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先婚厚爱 > 第17----20章
    017苏奕娇

    林丽的心是黑的,绝对是黑的!

    看着这一桌子的菜,安然心里不断的腹诽暗忖着。

    看着她忙不迭的一盘一盘的夹着菜,安然捏着荷包,有些愤恨的问:“你吃的完吗?”

    林丽瞅了她眼,继续跟美食奋战,心情颇好的说道:“我现在可不一样了,现在是一个人吃两个人消化,吃再多都不怕。”说着夹了块鲜嫩的鱼肉放到安然的碗里,不客气的说道:“来,你也吃点,这里的清蒸小黄鱼是江城做的最好的。”

    安然看着碗中的鱼肉,心口滴着血,她粉忧伤,她的荷包也粉忧伤,她的信用卡也非常忧伤!

    俗话说化悲愤为食欲,想着待会儿那白花花的银子就该离她而去,安然顿的觉悟,提筷向那一桌美食发起进攻。

    就在她准备放开了吃的时候,放在包里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铃声是一首不知名不知乐器的曲目,旋律带着淡淡的伤感。

    安然从包里翻出手机,是苏奕丞来的电话,安然看了林丽一眼,迟迟没有接听。其实她是不知道该跟他讲什么,虽然是夫妻,毕竟并不熟悉。

    “谁啊,干嘛不接电话?”林丽奇怪的看了她眼,似乎看出什么,猜测问道:“苏先生?”

    安然点点头,最终按了接听,“喂。”

    “现在很忙吗?我打扰到你了?”电话那边苏奕丞轻轻温润的问道,声音特别好听。

    “没,没有,在吃饭呢。”安然如实答道,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哦。”苏奕丞了然的应道,略带着疲惫,又说道:“我今天早上到现在都还没吃呢。”那语气似是在博取别人同情,带着几分可怜的味道。

    “额,怎么不吃呢,出差很忙吗?”安然适时的关心。

    “嗯,忙。”苏奕丞低声应道。

    安然不知道讲什么,她是一个被动的人,找话题从来不是她的强项,两人就这样拿着电话沉默了会儿,就在安然想开口挂断电话的时候,突然只见一个美人朝这边走来,由张经理带着。

    安然愣愣的看着,差点晚了自己还讲着电话。

    那美人在酒店张经理的带领下来到安然面前,仔细端详着安然,打量着,嘴角带着隐隐的笑意。安然直觉得这张笑脸似乎在哪见过,却一时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苏太太,这位是我们悠然居的苏总。”张经理介绍着说道。

    那美人看着她,点点头,嘴里饶有余味的说着“苏太太”这三个字,然后看着安然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明显。

    安然看着眼前的女人,很美很高挑,皮肤白皙,大大的波浪配上齐刘海不显成熟反倒带着几分俏皮和可爱。

    “安然,安然?”电话那边苏奕丞唤道。

    安然忙回过神说道。“呃,在,我在。”

    “你在外面?”苏奕丞问道,刚刚他听到张经理的声音了。

    “嗯,我和林丽在悠然居吃饭。”安然如实说道。

    “嗯,好,你把电话给奕娇。”

    “奕娇?什么奕娇?”安然不解,什么奕娇,她刚刚明明说是和林丽一起吃饭啊!

    “嫂子,我哥是在说我呢,我是奕娇。”一旁的美人娇笑的说道。

    安然一愣,连带着对面的林丽也是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是怎么一个情况。

    “给她吧,我来跟她说几句。”电话那边苏奕丞这样说道。

    安然看着一旁站着的苏奕娇,没说话,愣愣的点点头,根本忘了苏奕丞隔着电话,根本看不见她点头,将手机递过去给苏奕娇。

    苏奕娇不客气的接过,直接拿着手机说道,“哥,你这是有千里眼呢还是有顺风耳啊,或者说你有观音菩萨的掐指神功,我这才让张经理带我到嫂子桌边,你就知道了。”

    桌子底下,林丽伸腿踢了踢安然,看着她,那眼神似乎在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安然皱了皱眉,对她摇摇头,她现在也是一脑门的浆糊,稀里糊涂。

