别看见小小的睡衣,指不定能有什么惊人的爆发力呢。”说着转头朝一旁站着的柜台小姐问道:“你说是吧。”

    “是。”只见那柜台小姐暧昧的朝安然笑笑,直点头。

    安然也没多想,直接让服务员算了内衣的钱这才提着袋子两人走了出去。

    两人又在商场里逛了下,林丽给他们家程翔买了件衬衫,看看时间差不多,两人这才准备打道回府。

    将东西放到后座,安然开着车送林丽这老佛爷回去。

    路上,安然看着坐在一旁还在满眼欢喜细细看着睡衣的林丽,脑海里突然闪过个问题。面色一笑羞红起来,张口,略有些不好意思。“林,林丽。”

    “嗯?”林丽应声道,没转头,眼睛依旧盯着手中的睡衣细细瞧着,她喜欢胸口的花,很精致漂亮。

    安然张了半天,却仍然有些问不出口。

    久久没有等到回答,林丽有些不耐了,抬头问道:“什么事啊?”

    安然看了她眼,最终红着脸问出了口,“那个,第一次都很疼吗?”她没有经验,但是据说都是很疼的,她不知道,所以想问问林丽,毕竟她是过来人,经验丰富。

    “什么第一次?什么很疼?”林丽反应永远要慢上半拍,不过这样的慢半拍很是让安然抓狂。

    “就是,就是那个啊,你,你和程翔第一次疼不疼?”脸火烧似得,安然真觉得想死,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林丽愣了半天,突然暴出声,“靠,你们还没做过啊!”

    安然只觉得自己的脸更汤了些,或许,她根本就不该问林丽这问题。

    “第一次当然疼啦,当时我跟程翔两人都是第一次,都没有经验,差点没疼得我背过气去。”林丽回忆着,那简直就是‘浴血奋战’全都是血和泪的经验!

    安然听着都有点慎人,怯怯的问道:“那,那是不是男的有经验就不会那么疼啊?”苏奕丞今年三十二岁,虽然不知道之前有过多少女人,但以他的条件,也应该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了吧。

    林丽没好气的白了她眼,说道:“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试过。”

    036情趣内衣

    4月天气已经开始慢慢有些热意,春的脚步一点一点离去,夏天的步伐也悄悄来临。

    送林丽回去再回到苏奕丞的公寓已经10点多了,看门进去,客厅里漆黑一片。开了灯将手里的东西提回到主卧。

    陪林丽逛了一晚,安然只觉得此刻身子黏黏的有些难受,也没顾得上整理晚上买来的战利品,直接开了衣柜拿了睡衣就准备进浴室。

    却在安然一脚迈进浴室的那一秒,房门被打开了,苏奕丞提着公文包面色有些憔悴的进来,头发有些撩乱,衣服也略有些皱。

    “回,回来啦。”安然愣愣的看着他,她明明记得早上他说今天可能赶不回来的。

    苏奕丞点点头,将手中的公文包搁在一旁的柜子上,“事情进行的比较顺利。”看着她一身套装的打扮,问道:“刚回来?”

    安然点点头,如实说道:“晚上和林丽一起吃饭,顺便逛了下。”看着他将衣服外套脱下,安然忙从浴室边退开,“要洗澡吗,你,你先洗。”

    苏奕丞朝她笑笑,从衣柜里将换洗的睡衣拿出,说道:“不用,你进去洗吧,我去外面的浴室。”说着拿着衣服直接出了去。

    安然盯着房门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转身进了浴室。

    待苏奕丞洗过澡,再回到主卧的时候,安然还没有出来,看着床上放着的两个纸袋,因为好奇,拿过其中的一个随手看了下,面色微有些红,随即将袋子原位放好,神情略有些不自然。

    苏奕丞没想到那袋子里装的是安然的胸衣,拿着手上,感觉有些奇怪。

    “啊!”突的,浴室里传来安然的惊叫。

    苏奕丞转身,朝浴室跑去,站在门口,拍着浴室的问,唤道:“安然,出什么事了?”

