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先婚厚爱 > 第21----24章
    021情乱,迷乱

    苏奕丞手放开她,双手顺从着身体本能的欲望轻轻拥抱住她,然后顺着她的脊背一点点向下,从她的衣服下摆探入,手触到她的肌肤,那细腻的手感让他惊叹,他想如果他足够理智的话,现在他就该住手了,他知道她一定还没有准备好。

    可是苏奕丞显然不够理智,他留恋的在她的肌肤上流连,他甚至不想放手,身下甚至迅速的起了反应。他并不是一个重欲的人,甚至自认为自制力很是不错。在他这个位置,各色什么样的人几乎都见过,也几乎全都打过交道,像一些特殊地方的应酬虽然并不喜欢,但也去了不少,却从不曾如此。

    安然只觉得一阵眩晕,然后耳边似乎有风吹过,可是她记得她明明是在室内,怎么会有风?

    意识到这点,安然猛的睁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原来已经被抱到床上,此刻苏奕丞真认真且温柔的看着她,只是他的眼神有些奇怪,好想有股火焰燃烧着,嘴角轻轻勾着笑,然后在安然没回过神的时候猛的低头覆上她的唇,这次的吻比刚刚似乎还要热烈,他吻的很急,没有之前的温柔,像是在迫切的索取,手也急急的探入她的衣内,覆上她的胸口,那种异样的感觉是安然之前没有接触过的,猛的一怔,整个人打了个激灵,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的一个用力,将苏奕丞直接推开来,苏奕丞脚下一个不稳,直直的摔到了地上。

    安然慌忙的坐起身,有些惊恐的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服,一双大眼,直直的盯着他看着,呼吸,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害怕,喘息得有些大。

    这一跤把苏奕丞摔疼了,相同也摔清醒了,眼中的欲望慢慢的退却,理智重新回归,连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失笑的摇摇头,这样的冲动,已经很多年不曾有过了。

    安然看着他,心里略有点抱歉,但并不懊悔。抱歉是因为他毕竟是她的丈夫,对于欢爱,她知道那是最平常不过的,只是他们的情况有些特殊,她一下,真的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

    “对不起。”丢下道歉,安然起身就要准备离开。刚刚差点差枪走火,再待下去,太过尴尬了。

    苏奕丞起身,在她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一把将她的手拉住,紧紧握着,问道:“去哪?”

    “我……我先回去了。”安然没转头,有些尴尬的说道。原本今天是该找他谈谈后面的生活的,却从没想过,事情怎么就一下变成这样。

    苏奕丞微微叹气,转身从身后将安然抱住,安然猛的一僵,挣扎的想逃开他的怀抱。

    “别动。”苏奕丞将她抱得更紧了些,两人身体紧密贴合着,安然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臀部那抵着她的硬挺,吓的她一下没了所有的动作,甚至连呼吸,都要忘了。

    苏奕丞紧紧环着她,头抵着她的肩膀,隐忍的有些痛苦,贴着她的耳边,问道:“吓到你了?”

    安然大气都不敢喘,没说话,摇摇头,又点点头,她是真的被吓到了,现在的她,完全是不知所措了。

    苏奕丞闷笑,这样拥着她好一会儿,才在她耳边说道:“对不起,吓到你了。”

    安然也不说话,身体仍略有些僵硬的任由他抱着。

    苏奕丞叹气,将她放开,板过她的身子,看着她唤道:“安然?”

    安然这才像是回过神,避开他的眼,忙说道:“我,我还是先回去了。”说着就想走。

    “留下来。”苏奕丞并不放手。

    “我……”安然看着他,心里有些着急,眼眶泛着红,“苏奕丞,我,我,我还没准备好。”

    苏奕丞心底不禁苦笑,看来他真的是千年道行一朝散,恐怕此后在她心里,他就是一个急色的色狼了。

    “我知道。”苏奕丞尽量挽回自己在她心中的形象。

    “那,那你还……”安然真的有些着急了,看着他急红了眼,原以为他是正人君子,却没想到,没想到原来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原来真没一个不好色的!