    也不知道电话那边苏奕丞说了什么,只听到苏奕娇对着电话娇笑着:“放心啦,没有吓着嫂子,我也刚过来,听张经理说昨天在花语轩的客人今天也在,所以我就过来瞧瞧,不过哥,你这速度也够快的,我昨儿个回去妈还唠叨说你的婚事呢,今儿个我就多了个嫂子了。”

    安然在一旁听着,小脸蛋一红,她也没想到这么快,昨儿个她也是个单身贵族,今儿个已经跨进已婚妇女的行列,跟林丽一起并肩了。

    “好了好了,她是我嫂子,我哪里会对她怎么样,瞧你宝贝的。”苏奕娇说着,转头朝安然这边看了眼,俏皮的朝她眨巴眨巴了眼。

    安然有些尴尬的笑笑,有些不知所措。

    “好,你自己跟妈说,我才不多嘴。”说着又点了点头,然后娇笑着将手机递还给安然,“我哥说要跟嫂子说悄悄话呢。”

    安然皮薄,通红着脸从她手上接过手机。“喂。”

    “奕娇,吓到你了?”电话那边,苏奕丞的声音依旧温润好听。

    安然看了眼那满面微笑的苏奕娇,摇摇头,“没,没有。”

    “她是我妹妹,也是悠然居的老板,听说你在,所以好奇过来看看,没有恶意。”苏奕丞解释的说道。

    “嗯,我知道。”苏奕娇刚刚说的她有听到。

    “我晚上回来,如果回来早我给你电话,我们出来谈谈。”苏奕丞说道。

    “嗯,好。”安然点头,他们是该有一场好好的谈话的。

    挂了电话,转头苏奕娇还没有走,微笑的看着安然问道:“嫂子,我哥都跟你说什么悄悄话了?”

    “呃,没,没什么。”安然心里只汗颜,哪里是什么悄悄话啊!

    “算了,你们俩的甜言蜜语就不用告诉我了。”苏奕娇意有所指的说道,嘴角暧昧的笑着。

    “真,真的没有!”安然解释,恨不得发毒誓保证。

    苏奕娇笑笑,也不多说,转头看了眼林丽,朝她点点头,再看了眼桌上的菜,说道:“嫂子,今天我们厨房又推了道新菜出来,我让他们做出来给你们尝尝哈。”说着转身就去了往厨房过去。

    018事故

    林丽没削到安然,虽然海吃了一顿。因为她们谁也不知道悠然居竟然是苏奕丞妹妹的店,所以这一顿苏奕娇大笔一挥直接免单,更是放出话对悠然居的员工说,下次安然再过来,一律免单。安然推说不好意思,苏奕娇大笑,只说道,自家人吃饭,哪用钱。安然干干的笑,心想下次定不能再来这了。

    吃完饭原本是打算和林丽去逛下街的,可怎奈悠然居的美食太过于美味,直接让林丽这丫给吃撑着了,最后直接打了程翔的电话,让他开车来接人。

    待两人坐上程翔的车,才关上车门,林丽拉着安然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安子,你傍上大款了!”

    安然看了她眼,仰头靠在椅背上,喃喃的叹道:“我也有这种感觉……”她看的出苏奕丞各方面条件不错,却没想过他的条件会这么的好,刚刚苏奕娇说悠然居苏奕丞也有份,当初的创业资金其中有一部分还是他的。安然没有再多问,他不知道他为何会答应她跟她结婚,也许就像他说的,他也需要一个老婆,而她正好合适罢了。

    程翔先送的安然回家,然后再绕到折回自己的家去。安然回到家的时候只有林筱芬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顾恒文教高中,带的又是高考毕业班,即使是周六,他们也要上课。

    安然将包放在柜台,叫了句妈妈,而林筱芬却没有反应,又叫了句,依旧没有反应,安然轻轻蹙了蹙眉,朝她走去,只见林筱芬愣愣的坐在那,手里拿着张照片,双眼无神的看着前面。

    “妈?”安然再唤了声,这回林筱芬听见了,愣的回神,看到安然略有些局促,手急忙往后放,像是怕被她看到什么。

    “然,然然,你,你回来啦!”林筱芬看着她说道,像是在掩饰。

    “嗯。”安然点点头,看着母亲有些担心,不放心的问道:“妈,你没事吧?”