    “呃……没,没事。”浴室里传来安然的声音,听上去,确实没有什么事。

    不过刚刚的尖叫也是确确实实的,苏奕丞有些不放心,“安然,把门打开。”

    “等,等一下,我,我还没有好。”浴室里,安然裹着浴巾瞪着那整个湿了一大片的睡衣只感觉很无力。刚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挂在架子上的睡衣,待洗完澡准备换上的时候才看见掉落在地上的睡衣,早已经湿透了大片。

    这睡衣是不能穿了,可是这晚上可怎么办,突然小脑袋想起刚刚在商场林丽给买的结婚礼物,此刻安然真的是无比佩服林丽的英明,那套睡衣比自己手上的这套稍稍性感,但也算是保守派,不过现在这睡衣在外面,怎么拿进来穿上是个问题。

    “安然?”门外再次传来苏奕丞的声音。

    “那个,那个。”手紧紧抓着身上的浴巾,安然有些踟躇的开口,“苏,苏奕丞,你,你能不能帮我把床上的那个睡衣拿给我下,我,我睡衣掉水里了。”

    “好。”听到她真的没事,苏奕丞这才放下心来,转身去拿那放在床上的睡衣,直接忽略掉那个放着胸衣的袋子,提过另外一个,伸手将里面的衣服拿出,随即从衣服里掉出来一盒东西,直接掉到了他的脚边。

    弯腰将盒子捡起,看清那盒子上写的字,眼睛蓦地睁大,那盒子上赫然写着的是“杰士邦”!转头看着那紧闭的浴室门,苏奕丞有些不淡定。

    展开手中那被抓着的睡衣,不看还好,一看,苏奕丞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如火烧般,一股热流直冲身体的某处,呼吸开始急促,脑海里不受控制的想象着安然将睡衣穿上时出来的模样,身子似乎更热了些。

    安然紧紧抓着浴巾靠在浴室门边,却迟迟不见外面有什么动静,直觉的以为他是没有找到,出声唤道:“苏,苏奕丞?没,没找到吗?”按理说不会,袋子就放床上,明显得很才是。

    “咳……”门外,苏奕丞回过神,暗哑的清咳,抓着睡衣的手很紧。迈步朝浴室方向过去,“找,找到了。”

    “那,那麻烦你拿一下给我。”安然一手紧紧抓着浴巾,一手轻轻的将浴室的门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手伸出去。

    苏奕丞将那薄纱似的睡衣递到她的手上,而自己的手却没有马上放开,声音暗哑的厉害,“你确定要穿这个?”一字一句说得极慢。

    安然抓着睡衣,一愣,看着他表情似乎有些怪怪的,更有些不太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只好有些羞窘的说道:“我我,我刚刚拿的掉水里了,全湿了。”

    苏奕丞看着她那无辜的眼神,沐浴过后的她脸上带着粉嫩,清新的犹如刚摘的蜜桃,此刻引诱着他。只觉得身子的某处紧绷疼的厉害,放开手上的睡衣,猛地背转过身去。

    安然没想多,抓过睡衣就缩了回去,将浴室的门紧紧带上。安然喜滋滋的拿着衣服准备换上的时候,这才摊开,蓦地被吓到了,这这这哪里是她看到林丽比划的那件,这件除了颜色一样,样式哪有半点相似,一根细细的吊带,下面是轻柔的薄纱,透明且松垮,那搭配着的睡裤根本就称不上是裤子,一根细线穿过两块薄布,能遮住的东西少之甚少。

    此刻她突然明白刚刚苏奕丞那句话的意思!脸爆红着,滚烫的都差点让安然觉得

    天!安然此刻恨不得在地上凿开个洞,把自己给埋进去死了算了,她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浴室里,安然直接问候了林丽的祖宗十八代,她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对不起她,她丫的竟然这样整她,亏她还晚上请她大吃大喝还送她回家,那丫,真的,真的是要害死她啊!

    看着手上的情趣内衣,再看看那躺在地上已经彻底湿透的睡衣,安然只觉得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