    苏奕丞失笑,将她拥入怀,任她挣扎也不放手,在她耳边说道:“留下来,我保证不会对你怎么样。真的!”

    “不要,我要回家。”安然说道,声音略带着哭腔。

    “这里就是你家。”苏奕丞说道。

    “我——”安然一下语塞,却又很快又开口,说道:“那,那我要回娘家!”

    “不行,岳父岳母会担心的,我刚刚才说你晚上不回去了,你现在又突然回去,老人家怕是会担心的。”苏奕丞说道,说的句句是理。

    安然不说话了,只是红着眼定定的看着他。

    苏奕丞有些疲惫,叹了口气,说道:“安然,留下来好吗,我刚刚开了6个小时的车回来,真的有些累,没力气再送你回去了。”

    安然看着他,看的出他眼眉间的疲态,却仍有些不死心的嘀咕,“我可以自己回去……”

    苏奕丞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两人就这样静默的站了许久,安然率先拜下阵来,问道:“你这有别的房间吗?”

    “有书房。”苏奕丞说道。

    “那我,我去——”安然想说什么,却被苏奕丞打断。

    “我去书房,你如果累了,就去洗个澡早点休息吧,衣服在衣柜里,不过我这没有女士睡衣,可能只能先委屈下先穿我t恤或衬衫。”苏奕丞说道。

    安然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最终点点头。

    苏奕丞点点头,也没再多说,转身直接走出了房间。

    022同眠

    安然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后面,那原本半提着的心也总算放了下来。

    转身再看看这个房间,雪白的墙壁并没有用任何壁纸或者其他装饰,一米八的大床是用灰色的被单床罩,柜子也全都是棱角分明的,房间的阳台放着小茶几和藤椅,整个房间带着纯男性化的冰冷味道。

    安然打开那黑白色的衣柜,清一色的衬衫和西装,整整齐齐的挂了一排,安然从另一个柜子里找到居家的t恤,颜色依旧是单调乏味的。随手拿了件黑色的t恤,放在胸前比了比,大的真不止一个号,其实目测的话苏奕丞的身材很好,不胖不瘦,只是他很高,一百八十几公分,比起安然的167,明显就高出的大半个头。

    安然翻找了下,t恤几乎都是同一个码子,再挑也没有合适的,最后只能拿了其中的一件,凑合算了。

    房间里的浴室并不大,没有浴缸,只弄了个小小的淋浴间,淋浴间外的琉璃台被收拾的很干净,琉璃台上也只放了牙杯牙刷和男士的洗面奶,看不见一点女性化的东西。

    安然只简单的冲了下澡,换上苏奕丞的t恤,那t恤宽大的可以直接让她当裙子穿着,不过比想象中似乎要舒适些。

    其实安然今天是有些累的,昨晚几乎一夜没睡,下午工地又出了那样的事,疲惫和无力让她懵有些困意,虽然时间并不算晚。

    掀开被子躺到床上,被子里似乎带了股薄荷的味道,非常的清新好闻。闭着眼,安然没过多久便睡着了。

    书房里,苏奕丞还在处理着公文,一份份文件上面的字密密麻麻的,看得人有些头大,不过从当初一步一步走来至今,他也早就练就了一目十行的本领。

    书桌上的手机响起,是军区大院里来得电话,不用接,他都知道来电的是家里的那位老太太。

    “喂,妈。”苏奕丞拿过手机接起,人有些疲惫的靠在椅子上,手,捏着眉心。

    “奕丞啊,我晚上听奕娇说什么嫂子,你真的有对象了?”电话那边秦芸劈头就这么问道。昨天她还以为他开玩笑,毕竟从那件事后他再也没谈什么女朋友,甚至连女性的朋友接触的都少了,对于婚事更是一拖再拖,她变着法给他介绍对象,可是他就是不接茬,急都急死她了。

    苏奕丞暗叹,早就不该奢望奕娇那丫头能守住什么秘密,果然中午还跟他信誓旦旦保证的,这才半天,就已经把他给出卖了,不过好在他安然的事并没打算隐瞒。

    “嗯,有对象了,所以妈您以后就别为我婚事伤神了。”苏奕丞说道。

    秦芸这一听,乐了,又急急问道:“哎呦,真是啊!是哪家姑娘啊?几岁啊?做什么的?漂亮吗?”