    “没,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呵呵。”林筱芬笑着,用微笑掩饰自己的情绪,像是怕安然追问,忙站起身,说道:“然然还没吃吧,妈妈这就去做饭。”

    安然看了看手表,已经快近2点了,拉住母亲的手,说道:“妈,我吃过了,我早上出去的时候就跟你说我中午找林丽吃饭,你忘记啦?”

    林筱芬愣了下,随即笑开来,摇摇头说道,“是啊,你出门的时候说去找林丽吃饭,你瞧我,妈妈年纪大了,真的是不中用了。”

    安然抱住母亲,说道:“才没有,妈妈和20年前一样,一样漂亮一样年轻,没有变老,一点多没有。”

    林筱芬拍了女儿一下,笑道:“你啊,就知道哄我开心。”

    安然笑笑,抱了母亲好一会儿,然后才放开她,说道:“妈,我去给你做饭。”

    林筱芬点点头,看着女儿去了厨房,低头再看看手中的照片,那是一张发黄的老照片,照片中的男子穿着白衬衫,戴着眼镜,风度翩翩。

    在陪林筱芬吃饭的时候工地那边来了电话,说是出了状况,有人在工地里被掉下来的水泥块给砸伤了,现在人已经送去了医院。

    安然急急的拿了包就出去,心慌则乱,去车库拿车的时候才想起车子停在公司根本就没有开回来,又急急的到街上拦了车,直接去了工地。到出事地点的时候只见公司里的总监黄德兴已经过来,是个中年男人,头发已经谢顶,还有留着啤酒肚。其实要是真说起来,黄德兴可以算是安然的老师,当初安然毕业后出来实习跟的就是他,而且这一跟就是6年。当然,这6年里他也教了安然许多。

    安然带上安全帽朝总监走去过,“总监。”

    黄德兴转过头看了她眼,然后转过身,“听他们说水泥块是突然从上面掉下来的,当时那个人正好经过这下面。”

    安然仰头看去,只见10米高处的窗台前的阳台那缺了一大块,再看看脚下,碎石散乱,地上还能看到鲜红的血迹。

    “那人怎么样?”安然问道。地上流了那么多血,看着都很是骇人。

    黄德兴摇摇头,叹道:“不行了,刚刚医院那边来了电话,没有抢救过来,进手术室前就走了。”

    安然一怔,胸口有种莫名的悲痛。

    “是设计图有问题?”安然问道,这个花园小区的设计图是她一手设计的,每一本每一个环节她都经过精密的计算,按道理说应该不会有问题才是。

    “事故原因我们会调查。”黄德兴说道,转过身,“走吧,在事故原因没有调查清楚前一切施工全部暂停。”说完,没再看安然,直接掉头走了。

    安然一个人又在工地里待了许久,最后太阳西落,天际逐渐黑暗,安然这才转身出了工地。

    一个人走在街上,没有目的没有方向,脑海里不断浮现的是刚刚看到的景象,残破的高楼,一地的碎石,和那忙地的血渍。

    安然一个人站在大马路上,她从没有想过她设计的图纸会砸到人。

    手机在包里疯狂的叫着,安然没有理会,而对方似乎很有耐心,一遍一遍的拨打着,在手机第三次响起的时候,安然终于拿起按了接听。

    “在哪里?”电话那边依旧是那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只是这次语气里略带了点急切。

    “外面。”安然呐呐的回答。

    “出什么事了?”苏奕丞敏锐的问道。

    安然没说话,愣愣看着前方,华灯闪烁,夜晚的江城,比白天更甚美丽。

    见她不答,苏奕丞又说道:“告诉我地址,你现在在哪。”

    安然看了看街道,最终还是告诉了他地址。

    苏奕丞开车过来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了,此刻的他似乎有些狼狈,原本那被疏离整齐的头发此刻略有些乱,脸色也显得有些疲惫,只有那双黑眸,依旧深邃有神。

    “安然?”苏奕丞轻声唤道。

    安然回过神,看着他,站起身,应道,“嗯,你来啦。”

