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电影剧情穿梭戒指 > 第994章 天人两隔
    黛米望着劳利得意的笑容也顿时明白了,泪水忍不住从双颊流出,咬着牙说道“陈子昂,你放开我,我要杀了这个叛徒!”

    “杀我?你现在怕是自身都难保呦”劳利讥讽道。

    “啧啧,真是一朵带刺的蔷薇,不过我喜欢”山姆色眯眯的眼神在黛米身上肆无忌惮的游走着,他甚至已经想象到对方在床上抗拒的表现,然后自己以绝对的力量压在她的身上。

    黛米也不再拼命了,蹲坐在地上失声痛哭,这种仇人就在眼前却不能报仇的感觉让她心如针扎般难受。

    “听好了,现在德伦已经死了,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下去见德伦,要么就归顺于我们金蝎佣兵团”山姆大声的喊道。

    圣剑玫瑰佣兵团的众人们面面相觑,过了许久竟没有一个往前一步,脸上的表情满是坚毅,他们已经做出了决定。

    山姆的面色极其难看,阴冷的说道“好啊,既然你们对德伦那么忠诚,我正好成全你们,给我杀了他们!”

    金蝎佣兵团的众人听令向前冲,劳利也跟着冲了上去,他的目标是陈子昂,放任一个三品炼药师离开,他随便和某个大佣兵团达成协议,自己这些人都会被轻易的灭掉。

    就在劳利到达陈子昂面前的时候,他感觉到胸口一痛,被一股无形的掌力拍中,倒飞出去数米远。

    “怎么可能?!”劳利撑着爬了起来,不敢置信的望着陈子昂。

    “劳利你个废物,居然连一个小小的斗者都解决不掉”山姆毫不留情的嘲讽。

    “小心!他绝对不止斗者境界”劳利大喊道。

    “怎么可能不是斗者,我作为三星斗师难道还看不清他的境界吗?他就是......”山姆的话音戛然而止。

    陈子昂缓缓取下了胸口的玉佩,斗师一星的境界外放,无言的诉说着强大。

    “好小子,居然藏得那么深!”劳利恍然大悟,怪不得每次陈子昂表现出来的实力都不止斗者,但是境界却又是斗者,原来他借外物隐藏了自身境界!

    “斗师又能如何?我可是三星斗师,境界稳压你!”山姆得意的说道。

    陈子昂不言,将外衣揭开,里面是厚重的铁器,在耀眼的阳光下显得格外突出。

    黛米也停止了哭泣,呆呆的望着陈子昂,她似乎看到了一丝报仇的希望,虽然很渺茫。

    陈子昂将围绕在胸口、大腿等位置的铁器一一解下扔在了地上,竟将松软的土地砸出了一个坑。

    山姆咽了咽口水,在心中猜测这些东西到底有多重,估计至少得一百斤以上了,而穿着这一百多斤重的东西还能行动自如,陈子昂的实力又该多可怕?

    “我是只有斗师一星境界,但是对付你这个斗师三星还是可以的!”陈子昂说完后身形如同炮弹出膛般轰出,速度快到极致。

    山姆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陈子昂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他看到的是一双无比冰冷的双眸。

    “霸空掌!”

    山姆的身体被打飞了出去,撞断了一棵粗树后才停了下来,吐出一口浓血。

    “断......断了!”山姆惊恐的感觉到脊椎骨断裂了,就算今天不死也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一个照面,胜负已分。

    两人之间隔着两个小境界,但是陈子昂却仅凭一掌就结束了战斗,这说明他境界虽然不如山姆,但是实力已经超过山姆不知道多少了。

    劳利见情况不对,正准备开溜就感觉到一阵风从身旁刮过,他甚至不用回头看就知道那是谁,但是却没有任何应对的办法,或许,这就是绝望吧。

    又是一掌,劳利疼的浑身震颤,这一掌打在他的后背,肋骨至少断了五根。

    “饶命,饶命啊!”金蝎佣兵团的人见状纷纷跪地求饶,希望能够捡回一命。

    “黛米,他们的命就交给你了,由你决定”陈子昂望向黛米,如果她决定杀掉这些喽喽,那么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黛米沉思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道“恶毒的是这两人,他们只是听从命令而已,算了”

    “你们还不赶紧滚!”陈子昂怒喝道。

    金蝎佣兵团的人连忙磕头,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生怕陈子昂反悔。

    陈子昂走到黛米的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两个人你自己动手吧,他们已经没有还手的能力了,不用担心”

    黛米点了点头,先是走到了山姆的身旁,面无表情的望着山姆,一剑斩下了他的头颅,血溅五步。

    然后,她缓缓的走向劳利,每走一步劳利就感觉自己的心脏一颤,对于他来说这就是死神的脚步。

    黛米憎恨的望着劳利“哥哥生前待你不差,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听到这个问题,劳利渐渐变得平静,然后是狰狞的大笑“待我不差?你也不看看那个小子进团后德伦是怎么对他的,你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只会在他的身上,却忘了我才是副团长!”

    劳利本就是一个极其虚荣的人,习惯了以前被人前呼后拥的感觉,那个时候他是队伍里除了团长德伦外的唯一一名斗师,可是自从陈子昂来了之后的短短一段时间内一切都变了,这让他怎么能够接受,再加上以前对于德伦的一些不满,所以才让他产生了一个杀死德伦的疯狂想法。

    黛米回头望了一眼陈子昂,然后转过头来咬着牙说道“就因为嫉妒,你就杀死了我的哥哥,你忘了你从斗者晋升到斗师还是他找人帮忙的吗?”

    劳利顿时语噎,嫉妒已经蒙蔽了他的双眼,哪还记得以前德伦对他的好。

    “对......”劳利想要说出一句道歉,但话还没说出口脑袋就已经被长剑斩下,鲜血如喷泉般涌出,染红了土地。

    黛米扔下了长剑,跑到德伦的遗体旁抱着他失声痛哭,哭的歇斯底里听者伤心闻者流泪。

    陈子昂能够体会黛米对于德伦的感情,德伦对于这个妹妹的爱护和疼爱恐怕天底下没有几个哥哥能出其左右了。

    但是,现在却是天人两隔,哥哥和妹妹之间隔着的不是距离,而是生死。