    “妈。”苏奕丞失笑,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只说道:“只是普通人家的姑娘,是个好女孩。”

    “普通人家就普通人家,这倒没什么,主要是家世要清白,人品要好。”秦芸叮嘱说道。

    “嗯,我知道。”苏奕丞点头。

    “啊丞,你回来了没啊,要不,要不现在直接把那姑娘叫到家里来给妈看看。”秦芸真的有些迫不及待了,她盼儿媳妇都盼了多少年了,想着院里别人家儿子三十二的时候孙子都跑着能去上学了都,而她家这个,她操心了这么多年也不见个影儿。

    “妈!”苏奕丞真的有些拿他母亲没辙,说风就是雨的,“妈,你看这都什么时候了,我今天累了一天,也刚回来,再说,安然她现在累了,已经睡下了,明天吧,我明天带安然回家。”突然又想到什么,反口道,“呃,我明天晚上还有活动,这样吧,后天,后天我一定带她回去见你和爸和爷爷,这次你放心我——”

    “等等,等等。”没待苏奕丞说道,秦芸似乎听出了些不对劲,忙打断他,问道:“你说她累了?睡下了?”

    苏奕丞闻言,立马知道她要问的是什么,不过真的是哭笑不得,他怎么不知道他母亲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新潮,思想转的比年轻人还要快上许多,苦笑的问:“妈,您是不是想的太多了点?”

    “哎呀,我没想什么,是你自己说的啊。”秦芸大笑着辩解,又问道:“儿子,你是说那姑娘现在在你家里?”

    “是,不过不是你想的那样。”虽然刚刚差点就是了,但终究没成。

    “好好好,妈知道,我没多想。”秦芸笑呵呵的说道,心情很是不错,“好了好了,不早了,我也要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别太累着自己。”

    苏奕丞嘴角有些抽搐,尤其是母亲的那句别累着自己,唉,他到是想呢!

    挂了电话,再看文件已经没了心思,想起母亲刚才那几句暧昧不明的话,再想想刚刚那拥在怀中的柔软,腹下一股热流升起,“该死!”苏奕丞低咒了声,放下手中的文件直接去了外面的浴室,现在的他,似乎得降降火。

    再冲过澡之后重新回到卧室,推门进去,只见安然侧躺在一边,平稳的睡着,呼吸悠远绵长。苏奕丞在另一侧掀被上床,微微将她的头抬起,手臂伸过他的脖颈,让她枕着自己,然后另一只手圈着她的腰,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安然似乎真的累了,睡的很熟,即使苏奕丞做了这些一系列的动作,也并没有把她弄醒。

    黑暗中苏奕丞嘴角微微的上扬,低头在她发心落下一吻,然后嗅着她的发香,合眼同她一起睡去。

    这一夜安然睡的很稳,没梦也没醒过。不过人在熟睡中被人吵醒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门铃肆虐的叫嚣着,甚至夹合着还有‘咚咚……’的敲门声,安然一下腾坐起来。眼都还没睁开,掀开被子就准备下床。

    身后突然一个力道将她拉着,在她耳边说道:“你继续睡,我去开门。”

    闻言,那因为刚起而有的迷糊一下全都消散,猛地睁开眼,看着眼前那似笑非笑的男人,不禁瞪大了双眼,有些惊呼的问道:“苏奕丞,你怎么在这里!”

    023初见婆婆

    “苏奕丞,你怎么在这里!”

    安然瞪着他,意识全都回拢,昨晚的一切记忆如新,脸微红,拉过被子抓在胸前,她明明记得他昨晚说他睡书房,怎么现在又会在这!

    “这是我房间,我不在这在哪?”苏奕丞略有些无辜的反问。

    “你……你明明说你去书房的!”安然辩白,如果不是他主动说去书房,她才不会那么安心的睡在这里。

    苏奕丞点点头,并不否认,说道:“嗯,是我说要去书房的。”

    “那,那你怎么可以半夜又回来。”安然恨恨的看着他,原以为他是君子,怎么尽做小人勾当!