    苏奕丞点点头,牵着她上了车,体贴的亲手给她系上安全带。

    安然看着窗外,眼神涣散,没有焦距。

    “出什么事了?”苏奕丞有些担心的问,她看起来有些不对劲。

    沉默了好一会儿,就在苏奕丞以为她不愿意开口的时候她开口了,说道:“今天下午,工地里三楼阳台的水泥板突然从上面掉了下来,砸死了人。”

    “是设计图的问题?”苏奕丞问道。

    安然摇摇头,说道:“不知道。”

    苏奕丞没有多问,直接发动车子离开,他没说去哪,安然也没有问。

    019西红柿盖浇面

    车子缓缓进入一高档小区,最后在小区的停车场停下,苏奕丞熄火下车,绕过车头替她开门。

    安然这才有些缓过神来,疑惑的看着他,问道:“这里是哪?”

    苏奕丞笑笑,从车后座拿了公文包,然后牵着手朝出口走去。

    “是要去哪?”没得到回答,安然又问道。

    苏奕丞笑笑,转头对她说道:“我们家。”

    在安然愣愣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时候,苏奕丞牵着她的手直接上了10楼,开门进去,整个房子是冷色系的,房间以黑白灰三色为主,很明显的男性化房子。不过没有一般独居男人的邋遢,整个房间干净的出奇,甚至空气中都带着淡淡的薄荷味。

    苏奕丞让安然在沙发上坐下,自己去厨房倒了杯果汁给她,然后自己转身进了浴室,今天外出考察,大部分时间都是游走在各个施工的工地,浑身沾着灰。

    安然到着一刻思绪才算是全然反应过来,有些懊恼自己怎么就被他带来了着,坐在沙发上,甚至能听见浴室里他洗澡冲水的声音,突然整个人开始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苏奕丞再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换好了居家服,宽松的t恤和宽大的修行裤,加上半垂着的头发,整个人看上去一下年轻了不下10岁,仿佛俨然就是一个在校的大学生。

    苏奕丞从开放式的厨房冰箱里拿了面包,然后给自己倒了杯果汁,今天一天的行程安排其实是非常忙碌的,中午甚至都顾不上地方干部安排的午饭,直接一个地一个地查看着,早上由于走的急也没顾得上吃,晚上一心想着早点回来,就连路上,都没有让郑秘书停下,现在真的是有些饿了。

    在安然对面坐下,直接撕了面包就着果汁就这么吃着。

    安然看着他,忍不住关心道:“你还没吃?”

    苏奕丞点头,又咬了口面包,说道:“嗯,今天的行程太赶了。”

    安然突地伸手拿过他手中的面包,其实当做完这动作的时候安然就后悔了,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别吃了,空腹吃这些冰冷的东西对胃不好。”

    苏奕丞挑了挑眉,笑着问道:“那该吃什么?”

    “吃热的东西。”安然说道,脸颊有些不自觉的微微发烫,泛红。

    苏奕丞好笑的看她,只说道:“我一天没在家。”

    安然沉默了会儿,问道:“家里有面吗?”奕丞点点头,说道:“有。”

    “那我去给你下点面?”安然看着他,语气在征询他的意见。

    “好啊。”苏奕丞爽然应下,脸上带着大大的笑脸。

    安然看了他眼,微微哄着脸朝厨房走去。到了厨房看着那些锅碗瓢盆,才意识到这里并不是在她家,她并不知道面在哪,有些无奈的转头,只见他不知道何时,已经坐到那连接厨房和客厅的吧台前,正单手撑着下班面带着笑看着她。

    “那个,面在哪?”安然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在左上边的橱柜里。”苏奕丞大方的说道,面带着笑,心情很愉悦的样子。

    安然点点头,在橱柜里拿出面,在锅里下了水,等到烧开,而在这段时间里,安然又转身开了冰箱的门,只见偌大的冰箱里只放了几个西红柿和鸡蛋,另外就只有罐啤酒和饮料。

    安然拿了西红柿和鸡蛋,将西红柿洗净切丁,然后又将鸡蛋打散,然后在另一个灶头起火,下锅翻炒。

    苏奕丞微笑的看着她所有的动作,看着她认真专心的样子,心情竟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种感觉甚至有些陌生。

    放那茶几上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安然的电话,苏奕丞起身将手机拿过来,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家,应该是她家里的电话。