    “我去书房是因为要有些工作要处理,并没有说要睡书房。”苏奕丞如实的说道,他可自认为没有半句假话。

    “你……”安然气结,瞪着他愣是没再吐出半个字来。

    苏奕丞笑着摇摇头,掀开被子从另一边下床,说道:“你先换衣服,我先去开门。”说着开了房门直接走了出去。

    安然懊恼的瞪了房门好一会儿,这才急急的拿过昨天的衣服给自己换上。

    苏奕丞才将门打开,只见秦芸一脸笑咪咪的进来,上下打量了儿子一番,然后伸长脖子朝房间的方向看了看,像是寻着什么。

    “妈,您这一大早来我这是找什么呢?”苏奕丞双手环胸,好笑的看着母亲,他知道她心急,却没想她竟然急成这样,一大早就来了他这,现在才7点,要知道从军区大院到这开车至少得一个小时,她这是得多早起来啊!

    秦芸笑着回头,凑到儿子身边,小声的问道:“啊丞,妈是不是来早了啊?”

    “您说呢?您今天陪我爸出操啊,起这么早。”苏奕丞问道。

    “去,我今天可比你爸起的还早。”秦芸有些得意的说道,转头又看了看那紧闭着的房门,问道:“那姑娘还没起?”

    苏奕丞看了母亲一眼,笑着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朝着厨房走去,没回答她的问题,直接问道:“喝果汁还是水?”

    “喝什么果汁,我在你们小区门口买了早餐,现磨的豆浆和刚出炉的包子,你,去叫人家出来吃早餐,不然待会儿得冷了。”说着,秦芸直接进了厨房,拿了碗给装着。

    “妈,您这样会吓着人家的。”这也太突然了,那丫头该一点准备都没有。

    秦芸没好气的白了儿子一眼,说道:“怎么会吓着,你妈我又不是什么恶婆婆,不会的不会的。”

    说话间,房门突的一声被打开了,安然换好衣服从里面出来,看着厨房里站着的秦芸,脸一下倐的通红,不好意思的朝她点点头。

    见她出来,秦芸倒是欢喜得很,将手中的早餐直接塞到苏奕丞手中,忙从厨房里绕出来,满脸的慈笑的看着安然,上前,一把将安然的手握住,上上下下认真的打量着,嘴里不禁连说道:“真好看,这模样,长得可真俏。”

    安然还有些搞不清状况,只是红着脸,忙往苏奕丞那边看去。

    像是接到安然的求救信息,苏奕丞朝这边走来,从母亲手中拉过安然的手,说道,“妈,我去客厅坐吧。”

    秦芸看着他们那牵着的手,嘴笑得都快合不拢了,直点头说好。

    “阿丞,给妈妈介绍介绍,这姑娘是谁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秦芸直盯着安然对苏奕丞说道。

    “安然,这是妈,妈,这是安然。”苏奕丞简单的介绍。

    安然红着脸,对秦芸笑笑,小声的叫道:“妈妈。”还是有些意外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婆婆,说实在,她并没有准备好。

    这回倒是轮到秦芸愣了一愣,这上来就叫妈妈,还真有点把她给吓到了。愣愣的转头看了看儿子,“阿丞?”

    苏奕丞摸了摸鼻子,清咳了声,说道:“妈,我和安然在上个星期已经领证结婚了。”

    闻言秦芸又是一愣,好一会儿都反应不过来,看了看安然,又转头看了看儿子,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真的?”

    “真的。”苏奕丞认真的点点头,考虑是不是该拿结婚证给母亲看看,让她相信他并没有骗她。

    沉默了好一会儿,秦芸这才埋怨的开口,“你这孩子也真是的,结婚这么大的事儿也不跟家里说一声,我这临时怎么通知亲戚朋友啊!”

    苏奕丞笑,不疾不徐的说道:“那您现在通知,一个一个通知就是了。”

    “真是的,这结婚要准备的事可多了,也不早点跟我说。”秦芸没好气的看了儿子一眼,说着,站起身来,“不行,这事我得赶紧回去告诉你爸去,估摸着他也得吓一跳。”说着又转过头看这安然,脸上乐呵呵的笑着,语气也柔上许多,笑道:“安然啊,晚上跟奕丞回家吃饭?”

    “呃。”安然看了看苏奕丞,没说话,只是干干的笑着。

    “晚上我答应了岳父岳母,晚上要跟安然过去吃饭。”苏奕丞如实说道。

    “哦,这样啊。”秦芸点点头,又说道:“那明天,明天你们两过来,我再把奕娇那丫头给叫回来,大家一起聚聚。”说着,有想到什么,嘱咐苏奕丞道:“你安排个时间,约亲家一起吃个饭,到时候我们两家人再一起商量商量你们婚礼的事。”

    “好,我知道了。”苏奕丞点头应下。

    两人送秦芸出去,待她进了电梯,两人这才转身回了屋。

    安然看着她,脸上还略带着红韵,手从他手中抽出,气氛略有些尴尬。

    苏奕丞一脸的从容自然,轻笑的看着她,说道:“吃早餐吧,刚刚妈妈拿上来的,吃完我送你回去换衣服。”

    安然点点头,没有意见,突然想到什么,看着他,斟酌的开口,“那个……”

    “嗯?”苏奕丞转头,探究的看着她。

    “那个,婚礼……婚礼能不能不办?”安然看着他说道。

    其实她从小有个公主梦,幻象着某天,那属于她的白马王子捧着鲜花来迎娶她,六年前那个白马王子是莫非,和他恋爱的时候,她也曾期待他捧着鲜花来迎娶她的那天,但终究没有等到,三年的恋爱他们终是走到尽头分道扬镳。她和苏奕丞的婚姻其实算起来只能算是对现实的一种妥协,她到了非嫁不可的年龄,他也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这段婚姻,其实准确说起来,只是场互惠互利的合作,她好,他也好。婚礼该是圣神的,没有爱情的婚礼,她觉得到时候她说不出那违心的三个字。

    苏奕丞看着她,认真的问道:“为什么不想要婚礼?”

    “我,我怕麻烦。”安然转过头,目光躲避着他的视线。

    沉默了半响,苏奕丞没多说什么,只是点头,说道:“好。”

    024傍大款

    吃过早餐,苏奕丞直接开车送安然回顾家,两人一起上去,是顾爸爸顾恒文开的门,见两人回来,眼角笑着,忙则过身让他们进来。林筱芬在准备早餐,煮了粥还蒸了面包,见他们回来,忙从厨房里探头出来让他们等一会儿,包子还有几分钟才好。

    安然说已经在苏奕丞那边吃过了,让母亲别忙,然后自己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准备换了衣服就走,今天早上估计要开会,关于昨天工地上的事故,她也想尽早知道原因。

    等安然再出来的时候,只见苏奕丞和顾家父母坐在餐桌上又说又笑的喝着粥,啃着包子,见她出来,转身朝着她笑说:“安然,过来再吃点,妈妈做的包子比刚刚买来的要好吃许多。”

    “是啊,安然,来一起吃点。”林筱芬也说道。

    安然看了看时间,摇头,说道:“不了,你们吃吧,我要先去公司了。”说着,拿了沙发上的包就准备出去。

    见状,苏奕丞也放下手中的碗筷,笑着起身朝顾家父母笑道:“那我先送安然过去,要不妈妈把着包子给我留着吧,晚上我过来再吃。”

    这话听的林筱芬直乐,忙说道:“奕丞要是爱吃,以后我天天给你做。”心里真心觉得这个女婿不错,对安然好,又会讲话,看着就招人喜欢。

    顾家两老目送他们离开,待看着他们进了电梯,这才把门关上。

    “我看这个是苏奕丞是真不错。”林筱芬看着丈夫说道。

    顾恒文揽着妻子的肩膀往里走,没说话,嘴角带着笑意,显然是同意妻子的话的。

    坐在车里,安然这次认真的打量着这辆车,其实没有打量什么,安然直直的盯着方向盘上的汽车标志,略有点傻眼,不是第一次坐,却是第一次认真的看着那上面的标识,她认识的车子的牌子并不多的,除了你非常出名宝马奔驰和奥迪,她还认的保时捷和宾利,而此刻她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竟然就是坐在保时捷上面!