    “是谁啊?”安然将面条夹到碗里,然后将炒好的西红柿盖浇浇到面条上,转身问道。

    “应该是家里的电话。”苏奕丞说道,将手机递过去给她。

    安然点点头,并没有马上接,说道,“面好了,你,你自己端吧。”说完这才拿着电话去了客厅。

    “喂,妈。”安然按了接听,这才想起来今天下午匆匆出来,也没有跟母亲说什么事,想来她在家里看自己这么晚了还没回去,担心了。

    “安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电话那边,林筱芬略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什么,是工作上的事,我等下就回去了。”安然并没有说工地上出了事故的事,她并不想母亲为自己担心。

    “嗯,那你早点回来。”林筱芬不疑有他,叮嘱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再转过头,只见苏奕丞已经坐在吧台上开动了,听她打完电话,转过身,正好对上她看过来的眼,笑道:“味道很好。”

    安然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其实她知道,她的手艺顶多只能算一般,不好吃,但也不会让人难以下咽。因为平常吃住都是家里,回去的时候妈妈也总是做好香喷喷的饭菜,她并没有多少自己下厨的机会,所以厨艺也一直都是差强人意的。

    “你慢慢吃,我先回去了。”安然朝他说道,说完,拿起沙发上的包准备离开。

    “等一下,安然。”苏奕丞叫住她,指了指自己碗中的面,说道:“能先等我把面吃完吗?至少让我送你回去。”

    “不,不用了麻烦了,我可以自己回去。”安然忙拒绝,其实两人总归有些陌生,她尽量不让自己麻烦到他,抬手看了看手表,“现在才8点,不是很晚,我自己回家就好。”

    闻言,苏奕丞放下碗筷,起身朝她走过来。

    安然不解,不清楚他想干什么。

    “你说回家?”苏奕丞看着她,定定的问道。

    安然愣愣的点点头,是回家没错啊!

    苏奕丞皱眉,朝她伸手,说道:“把手机给我。”

    安然不解,却还是从包里拿出手机递给他,“干嘛?”

    苏奕丞没说话,只是笑笑,拿过手机调出通话记录,然后直接拨通刚刚来电的那个号码。

    电话被接的很快,没有响两声就已经被人接起来了,“喂?”

    “妈妈吗,我是奕丞。”苏奕丞对着电话讲到,脸上带着笑,看着安然。

    020他是认真的

    安然有些不明就里的看着他,不明白他打电话回家是要做什么?

    “呃。”另一边林筱芬对于这突来的女婿终究还是有些不习惯,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忙问道:“是奕丞啊,你出差回来了吗?”

    “嗯,回来了,其实我打电话来是想跟您说一声,安然现在跟我在一起,晚上可能就不回去了,明天早上我再送她过去。”苏奕丞说道。

    “呃。”苏奕丞的话让林筱芬不禁又愣了愣,不过这回很快就反应过来女儿毕竟是结婚了,笑道,“呵呵,好好好,妈知道了,你们年轻人嘛。这安然也是,跟你在一起有什么好隐瞒的嘛。你们本来就是夫妻,是要生活在一起的,不过你们这婚结的也急,我有些考虑不周全,这样吧,明天,明天我就帮着安然把东西收拾出来,让她直接搬到你那去,这都结了婚了,哪还有住娘家的道理,这要是传出去,可不闹了笑话。”

    “呵呵,是是是,妈妈说的是,明天下班,我再去您哪把安然的东西拿过来,不过就是辛苦妈妈了。”苏奕丞这样说道。

    “瞧这都什么话,那你们明天晚上下了班就过来,然后我们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对了,亲家那边你跟他们说了吗,要不什么时候你们安排个时间,让两家人一起吃个饭。”这婚礼虽然不办了,可这两家人一起吃个饭见个面还是要的,不然这亲家对亲家,这要是以后街上见了都人不出来。

    “妈妈考虑的极是,我这两天就安排。”苏奕丞应下,看着前面眼睛瞪得老大的安然有些失笑,不禁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嗯,那定了时间通知我们就行。”林筱芬说道,然后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然后这才挂了电话。

    苏奕丞收了线,这才把手机递过去给安然,却只见安然只是愣愣傻傻的瞪着她,手也不知道去接,笑道:“傻啦?”

    安然这才回过神,“你你你……”手指着他,气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苏奕丞笑笑,问道:“我怎么了?”

    “你你你…。你怎么可以打电话给我妈!”憋了半天,安然只憋出了这么一句。

    “你说呢?”苏奕丞反问,嘴角带着狡黠的笑。

    “是我在问你,你怎么可以打电话跟我妈说那些!”安然真的是有些气急,什么留下来,什么搬过来,她从来什么说过啊!

    苏奕丞笑笑,也不说话,转身回到吧台重新拿起碗筷吃面,虽然面有些冷了,也有些糊了,不过味道还是很不错,苏奕丞甚至觉得,这是他长这么大,吃过味道最好的一碗面,虽然面本身的味道并不好。

    “苏奕丞!”安然走到他身边,看着他,她真的是有些生气了,脸都涨的通红了。

    苏奕丞几口把碗中的面全部吃完,甚至连汤也全都喝了个精光,起身将碗筷放到水槽,甚至放了水,直接清洗干净。然后这才转过身看着安然,认真的问道:“这是哪?”

    “你家。”安然答道,表情仍然是酷酷的,明显表示了自己此刻的怒气。

    “那我是你谁?”苏奕丞又问道。

    “你是我……”安然一下顿住,老公那两个字她还说不出口。

    “我是你什么?”苏奕丞追问,表情依旧是无比认真的。

    安然看了他许久,终究没有说出口,有些赌气的转过身去,不去看他。

    苏奕丞叹了口气,伸手牵住她的。安然有些别扭的挣扎,却被他紧握。苏奕丞牵着她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转过她的身子让两人对视着。开口说道:“安然,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吗?”

    安然点点头,却并不看他,视线落到一旁的茶几上。

    “我们是夫妻,从我们结婚领证那一刻起,这里就不只是我的家,也是你家,你妈妈也不只是你的母亲,也是我的岳母,我也要叫她妈妈的,难道不是吗?”

    安然点点头,这些她都知道,她只是一时还有些不适应而已。

    “安然。”苏奕丞轻唤她,伸手搭在她的下巴上,但并未用力,只是说道:“抬头看着我。”

    对于这样的动作安然略有些不自在,不过还是转了头,抬眼,看着他。他的眼神很深邃,里面似乎有太多她看并不懂的东西。

    苏奕丞看着她的眼睛,认真且肯定的说道:“对于这段婚姻,我是认真的!”

    安然看着他,似乎有些被迷惑了。

    甚至不知道自己如何回答的,只是当安然最后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吻上,柔柔的在她的唇瓣辗转,安然愣愣的不知道如何反应,只是傻傻的瞪大眼看着他那在面前放大了数倍的脸。他闭着眼,睫毛长长的,甚至能摩擦到她的肌肤。

    在安然有些发傻发愣的时候苏奕丞睁开眼,看着她傻愣愣的样子是又好气又好笑,坏心的张嘴在她唇上轻轻的一咬,力道控制的很好,没有破,却也很疼。

    安然被疼痛拉回过神,眼神羞窘的闪烁,伸手想去推开他,关于这样的亲密,她显然是很不适应。

    苏奕丞抬手握住她的,唇贴着她的唇,声音略有些暗哑着轻哄的说道:“别动,闭上眼睛。”

    “我……唔唔……”安然张嘴刚想拒绝,可是却正好给了他攻略城池的机会,长张口,他那长舌就钻了进来,毫不客气的掠夺她的一切。

    苏奕丞亲吻着她,长舌纠缠着让她与之起舞,她的唇很软,也很甜,一如他昨天亲吻她时的味道,让他不禁有些迷惑,想贪恋更多。

    接吻对于安然来说多少有些陌生的,之前就算跟莫非交往了三年,可是那个时候他们都单纯的什么都不懂,最多时候也都只是牵手逛街,真的是亲吻,也只是蜻蜓点水的在脸颊上轻啄下,就是这样,两人都要脸红上半天。

    安然不知道苏奕丞的吻技好不好,但是她真的是被他吻得有些晕头转向了,理智什么的也一点一点的从她脑海中抽离,那原本要挣扎反抗的手也一点一点失去了力气,慢慢垂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