    苏奕丞转头看她,见她傻傻的盯着方向盘,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林丽说的没错。”安然呐呐的开口。

    苏奕丞笑,问道:“她说什么了?”老听她说这个名字,他开始有些好奇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她说我傍大款了。”安然据实说道,心想,林丽真的是一语成箴。

    苏奕丞不由得愣了愣,然后随即笑开,“你是指我的车?”

    安然看着他,不答反问道:“你为什么同意跟我结婚?”以他的条件,应该只要他想,那一定是要多少女人有多少女人才是!可是就那样简单的答应跟她结婚,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点,现在想想,自己都觉得有些不真实可信。

    “那你又为什么决定跟我结婚?”苏奕丞也不答,反问她道。

    安然思索,看了他半天,说道:“合适。”当初只觉得他各个条件都不错,找他作为丈夫,再合适不过,只是没想,她认错了人,摆了个大乌龙。

    “我跟你一样。”苏奕丞笑,打了个方向盘,车子稳稳在安然的公司门前停下。

    坐在车上,安然又盯着他看了眼,最后道了句谢,直接下了车。

    苏奕丞原本也想下车的,那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郑秘书来的电话,估计是他从s市那边回来了,有工作要跟他报告。

    安然下了车,朝车上的苏奕丞看了眼,点点头,转身朝办公大楼进去。

    提着公文包站在电梯前等电梯,脑海里想着临下车前他那句‘我和你一样’。

    “嘿,安然。”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下,猛回神,只见同办公室的肖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身后。

    “想什么呢,叫你半天都没反应。”肖晓问道,说话间,不停的伸手撩了撩他那散落的大波浪。明明比她还要小两岁,却怎么看怎么比她更有女人味。

    “没什么。”安然笑笑,摇摇头。别说肖晓比她小,算起来肖晓还是跟她同期来公司的,她原本并非建筑这专业,来的时候大学也没毕业,从办公室打杂开始,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设计师的位置,她比别人要付出的更多,起码据安然所知,除了总监外,她永远是走最晚的一个。

    肖晓转头看了看外面,只见外面的那辆保时捷一个漂亮的掉头,然后绝尘而去。转过身,暧昧的朝安然挤了挤眼,问道:“刚刚有大老板送你过来啊?”

    安然愣了愣,随后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苏奕丞,想来刚刚下车的时候被她看到了。红了红脸,瞥开头,不去看她,否认道:“你胡说什么啊!”

    “叮——!”

    电梯在这个时候到,两人顺着人潮进去,由于赶上班打卡,电梯里的人甚是多。

    肖晓不死心,凑着安然耳边问道:“诶,哪认识的啊,那家公司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安然没好气的看了她眼,关于结婚的事,她认为这是两个人的事,自己的亲戚朋友知道就好,她也没打算弄婚礼,所以一些人情也就没了,如此并不想声张。

    问不出结果,肖晓有些不痛快,无趣的转过声,撇了撇嘴,说道:“这么小气干嘛,怕我跟你抢啊!”

    安然也不多说多解释,安静的等电梯到达。

    和肖晓刚进公司,安然明显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问了问前台的工读生,才知道说是昨天被砸的死者家属闹公司来了,几个大男人三大五粗的现在等在会议室,说要公司给个说法。

    安然心一沉,拿着包朝公司里面进去。这才进去,突然会议室里冲出个男人,指着安然大叫,“就是她,就是这个女人,工头说她就是那栋楼的设计师,就是她设计的楼不合标准是以才砸死人的!”说着就冲安然跑过来,而后,会议室里另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也闻声出来,怒气冲冲的就朝安然过来,在场的男同事察觉情况不对,忙上前拦住他们。

    “各位大哥,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找事情还没调查清楚,责任在谁还不知道呢,不一定是顾设计师的设计图有问题。”一男同事向他们解释道。

    “不是她!不是她也是你们公司的责任,现在我们兄弟死了,家里有老有小,今天不管怎么样,你们都得给我们个说法!”大汉狠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